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杠精极简史:还不赶快拜见这几位抬杠祖师爷?

杠精极简史:还不赶快拜见这几位抬杠祖师爷?

日期:2020-06-30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编辑:国家人文历史 阅读:

杠精,一种在互联网上横行霸道的生物。它们是迷之自信的嘴强王者,是匿名区的暗夜之神,是评论弹幕里的逻辑大帝。

  普通人避之不及,唯有键盘侠可与之一战

杠精极简史:还不赶快拜见这几位抬杠祖师爷?

  当然,杠精不是现代社会才有的产物,只要有语言的地方,就会有“杠”。

  春秋战国时期还出现了职业杠精——名家。

  但此杠非彼杠,不含贬义。

  作为诸子百家中独树一帜的存在,名家奉行的是“以非为是,以是为非,是非无度”诡辩之术,有着非常专业的抬杠素养。

  名家的创始人是邓析,他的抬杠技巧非常高超,因此跟着他学习的人数不胜数。

杠精极简史:还不赶快拜见这几位抬杠祖师爷?

  邓析的技能之一是“操两可之说,设无穷之词”。

  这种杠法就是同时肯定事物正反两面的性质,提出两个逻辑对立的观点,再分别论证这两个观点的正确性,这样一来,无论从哪个方面论证,都能杠赢。

  有一年郑国发大水,富人渡河时不慎淹死,其尸体被一个穷人打捞上来。富人家属希望能赎回尸体,穷人却漫天要价,双方僵持不下。

  于是富人家属请教邓析,邓析便说:“你们不必着急,对方只能把这具尸体卖给你,因为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人会向他买这具尸体。”

  过了几日,穷人也来请教邓析,邓析说:“你不必着急,对方只能从你这里买尸体,因为除了你这里,别处是买不到的。”

杠精极简史:还不赶快拜见这几位抬杠祖师爷?

  经邓析这么一搅和,过了几天尸体腐烂了,穷人富人都没得偿所愿,于是怒告邓析。

  邓析把对双方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办案的官员听完,觉得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便判了原告一个搅乱公堂的罪名。

  然而,邓析最终却因为过于能杠,使得“郑国大乱,民口欢哗”,被郑国执政者处死。

  杠精祖师爷虽被处死,自有后人继承衣钵。

  公孙龙亦是名家的代表人物,其著名的“白马非马”之诡辩绝对可以载入杠精史册。

杠精极简史:还不赶快拜见这几位抬杠祖师爷?

  据说,有一次公孙龙骑着白马通过秦国的关卡。

  看守的官吏说:“骑马要交过路费。”

  公孙龙便说:“骑马是要交过路费,骑白马怎么也要交呢?”

  官吏无语,道:“只要是马,都要交钱。”

  公孙龙便开启辩论技能,公孙龙与官吏的大概对话如下——

  公孙龙:“马”是对物“形”方面的规定,“白马”则是对马“色”方面的规定,对“色”方面的规定与对“形”方面的规定性,自然是不同的。所以说,对不同的概念加以不同规定的结果,白马与马也是不同的。

  官吏:有白马,不可以说是没有马。既然不可以说是没有马,那么白马不就是马了?既然有白马称为有马,那么为什么白色的马就不是马呢?

  公孙龙:如果要求是“马”,黄马、黑马都可以满足要求;如果要求是“白马”,黄马、黑马就不能满足要求了。假使白马就是马,那么要求的马与要求的白马便完全一样了。但是,如果要求的马与要求的白马没有区别 ,那么,为什么黄马、黑马可以算是“马”而不可以算“白马”呢?既然如此,这就说明“马” 与“白马”是完全不同的。

  官吏:照您的意思看来,马有了颜色就不同于马了。可是世界上没有无颜色的马,那么,能说世界上有颜色的马都不算是马了吗?

  公孙龙:马本来有颜色,所以有白马。假使马没有颜色,就只有“马”而已 ,怎能称它为白马?但是,规定马是白色的马就与“马”有区别了。所谓白马,是马限定于白色的,限定于白色的马自然与马是有区别的,所以说白马非马。

  官吏:马,是不受“白”限定的马;白,是不受“马”限定的白。把白与马两个概念结合起来而相与限定,变成一个新的概念来称呼不受限定的概念,这当然是不可以的。所以,认为白马不是马,是不对的。

  公孙龙:照您看来,有白马就是有马,但是,能够说“有白马就是有黄马”了吗 ?

