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古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化 > 《归路》分集剧情

《归路》分集剧情

日期:2023-03-01 编辑:gey 来源:网络

《归路》是由余翠华执导,井柏然、谭松韵领衔主演,李岷城、张恩硕、张柏嘉、王皓、张乔耳、梁天、沙宝亮等主演的都市情感剧。该剧根据墨宝非宝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投资总监归晓十年后重逢排爆特警路炎晨,两人破镜重圆,找回忠诚和信仰的归途之路的故事。

剧情介绍:

学生时代的路炎晨和归晓是彼此的初恋,随着路炎晨远赴他乡进入警校,归晓家庭变故,两人学生时代的感情无疾而终。八年后再度重逢,一句“化成灰我都认得你”让两人明白依旧对彼此念念不忘。两年后漫天飘雪的边境小城,归晓与朋友蔡雅雅不慎丢车,万般无奈下她打开手机,拨出了路炎晨的电话。

《归路》分集剧情
第1集:归晓路炎晨相遇

2018年北京,五环外。归晓偶然听说了初恋路炎晨的消息,她一直知道归晓身在边疆做特警,没想到下一秒就是再见。归晓苦涩地问他还记不记得自己是谁,路炎晨回答地很肯定,化成灰都记得。归晓没来得及伤感身边就围来几个人,是路炎晨的队友。路炎晨与他们交谈几句就上了车,毫不拖泥带水甚至不回头看归晓一眼,眼睛却瞥向了后视镜,归晓依旧恋恋不舍地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回到家,归晓就给黄婷打了电话,说遇到她表哥路炎晨了,还问她要他的电话。

十一年前学生时代二人的感情就开始了,那时天生懵懂的感情羞涩。归晓回想起当初十分感慨,耳边还回荡着黄婷的话,提醒她不要忘记当年有多狠。当年路炎晨求着她和好归晓都无动于衷,二人闹得很是难看,黄婷还是把电话给了归晓,让她自己看着办。夜里,路炎晨悄悄开着车来到归晓家楼下,黄婷打电话来问他要不要来家里吃饭,路炎晨拒绝了,他明天一早就坐火车走了。黄婷还说了归晓的事情,不知道她会不会联系路炎晨,路炎晨看着天台上摘葡萄的归晓露出了微笑。

两年后,齐宁市。来出差遇到麻烦的归晓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打通了两年前要来的电话,路炎晨接通电话听到她的声音愣了一下,立刻要了她的地址。归晓在加油站的便利店望着远处的路,期盼着路炎晨的身影尽快出现。路炎晨很快开车赶来了,归晓和她的三个朋友一起上了车。路炎晨和以前一样,不管春夏秋冬都开着窗户,归晓缩了缩脖子。他们的车丢了,本来是想报警的,想起路炎晨还是打了他电话。

路炎晨一路上没有多余的话,朋友都忍不住和归晓抱怨他太冷酷了,归晓却知道,他一直都这样。路炎晨很快找到了车,归晓道谢后顺便问了几句近况,得知她在这里已经九年了,虽然高升,却没有想要回去的想法。路炎晨把归晓他们交给警察就走了,依旧没有和归晓说一句话。做笔录时归晓得知,路炎晨现在是教练,教排爆的,有任务的时候一直在反恐一线,他们的事迹拍成电视剧都不夸张。

其实归晓是跟着朋友来旅游的,朋友们为了感谢路炎晨想要请她吃饭,归晓知道她不喜欢这种场合没有同意,朋友却直接给路炎晨打电话了。路炎晨帮同事接了孩子,就带着小楠去赴约了。归晓他们一打开门看见小楠一个人在包厢里愣了一下,误以为他是路炎晨的儿子,一切都合情合理,连忙借口上厕所跑出去冷静一下。没想到遇到了路炎晨和他的队友秦明宇,得知他前两天刚交了辞职报告,正在犹豫要不要回北京,儿子的误会也解开了。小楠性格比较皮,知道队里光棍多一到相亲的时候就使坏。

饭局上,归晓一直帮路炎晨回答各种问题,秦明宇则帮着热场,否则以他这个冷冷的性格不知道要冷场成什么样。秦明宇让路炎晨送归晓回去,取车的时候突然窜出一伙带着家伙的歹徒,路炎晨迅速找了个安全的角落把归晓安顿好,三两下把这些人制服。直到路炎晨站到她面前,归晓还有些发愣,路炎晨伸手帮她抖雪的手收了回来。警察带走了这伙想帮偷车贼出气的人,路炎晨送归晓她们回家,差点又被小楠搅黄。

