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富春山居图》有赝品吗?《富春山居图》现在在哪儿?

《富春山居图》有赝品吗?《富春山居图》现在在哪儿?

日期:2017-11-29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明代著名书画家董其昌曾经这样评价过一副画卷,他说:“此卷一观,如诣宝所,虚往实归,自谓一日清福,心脾俱畅。”能得他如此高评价的画卷,就是位列中国十大传世名画的《富春山居图》。

  《富春山居图》是元代画家黄公望为道友无用禅师所绘画卷,描绘的是他晚年定居之地富春江边的秀丽风光。

  《富春山居图》的第一位收藏者是无用禅师,后来一直到明代画家沈周之前,收藏者不明。沈周因为家贫,未能好好的收藏这幅画卷,后来到明朝弘治年间,被苏州节推樊舜举以重金购得后,沈周为之题记,补叙自己收藏时已经是“一时名辈题跋,岁久脱去”的破旧情况。

  到了隆庆四年的时候,落入画家、鉴赏家无锡谈志伊手中。万历二十四年,明代后期著名书画家、鉴赏家董其昌将《富春山居图》收入囊中,不过不久就转入宜兴收藏家吴之矩手中。

  吴之矩传给儿子吴问卿,吴问卿对其爱不释手,建富春轩收藏此画。明清交际之时,吴问卿带着《富春山居图》躲避战乱。临死之前,想将《富春山居图》焚烧殉葬,幸好吧诶他侄儿吴子文救出。不过可惜的是,这幅画卷已经被火点燃,断成两截,部分地方呗烧毁。此后三百多年,两段画卷分别流传。

  《富春山居图》有赝品吗?《富春山居图》现在在哪儿?历代文人墨客都以一观《富春山居图》真迹为毕生渴求,市面上因此出现了许多赝品。在乾隆年间,关于《富春山居图》卷的真伪问题,还发生过所谓的“富春疑案”。案子的始末,是这样的。

  乾隆十年,乾隆“偶得子久《山居图》,笔墨苍古,的系真迹”。不过也是在这一年,沈德潜进呈的诗文稿中,看到他的两则《富春山居图》跋,知道安岐家中还藏有一卷黄公望名为《富春山居图》的画。

  后来安氏家道中落,《富春山居图》辗转到了内府,乾隆帝“剪烛粗观,则居然子久《富春山居图》也,五跋与德潜文吻合,偶忆董跋,与予旧题所谓山居图者同,则命内侍出旧图视之,果同。次日命梁诗正等辨其真伪,乃咸以旧为真,新为伪”。

  乾隆帝开了金口,臣下又惟皇上之好为准,所以尽管再次比照,但是仍然以乾隆帝的评定为准。不过事情的真相却是,乾隆帝断定为真迹的实际是赝品,被他判定为赝品的才是真迹。这个案子一直到现代,才被翻案,得以矫正真伪。不过也幸好是乾隆帝的判断,让《富春山居图》真伪颠倒,真迹才得以历经战火侵袭,最终保存下来。

  因为乾隆的关系,独具慧眼的沈德潜不得不违心地谓伪为真,他在《子明卷》后题诗说:“……圣人得此屡评品,探诀亭毒穷端倪。江山万里入毫楮,大造在手非关思。敕命小臣题纸尾,迫窘诘屈安能为。昔年曾跋《富春卷》,今阅此本俯仰兴赍咨。天章在上敬赓和,秋蛇春蚓敢望岣嵝山尖碑。”而后来近人吴湖帆翻案,再次挑起《富春山居图》真伪之辩。而为最终为这场真伪之变顶板拍案的则是著名鉴定家徐邦达先生。

  徐邦达老先生从画面本身的“三远”(平远、深远、高远)具备,画中多复笔、改笔,与自题中“逐旋填”语相吻合为一依据。二是从所留题跋,除自跋外,他人题跋多出自名家之手,内容丰富,紧扣原画,而伪本则内容空泛、贫乏,离题太远。真本的题跋更提供了一条明晰的流传线索。三是收藏记录和印记,题跋和印记以及记述三者相佐证,最终断定了真迹。

  而《富春山居图》真迹,两卷《剩山图》和《无用师卷》如今分别被浙江博物馆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成为两院镇馆之宝。  《富春山居图》有赝品吗?《富春山居图》现在在哪儿?

