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化 > 《底线》主播猝死案

《底线》主播猝死案

日期:2022-09-21 来源: 编辑:流萤 阅读:1596 次

《底线》一开播,剧情就非常贴近现实,而且尺度不小,先是雷星宇辱母案,然后是主播猝死案,还有职场性骚扰案,当然还有一些比较鸡毛蒜皮的小案件,下面一起来看看主播猝死案。

《底线》主播猝死案

骆优优在直播时突然猝死,但是因为与公司签订的是经纪关系,所以无法认定劳动关系,也就不能认定工伤,所以骆优优的家属就拿不到赔偿,但是骆优优在公司不间断的工作也是她死亡原因之一,但是公司却认为骆优优有抑郁症,骆优优的死亡是父母一直要钱逼得,还一直利用骆优优死亡带来的热度,营销骆优优的账号,还一直黑其父母吸血。骆优优父母当然也不是善茬,为了钱一直去闹事,而骆优优弟弟看中骆优优死后微博涨粉超过百万,一定要要回骆优优微博账号。这个案件非常复杂,双方其实都不是好人,而难点在于对劳动关系的认定,因为直播是新兴行业,所以相关法律并不完善,虽然屡有主播猝死等,但是之前的案例始终没能认定为工伤。

女主播骆优优在直播时突然猝死,骆母跑到法院大厅吵闹不停,方远机智化解,总算是安抚住对方情绪。最高法副庭长于明诚来到星城区法院调研,包括省高院、市中院所有领导都在,他们对于方远的处理方式大加赞赏。

叶芯是最高院新来的干部,主要负责和立案庭共同督导一站式建设,正巧她近期研究关于网络直播的课题,解析网络主播与公司之间的关系,便产生想要了解这起案子的想法。方远让小米带着叶芯去办公室,没想到叶芯看见周亦安通过不符合程序的手段诱导老赖还钱,为此跟他发生分歧。

向来直率要强的周亦安刚要回怼,方远火急火燎地跑来打圆场,拽着周亦安到旁边批评教育,不忘在叶芯面前为周亦安说好话。方远派王秀华给叶芯介绍案情,调取有关骆优优的卷宗,好不容易将她支开,还要以过来人的经验教导周亦安,告诫他应该要学会包容,只有法官和当事人互相信任,才能方便开展工作。

由于劳动仲裁委员会确认骆优优并非直播公司员工,也就意味着不存在劳动关系,咔吧咔吧直播公司的麦总因此事名声受损,愿意开出六万元的赔偿。周亦安参与到调解工作中,参考了骆优优父母的诉求,建议麦总将赔偿金提升到三十万左右。

徐天从香港律所辞职回到内地,成为咔吧咔吧的代理律师,表示申请开庭审理无需偿还对方一分钱。麦总实在等不了排庭的时间成本,准备给骆优优父母划账二十万,可当他得知这件事情在网上闹得热火朝天,直播间流量数据达到最高峰,立马改变主意,不接受任何调解,直接走正常流程。

正当方远跟叶芯说明案件情况时,徐天代表公司来法院补交证据,首先证明骆优优乃是心源性猝死,其次在去世前向公司请假三天,却没有得到充分休息,而是被父母安排参加亲戚朋友的婚宴,场控彭鹏可以证明这一点。

叶芯没有理会,主动跟方远讨论当下主播和公司存在的问题,常见于经济合同纠纷,但是她觉得骆优优的案子还有希望,方远过于武断,旁边的周亦安和王秀华闻言露出微妙表情。

速裁法官钟媛媛是叶芯的闺蜜,二人久别重逢,正当在餐厅吃饭,忽然遇见猎头陈文,热情邀请叶芯去当主播,并且留下了自己的名片。叶芯看着名片觉得眼熟,仔细想来竟是骆优优所在的公司。

原本骆母狮子大开口要价一百万,后来才降至二十万。因为网上舆论对于骆家非常不利,从目前所掌握的线索看来,方远基本可以确定这对父母曾向女儿索要二十万,导致她吞服安眠药自杀。

骆母为此情绪激动,死活不肯承认这件事情,表示自己和女儿关系非常好,女儿之所以猝死全都赖在公司要求加班。就算骆家父母否认诊断书,却还是无法改变骆优优并非公司员工的事实,方远让夫妻俩回去考虑考虑,至于公司方面,他会再去沟通。

待骆优优父母离开后,叶芯总觉得非常奇怪,夫妻俩看起来不像是生活拮据,为何偏偏咬定二十万赔偿。方远没有查清具体原因,只想着尽量为他们争取,反观骆父出门后,劝说妻子不要再闹,毕竟二十万不是小数目,奈何骆母根本不听劝。

叶芯回家观看咔吧咔吧公司直播,发现所有主播都是带流量继续卖货,并且雇佣水军谴责骆优优父母,人血馒头吃得是正欢。也正因如此,叶芯难过落泪,明明这么努力上进的女孩,年纪轻轻离开人世,没有任何人为她祷告。

徐天陪着麦总来到法院调解室,但是并不接受任何调解,甚至跟骆优优父母吵了起来。方远单独找麦总谈话,表示他如果坚持要开庭审判,公司肯定会留下记录,未来在网上能够查到公司的程序里就有诉讼风险提示,无论是未来发展亦或客户合作都没有任何好处。