第2集:归晓帮助路炎晨

路炎晨送归晓回家,一路上依旧冷着脸,除了谢谢再见不肯说任何一句话。归晓刚下车就听到了身后车开走的声音,心里一凉。一直在装睡的小楠恨铁不成钢,他都看得出来路炎晨喜欢归晓,还特地问了他们的行程。朋友给路炎晨买了很多补品,但他都没有收,归晓被问起是不是和路炎晨谈过,归晓尴尬地说了一句,只是校友。

路炎晨被调到了离北京很近的天闻市,领导希望他服从命令,知道路炎晨有心结,但必须要迈出第一步。路炎晨辞职不成反而高升,看起来却一点都不高兴,反而郁郁寡欢,小楠调侃,路炎晨也没有动什么脸色。秦明宇等人要给路炎晨践行,聚在一起的时候小楠给他们画了归晓的画像,引来了一片八卦。大家都希望路炎晨多少尽一尽地主之谊,毕竟初恋是神圣的。路炎晨依旧臭着脸,盯着在角落心虚的小楠不出声。

朋友前两天给秦明宇要了手机号,今天才收到秦明宇的消息。秦明宇说他们在给路炎晨践行,拜托她把归晓带过来,甚至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电话里小楠说秦明宇和路炎晨都喝多了,拜托她们来帮忙,归晓心知肚明他们不会把人丢下不管,拆穿了小楠的谎言。被一群人围着的小楠立刻想了另一套说辞,说路炎晨喝多了,正在和他们讲过去的故事。归晓的眼睛立刻红了,还是答应了。

归晓去了他们聚会的地方,进去的时候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既然来了,不就是为了见他吗?路炎晨看到归晓质问她到底想要干嘛,归晓很不服,如果他不叫自己她也不会来。路炎晨立刻把队友叫来,他为了任务学了很久模仿,所以模仿路炎晨的声音很像。队友急忙和归晓道歉,又在言语中暗示让路炎晨陪陪归晓到处转转。归晓被路炎晨的态度伤到了,既然这是一场误会也不必再说什么,归晓气冲冲地离开了。朋友和归晓说了一件刚从秦明宇那里得知的事情,上个星期他们老队长去世了。

秦明宇和队友急着让路炎晨去劝一下,路炎晨还是没忍住冲到门外在车窗前拜托她们帮忙,说想让小楠去北京读书。归晓本心里有气不愿意答应,却又告诉自己不是小孩子了也没必要不依不饶,所以还是下了车。归晓最吃道歉这一套,路炎晨立刻说了对不起。秦明宇和他们聊完小楠的事情立刻跑了,留下路炎晨和归晓气氛微妙地坐着,路炎晨送归晓离开了,不同的是他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的车影很久很久。小楠在路炎晨的抽屉里看到过一张归晓的素描,尽管他从没说起过和归晓的故事,但每每喝了酒都忍不住想起她。

夜里,路炎晨给路母打电话说要让小楠在家里住几天,路母瞒着父亲接了电话,因为许多顾虑还是拒绝了。路炎晨翻到了归晓的手机号,而归晓也打通了他的电话,甚至不用他说就已经想好了小楠在北京的安排。秦明宇看得出来归晓对路炎晨有意思,劝他抓紧时间拿下,路炎晨却有些忧伤,又不是十几岁的毛头小子,拿下了又能给她什么呢。

第3集:归晓带小楠回北京

归晓一早就被叫醒,说是路炎晨的人来了。归晓急急忙忙开门,看见小楠一个人站在门口,说路炎晨和秦明宇正在楼下,他们要送归晓出关。归晓披上外套下了楼,有些期待的看向路炎辰,可他却又冷脸,不说话也不做什么,小楠很有眼色地帮她打开了车门。路炎晨这么早来肯定没怎么睡觉,路炎晨却说没事,毕竟出任务的时候几天不睡觉也是有的。路过边界线,归晓问是不是当初寄明信片上的地址,路炎晨否认,说以后她再来济宁带她去看。归晓笑了笑,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倒是路炎晨,在这里住了十几年,应该像故乡一样了吧。

归晓的三个朋友出关去国外了,他们还有外贸生意,小楠很好奇她为什么要来济宁,难道是为了路炎晨?秦明宇连忙让他闭嘴,小楠继续让归晓帮自己收拾行李。小楠平时自己一个人住,这行的工作性质特殊,路炎晨也只能这么说。路炎晨关上这间小小的房门,悄悄告诉她秦明宇觉得耽误了孩子妈妈,所以在离婚的时候给了不少钱,现在秦明宇又要养孩子又要养父母,经济很拮据。小楠突然打开房门,吓得归晓碰到了头,二人距离很近,归晓还担心小楠会误会。小楠的户口一直在他妈妈那里,所以会有些麻烦。归晓看向小楠的眼中多了些怜惜,这小孩儿挺可怜的。

