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化 > 《底线》分集剧情

《底线》分集剧情

日期:2022-09-20 来源: 编辑:流萤 阅读:41546 次

《底线》是由刘国彤执导,靳东、成毅、蔡文静领衔主演,王秀竹、曾梦雪、王莎莎、王放、吴恙、胡浩博、王梓权等主演的当代法治案情剧。该剧于2022年9月19日在湖南卫视播出,并在芒果TV、爱奇艺同步播出。讲述了新时代法治人在司法道路上不断开拓,诠释人民法官使命担当的故事。

剧情简介:星城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方远,与榕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副庭长宋羽霏同为星城区人民法院副院长张伟民的徒弟,师徒三人将青春与热血都奉献给了中国的司法事业。而今,方远的徒弟兼法助周亦安也刚刚成为员额法官,曾经的师徒团,现在分散到不同的审判岗位,继续发光发热。最高法研究室的年轻女干部叶芯突然空降,让星城法院有了更多变化。这三代法院人,在一宗宗案件中,发扬着法院传帮带的优良传统,他们始终坚守着司法、道德、人性的底线。

《底线》以当代人民法官为创作原型,通过三代法官师徒关系展开,主要讲述了三代法院人发扬法院传帮带的优良传统,在一桩桩纷繁复杂关乎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司法案件中,践行初心使命、坚持司法为民的故事。

《底线》分集剧情

第1集

榕州市老城区街边,方远急匆匆往前走,电话里和徒弟周亦安约定在路口见面,然而还未走几步,远房亲戚齐美玉的出现让他有些恍惚。齐美玉憨厚一笑,直接将黑色塑料袋塞给方远,沉甸甸的分量少说也有几万块,等到方远回过神来,她已骑车扬长而去。

作为星城区法院立案庭庭长,方远手握权力虽大,却从未以公谋私,更不可能平白无故收人钱,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一旦生出这等心思必然会覆水难收。方远下意识拔腿追去,所幸最后是堵住齐美玉,怎知齐美玉不肯收,二人推搡之间,黑色塑料袋破裂,百元大钞洒落满地。

方远归还钱财之后,来到路口和徒弟碰头,又带着副庭长宋羽霏去给师父庆生,二人同属于师兄妹关系。师父张伟民是新城区法院副院长,距离退休还有两年,已经有意要举荐方远接任副院长,特别叮嘱他切记求正求稳,继续保持着干劲,绝不可徇私枉法。

当晚方远哼着小曲回到家,专门给女儿带了外卖,并且还跟妻子提及齐美玉的事情。妻子察觉到他心情颇好,认为是副院长的事情有谱,方远没有十足的把握,却还是故作神秘地表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女企业家苏淑芳被高利贷催债,当众遭受羞辱,儿子雷星宇一怒之下,用匕首捅死想要侵犯母亲的杜洪军。随之案情开庭受理,现场实况采用网络直播,因为审判长是宋羽霏,所以方远让周亦安坐在办公室里看直播,学习下经验,法助王秀华笑着打趣方远厚此薄彼。

开庭当天,远在北京的叶芯通过网络观看直播,父亲叶存远大致扫了眼庭审过程,简单明了地进行点评。而在另一边,大律师徐天也是这场直播的观众,律所合伙人是位老外,同样认为中国法官不敢判定雷星宇属于正当防卫。

考虑到案情重大复杂,雷星宇是否正当防卫还要衡量社会舆论,以及死者家属的诉求。也正是这种法治大于人情又要顾及人情的司法焦点,使得案件审理过程中存在矛盾,宋羽霏没办法直接宣判,决定要等合议庭评议后择期宣判。

女主播骆优优在直播时突然猝死,骆母跑到法院大厅吵闹不停,方远机智化解,总算是安抚住对方情绪。最高法副庭长于明诚来到星城区法院调研,包括省高院、市中院所有领导都在,他们对于方远的处理方式大加赞赏。

叶芯是最高院新来的干部,主要负责和立案庭共同督导一站式建设,正巧她近期研究关于网络直播的课题,解析网络主播与公司之间的关系,便产生想要了解这起案子的想法。方远让小米带着叶芯去办公室,没想到叶芯看见周亦安通过不符合程序的手段诱导老赖还钱,为此跟他发生分歧。

向来直率要强的周亦安刚要回怼,方远火急火燎地跑来打圆场,拽着周亦安到旁边批评教育,不忘在叶芯面前为周亦安说好话。方远派王秀华给叶芯介绍案情,调取有关骆优优的卷宗,好不容易将她支开,还要以过来人的经验教导周亦安,告诫他应该要学会包容,只有法官和当事人互相信任,才能方便开展工作。

