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民国历史 > 民国时陕西军阀变迁史(4)

民国时陕西军阀变迁史(4)

日期:2018-07-07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国民军退到西北,很快安定下来。对于西北这个老巢,冯手下的头牌大将鹿钟麟早有安排,早在北京,他就派出骁勇善战的孙良诚到甘肃督军刘郁芬处协作,经营后方。当时吴佩孚调动了当地军阀的两支大军夹攻刘郁芬,一个封为省主席,一个封为督军,结果孙良诚亮出猛张飞的工夫,先南后北,几个回合就把北洋军打的落花流水–也因为这个让冯玉祥另眼相看。不管怎么说,在老冯从苏联讨来支援之前,刘郁芳和井岳秀成了国民军败军的救命菩萨。

从苏联回来后,冯玉祥潜心思索,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据说华盛顿也曾经在吃败仗之后苦苦冥思而悟道,可见冯确实具有天下枭雄的本质。“没有马克思主义就没有……”,或者“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样深湛的精神显然超过了冯的想象能力,他想到的,是军队的战斗力问题。

靖国军说起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用这样一支部队打天下是没有希望的。国民军虽然好一些,但是依然没有脱开旧军阀的底子。结合了过去的历史教训,他认为,只有训练出具有严明军纪,吃苦耐劳的精神的部队,才能够称雄天下。于是,冯在绥远五原誓师,重整兵马,主动开办军官学校,整编部队,严明纪律,开始了绥远大练兵,这次大练兵,应该算是西北军脱胎换骨的重要里程碑。共产党人刘伯坚进入他的部队成为政治部的主要负责人。冯在国共决裂后提到刘伯坚还是赞不绝口,深为折服,而对那个叫他倒了大霉的柯庆施,则闭口不提。

这个时候到冯军中的共产党干部,还有一个怪杰宣侠父。

宣侠父是黄埔军校一期生,风流潇洒,文武双全,但老蒋看来则是脑后生反骨不可救药的人物。蒋介石对黄埔一期生爱护有加,轻易舍不得处罚,而宣侠父就是唯一被蒋介石开除的黄埔一期生。宣与蒋军内部很多高级军政人员,比如胡宗南,戴笠都有很好的关系,所以这些人经常向蒋保举宣,蒋也就屡次对宣予以起用,但每次起用他必以反蒋告终。最后老蒋被他折腾的恼羞成怒,在他担任第十八集团军驻西安办事处主任期间,授意戴笠将他骗出杀害,算是抗战中死于国民党手中的最高级将领之一。

冯的基本干部,象韩复渠,宋哲元,方振武,吉鸿昌等,都是这个时候确立了自己在西北军中的地位。有很多这样的将领都是这时候从最低级提拔的,比如他的卫队连长黄德全就是这个时候开始提升–这个名字大家不熟悉,他后来的名字黄樵松有更多的人知道,后来台儿庄打过鬼子,信阳抬棺大战日军,太原投过共产党,做到蒋军嫡系国民革命军三十军军长呢。堂堂男儿干吗改名字?据说是因为冯玉祥娶妻李德全,他敬重夫人而改名,老萨觉得,他也是万不得已,听见司令喊:“德全…”要想判断出来他是叫警卫还是叫老婆,可挺不容易的。

冯认识到自己部队的军官素质不足,也曾经采取过邀请俄国顾问,聘请军校学生等方法予以提高,但是冯曾经在16混成旅办过干训班,他明白自己的财力素质都无法建立一个真正的黄埔军校。冯聪明绝顶,招数实用。他的做法是土法上马,练兵而不练官。军官就从行伍中提拔,这样的结果更能团结士兵而且了解部队,同时易于管理。冯没有什么政治纲领,按照他的“真爱国,真爱民”原则,就是强调两点,一个是“爱民”,一个是“官兵待遇平等”,这是很朴实也很容易为普通百姓和士兵所接受的简单道理,提出的并不少,而能够象冯那样踏实肯干,处处落到实际的,凤毛麟角。

在主义林立的世界里,善于作秀的冯玉祥给自己建立了一个带点儿老粗的憨厚形象,为冯赢得了广泛的支持。西北军的力量迅速扩大,其主要干部队伍,也在此时形成。西北军成为一支具有鲜明特色的军队。如果看当时西北军的照片,就会发现它的高级将领都是粗衣陋食,廉洁奉公,象宋哲元,赵登禹(赵是武林高手,曾经有骑真老虎照相的照片,不过那老虎已经被乱枪打的半死了……),和一般士兵难以区别,冯玉祥本人不穿将军服,从来就是一套二等兵的服装,其朴素不亚于朱德。

