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秘闻 > 秦始皇的身世之谜

秦始皇的身世之谜

日期:2021-06-04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流萤 阅读:185 次

关于秦始皇身世的争论,可谓由来已久。有人认为他是大商人吕不韦的后代;有人认为他是正宗的秦国王室血脉,即子楚的儿子。最先提出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的观点的人,应该是司马迁,因为在他之前的史书从未有过这方面的论述,直到《史记》问世后。

人们才在《史记·吕不韦列传》中看到了这样一个信息:吕不韦把已有身孕的爱妾赵姬送给子楚为妻,时隔不久,赵姬生下一个男孩,取名为赵政。

司马迁的观点在汉朝,乃至从汉到宋朝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并未引起什么争议,甚至他的观点还被沿用到后来的权威史学论著之中,比如,东汉班固的《后汉书》,北宋司马光的《资治通鉴》。

班固还直接称秦始皇为“吕政”。无论是班固还是司马光,在中国史学界,乃至在中国历史上,都是让人尊敬、值得信赖的。

人们相信他们之所以会采用司马迁的观点,应该都是经过考证的。所以班固和司马光对司马迁的认可,无疑更给“秦始皇乃吕不韦之后”的论断增加了可信度。

可是,随着社会的变迁和人们历史观、价值观的变化,后世之人开始对司马迁的观点产生了质疑。据记载,质疑的开端是从明人汤聘尹开始的。汤聘尹在自己的《史稗》中明确地提出了秦始皇是吕不韦之子这个传说不可靠,他认为“秦始皇为吕不韦之子”实乃“战国好事者为之”。

汤聘尹的论断一出,立即引发了“秦始皇乃吕不韦之后说”和“秦始皇乃子楚之后说”的持久论战。支持“秦始皇乃吕不韦之后说”的人首先以司马迁的历史地位和影响压人:司马迁治学严谨,不会贸然记述此事。言外之意就是司马迁的治学态度不该被否定吧。

支持“秦始皇乃子楚之后说”的人以牙还牙,同样以《史记》为论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他们说,《史记》记载,(赵姬)至大期时,生子政。期,即一周年。就是说子楚娶了赵姬一年后,赵姬才生赢政。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从时间上看,赢政是子楚所生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吗?再说,如果赵姬真的在进宫之前已经怀孕,迁延日久,秦始皇就会不及期而生。

身为一国之君的庄襄王子楚不会不明白这个简单道理的。如果他发现赢政不是自己的骨血,又怎么能立他为继承人呢?

真是有理有据,言之凿凿。可是支持“秦始皇乃吕不韦之后说”的人并不认可,又提出了疑问:为什么汉朝以后的诸多历史资料都认可该说法,承认“赢政是吕不韦之子”呢?

支持“秦始皇乃子楚之后说”的人解释说,这很可能是后来的史学家为汉取代秦寻求历史依据。他们的逻辑是,秦内宫如此污秽,王位继承制这样混乱不堪,怎么能治理好一个国家,故秦二世亡是自然的。

另外,秦末的人们愿意承认秦始皇不是秦王室的嫡传子孙,因为这样他们就会有很好的造反理由,为推翻秦朝在舆论上做准备.

由汤聘尹引发的争论,激发了不少历史学家的兴趣,也赢得了一些历史大家对“秦始皇乃子楚之后说”的支持。与汤聘尹同朝的王世贞、清朝的梁玉绳,都作了相关的考证,并分别在《读书后》和《史记志疑》中支持汤聘尹的观点。

王世贞还提出了两种可能,一种是吕不韦故意编造,以求自己长保富贵;另一种是吕氏的门客泄愤,骂秦始皇是私生子,使天下人都知道秦比六国先亡。

认为赢政是子楚骨血的学者也不甘示弱,又提出新的论据:秦昭王在位时,子楚还在赵国做人质,他会轻易地将王位传于一个在敌国当人质的王子吗?子楚的命运都握在赵国人手里,飘忽不定,他未来的儿子的命运更难料定。

如此说来,当年吕不韦阴谋得逞的可能性极其渺茫。反对者则说,吕不韦本来就是一个大投机者。只要有一线希望,他是不会放过机会的。

20世纪70年代后期,秦始皇身世问题再一次成为史学家们争论的热点。这一轮争论是从历史学家钱穆先生的特别考证开始的。

在《系年》中钱先生否定了始皇为吕不韦子之说,否定了吕不韦荐替己之说,同时还指出了吕不韦与始皇之间可能有政治上之冲突。紧接着,原中国科学院院长、著名历史学家郭沫若在《十批判书》中对吕不韦为秦王政生父之事也提出了怀疑。

书中,郭沫若先生提出了三个疑问,为什么仅见《史记》中有记载,而《战国策》却半字未提呢?这个故事及类似春申君与女环的故事,情节就像小说一样,可信吗?