由于劳动仲裁委员会确认骆优优并非直播公司员工,也就意味着不存在劳动关系,咔吧咔吧直播公司的麦总因此事名声受损,愿意开出六万元的赔偿。周亦安参与到调解工作中,参考了骆优优父母的诉求,建议麦总将赔偿金提升到三十万左右。

徐天从香港律所辞职回到内地,成为咔吧咔吧的代理律师,表示申请开庭审理无需偿还对方一分钱。麦总实在等不了排庭的时间成本,准备给骆优优父母划账二十万,可当他得知这件事情在网上闹得热火朝天,直播间流量数据达到最高峰,立马改变主意,不接受任何调解,直接走正常流程。

正当方远跟叶芯说明案件情况时,徐天代表公司来法院补交证据,首先证明骆优优乃是心源性猝死,其次在去世前向公司请假三天,却没有得到充分休息,而是被父母安排参加亲戚朋友的婚宴,场控彭鹏可以证明这一点。

结束完证据补充后,方远亲自送徐天出门,二人都是老同学,自从毕业就各奔前程。徐天和宋羽霏是恋人关系,后来宋羽霏主动提分手,如今他想挽回这段感情,然而方远提醒他不该纠结过去,必要时选择放下。

眼看着徐天离开法院,方远这才给宋羽霏打电话。叶芯得知宋羽霏和徐天的关系,认为双方应该刻意回避,结果遭到周亦安的反怼。好在叶芯没有理会,主动跟方远讨论当下主播和公司存在的问题,常见于经济合同纠纷,但是她觉得骆优优的案子还有希望,方远过于武断,旁边的周亦安和王秀华闻言露出微妙表情。

第2集

速裁法官钟媛媛是叶芯的闺蜜,二人久别重逢,正当在餐厅吃饭,忽然遇见猎头陈文,热情邀请叶芯去当主播,并且留下了自己的名片。叶芯看着名片觉得眼熟,仔细想来竟是骆优优所在的公司。

宋羽霏召集众人评议雷星宇的案卷,关于他是否构成正当防卫产生争执。尽管宋羽霏承认收债人严双喜纠缠苏淑芳母子,但是没有限制她们的人身自由,然而合议庭法官沈巍强调杜洪军的出现,导致整个事件发生质的变化,言语侮辱和裸露下体造成极其恶劣的辱母情结,所以雷星宇出手反击是情有可原。

可关键在于雷星宇拿出刀时,杜洪军的辱母行为早已终止,宋羽霏觉得不应该再将正当防卫作为本案的考量重点。沈巍并不赞同宋羽霏的看法,依旧认定辱母行为存在精神伤害,使得雷星宇处于情绪失控,具有危险因素的情况下,正当防卫无可厚非。

也正是这种极其争议性的讨论,并未让彼此观点达成,反而吵得不可开交。同事鲁中华建议暂停合议,至于宋羽霏和沈巍都回去好好考虑下,一时之间出不了结果,索性改天再进行评议。

方远在开庭前准备调解程序,带着叶芯去见当事人,原本骆母狮子大开口要价一百万,后来才将至二十万。因为网上舆论对于骆家非常不利,从目前所掌握的线索看来,方远基本可以确定这对父母曾向女儿索要二十万,导致她吞服安眠药自杀。

骆母为此情绪激动,死活不肯承认这件事情,表示自己和女儿关系非常好,女儿之所以猝死全都赖在公司要求加班。就算骆家父母否认诊断书,却还是无法改变骆优优并非公司员工的事实,方远让夫妻俩回去考虑考虑,至于公司方面,他会再去沟通。

待骆优优父母离开后,叶芯总觉得非常奇怪,夫妻俩看起来不像是生活拮据,为何偏偏咬定二十万赔偿。方远没有查清具体原因,只想着尽量为他们争取,反观骆父出门后,劝说妻子不要再闹,毕竟二十万不是小数目,奈何骆母根本不听劝。

叶芯回家观看咔吧咔吧公司直播,发现所有主播都是带流量继续卖货,并且雇佣水军谴责骆优优父母,人血馒头吃得是正欢。也正因如此,叶芯难过落泪,明明这么努力上进的女孩,年纪轻轻离开人世,没有任何人为她祷告。

方远组饭局邀请各个立案庭副庭长,以及于明诚和师父张伟民,就连叶芯也在场。大家提及最近的女主播猝死案,叶芯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考虑到榕州市还有上千个网红孵化中心,决定要继续调查下去。

