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汉朝历史 > 官场中狂傲不羁的陶谦与“谦”不沾边

官场中狂傲不羁的陶谦与“谦”不沾边

日期:2017-09-19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在社会上混的陶谦是个逗比,在官场上混的陶谦还是一个逗比。一般来说,很逗的人都是很能混的,但陶谦这个人却很不会混,具体表现就是我行我素,毫不给人面子,当然也包括长官在内。

在陶谦当舒县县令的时候,因为舒县是庐江郡的治所,所以县衙和郡衙同在一城之内,太守张磐,也是丹阳人,既是陶谦的上级,也是他父亲的朋友,是他的前辈。张磐因为陶谦是朋友的儿子,现在陶谦又是自己的下属,表示出分外的亲热,有意要栽培他,把他培养成自己的心腹。

谁知道陶谦瞧不起张磐,还为成为他的下属而感到屈辱,只以公事进见,绝不私自相见。

张磐不知道陶谦的那点小心思,所以常在处理公务完毕,并且众多的官员离开后,就召见他入内室饮宴。可在酒宴上,张磐想让陶谦跳个舞助助兴,但陶谦怎么也不肯舞,坐在那里玩深沉,竟然没有搭理张磐。但领导的兴致很高,再次要求他进行才艺表演,好为这一次酒宴增添气氛。陶谦被自己的上级逼得实在没法子,又不能拒绝,只能极不情愿地站起来,象征性地比划了两下应付了事,也不按着拍子转,而且他脸上的表情很生硬,比人家欠他钱不还还要难看。

“怎么回事啊你,身体转起来啊!”太守脸上有点阴沉了,问他:“此舞是否不转?”言下之意就是你不对艺术高度负责,也得对领导高度负责啊!可陶谦就是不转,还傲慢地回答:“吾不可转,转则胜人!”

张磐闻言顿时就不爽了,恨得牙痒痒的,由此生出了嫌隙,陶谦这下可算是把自己的领导得罪到家了。

而有了嫌隙,张磐就蓄意报复,想给陶谦下绊子。可陶谦是位清官,在一方百姓口中有着很好口碑,拿不到他的把柄,就没法纠举他。但在一次庙会祭祀灵星时,陶谦用了官家的五百小钱,张磐就像以此事进行弹劾。

然而陶谦不等上级的弹劾,就弃官离去,走得潇洒且磊落。

这一走,陶谦反而走出了一个更大的前程:弃官不久之后,陶谦就被朝廷授为幽州刺史,从小小的县令一下子变成了一方大官,在那里认识了日后的盟友公孙瓒。他在做了一段时间的封疆大臣后,又被朝廷征召到了中央(皇宫),官拜为议郎,属于皇帝的顾问,也是郎中令的属官,为郎官中地位较高者,秩六百石,掌顾问应对,虽是个闲职,但非常适合愤青,平时的工作就是给皇帝参谋一下,吹点牛,发几句不咸不淡的话,然后下班回家,第二天上班接着吹牛,非口才一级棒且见识不广的人不能胜任这个职位,不然皇帝随便抛个问题过来,你又答不出来那就死翘翘了,但要是答得好了,皇帝一高兴,没准儿就给你一个新职位或者给你一些赏赐,岂不美哉?

但以陶谦的性格,过去只是个小小县令的时候都能和上级对着干,要他去阿谀奉承皇帝的可能性基本为零,而且作为一个逗比,对贪官污吏,奸臣乱党自然表露自己的态度,因而在中央也出名得很快。

中平二年三月,西羌叛乱,攻入关中。皇甫嵩出任征西将军,主持讨伐事宜,上表皇帝要求拨给得力的将领。经过多方推荐,陶谦被拜为扬武都尉,与名将皇甫嵩一通西征,在征战中,他立下赫赫战功,由于资料散佚,不能详细写出他究竟有哪些战功。

七月,皇甫嵩因为先前得罪了中常侍赵忠、张让二人,终于难逃毒手,被贬官消爵。

同年,边章、韩遂响应西羌,率兵入关中援助。因皇甫嵩被人弹劾,朝廷将主帅换成了没有带兵经验的司空张温,并拜其为车骑将军。这个新主帅也很看重陶谦,上表陶谦为参军事,给予了优礼厚待。可陶谦却很看不起张温,死活不买人家的账,毕竟和皇甫嵩比起来张温的确显得无能多了。