  官吏:当然不可以那样说。

  公孙龙(答难者再说):既然承认了“有马区别于有黄马”,就是把黄马与马区别开来了,这就是说黄马非马了;既然把黄马与马区别开来,反而要把白马与马等同起来,这不就是叫飞鸟沉到水里飞翔、让棺与椁各在西东那样好笑吗?这是十足的逻辑混乱。

  公孙龙:认为有白马不能说是没有马,这是不去考虑“白马”而就马形来说 的。但是,“白马”却是与马相结合的概念,因此,作为白马的概念不能称为马。所以,称为“马”的,仅仅是以马形而称为马, 而不能以白马称为马。因此,称为马的概念,是不能作为任何一匹具体有色之马的概念的。

  白色并不限定于哪一种事物的白,具体事物对“白”来说并不妨碍作为“白”的本质,因而可以忽略不计。白马,则是限定于白色的马。限定于具体事物的白(如白马)是与抽象的、一般的“白”有区别的。同样的理由,“马”是不限定于哪一种颜色的,所以,黄马、黑马都可以算数;白马,只限定于白色的马,黄马、黑马都因具有与“白马”不同的颜色而不能算数。所以仅仅只有白马才能算数,换言之,只有白马才能算进“白马”的概念,黄马、黑马都不属于“白马”的概念。不加限定的概念与加以限定的概念是有区别的,所以说,白马非马。

  想必各位看完已经跟那位官吏一样,脑子里已经全是“白马非马”了。公孙龙也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过了关。

  对于名家的职业杠精,《庄子·秋水》评价其“然不然,可不可,困百家之知”,而《论六国要旨》中则说“名家苛察缴绕,使人不得反其意”。

  看来古往今来的杠精风评都不是很好。

  庄子也遇到过一位杠精,有一日,他看见水中的鱼在游泳,便感叹了一句:鱼可真快乐啊!

杠精极简史:还不赶快拜见这几位抬杠祖师爷?

  普通人通常是应和一句也就罢了,惠施不是普通人,自然要发挥杠精的超能力,他说的是:你又不是鱼,凭什么说鱼快乐呢?

  当然庄子也不是吃素的,他反问惠施:你又不是我,怎么不知道我不知道鱼快乐呢?

  惠施说:我不是你,当然不知道你,但你也不是鱼,当然不知道鱼是不是不快乐。

  鱼:无语。

杠精极简史:还不赶快拜见这几位抬杠祖师爷?

  《世说新语》中记录了一个孔文举(就是那个让梨的孔融)大战杠精的故事。

  说文举十岁时随父亲到洛阳拜访李膺,李膺门第高,得是青年才俊或是沾亲带故的才给见,于是孔融便说自己是李膺的亲戚。

  李膺问他:我们是什么亲戚啊?

  文举抖机灵道:以前我的祖孔子曾经拜您的先祖老子为师,所以咱俩是世世代代交好的关系啊。

  李膺和其他宾客都被小孩的机智折服,纷纷表示这娃娃有出息。

  杠精当然不这么认为,陈韪不以为然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作为一个小机灵鬼,文举当然是选择怼回去,便说:想君小时,必当了了。

  这内涵得杠精下不来台,文举,不愧是我辈楷模。

  杠精家族,各有各的杠法,除了面对面抬杠的,还有那种跨越时空的杠。

  譬如北朝诗人王籍在《入若耶溪》中写:

  艅艎何泛泛,空水共悠悠。

  阴霞生远岫,阳景逐回流。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此地动归念,长年悲倦游。

  宋朝诗人王安石对“鸟鸣山更幽”有意见,呵,明明是鸟不鸣山更幽。

  无法当面杠也没关系,他刷刷刷写了一首《钟山即事》表示不服。

  澗水无声绕竹流,竹酉花草弄春柔。

  茅檐相对坐终日,一鸟不啼山更幽。

  另一位文化人杠精,则是清朝毛奇龄。

  这位被碰瓷的是苏轼。

  元丰八年(1085年),苏轼为北宋名僧的画作《春江晓景》题诗,写了一首《题惠崇春江晚景》。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毛奇龄对春江水暖鸭先知这个说法不服,隔了几百年也要杠上一杠。

  “这水里又不是只有鸭子,为什么是鸭子最先知道春江水暖,那鹅呢!”

  《随园诗话》中亦有对此事的记载。

  然毛西河诋之太过。或引“春江水暖鸭先知,”以为是坡诗近体之佳者。西河云:“春江水暖,定该鸭知,鹅不知耶”此言则太鹘突矣。若持此论诗,则《三百篇》句句不是:在河之洲者,班鸠、鸣鸠皆可在也,何必“雎鸠”耶?止丘隅者,黑鸟、白鸟皆可止也,何必“黄鸟”耶?

  清朝大才子袁枚回怼毛奇龄,说按他这个杠法,那三百篇中所有提到鸟类的诗句,岂不是都可替换。

  可见对付杠精,当然只有比他更杠才能赢。

相关搜索: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