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年表 > 公元1106年历史年表 公元1106年历史大事 公元1106年大事记

公元1106年历史年表 公元1106年历史大事 公元1106年大事记

日期:2019-03-07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1106年在朝代纪年上;辽乾统六年;北宋崇宁五年;西夏贞观六年;大理文安二年;越南龙符六年;日本长治三年,嘉承元年。
中文名
1106年
外文名
In 1106
纪年
丙戌年(狗年)
相关
日本长治三年

1106年大事记

公元1106年历史年表 公元1106年历史大事 公元1106年大事记 圣凯瑟琳修道院

崇宁五年(1106年),杨时奉敕差充对读官,转授浙江余杭县知县。

1106年蒲甘国王江喜陀遣使朝贡。

绍圣四年(1098年)始建"元将观",历时九载于宋徽宗崇宁五年(1106年)建成,徽宗赐额"元符万宁宫",令江宁府发兵200人,供元符官及崇格观巡逻洒扫。

公元1102——1106年(宋崇宁年间),奖劝农桑,武昌人口比唐时倍增。

嘉承(1106年四月九日至1108年八月三日)是日本的年号之一。

天文学家(包括爱德蒙·哈雷在内)指出克鲁兹族彗星为1106年出现的掠日大彗星的回归。

埃及法蒂玛王朝统治者阿慕尔在圣凯瑟琳修道院中建造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清真寺。这种在民族、宗教、信仰,文化上大相径庭的建筑搁在一块,却形式上浑然一体,内容上相得益彰。它已成为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三大宗教的共同胜地和睦相处的典范。

在廷切布雷(Tinchebrai)(1106年)之役,英王亨利一世打败所有的诺曼底人,400个武士被捕,但是亨利的骑士却没有一个阵亡。

1106年大彗星,这颗彗星出现在1106年2月2日,整个二月,一直到三月中旬都能看见。

1106年大彗星的临时名称是X/1106 C1,在中国、日本、韩国、欧洲和英国的威尔士都有纪录。它被看见分裂成两个碎片,并且可能形成了1882年大彗星、池谷-关彗星和SOHO-620。可也可能是更早分裂的一颗彗星所组成的克鲁兹族彗星的一员。

1106年出生

曾怀,中国宋朝大臣(逝世1174年)

公元1106年历史年表 公元1106年历史大事 公元1106年大事记 邢秉懿

史浩(1106年-1194年),中国南宋大臣、词人。

邢秉懿(1106年—1139年),宋高宗赵构元配。开封祥符人,父邢焕。

林呏(1106-1170年),宋福建晋江马坪村人,为林知八世孙,字岂尘,号肇殷。宋徽宗崇宁五年(1106年)生。宋高宗绍兴三十年(1160)进士。《西湖游览志余》录其诗一首,名诗有《题临安邸》。

塞莱斯廷三世(约1106年—1198年1月8日)

1106年逝世

李公麟(1049年-1106年),北宋画家。

亨利四世(Heinrich IV,1050年11月11日—1106年8月7日)法兰克尼亚王朝(也叫萨利安王朝)的第三位德意志国王(1056年—1105年在位)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1084年加冕)。

源义家(1039年—1106年8月4日),日本平安时代后期的著名武将,河内源氏嫡流出身,通称“八幡太郎”或“八幡太郎义家”。

普琼瓦.宣努坚赞(西元1031~1106年)是仲敦巴三大弟子之一。

优素福·伊本·塔什芬(Yusuf ibn Tashi fin,?~1106)北非穆拉比特王朝的创建者。

1106年史料记载

徽宗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皇帝崇宁五年(辽乾统六年)

春,正月,戊戌夕,彗出西方,由奎贯胃,昴、毕。

庚子,复置江、湖、淮、浙常平都仓。

甲辰,以呈居厚为门下侍郎,刘逵为中书侍郎。

乙巳,以星变,避殿,减膳。诏中外臣僚,并许直言朝政阙失。

毁元佑党人碑。又诏:“应元佑及元符末系籍人等,迁谪累年,已定惩戒,可复仕籍,许其自新。朝堂石刻,已令除毁,如外处有奸党石刻,亦令除毁。今后更不许以前事弹纠,常令御史台觉察,违者劾奏。”

丙午,尚书省言:“当十钱东南私铸甚多,民间买卖阴滞。其荆湖、两浙、江南、淮南路已降指挥,并改作当五行使。尚虑民间盗铸不已,其当十钱并行罢铸,仰铸小平钱。”从之。

丁未,太白昼见。大赦天下,除党人一切之禁。应合叙用人,依该非次赦恩与叙。应见贬责命官,未量移者与量移。应官员犯徒罪以下,依条不以赦降去官原减者,许于刑部投状,本部具元犯因依闻奏,未断者,并仰依令赦原减。又诏:“已降指挥除毁元佑奸党石刻,及与系籍人叙复注拟差遣,深虑愚人妄意臆度,觊欲更张熙、丰善政,苟害继述,必置典刑。”权罢方田。