就像当年对待张磐一样,陶谦鄙视张温的行事为人,心里非常不服气(轻其行事,心怀不服)。

被手下人轻视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情,张温却毫无办法,因为他指挥得的确很糟糕,部队老是打败仗,一退再退。作为主帅的自己自然硬气不起来,所以,对于手下人的闲言碎语,他也只好一一笑纳了。

问题是领导都让步了,陶谦却还不识趣。在打赢叛军班师回到洛阳后,张温召集出征的官员举行了盛大的庆功会,在宴会中,他让陶谦向自己行(敬)酒。可这个逗比却在大庭广众之下借着行酒的机会发酒疯,故意揭露领导的伤疤,把张温狠狠地羞辱了一番。上一次得罪的是太守,最后不得不辞官离去,这一次,陶谦得罪的却是总理级别的三公,得到的差点儿是流放。

性格算得上宽容的张温,架不住当众丢面子,终于发怒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真是找死。”

毕竟是国家高级官员,要收拾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刺头易如反掌,被气得脸色变得铁青的张温随后在皇帝面前“美言”了陶谦几句,皇帝想也不想就把这个逗比流放到不毛之地搞地产开发,杀掉了可惜,不要浪费了人力资源。在官场上,你可以得罪原则,得罪群众,得罪法律,甚至可以得罪天王老子,但千万不能得罪上司,否则,哪天上司一定会给你放放血,让你发热的脑子清醒清醒。

见到陶谦就要被流放到不毛之地,这一辈子注定是完了。可在关键时刻,有和事老赶紧出来发言了,对张温说:“陶恭祖本以材略见重于公,今一朝以醉饮犯了过失,不蒙容贷,远弃不毛。公以厚德著于天下,此举有亏厚德,四方人士安所归望!不如释憾除恨,恢复与其当初情谊,可使公之美德远闻。”

张温被夸得飘乎乎的,为了自己的名声,同意放过陶谦,派人上表皇帝,好把已在路上的陶谦追回来。

而陶谦回来后,就有人劝他:“足下轻辱三公,罪自己作,今蒙释宥,系出张公厚德,宜降志卑词登门谢罪。”

这句古文通俗一点的解释就是:“(陶谦)你随随便便出口伤人,侮辱国家高级官员(三公),情节是严重的,性质是恶劣的,在群众中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现在领导大人有大量,网开一面,你还不赶快给领导道个歉,注意语气要诚诚恳恳的。要不是领导大发慈悲,你只有去欠发达地区搞开发了,还多半是有去无回的份儿。“

陶谦当时蛮乖的,满口说我听你的。那人见陶谦的认罪态度良好,顿时放心了,在劝完陶谦后又再去劝张温:

“陶恭祖今深知罪责,思在革新洗面。谢天子礼毕,必诣公门。公宜见之,以慰其意。”

解释起来就是:经过我们耐心地说服教育,陶谦已经提高了认知,深刻反省了自己的行为,他正准备上门负荆请罪,到时候您可一定要接见他,希望您能给他一个改正认错的机会。

在陶谦谢过天子出宫后,恰好在宫门外撞见了张温。正当张温准备洗耳恭听陶谦发自肺腑的谢辞时,陶谦却大大咧咧地向他走过来,不但脸上毫无悔意,反而把脖子一扬,傲慢地说:”我自己知道去感谢朝廷,怎么会去感谢你(谦自谢朝廷,岂是为公)!”换句话说,就是老子能够被赦免,关你屁事!

见到陶谦一副狂痴并且逗比的模样,张温不禁苦笑,被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只是自嘲地说:“恭祖痴病尚未除邪?”然后不管陶谦如何狂痴,张温就拉着他的手,硬是带到府上,为之置酒,进行感情联络。

在和张温关系缓转后,陶谦依然在中央当议郎,他还是那么的傲,那么的狂,与其姓名中的“谦”根本就不沾边,正是因为这样,才显得他性格上的真实,永远都是锋芒毕露,喜欢和不喜欢分得清清楚楚,没什么好遮掩的,自然而直接,不戴上任何有虚伪性质的面具示人,不畏强权,敢做敢当,面子这种东西不是随便就能给的。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我来说点什么吧!
  • 评论总数: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mingre.com 官方QQ交流群: 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