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隋朝历史 > 宇文化及缢杀隋炀帝之江都兵变

宇文化及缢杀隋炀帝之江都兵变

日期:2017-09-24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隋炀帝杨广弑父即位以后,马上撕下伪装,暴露出残忍贪婪的本性。他为满足其骄奢淫逸的生活需要,不惜民力,无限制地征发徭役。营东都(洛阳)、掘长堑、修驰道,大兴土木;筑宫殿庭院,修离宫别馆,纵情享乐。每项工程,大的要常年役使一、二百万人,小的也要征发二、三十万人。兴建各项工程时,不仅不考虑农时,而且役期严急,劳役过重,致使服役者大量死亡,严重地破坏了农业生产。

宇文化及缢杀隋炀帝之江都兵变

在大兴土木的同时,为炫耀豪华和威武,隋炀帝北出长城,西巡张掖,南游江都(今江苏扬州)。每次巡游,他都要带大批士兵、官吏和宫女,最多一次达五十万人。所过州县,不仅要整修道路,还要供应最精美的食物。“郡县官人,竞为献食,丰厚者进擢,疏俭者获罪。”因此,官吏们便拼命地搜刮百姓,一份肥己,一份贡献。结果又不知浪费了多少人力和物力,加深了多少人民的苦难。

为了扩大统治集团的声威,满足其无穷的欲壑,隋炀帝更发动了大规模的侵略高丽(即高句丽。都平壤,极盛时领有辽东平原和汉江流域地区。七世纪中叶统一于新罗)的战争。这样,又把极其繁重的兵役,以及和军事行动相连的徭役加在农民身上。大业八年(612年),隋炀帝第一次进攻高丽,征调士卒一百一十三万余人,另调民夫二百万人,以运送衣甲、粮食等。建造海船的民夫日夜站立在水中,皮肤溃烂,腰以下生蛆,死者甚多。这次出兵,隋军虽然攻至平壤附近,最后却大败而还。渡过鸭绿江的三十余万隋军,生还者仅两千七百余人。但隋炀帝并不吸取教训,仍然一意孤行,又继续发动两次进攻高丽的战争,结果也都以失败告终。

从大业元年开始,隋炀帝这种无休止的征调、兵役和徭役的负担,差不多骚扰了全国的农户,更把社会经济推向绝境。史称:“黄河之北,则千里无烟;江淮之间,则鞠为茂草”。阶级矛盾严重激化,广大人民“安居则不胜冻馁,死期交急,剽掠则犹得延生”,农民起义终于全面爆发。

大业七年,邹平人王薄在长白山(今山东章丘境内)首揭义旗,自称“知世郎”,作《无向辽东浪死歌》,以号召农民起义。各地农民纷纷响应,起义烈火很快燃遍了黄河南北,又向淮水、长江流域发展。到大业十三年前后,各地农民起义军逐渐汇合为三大主力军,即窦建德领导的河北起义军、翟让和李密领导的瓦岗起义军以及杜伏威和辅公祏领导的江淮起义军。

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从根本上动摇了隋王朝的统治。各地官僚地主也乘机起兵,全国处于割据状态。隋王朝所控制的地区,在北方只有东都洛阳及其他几座孤城,在东南只有江都一隅之地。杨家天下出现了不可逆转的土崩瓦解之势。

大业十二年,隋炀帝第三次驾幸江都。他畏于北方农民起义的发展,不敢北还,隋朝失去了对北方的控制。次年,太原留守李渊起兵占据了都城长安,立隋炀帝的孙子杨侑为帝,遥尊隋炀帝为太上皇。江都更是人心惶惶。

隋炀帝自知大势已去,荒淫更甚。他在江都宫中设百余间房舍,间间铺陈华丽,每房居一美人,轮流作东道主。隋炀帝则自作客人,带着萧后和众姬妾东游西宴,天天酒杯不离口,日夜常醉,从姬千余人也常常醉卧不醒。虽然如此,隋炀帝见天下大乱,也觉得不安。他退朝则戴幅巾、着短衣,策杖步游,遍历各宫院,非夜不止。对各处的风光景色,他总觉得看不够。

无可奈何之际,隋炀帝经常自我安慰自己。有一天夜里,他和萧后一面赏月,一面饮酒,对萧后说:“现在很多人都反对我,但我虽失天下,也不失为长城公(陈后主降隋后封长城公),你也不失为沈后(陈后主皇后沈氏)。不用管那么多,且暂管眼前行乐吧!”萧后素来柔顺,但知随声附和。不多时,二人喝得大醉。

隋炀帝长得很漂亮。有一次,他拿起镜子,照了半天,回头对萧后说:“这么好的头颅,谁来砍它呢?”萧后听后大惊,问他为什么说出这种话来。他苦笑道:“贵贱苦乐,循环相寻,有什么可伤心的?”