  明代著名书画家董其昌曾经这样评价过一副画卷,他说:“此卷一观,如诣宝所,虚往实归,自谓一日清福,心脾俱畅。”能得他如此高评价的画卷,就是位列中国十大传世名画的《富春山居图》。

  《富春山居图》是元代画家黄公望为道友无用禅师所绘画卷,描绘的是他晚年定居之地富春江边的秀丽风光。

  《富春山居图》的第一位收藏者是无用禅师,后来一直到明代画家沈周之前,收藏者不明。沈周因为家贫,未能好好的收藏这幅画卷,后来到明朝弘治年间,被苏州节推樊舜举以重金购得后,沈周为之题记,补叙自己收藏时已经是“一时名辈题跋,岁久脱去”的破旧情况。

  到了隆庆四年的时候,落入画家、鉴赏家无锡谈志伊手中。万历二十四年,明代后期著名书画家、鉴赏家董其昌将《富春山居图》收入囊中,不过不久就转入宜兴收藏家吴之矩手中。

  吴之矩传给儿子吴问卿,吴问卿对其爱不释手,建富春轩收藏此画。明清交际之时,吴问卿带着《富春山居图》躲避战乱。临死之前,想将《富春山居图》焚烧殉葬,幸好吧诶他侄儿吴子文救出。不过可惜的是,这幅画卷已经被火点燃,断成两截,部分地方呗烧毁。此后三百多年,两段画卷分别流传。

  历代文人墨客都以一观《富春山居图》真迹为毕生渴求,市面上因此出现了许多赝品。在乾隆年间,关于《富春山居图》卷的真伪问题,还发生过所谓的“富春疑案”。案子的始末,是这样的。

  乾隆十年,乾隆“偶得子久《山居图》,笔墨苍古,的系真迹”。不过也是在这一年,沈德潜进呈的诗文稿中,看到他的两则《富春山居图》跋,知道安岐家中还藏有一卷黄公望名为《富春山居图》的画。

  后来安氏家道中落,《富春山居图》辗转到了内府,乾隆帝“剪烛粗观,则居然子久《富春山居图》也,五跋与德潜文吻合,偶忆董跋,与予旧题所谓山居图者同,则命内侍出旧图视之,果同。次日命梁诗正等辨其真伪,乃咸以旧为真,新为伪”。

  乾隆帝开了金口,臣下又惟皇上之好为准,所以尽管再次比照,但是仍然以乾隆帝的评定为准。不过事情的真相却是,乾隆帝断定为真迹的实际是赝品,被他判定为赝品的才是真迹。这个案子一直到现代,才被翻案,得以矫正真伪。不过也幸好是乾隆帝的判断,让《富春山居图》真伪颠倒,真迹才得以历经战火侵袭,最终保存下来。

  因为乾隆的关系,独具慧眼的沈德潜不得不违心地谓伪为真,他在《子明卷》后题诗说:“……圣人得此屡评品,探诀亭毒穷端倪。江山万里入毫楮,大造在手非关思。敕命小臣题纸尾,迫窘诘屈安能为。昔年曾跋《富春卷》,今阅此本俯仰兴赍咨。天章在上敬赓和,秋蛇春蚓敢望岣嵝山尖碑。”而后来近人吴湖帆翻案,再次挑起《富春山居图》真伪之辩。而为最终为这场真伪之变顶板拍案的则是著名鉴定家徐邦达先生。

  徐邦达老先生从画面本身的“三远”(平远、深远、高远)具备,画中多复笔、改笔,与自题中“逐旋填”语相吻合为一依据。二是从所留题跋,除自跋外,他人题跋多出自名家之手,内容丰富,紧扣原画,而伪本则内容空泛、贫乏,离题太远。真本的题跋更提供了一条明晰的流传线索。三是收藏记录和印记,题跋和印记以及记述三者相佐证,最终断定了真迹。

  而《富春山居图》真迹,两卷《剩山图》和《无用师卷》如今分别被浙江博物馆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成为两院镇馆之宝。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gugong.net 官方QQ交流群: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