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民国历史 > 民国时陕西军阀变迁史(2)

民国时陕西军阀变迁史(2)

日期:2018-07-07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冯玉祥,字焕章。原籍安徽省巢县,但因为寄籍保定,终生一口浓重的保定口音。他十一岁的时候开始当兵,那时候当然是一戴红缨帽的清兵了,后来逐渐升迁,每次升官必和上司开打,显系一扒祖坟的反骨人物。他的基本部队是第16混成旅。

一九二二年陆建章死后,西北各路军队群龙无首,冯利用他和陆,以及陕督阎相文的亲戚关系,乘机恩威并施,顺利接掌西北兵权,官至陆军巡阅使,西北边防督办,依附直系,成为吴佩孚幕中的大将,西北军的主力活跃于华北地区。阎相文也是妙人,因为省长当的委屈,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吞大烟自杀。

冯本人在政治上奉行的政策是“有奶就是娘”,并无一定准则,所以也和奉系暗送秋波。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双方在九门口大战。冯首鼠两端,待价而沽,在接到吴佩孚要求其抄袭山海关奉军后路的命令时,一面索要粮饷,一面摆出了一个怪异的一字长蛇阵,前军到了唐山,后队还没有出西直门,这显然是为了进退两便。奉军开出四十五万元的价码,并保证不入关参政后,冯玉祥马上倒戈,占领北京,直接造成了直系的大溃败。

虽然奉系不守诺言还是进了关,冯玉祥仍然对自己的谋略怡然自得,雄心勃勃,运筹帷幄,开始窥伺十二宝鼎了。这也是因为奉系在入关后迅速出现离心倾向,产生了张宗昌和李景林两个分支,这两个人各拥兵数万,一个是直隶督军,一个是山东督军,和张作霖的嫡系张学良,郭松龄等颇有嫌隙,说起来,这两个人简直就是后来西北军石友三和韩复渠的影子。而奉系大将姜登选,杨宇霆也在竭力扩大自己的地盘,南下经营江苏安徽。冯很希望能够利用这个机会渔翁得利,他放出了两个妙手,一个是请孙中山北上,实际上冯和孙原没有太多瓜葛,显然是要搬一个原始天尊下凡震慑群雄,一个是派鹿钟麟驱逐溥仪出宫,打死老虎获取进步名声。

这两个妙手的确很有收效,包括杨虎城等将领纷纷表示支持,加入国民军旗下,西北军声势大震。

毛主席说什么来着?阴谋家都没有好下场。在群雄环绕的北京,老冯一土包子玩这手风险太大,有点儿象火中取栗。冯当时还没有足够的威望和经验来驾驭这一局面,老奸巨猾的张作霖洞若观火,在这个突然崛起的敌手面前不动声色,暗中迅速整合自己的力量。到了郭松龄事变,冯玩火出格,贸然袭击天津的李景林部,结果被张作霖抓住破绽,果断拉拢直鲁军合作,遣张学良部敌前渡河,猛攻国民军。这种春秋无义战中到底是实力决定一切,冯玉祥部抵挡不住,仓皇退避绥远。

井岳秀正在榆林等着他。

这井岳秀名字虽然秀气,却是一名纠纠武夫。

当时,他正镇守着西北的重镇榆林,是国民军的另一支力量,看到冯战败,他当即联合甘肃省主席刘郁芬(也是一位名字秀气的彪形大汉)启动援护工程。有他的支持,冯玉祥虽败不乱。

退出了北京这个政治中心的冯玉祥去了苏联,意思是取取经。这期间他收获不小,但是也使他和杨虎城对布尔什维克的看法产生了微小而重要的分歧,冯在回忆录中写道:“我在莫斯科时曾听说他们清党之事。每一党员都经严密的考察,凡言语行动有不合,即被洗刷,结果被洗刷者占全数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被洗刷的党员有由岸上跳河自杀者。”–字里行间可见其疑虑。故此终冯一生,对布尔什维克,利用合作是可以的,信仰共产主义是不可以的。

说起井岳秀,也是西北军的一位奇人,井字嵩生,排行十,人多称“井十”,–这名字有趣,看起来横平竖直,象刀切的红烧肉–老萨为什么有如此联想呢,后面看看就明白了。此人原籍蒲城井家原,少年时武功高强,十八般武艺样样皆通,是个霍元甲式的人物–正经中过武秀才呢–早年是张作霖的拜把子兄弟,他弟弟井勿幕,是陕西最早的同盟会员,孙中山的得力助手。

井久镇西北,长期镇守榆林,人称“榆林王”。属于西北军中“一字并肩王”的地位。难得的是此人权力欲望不强,并不多扩张势力,杨虎城打不过北洋军的时候他曾经仗义收留,等杨作了十七路军总司令,井却依然是一个八十六师师长,他也恭执部下之礼,毫无骄檩之意。

外蒙宣布独立的时候,伊克昭七旗王公在苏联唆使下也准备叛国,井出兵河套,通过交友、赛马、拜把等方法,终于说服了这些蒙古上层人士,维护了国家的领土,功不可没。

井另有一个奇特之处是陈树藩当年对他颇为疑忌,曾经软禁又不敢杀他–可见陈的优柔寡断,毫无大将风度。幕僚想出了一个奇怪的招数,就是把井关在一座楼上,每天只给他吃没有盐的肥肉,希望他象信陵君一样油腻而死,谁想到井的内功出色,过了一个月一看不但没有死掉,反而精神倍涨,只是就此变成了一个大胖子。好在陈树藩很快垮台,否则我看再好的内功也不是大肥肉的对手。后来井有一次午睡翻身,把小妾压在下面,因为周围没人,那小妾呼救不应,竟被压的休克过去!幸好井不久醒来,否则会出人命的。这个传说有的说主角是胡景翼,不是井岳秀,不管是谁,看来陈树藩作督军的确不够格,改行开养猪场一定蓬勃兴旺。

可惜的是这样一位奇人,却在西安事变前因为不小心把手枪掉在地上走火而死,也算是“兹是奇人,故有奇疾”。据一位朋友提供的线索,井这次走火颇为传奇。当时他的姨太太们打麻将,和得十分古怪,井感到有趣,哈哈大笑着起身拿牌来看,就在这时手枪从枪套里掉出来了,落在地上走火,他还在问左右:“有没有人伤着?”就过去了。

不过,井在对待红军方面,是坚决的右派,估计如果活着,未来也不会光明–写完井岳秀,还有点儿余味未尽,附陕北民歌一首,名字就叫《井岳秀》

井岳秀好一个井岳秀,真个坏骨头,他把咱陕北做了个挖苦,新式差害完不情,逼起闹革命。

好个务农人,受得实苦情,一年的杂税完不清,稽查衙役上了门,真实立不定。

官逼民众反,世事大动乱,他把咱老百姓没杀完,银子花了四百万,又把晋军搬。

四月二十三,白军快完蛋,前后沙坪上打一回仗,赤卫队伍端上枪,把他们活捉完。

俘虏带回营,给他们换衣衫,要吃甚来就吃甚,要想回家路费送,回家探母亲。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8027864号-73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