大业十四年,隋炀帝见中原已乱,无意北还,但仍想迁都丹阳(今江苏南京),保住江南的半壁江山。他派人过江去修建丹阳的宫殿,准备一待宫殿建好就迁过去。随驾的士卒多数是关中人,本来就思念家乡,又听说那边战乱频繁,不知家人存亡,心中十分焦急。现在听说隋炀帝要迁都丹阳,更加不满。郎将窦贤竟率所部私自潜逃。隋炀帝急忙派人追杀窦贤。但是士卒仍然悄悄逃走,隋炀帝深以为患。

虎贲郎将司马德戡平素很为隋炀帝宠爱,这时也与虎贲郎将元礼、直阁裴虔通等密谋西归。三人又碾转招引,内史舍人元敏、虎牙郎将赵行枢、勋侍杨士览等人都与之同谋。这些人日夜聚会,公开议论叛逃,竟无所畏避。有一个宫女听到消息后对萧后说:“外间人人欲反。”萧后说:“你可以直接报告皇帝。”这个宫女就去报告隋炀帝。隋炀帝闻言大怒:“你一个宫女,知道什么国事,到我这胡说八道!”竟下令将这个宫女处死。以后又有宫女报告萧后,萧后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无可救药了。你们也不用再说了,说了只会令皇帝烦恼。”自此以后,无人敢言。

赵行枢和将作少监宇文智及交情甚厚,杨士览是宇文智及的外甥。二人将密谋告诉他,并说司马德戡已决定三月十五日结党西归。宇文智及说:“皇帝虽然无道,威令尚行,你们擅自逃走,恐怕也要像窦贤那样,自取灭亡了。”赵行枢道:“那怎么办呢?”宇文智及道:“如今天已亡隋,英雄并起。我们同心叛逃者已达数万人,如果因此起事,此乃帝王之业也。”赵行枢呆了半天,才说:“欲行大事,必须推举一位主帅。我们人微言轻,难当此任。看来只有公等兄弟,才能担此重任。”宇文智及佯装大惊,说:“这个我倒没想到,只是和你们图谋救命罢了。”赵行枢劝了半天,宇文智及总算答应与其兄商量。

赵元枢将宇文智及的意思告诉同党,司马德戡等都表示赞成。谋划已定,众人约同宇文智及,相偕至其兄右卫屯将军宇文化及居处,推他为帅。

宇文化及是曾帮助杨广篡位的宇文述的儿子。他轻薄无行却性格胆怯,乍听此谋,不由大惊失色,浑身冷汗,后经众人怂恿,其弟力劝,方勉强答应。

司马德戡等人到处散布流言,说隋炀帝听说北方来的将士们要叛逃,准备了很多毒酒,想借犒军的机会将他们全部毒死,只把南方人留下。将士们听了这些流言非常害怕,互相转告,大家都有了谋反的念头。

三月十日,司马德戡召集诸将,宣布自己的谋反计划,诸将皆拜伏在地,表示惟其命是从。这天夜里三更时分,司马德戡聚集了几万人马,在东城放起火来。隋炀帝在宫中看到火光,又听到外面一片喧噪声,就问值班的裴虔通发生了什么事。裴虔通骗他说是草坊失火,人们正在救火。隋炀帝遂睡觉去了。

四处叛军望见火光,纷纷行动,控制了江都的大街小巷。

五更时分,天色微明。司马德戡率兵杀入玄武门(皇宫北门),将守卫杀散后,直奔隋炀帝寝宫。隋炀帝闻变,易服逃到西阁,被人搜出,押到众叛将面前。

众叛将把隋炀帝押回寝殿,裴虔通等都执刀站在他的身旁。隋炀帝说:“我有什么罪,你们这样对待我?”叛将马文举说:“陛下违弃宗庙,巡游不息,到处骚扰百姓。对外则勤于征讨,对内则骄奢淫逸,使多少丁壮死于刀矢之下,多少妇孺填于沟壑之中?如今四民丧业,民穷财尽,盗贼蜂起,干戈不息。你不但不知悔悟,反而专门信任佞谀的小人,掩饰自己的错误,拒绝臣下的诤谏,怎么能说没有罪?”一席话,说得隋炀帝无言以对。

过了一会儿,隋炀帝又说:“我实在对不起老百姓,可是你们这些人跟着我享尽了荣华富贵,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呢?今天的事,以谁为首?”司马德戡应声说道:“陛下多行不义,弄得普天同怨,反对你的,何止一人?臣等平日素受宠幸,今日之事,实在有负陛下。但如今天下大乱,两京都为贼人占据,陛下欲归无路,臣等亦求生无门。唯愿借陛下之首以谢天下。”

隋炀帝听了众人一席话,吓得魂飞魄散,哑口无言。赵王杨杲年仅十三岁。隋炀帝平日对这个小儿子甚是疼爱。他这时正在隋炀帝身旁,见此情景,吓得号啕大哭。裴虔通听得烦了,随手一刀将他杀死,鲜血溅了隋炀帝一身。隋炀帝自知难免一死,索性硬充好汉,对众叛将说:“天子自有死法,不能加以锋刃,取毒酒来吧!”众叛将不许。隋炀帝无奈,只好解下自己的白色丝巾,交给叛将们。两个叛将走上前来,将丝巾缠到他的脖子上,用力一绞。这个淫昏无道的暴君,顷刻间便魂归西天了。隋氏宗室、外戚等,不论老幼,也全部被处死。

杨广弑父杀兄,做了十四年皇帝,把个繁荣强大的隋王朝,弄得支离破碎,终于土崩瓦解。在这里,历史好像开了一个玩笑。隋炀帝靠政变上台,又在政变中被杀。而杀害他的宇文化及兄弟,又恰恰是帮助他弑父篡位的宇文述的儿子。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gugong.net 官方QQ交流群: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