这支军队训练严格,吃苦耐劳,–冯部的教练大师张自忠在训练中常常带兵不穿鞋袜雪地行军,因为口头禅“我扒了你的皮”而得一外号“张扒皮”,因此战斗力很强。同时能够和当地百姓打成一片,扰民事件较少,曾经有过士兵偷吃老百姓西瓜被方振武枪毙的极端事件。冯部还能够为地方开办工厂,学校,种树开荒,修桥补路,一时声威大振。

这样一来,连周围马鸿逵等地方武装,也对冯表示臣服,西北军的力量更为壮大。单独提到马鸿逵,是因为他派来联络的参谋长气宇轩昂,让西北军众将颇为钦仰,这个人的名字叫作刘志丹。

到了1926年9月,兵练的差不多了,还跑了一趟苏联,冯玉祥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他记起来半年以前,杨虎城处来过一个求救的使者,说让吴佩孚手下的镇嵩军给包围在西安了,那时候老冯刚从北京败退,自己的坟头还哭不过来,哪有心思管他啊。现在冷不丁想起来,老杨怎么样了?不会骨头都能敲鼓了吧?

杨虎城的骨头真的快能敲鼓了–饿的。

说起来老杨可不是等闲人物,此人乳名杨九娃,大名杨彪。少年的时候是一刀客–陕西话就是土匪的意思,关西道的土匪威风素著,《双旗镇刀客》看过没有?啧啧,那可是挺能打的。这次国民军起事,杨虎城也在西北遥相呼应,他的老根据地在哪儿?延安。难怪杨后来“赤化”,敢情也是喝延河水的啊。

这时北洋军在关中的部队数量不多,1925年7月,杨率部南下,一路势如破竹,将直系部队驱逐至秦岭以南,就任国民军第三军第三师师长。也就在这个时候,杨开始同共产党人合作,南汉宸,魏野畴等陆续进入他的幕中。—此举,也种下了二十几年后杨被杀的种子。–为什么张学良没有被杀,原因很多,为什么杨虎城被杀?因为他递交过给共产党的入党申请书,真的要当共产党。吉鸿昌被杀是同样道理。

好景不长,1926年1月,一支十万多人的大军突然杀入了渭水平原。这就是归属直系的“流氓军”刘镇华部,这支部队原来是土匪(十万人的土匪?!够厉害的),一直在豫陕两省活动,号称镇嵩军,早就窥伺八水长安的神器,乘着国民军在北京失势,趁火打劫来了。杨虎城部下只有几千人,招架不住,迫不得已撤进了西安城。好在他的进步思想比较深入人心,陕西督办李虎臣和西安的老百姓都拥护他–刘的所部全无纪律,净是王老五蔡老六这一类胡子山大王,一路上烧杀抢掠,势如蝗虫。陕西人也实在怕了这帮流氓军的暴虐。

于是双方就在城上城下对峙起来。杨虎城善于用兵,国民军哀兵必胜,守的滴水不漏,攻城战刘镇华不是杨虎城正规军的对手,强攻爆破挖地道,一连八个月一筹莫展。可是城里种不出粮食,到老冯想起他来的时候,西安城里,已经饿死五万多人了。杨虎城急得要在鼓楼上吊。

说起来老冯和老杨还是颇有相似之处,两个人都是老粗出身,却喜欢舞文弄墨,说到水平,杨虎城亲近文人,勤于学习,要稍胜一筹,读现存他的诗“西北山高水又长,男儿岂能老故乡。黄河后浪推前浪,踏上浪头干一场”,虽然粗豪,还是颇有韵味,比起老冯的“拼命作枪炮,将招大危险”,要好得多(冯后来潜心读书,他的自传颇值得一读,算是脱胎换骨)。两个人都娶了另类的老婆,冯玉祥的李德全小姐是“上帝派我来管束你的”,杨虎城的太太更不得了,谢葆真是正牌子的共产党。两个人都作了上将,老冯兵多,做的是一级上将,老杨资格老,是二级上将。两条好汉颇有点儿惺惺相惜的感觉,既然想起来了,当然要去帮个忙,顺便也把西安装进自己的口袋。9月,冯玉祥决定南下关中,率军解西安之围。

吴佩孚不是垮台了吗?河南,驻防着骁勇善战的国民军第二军,吴怎么能从那里派人攻击西安呢?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8027864号-73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