在《吕不韦列传》中说“子楚夫人赵豪家女”,显然说赵姬不是吕不韦买来的歌姬,这不是自相矛盾吗?郭沫若还提出了一个特别的看法,即“赢政是吕不韦之子”这种说法始于西汉初年。

是吕后授意编造、散布的,目的无非是为她的夺权作铺垫。当时她就曾让诸吕散布谣言说天下本是吕家的,是被刘家夺去的。也就是说,吕家夺权是理所当然的。

针对郭沫若的三点质疑,获中国图书奖的《秦始皇大传》的编著者郭志坤先生作了针锋相对的批评。他以为《战国策》没有记载并不能说明《史记》的真实性就必然值得怀疑;尽管与春申君与女环的故事雷同,也不能就说《史记》的记载不真实。

之所以相似,说不定这种斗争手段在当时是比较流行的也不可知;关于赵姬的来历,《史记》的说法并不是自相矛盾,《史记》记载的“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献干子楚,把此“姬”说成“赵豪家女”也是完全可行的。

中国著名学者韩兆琦先生为了支持“秦始皇乃子楚之后说”,也就赵姬的出身提出了新的论点:既然赵姬出身豪门贵族,又怎么会给地位卑微的商人吕不韦做侍妾,进而被献给庄襄王呢?

由此推断,赵姬先怀上吕不韦的孩子,再被献给庄襄王,封为王后,根本无从说起。韩兆琦还对司马迁记载这件事进行了解释:“因为他贯有好奇之心,喜欢记载这种奇闻怪事。”

支持“赢政是吕不韦之子说”的人们则针锋相对地说,即便赵姬出身豪门,也不是没有可能沦为歌姬。当时赵国的政局动荡不安,今天的贵族、官僚说不定明天就会失势,沦为乞丐和囚徒,妻女沦为供人玩弄的优伶、歌姬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加之当时的吕不韦财大势大,赵家若败落,赵姬投靠到他那里完全在情理之中。再者,凭着吕不韦高强的手段,暂时隐瞒赵姬已有身孕的事实亦非难事。况且,当时的子楚正在赵国当人质,孤苦伶仃。

财大气粗的吕不韦送给他小妾,他高兴还来不及,难道非得刨根问底,查个水落石出不可?当代秦汉史专家张传玺坚持认为赢政应为子楚之子,他说:“有关秦始皇身世的史料都出自司马迁之手,没有其他材料佐证。

我个人不赞成这种说法。并且从赢政的出生时间来看,赢政是吕不韦所生这一点是值得怀疑的。”他说的“其他材料”主要指的是《战国策》,《战国策》确实没有“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的相关记载。

而历史学家张大可教授则说:“我个人赞成司马迁的说法,因为至少有两点是肯定的:一是赢政之母的确为吕不韦所献,二是赢政的确生于赵国。”

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场旷日持久的争论显得比以往更激烈了,一方观点一出,另一方必然应对自如:

支持“秦始皇乃吕不韦之后”的人说:《史记》虽然具有文学色彩,但它并不移花接木;支持“秦始皇乃子楚之后”的人说:司马迁因为受自身的遭遇影响,就给暴君涂上不良的墨迹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在《史记》中,“也不能排除,司马迁在记录秦始皇时,因反感而夸大其辞”。

支持“秦始皇乃吕不韦之后”的人还提出了一个颇引人深思的问题:吕不韦由商人而为丞相、仲父,如果没有政治资本和有关隐私,能成就这样的“大业”吗?

关于秦始皇的身世的争论还在持续着,但不管秦始皇是谁的儿子,都无法埋没他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及作用。也正因为秦始皇的地位特殊,关于他的争论也会持续下去。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1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