路炎晨送他们去了机场,告诉归晓自己会在过年后回北京。归晓在包里翻了一下,和路炎晨心照不宣地笑了。秦明宇没来送小楠,他出任务去了,小楠心里其实很难受,归晓打算带小楠去北京玩两天,不过小楠很懂事,不愿意花她的钱。归晓带小楠回了自己租的房子,小楠在自己的钱包里找出一张一百块,让归晓帮自己买生活用品,归晓很痛快地收下了。为了照顾小楠,归晓最近就不打算加班了。归晓买了不少东西回来,骗他说全部一折,小楠撅起了嘴。

路炎晨打算提前一星期回北京,秦明宇给了他一张卡说是小楠的生活费,路炎晨没要,他会给归晓钱。路炎晨在朋友的送别下踏上了火车,从齐宁回到了北京。路炎晨去了在北京的住所,打算买几件衣服就去医院看妈妈,她生病了。

归晓的弟弟帮小楠办转学的事情,但路炎晨还没拿到出生证明和户口本,只能先拖一阵子。归晓和弟弟带小楠去吃饭,还不忘给路炎晨拍照。回家的路上,小楠一直在和归晓讲路炎晨的英雄事迹,还问他们怎么认识的。小楠和路炎晨的确是校友,他一开始叫做路晨,一开始只听说学校有个叫路晨的,长得特别帅。后来,归晓在黄婷的介绍下认识了他。给孟小衫过生日那天,路炎晨也来了,但只是闷闷地坐在角落。坐了一下午,路炎晨突然说要陪归晓打一局。即便他用左手,归晓依然打不过他,最后郁闷地跑出去透气,被自行车坐垫烫了一下。

这是2008年的夏天,2008年冬,归晓也是在后来才知道路炎晨家里吃了大事,错过了高考上午的第一场考试。从那以后,归晓也没再见过他,直到一天骑着单车在路边摊前遇到了他和孟小衫。黄婷告诉她,路炎晨瞒着爸爸偷偷报了警校被关在修理厂两天两夜,后来才被妈妈偷偷放出来。路母和路父离过婚,找了一个警察,但后来和路父复婚后路炎晨还偷偷报了警校,听说他都要发疯了。

有一天海东过生日,归晓抱着他一定在的心态去了聚餐地点,路炎晨果然在。他们在路炎晨家里吃饭,一桌子饭菜也是他做的,他看到归晓显然也是欣喜的,但依旧不苟言笑。

第4集:路炎晨向归晓表白

路炎晨因为请大家吃饭被路父破口大骂,路父在外面踢门的时候,路炎晨锁住门护住了归晓说女朋友在。路父被叔叔们劝走了,让路炎晨今晚在厂里睡,这才松了口气。路炎晨和归晓道了歉,自己刚才说话没过脑子。他们还不敢出去,归晓就在路炎晨的桌上挑卷子,却无意中看到了路炎晨内心的抱负。归晓锁上门等路炎晨去看情况,时间不知不觉过了很久,归晓出去找他,见路炎晨一个人坐着很不舒服的样子。归晓很担心,问要不要陪他去医院。路炎晨没事,把她的自行车放在后备箱,说要送她回去。去年没高考的暑假,路炎晨就已经拿了驾照。到了家,归晓问他要不要复读,得到了很开心的答案,他明天就去报道了。上了楼归晓才反应过来,路炎晨怎么知道自己住址呢?

第二天,路炎晨复读的消息就传遍了,他这次是拼了命想要考出去离开北京。路炎晨临时帮班里顶运动会的位置,归晓就在台上为他呐喊,得到回应后十分雀跃。归晓帮路炎晨结了在小卖部干脆面的钱,路炎晨就买了一大包零食放在她桌子上。二人就在隔壁班级,每次路过总是心中雀跃。

归晓跑八百摔倒弄伤了脸,路炎晨见了忍不住调侃,说打了破伤风就行,破不破相不重要。归晓闷闷地骑车回家,路炎晨特意送她。2009年夏,他们毕业了,也发生了很多事情。归晓在隔壁班愣神没见到路炎晨,海健锋支支吾吾地来和她表白。海东和孟小衫分手了,孟小衫说他总和赵敏珊不清不楚的。归晓和路炎晨不约而同地来劝和,结果看了一出海东求复合强吻的大戏,尴尬却又好奇。