合议庭继续评议雷星宇的定罪量刑,宋羽霏和沈巍都为之前的冲动而道歉,重新梳理了案发经过,直接从警察出警的节点展开讨论。当晚辱母结束二十分钟后,民警到达现场,但由于现场没有发现他们对苏淑芳母子进行身体上的伤害,所以只能以劝导为主,紧接离开了接待室。

根据民警提供的信息,苏淑芳欠债两年多没有还,在这期间里,收债人频繁上门讨要,光是报警记录多达六次,每次威胁仅限于言语,没有存在蓄意伤害行为。虽然其他人证词里,能够确定杜洪军是在警察离开后挑衅雷星宇,但是宋羽霏认为雷星宇完全可以大声呼唤请求警察帮助,毕竟当时警察还未走远。

然而沈巍分析案发时场面慌乱,雷星宇觉得自己和母亲马上就要有危险,才会具有防卫的紧迫性,正常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还能理性思考,反击纯属是不得已而为之。问题在于雷星宇是否主观产生攻击念头,宋羽霏和沈巍各执一词,此次合议不欢而散。

宋羽霏憋着满肚子火气回到办公室,鲁中华跟了过来,表示沈巍之所以会替雷星宇辩护,也是因为他从小和母亲感情特别好,后来母亲去世打击颇大,便容易对这个辱母案产生情绪波动。可宋羽霏还是说明自己确实同情苏淑芳,也仅仅是处于个人的同情,如果以法官的身份看待,需要摒弃个人立场,维护法律的正义、

徐天陪着麦总来到法院调解室,但是并不接受任何调解,甚至跟骆优优父母吵了起来。方远单独找麦总谈话,表示他如果坚持要开庭审判,公司肯定会留下记录,未来在网上能够查到公司的程序里就有诉讼风险提示,无论是未来发展亦或客户合作都没有任何好处。

周亦安也在旁边补充,告知这些必要的风险,果然麦总有所顾虑,答应赔偿二十万给骆家,前提是要让夫妻俩写道歉信置顶挂在网上,对于剥削女儿的行为作出深刻反省和忏悔。骆母为钱接受了这个条件,没想到麦总接听一通电话,瞬间改变主意,大骂骆家派人去公司闹事。

夫妻俩完全不知情,来到公司发现遍地狼藉,罪魁祸首正是儿子骆佳旭。如今骆优优的微博账号猛涨粉丝,可估价值高达百万,所以骆佳旭起了贪念,想要拿回姐姐的账号,就连骆母都劝不动他。

叶芯觉得不可思议,至于方远则是习以为常,人性才是最难看透。下班后和钟媛媛去吃饭,看到隔壁吃播明明已经吃到吐,还要继续播下去,表面的光鲜靓丽需要以身体健康作代价。为了深入了解到主播的行业,叶芯主动联系陈文加入咔吧咔吧,意外所有主播像是打鸡血般,经常不眠不休地直播拉流量。

第3集

沈巍还是坚持认为雷星宇准备道具是杀人之前半个月,在打开柜子的时候本来是想找一个防身用的东西,最后才选择了那一把刀。宋羽霏也认为受害人也交代了雷星宇早就准备好的道具,进去直接就拿出来要捅刺他们,于是两个人又因为被告人和受害人口供而争论了起来,都觉得对方有可能在撒谎,最后很多人都同意首套房的说法沈巍也只好少数服从多数了,但是也叫判决上不能叫暴力催收继续下去。

宋羽霏去了看守所会见了雷星宇,想要知道他杀人的刀是否真的不是提前准备好的,结果雷星宇告诉他们自己的确是不记得自己在柜子里放了刀具,对于躺在医院的两个伤者雷星宇要对他们说只要不逼他就不会有现在的后果。

方远和陈康也是多年的交情了,两个人没事就在一起聊天,不过方远早就看上了陈康的书记员苏舒了,非要叫她去自己身边工作,但是人家陈康肯定不答应,就连苏舒也不想去,方远只好无功而返。就在方远回家的路上身后跟着而一个人正是陆嘉许,方远注意到了陆嘉许在跟着自己,于是转身质问他要干什么,没想到陆嘉许死盯着方远非要姐姐的微博不可。

陆嘉许告诉方远姐姐的微博当年是他给注册的,但是方远告诉他按照规定应该属于公司所有,现在价值远远超过赔偿金额了,但是陆嘉许却告诉方远自己不是为了钱,就是因为公司正在用陆优优账户发表不实言论诋毁陆优优,所以想要将账号要回去注销不要在叫姐姐受到伤害。