戊申,诏侍从官奏封事。

己酉,罢诸州岁贡供奉物。

庚戌,三省同奉旨叙复元佑党籍曾任宰臣、执政官刘挚等十一人,待制以上官苏轼等十九人,文臣馀官任伯雨等五十五人,选人吕谅卿等六十七人。

辛亥,御殿,复膳。

壬子,诏:“新建四辅,城隍、廨舍、军营等,渐次兴修,毋得扰民。”

罢圜土法。

甲寅,以致仕吕惠卿知青州。

丁巳,诏罢书、画、算、医四学。

戊午夕,彗灭,自始见至此凡二十日。

二月,甲子朔,诏监司条奏民间疾苦。

丙寅,尚书左仆射蔡京罢为开府仪同三司、中太一宫使。以观文殿大学士赵挺之为特进、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

挺之与京交恶,京恐其留京师伺察己所为;挺之亦惧京中伤,数乞归青州私第,诏从之。既办舟装,将入辞矣,会彗见,帝震恐责己,深察京之奸罔,由是旬日之间,凡京所为者一切罢之。遣中使赍御笔手诏赐挺之曰:“可于某日来上。”挺之既对,帝曰:“蔡京所为,皆如卿言。”挺之因奏:“京援引私党,布列朝廷,又建四辅,非国家之利。祖宗以来,屯重兵于京师,沿汴河雍丘、襄邑、陈留三县,沿蔡河咸平、尉氏两县,皆列营屯,取其漕运之便。至神宗,即其所分隶诸将而教习之,士卒皆精锐,若有所用,虎符朝出而夕至。今创置四辅,不唯有营垒修建之劳,且不通水运,何以转输粮饷!”帝曰:“行且罢矣。”又奏:“诸营之兵等尺高者,所请衣粮,但依旧例,又更番屯戍西边,使冒锋镝,战斗死亡者,不可胜数。今京立法,召募四辅新军,减等尺,增例物,添月给钱粮,且免出戍。小人之情,唯利是从,若见新军如此,则旧兵皆不为朝廷用矣。”又言:“神考建立都省,规模宏壮。一旦京因妄人宋安国献言,以为不利宰相而毁之,深可痛惜!”帝皆以为然,且曰:“天久旱,今京且求去而雨,可喜。”既罢京,挺之遂相。

庚午,诏:“翰林学士、两省官及馆阁自今并除进士出身人。”

壬申,省外内冗官,罢医官兼宫观者。

丁丑,以前后所降御笔手诏,模印成册,班之中外;州县不遵奉者,监司按劾,监司推行不尽者,诸司互察之。

辽遣知北院枢密使萧德勒岱、知南院枢密使牛温舒来聘,请归侵地于夏也。先是谍言辽人集兵甚急,及使至,人情汹汹,张康国、何执中等俱请设备。赵挺之独曰:“辽人书词甚逊,且遣二相臣为使,所以尊朝廷也。况所求但云元符讲和以后所侵西界而已。”帝曰:“先帝已画封疆,今不复议。若自崇宁以来侵地,可与之。”乃许辽人。

三月,丙申,诏:“星变已消,罢求直言。”

辛丑,改威德军为石堡砦。

丁未,罢诸州武学。

乙卯,废银州为银州城。

丙辰,蔡王似薨。

己未,赐礼部奏名进士及第、出身蔡薿等六百七十一人。

监察御史沈畸言:“小钱之便于民久矣。古者军兴,锡赏不继,或以一当百,或以一当十,此权时之宜,非可行于无事之目。今当十之议,固足以纾目前,然不知事有召祸,法有起奸,游手之民,一朝鼓铸,无故有倍称之息,何惮而不为!虽日斩之,势不可遏。所在鼓铸,不独闾巷细民,而多出于富人、士大夫之家,曾未期岁,而东南之小钱尽矣。钱轻故物重,物重则贫下之民愈困,此盗贼之所由起也。伏乞速赐寝罢。”

夏,四月,丁丑,停免两浙水灾州郡夏税。

臣僚言:“知江宁府徐积、知虔州郭知章、知漳州陈次升、知福州朱绂,是四人者,皆元佑邪党,今任以牧守,尚典方面,非所以明是非、示好恶也。”于是诏积等各予祠。

五月,丁酉,左正言詹丕远进对,论当十钱。帝曰:“当十并行,本以便民,今反为民害如此,非卿有陈,朕不知也。便欲改作当三,恐远方客人有积货钜万以上者,骤镌之,不无怨咨。”丕远曰:“圣虑哀矜,耻一夫不获。欲且改从当五亦可。”帝慨然曰:“王安石佐神宗理财,未尝行当十,在廷非之者,犹谓以利不以义。”丕远曰:“安石秉政多年,尚不及茶盐榷取。蔡京引用匪人,贻害无穷,岂可比王安石!”帝曰:“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事君以利,只此可见也。”