黄婷说和路炎晨陪姥姥吊盐水,问归晓要不要来。路炎晨很自信,只要是他说让她来,归晓一定会来。归晓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扎了个马尾,又换了身裙子去了医院。路炎晨看到她连忙起身,来到院子里,问她是不是喜欢自己。归晓很郁闷,有他这么问的吗?但归晓还是不争气地搭上了路炎晨的手,他们第一次小心翼翼的牵手,路炎晨要去外地上警校不能常回来,归晓点了点头。之后归晓和路炎晨立规矩,既然在一起了就不能分手,要是他敢分手就哭死给他看。

那个暑假他们经常在一起,归晓也很好奇地问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比如为什么总朝自己扔粉笔头,为什么要陪自己打台球。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归晓还有些郁闷,要是他早点和自己表白,就可以在一个城市了。

异地恋很艰辛很没有安全感,路炎晨又那么帅,归晓很郁闷。孟小衫和海东早就分手了,新男友叫做秦枫,是一家网吧老板。学生时代的爱情只有归晓和路炎晨还在一起,孟小衫也希望他们坚持住。寒假的时候路炎晨回北京了,家里没地方住,他一直住修理厂,好处就是归晓可以随时去找他,乐趣就是看他修车。那天,他们一起在被子里看电影,看到亲密戏难免尴尬。归晓开口缓解尴尬,说学校里很多人很烦,总是堵着她,要是路炎晨在就好了。路炎晨却直接压了过来,低声告诉归晓,要是以后再有人追你,说你有男朋友了。

第5集:路炎晨即将结婚

归晓和路炎晨亲得难舍难分,路炎晨突然起身要去买点东西,归晓愣了许久。路炎晨买了菜回来,归晓缠着要看他做菜,满眼都是他。那个假期归晓经常去修车厂,有时候路炎晨在厂房修车,归晓也在旁边看着,似乎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一样。害羞的时候,归晓就去房间刷题看电视,不过看到尴尬片段的时候路炎晨正好进来了,归晓的脸都红了。

路炎晨离开北京之前,归晓依依不舍,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有空就给自己打电话。结束回忆,归晓帮小楠盖好了被子。她以为路炎晨回来会告诉自己,却没想到路炎晨早已在北京陪母亲了。赵敏姗来看望路母,海东看到她情绪很不对劲,觉得她心思深,他当初就被坑惨了。路炎晨只觉得累,什么都不愿意说。吃饭的时候海东才知道,路父管赵家借过钱,还想让路炎晨娶赵敏姗,不过路炎晨肯定是不愿意的。

归晓后天要出差,发消息给路炎晨想说明一下情况,但还是删除了。同学打电话来八卦,说路炎晨回来了,听说他和赵敏姗打算要办喜事了,赵家都开始筹备了。归晓正在晾的被子顿时掉在了地上,心中无限委屈悲伤交杂在一起。归晓许久后才给路炎晨发消息,电话响了一晚上,归晓却并没有接,她怕一切都是真的所以不敢接,好不容易决定接电话还要做心理建设,他只是拜托自己办一件事情,事情办完了他们也没什么联系了。路炎晨说家里突然有些事情所以回来了,归晓说了后天出差,二人约好明天把小楠送过去。路炎晨想起当时和归晓每一次的通话内容,那些日常的唠叨最后变得冰冷,回忆也显得很落寞。

路炎晨的眼睛红了,东海到现在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分手。路炎晨心里酸酸的,当时她那么小一个姑娘把所有的情感寄托在一根电话线上,他想想都心酸。归晓一早帮小楠收拾好行李去了修车厂,时隔多年来到这里,归晓心中百般复杂。归晓交代说自己出差会很久,但是表弟会带他们入学,以后路炎晨带着小楠要给他买些衣服,但不用太多。路炎晨突然转过身,问道“还爱我吗?”一如当年路炎晨表白的情景。归晓没有回答,反问他是不是要结婚了。路炎晨承认了,归晓冷静地祝福了他,又摸了摸小楠的头准备离开。赵敏姗突然进来了,认出归晓后还热情地请她吃饭,但归晓拒绝了。她忍着眼泪回到车上,因为不注意还把车撞到了。保安大爷让她在这儿修,归晓却一心想要离开。

小楠怒骂路炎晨没良心,二人都把旁边的赵敏姗当成空气。归晓红着眼眶把车停下来给孟小衫打了电话,孟小衫急急忙忙赶了过来。赵敏姗当年离婚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家里觉得没面子想尽快二婚,但折腾了这么久也没消息,很不容易来一个送上门的路炎晨,自然是想要大操大办。孟小衫不希望归晓为十年前的初恋哭,谁还没个初恋呢。

版权声明:古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 版权投诉与合作:mongame@foxmail.com

Copyright © 2017-2024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4065209号 古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