方远要对陆优优案件进行庭审,结果陆嘉许和麦总互看不顺眼差点打起来,方远赶紧对双方进行劝解,叫他们三天后准备开庭。

宋羽霏见过雷星宇后边要对案子延后宣判,觉得雷星宇也的确有值得同情的地方。鲁中华觉得他们也该找被害人家属提起民事赔偿了,但是那些人加起来有百万之多雷星宇根本就赔不起。宋羽霏觉得获得谅解对雷星宇有好处,叫鲁中华做最后一把努力。

陆优优案件正是开庭了,方远作为主审法官首先对法院的法规进行了宣读,一切准备完成后便叫被告人进行陈述举证,之后原稿陆嘉许也进行举证,其中有叶芯的功劳,因为她去了直播公司后发现了陆优优之前将门禁卡输入进了手机,所以手机里有了证据可以证明她是公司员工,而法院的审判也同时间在网上直播。

咔吧咔吧的证人陈述陆优优是被他爸妈逼迫才加班赚钱的,并且称主播上班时间是自由的,但是方远却早就经过了调查,陆优优上下班时间是有明确规定的,而证人却哑口无言,之后方远便宣读经过合议庭三人商议,决定陆优优与咔吧咔吧公司复合劳动关系。于是咔吧咔吧公司应该赔偿家属壹佰万元,并且将陆优优生前微博账号还给家属。判决后陆嘉许给方远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徐天却告诉方远他们会上诉,但是方远叫他们随便,毕竟那都是他们的权利。

法庭会议上方远提出了很多问题,这叫师父张伟民和朋友陈康都觉得很不合适,但是厅长于明成却觉得方远提出的有道理,很支持他的提议。

第4集

回去后师父将方远很合的骂了一顿,方远竟然敢在于厅长面前将面子工程,叫他们说话是领导客气方远却一点都看不出来,在大会上叫领导下不来台简直太尴尬了,不过陈康给方远说话觉得气愤也很活跃,于厅长也很开心。但是张伟民却觉得陈康也不像话,虽然给方远提醒了但是却没有阻止也不像话。张伟民将两个人都批评了,这叫方远觉得自己说话被批评应该,但是陈康没说话也被批评,现在不知道他们以后会议上该不该说话了。张伟民对他们无奈,反正自己要退休了,叫他们以后自己好自为之。

叶芯马上就要回去北京了,去找方远做告别,这叫方远觉得太快了,于是叫人帮着用微信去收拾东西。

宋羽霏去了雷星宇案件受害人杜洪军家看望家属,结果发现穷得家徒四壁,笨啦是想要替雷星宇求情希望他们原谅的,但是却遭到了家属的拒绝。回去后便对雷星宇案件进行了宣判,判处无期徒刑。

徐天去发言看望宋羽霏,两个人对之前的很多经过做了回忆,但是觉耳朵雷星宇案件有些问题,对方远给他们公司的案件也有意见,决定要提起二审。因为在徐天看来他对国内的法院内部很多东西都搞不懂当年才去了国外当律师的。

服装店老板娘说人家一个男顾客长短腿遭到了反驳,两个人因此争吵闹到了法院,最后方远帮忙调节叫老板娘给人家顾客一张VIP贵宾卡才了事,但是老板娘却看上年轻英俊的方远,这叫方远有些接受不了赶紧逃跑了。

周亦安要去陈康那边工作了,所以陈康叫方远不要生气,因为苏舒给周亦安做书记员去了,而苏舒也正在和小魏谈恋爱,这叫方远觉得也挺好。师父张伟民觉得现在年轻人起来了他们也都老了,当初他们做法官的时候学历都不高,但是现在的年轻人不是博士就是硕士,以后越来会越好。之后张伟民便带着所有人宣誓,要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忠诚一生。

于明成觉得叶芯在基层的工作做的很好,以后她就是他们立案庭的人了,有什么消息要及时想他汇报。

方远找苏舒上了给周亦安做书记员要好好带带他,不要总是想着和小魏谈恋爱,这叫苏舒很不好意思。

叶芯回家和爸爸商量,自己要去知识产厅,但是却被分到了立案庭有些不太喜欢,觉得一定是爸爸说话叫她去的,但是爸爸却觉得去了立案庭可以好好打磨一下她也挺好,这叫叶芯十分无奈。结果在叶芯搬家的时候郑浩遇到了周亦安,而王主任也叫了周亦安给叶芯帮忙搬家,他们也是住对门,这叫两个人都很意外。叶芯的东西很沉,累得周亦安腿都直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郑浩遇到了叶芯本来走路很费劲,但是见到叶芯后还假装自己没事,但是腿却不听话,走路都跟不上人家。