丁未,班《纪元历》,刘昺所造也。

乙卯,罢辟举,尽复元丰选法。

臣僚上言:“知鄂州张商英,倾邪狂悖。方元佑间,附会邪朋,着为文颂,诋及宗庙。逮崇宁初,交结中贵,潜通货赂,觊幸宰辅。朝廷灼见奸慝,投置闲散。近以宽大之诏,假守方州,辄因谢表,妄议时政,言涉谤讪。伏望严行降黜,以正国论。”诏:“商英提举崇福宫。”

是月,辽主清暑于散水原。

六月,癸亥,立诸路监司互察法,庇匿不举者罪之,仍令御史台纠劾。

改格州为从州。

甲子,诏求陷逸之士,令监司审核保奏;其缘私者,御史察之。

丁卯,诏辅臣条具东南守备策。

壬申,虑囚。

乙亥,诏:“官所铸当十钱,已令诸路以小钞换易。其私钱,若不立法,使尽归官,必冒法私用,陷民深刑。可令限一委内纳官,计铜价二分,以小钞还之。如或隐藏不换,以私铸法论。”

秋,七月,庚寅朔,日当食不亏。

夏人奉表谢罪,词极恭顺。答诏略曰:“除先朝所画之疆,损崇宁新取之地。”时知枢密院张康国奏曰:“诏内难及北朝请解和语。”帝曰:“北朝于夏国以此为恩,若不言及,即疑中国不信。”赵挺之曰:“陛下之言,神人感悦。大哉王言,今见之矣。”乃诏:“夏国城堡,俟誓表至则赐之。”

癸巳,准布贡于辽。

甲午,辽主如黑岭,旋猎于鹿角山。

壬寅,改明年元曰大观。

甲寅,茅山道士刘混庚加号葆真观妙冲和先生。

八月,以与夏通好,遣礼部侍郎刘正夫如辽报聘。正夫酬对敏博,与辽人议,皆如约。帝嘉之,遂有大用之意。

九月,己巳,诏:“置武士斋,仍以所给解额取一分充贡,无则贡文士。”

冬,十月,己卯,升澶州为开德府。庚辰,降德音,减开德府罪囚,徒以下释之。

辽以皇太叔和啰噶为特里衮,赵国王淳为南府宰相。

十一月,乙未,辽以色家努为南院大王,以玛努为奚六部大王。

丙申,辽主行柴册礼。戊戌,大赦。以和啰噶为义和仁寿皇太叔,进封越国王淳为魏国王,封皇子额噜温为晋王,寔纳埒为赵王。

己亥,辽主谒太庙。甲辰,祀木叶山。

乙巳,立武士贡法,从大司成薛昂等言也。

辛亥,并京畿提刑入转运司。

癸丑,臣僚上言:“伏睹崇宁五年七月三日敕:‘应系旧籍人子弟许到阙者,见讫赴部,令预集注三次,集满不授差遣者,将与直差。又,选人限一委,若在外指射差遣者,听免直差。朝辞讫,限三日出门。’此陛下虑浸久有害绍述,故略为防限以示好恶也。然到阙而见,与见讫赴部,初无日限。伏望特旨令到阙三日,即投下文字,朝见讫,三日即赴部,所有集注直差,朝辞出门,自从旧条。则异趋之徒,不得倚法之脱略而害绍述之圣政。若乃上书邪等人,公肆狂妄,非上之所建立,所谓躬自蹈之,殆与系籍子弟连坐者异矣,是宜得罪重于子弟。今陛下纵以仁心矜贷此曹,亦当固为防限。臣愚以谓宜于七月三日敕内添入‘上书邪等’,庶几继志述事,明示四海,仁心义政,并用不废。”从之。

十二月,戊午朔,日当食不亏,群臣表贺。

己未,中书侍郎刘逵罢。逵居政府,凡蔡京所行悖理虐民事,稍稍澄正。赵挺之虑有后患,每建白,第开其端,而使逵终其说,逵颇自以为功。京乃令其党进言于帝曰:“京之改法度,皆禀上旨,非私为之。今一切皆罢,恐非绍述之意。”帝惑其说,复有用京之心,然群臣未有觉之者。郑居中往来郑妃父绅所,知之,即入见,言:“陛下建学校兴礼乐以藻饰太平,置居养安济院以周拯穷困,何所逆天而致威谴乎?”帝悦。居中退,语礼部侍郎刘正夫,正夫因请对,语与居中合,帝遂疑逵擅政。于是京党御史余深、石公弼论逵专恣反覆,尽废绍述良法,启用邪党,乃出知亳州。

壬戌,诏臣僚休日请对,特御便殿。

己巳,诏:“监司按事有怀奸挟情不尽实者,流窜不叙。”

辽封耶律俨为漆水郡王,馀官进爵有差。俨恶枢密都承旨马人望不附己,迁南京诸宫提辖制置。

是岁,广西黎洞蛮韦晏闹等内附。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