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马援:年迈时东征西讨,西破陇羌南征交趾北击乌桓,马革裹尸还

马援:年迈时东征西讨,西破陇羌南征交趾北击乌桓,马革裹尸还

日期:2019-06-20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老当益壮去,马革裹尸还

明眼人一看便知,标题是两句成语,说的俱是东汉名将马援之故事,他于62岁高龄出征五溪蛮,并死于征伐途中,所以,这两句是他那最后远去背影的真实写照。

马援,知道的人并不多,一说这老当益壮,很多人会想起唐王勃那《滕王阁序》:“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便会把这成语出处归于王勃;一提起马革裹尸,也会自然想起这大概是某位勇将的豪言壮语,完全想不到这是出自马援之事迹。悲哉。

马援其实还是故事多多,相传他是战国时期赵国名将赵奢之后,这是源自赵奢被封为“马服君”,其后代便以马为姓;另有人认为是三国马超后人,这些想必也是后世臆测为之,实在是无考的。更为搞笑的是,他是当铺的祖师爷,还是沙盘的发明者,至于是什么原因,说来又是一堆的话,还是一笔带过吧。

 马援,字文渊,东汉陕西兴平人。这位光武中兴名将,于东汉之初,决策陇蜀,西平诸羌,南征交趾,北遏乌桓,最后死于平定五溪蛮的前线。他一生戎马倥偬,功勋卓著,为东汉王朝的建立与巩固立下了汗马功劳。

从上述可见,马援一生都在同当时所谓外夷作战,特别是南征交趾,即越南北部,他设郡县、立法度、治城郭、兴水利、修道路,维护了国家统一。在这一地区,马援是神一般的存在。因他官至“伏波将军”,当地群众为他修建了许多伏波庙,专门供奉惩恶扬善、镇妖辟邪的“伏波大神”。《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征讨孟获,中计误入山谷,便是通过拜谒伏波庙得以脱险。

马援性格豪爽,年少而有大志,早年曾在北地放牧,拥役属数百家,牛马羊数千头,谷数万斛。他贵在能施救济于人,决不作守财奴。史载:“凡殖货财产,贵其能施赈也,否则守钱虏耳”。

他转游陇汉间,常对宾客们说:“大丈夫的志气,应当在穷困时更加坚定,年老时更加壮烈。”这便是“老当益壮”成语的由来。

令人费解的是,汉明帝刘庄为表彰辅佐父亲刘秀中兴汉室的功臣,在南宫云台为二十八人画像,这就是著名的“云台二十八将”,这相当于是对东汉开国元老所做的历史决议,是极为隆重的评价。但,这其中并没有马援。

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连马援的副手马武居然都入选了。按刘庄的解释是,只要和皇室有亲戚关系的都不被列入,因为他自己的皇后就是马援的女儿,谥号明德的马氏。

好冠冕堂皇的说辞,显得是那么正义大气,一派地大公无私,俨然是为避椒房之亲的嫌疑。然而实情并非如此,位列这二十八人中的皇亲国戚并不在少数。

马援作为东汉开国功臣之一,为刘秀一统天下立下了赫赫战功。功绩彪炳,精忠报国,因功封新息侯。但奇怪的是,这样一位鞠躬尽瘁的臣子,死后却不能还葬家乡,只是草草地掩埋在京城郊外的荒地里,甚至连他的部下都不敢参加这本就凄凉的葬礼。

这其中是有着马援的一段冤情。马援因功劳太大,不免引起朝中很多人的忌妒,谤言日起,光武帝刘秀听信谗言,加上“薏苡明珠”一事,便将这马援革职。

何为“薏苡明珠”?原来,马援在南征交趾时,发现薏苡能利脾去湿,班师回朝时拉了满满一车,想着带回家乡种植。长安权贵以为它是珍贵之物,都希望分一点。结果,分到的一看不过如此,没分到的却极度不满,纷纷造谣说马援搜刮了一车奇珍异宝。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说得多了,便引起刘秀震怒。虽然此时马援已病逝疆场,但也要收回新息侯印绶,这样一来,也没人敢来参加马援的葬礼,草草掩埋了事。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冤案“明珠之谤”。

所以,马援实在是很悲催,他慷慨激昂说出“男儿当马革裹尸还”的豪言,但实际上却是“马革裹尸不能还”,真没想到,这小小的珍珠似的薏米却给他死后招来了大祸,真是让人颇多唏嘘。于是后人以“薏苡明珠”一词,来比喻被人诬蔑,蒙受冤屈。

这一冤情刘庄当然心知肚明,但他心中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心思,这便是严禁外戚干政。因马援是将门,他的门徒太多,影响力太大,如果马援翻身的话,马家的势力实在是太可怕了。要知道,刘庄在为“云台二十八将”画像时,也正是马援女儿被封为皇后之时。刘庄打压马援的目的,明摆着就是拿死人压活人,唯恐皇后的势力坐大。他要时刻对外戚势力警惕防范。

马援就这样走了,走得壮志凌云,去得坦坦荡荡,他为着自己的祖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且将身后事,留与世人说!

 后代的政治家、文学家谈到薏苡,就会联想到马援蒙冤。北宋司马光、苏轼都曾赋《薏苡》诗,聊表宦海浮沉、忧谗畏讥的情怀,但是因为个人的性格不同,又各有所偏重,仔细读来,颇值得玩味。但我还是喜欢辛弃疾的一首词,名为《满江红·汉水东流》,读来是那样地让人激动不已。

词曰:“汉水东流,都洗尽,髭胡膏血。人尽说,君家飞将,旧时英烈。破敌金城雷过耳,谈兵玉帐冰生颊。想玉郎,结发赋从戎,传遗业。腰间剑,聊弹铗。尊中酒,堪为别。况故人新拥,汉坛旌节。马革裹尸当自誓,蛾眉伐性休重说。但从今,记取楚楼风,庾台月。”

一骑追风黄骠马,手持擂鼓翁金锤,白须长鬤,老当益壮的“伏波将军”马援,以其马革裹尸、不死床箦的志愿,永远激励着我中华民族儿女,不忘初心的向上精神,努力前行。

相关搜索:

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