周亦安也在旁边补充,告知这些必要的风险,果然麦总有所顾虑,答应赔偿二十万给骆家,前提是要让夫妻俩写道歉信置顶挂在网上,对于剥削女儿的行为作出深刻反省和忏悔。骆母为钱接受了这个条件,没想到麦总接听一通电话,瞬间改变主意,大骂骆家派人去公司闹事。

夫妻俩完全不知情,来到公司发现遍地狼藉,罪魁祸首正是儿子骆佳旭。如今骆优优的微博账号猛涨粉丝,可估价值高达百万,所以骆佳旭起了贪念,想要拿回姐姐的账号,就连骆母都劝不动他。

叶芯觉得不可思议,至于方远则是习以为常,人性才是最难看透。下班后和钟媛媛去吃饭,看到隔壁吃播明明已经吃到吐,还要继续播下去,表面的光鲜靓丽需要以身体健康作代价。为了深入了解到主播的行业,叶芯主动联系陈文加入咔吧咔吧,意外所有主播像是打鸡血般,经常不眠不休地直播拉流量。

叶芯拿到咔吧咔吧公司的直播奖惩制度资料,第一时间交给方远,认为骆优优和公司已经构成劳动关系事实,应该按照工伤进行判赔。方远的回应非常敷衍,提醒叶芯作为法官铭记时刻保持理智冷静,不要过于代入私人感情。

也正是这番话,叶芯觉得无比失落,朋友圈里发了一条对现状产生质疑的抱怨。方远看到后去跟民一庭长陈康聊天,但是陈康觉得方远若是判定劳动关系成立,便是在挑战现有的司法实践,二审极有可能会改判。

方远回家发现有人尾随,回头正是骆优优的亲弟弟。原来骆佳旭坚持索要微博账号并非是为钱,而是不愿看到姐姐死后还要成为网民谈资,每天遭受着议论诽谤,所以他的出发动机是想要注销账号。

当初父母向骆优优逼要二十万,险些令她自杀,关键时刻改变想法,正是源于弟弟的电话。骆家姐弟情深让方远颇为动容,终于明白叶芯对骆优优的坚持,虽然家里人想要榨取女儿的剩余价值,公司想要靠着她的死去引流,可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一份能让她牵挂的亲情。

法律无法审判法律之外的事情,但是作为法官可以阻止悲剧再次发生,骆佳旭在方远的示意下,主动申请法援律师,双方在出庭前进行一次会面。

女主播猝死案开庭当天,全网进行实时直播,法援律师陈要求判令咔吧咔吧公司和骆优优存在劳动关系,并且赔偿其父母各项费用总计一百万元,最后是停止使用微博账号。法援律师首先提交骆优优上班的门禁卡,还有相关转账记录,然而徐天逐一回应辩驳,出示了经济合同之外,还有彭鹏和骆优优的聊天记录。

彭鹏以证人身份出庭,如实描述了骆优优被父母逼着要钱产生自杀念头,唯独在直播时长方面故意隐瞒事实。方远接连质问让彭鹏哑口无言,当庭宣布休息十分钟,待合议庭商议后继续开庭审理。

麦总忐忑不安地询问徐天能够几成把握,其实徐天也明白他们在这场官司处于劣势,但还是安慰麦总尽量冷静。因为徐天之前查过裁判文书网,发现所有网红孵化机构和主播之间的纠纷裁定,基本都是根据复合型合同进行判决,现在也只能赌方远不敢挑战以往的司法程序。

可偏偏方远反其道而行,综合双方提交的证据,最终认定咔吧咔吧和骆优优是管理从属关系,符合劳动关系的法律特征。基于这一点,骆优优在直播期间猝死系因公死亡,其近亲属有权利主张工亡待遇,咔吧咔吧公司需得在十日内向骆优优父母支付一百万,并且归还微博账号,自此停止使用。

判决结束之后,方远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在这个案件之中,有一点应该引起大家的重视,那便是人并非机器,公司不该过度追求上限而忽略下限,当制度设计完全趋向于利益最大化的方向时,这将是对人和人性的扼杀。

这种扼杀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利用奋斗、实现自我价值,以及各种成功学说辞作为话术,来让劳动者自发进行自我剥削,即便是员工在此期间付出生命,也没有让公司有所反思工作规则,而是利用此事进行操作,吸引公众注意力。此等做法有悖公序良俗,应该予以警惕,年轻生命的逝去令人痛惜,该以正确方式寄托对死者的哀思,让死者安息,才是对人最重要的尊重。

不过对于审判结果徐天完全不满意方远的判决,提出要向中级人民法院上诉,并且指责他不该挑战现有的司法实践。方远表示徐天在美国待太久,殊不知美国是判例法,中国是成文法,具体案例还要具体分析,至于上诉与否也是他们的权利。反观骆母意思到自己的过错害了女儿,坐在原告席上痛哭流涕,叶芯看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如今咔吧咔吧公司已经提交上诉状,意味着中院开始受理此案,周亦安从个人感情出发,自然是不希望骆优优父母胜诉,但是以事实依据和法官角度,他觉得方远的判决没有任何问题。尤其近期新兴行业不断出现,劳动者和公司关系也是不断变化,社会在往前走,法律也要有所改变,若是一味因循守旧,根本解决不了新问题。

但是话又说回来,倘若二审维持原判,类似的案子犹如雨后春笋,恐怕他们基层法院就要忙得团团转。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2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