叶芯被直接调到了方远那边,这叫方远觉得自己小地方根本就容不下叶芯哪一座大佛,但是王主任叫方远好好照顾一下人家。于是方远将之前周亦安的位置给了叶芯,还给叶芯安排了工作,这叫王秀芳很纳闷,最高法的人竟然去他们那里做法住还是第一次见。

方远带着用微信去见齐大爷,要将他的案子庭外调解,还将齐大爷的街道主任微信给了他,叫他回去找主任询问拆迁的事就好。等齐大爷离开后叶芯觉得基层法官简直太累了,每天面对的都是群众一年接触案件就有两万多。

第5集

周亦安第一次做法官很成功,这叫大家觉得周亦安很有模样,而他自己也觉得穿上那一身衣服整个人的气场也不一样了。方远见到周亦安叫他不要光顾着神气,作为法官那是一份责任。不过周亦安觉得现在方远身边去了一个最高院的叶芯也不好干,而钟媛媛 也是叶芯的闺蜜,父亲是法律教授叶存远。但是方远叫周亦安不要担心,不管谁去了都要服从他的安排。

方远接到了性骚扰案件,公司男同事将手放在了她的后背,在女人看来男同事是有意的,所以要求叫男同事给她道歉。但是男同事却称自己因为那一天女生业绩好拍拍肩膀,所以就要去告他。男人的老婆也觉得老公冤枉,还将一些照片拿给方远他们看,都是女人和很多男人勾肩搭背的。方远将男人的老婆安排出去了,留下男人谈话,想要知道他和女同事之间 是不是有情人关系,但是男人否认了,不过之前发生过一件事告诉了方远,要和他竞争主管。

王秀芳认为男人说的是实话,方远也觉得女方过于敏感了,但是叶芯却觉得只要未被女人意愿就应该定性为性骚扰。王秀芳和叶芯因此争论的起来,方远叫他们首先搞清楚是在调节,所以建议叶芯将那些年的调节案件都拿给她看,有不明白的就找他。

雷星宇案件宣判后在网上发酵了,都觉得法院判决简直太不公平了,这叫宋羽霏很无奈,结果上级领导吴今也因为舆论问题将宋羽霏叫过去问话,担心被害人串供。因为受害人郭某已经醒过来了,他的表述和雷星宇是一致的,所以很有可能其中两个被害人是串供。

匡律师和徐天是同事,也关注到了宋羽霏审判雷星宇案件了,之前二审被告去找过他,但是觉得案件太复杂没有接,不过叫徐天好好安慰一下宋羽霏。

宋羽霏去找雷星宇结果他早就知道自己藏了刀具在柜子里,之所以撒谎目的就是要网落发酵同情他,气得宋羽霏从梦中惊醒了过来。妈妈打电话安慰宋羽霏不要被网上舆论伤害,他们支持宋羽霏没有错误。

方远接到了一个离婚官司,两个人在法庭上打得不可开交,这叫一边的孩子吓得不行,方远只好一边帮忙哄孩子一边对他们做调解。最后方远将孩子判给了女方,但是交代她以后要改一改脾气,不能在孩子面前打架。

最高法院也对雷星宇案件进行会议商议,虽然舆论很大但是也不能左右法律的公正性,只要有绝对的证据必须要按照法律去执行。

徐天去找宋羽霏,带着她去了以前经常约会的地方聊天,宋羽霏见到徐天很高兴,不过对于现在还没有成家的提问却否认了是因为徐天。

苏舒和魏振华去找周亦安下班去看电影,但是周亦安却要将手头的事情做完,两个人只好先离开了。等周亦安完成手头工作后叶芯过去了,和周亦安发牢骚自己被方远整,叫她将厚厚的调解案件都看一遍,但是周亦安却告诉叶芯自己去实习的时候也是一样,方远不是友谊要整她而是真的希望叶芯能够从中学到东西。

方远回家后见女儿已经睡了很无奈,本来是抓紧时间回家就是要看看女儿的,结果还是睡着了,老婆告诉方远女儿最近半年都没有长个,想要去儿童医院检查一下,结果发现方远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这叫老婆很无奈。

叶芯将案例都看完后还给了方远,不过对于的一些调节还是不认可,不过方远却觉得很多案件要搞清楚是非很难,也不利于解决矛盾,所以对于性骚扰案件先放一边叫他们各自凡是一下再说。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2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