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化 > 《请君》分集剧情

《请君》分集剧情

日期:2022-09-16 来源: 编辑:流萤 阅读:86325 次

《请君》是由郑伟文执导,任嘉伦、李沁、陈希郡、吴明晶、昌隆、宋文作、黑子、曹曦月等主演,小沈阳特别出演,赖艺特约主演的电视剧讲述的是一个跨越3000年的将军与云羲(女寨主于登登)的爱情故事。9月15日起,爱奇艺 VIP会员首日更6集,连更7天,每周日至周三20:00各更新2集,10月6日加更大结局,会员收官。《请君》一共36集。

剧情简介:讲述了“千年将军”陆炎(任嘉伦饰)和“仗义女寨主”于登登(李沁饰)之间令人啼笑皆非的爱情故事。剧中有着神秘力量的陆炎阴差阳错结识了青泉寨大当家于登登,这段有着千年因缘的爱情由此展开。

剧情一上来就给观众来了宿命感十足的封印千年的将军因为女寨主于登登的血而苏醒过来。虽然对于将军是好事,但是对于女寨主来说却什么也没捞到,还因为掉到密室差点下线,所以吕二作为半吊子的算命先生就让于登登娶一个夫君回来,虽然之前已经取过一只鸡,但是目前从寨子的穷到揭不开锅的状态,为了嫁妆,于登登还是去山下娶了一个富二代回家。不过哪里能料到陆炎下属的人开发的轿子竟然让富二代跑了,而且还把嫁妆变成了石头,这肯定得找上陆炎。没想到被陆炎的英雄救美一见钟情,改变了计划,于登登要把陆炎娶回家,为了把他娶回家可以说得上费劲了力气。

《请君》分集剧情

第1集

三千年前,灵族在圣女云羲、首领诛戎的带领下,发动与人族的战争,一时间生灵涂炭。征战中,云羲受众生感化,将自身的杀戮之念封印,希望换来和平,不料却因此遭到诛戎憎恨,继续带着灵族四处掠夺。与此同时,人族皇子陆炎率兵奋力抵抗,与云羲联手想要结束战争。诛戎却设计将二人逼入绝境。云羲临死前将体内元丹剖给陆炎,让他得以借元丹之力斩杀诛戎,终结两族之战。九州重归和平,但陆炎却忽然遁出于世间,留给后世无数传说。

三千年后的青泉山,青泉寨大当家于登登领着几个弟兄来到一处山洞,开启了寻宝。可奇怪的是,这里的箱子都是空的,只有一个大箱子带着锁。于登登二话不说上前将锁拆开,可里面也只有几个空盒子。就在众人陷入郁闷的时候,于登登似乎是碰到了什么机关,猛地一下掉进突然出现的洞中。

于登登缓缓起身,点燃了火折子,发现洞中竟别有洞天,奇怪的是,这里还有一面壁画。于登登看着那画中人,不由得感叹这人长得真是好看。她不由得伸手抚摸壁画,没想到壁画中突然闪出一道金光,她的脑海竟闪过一些陌生又熟悉的画面。整个山洞开始坍塌,于登登手足无措。

忽然,一切静止了。画中人——古蜀王子陆炎从壁画中走出,唤于登登为“云羲”。说着,他掏出一枚发簪,似乎是想要完璧归赵。可是簪子只是在于登登周围徘徊,好像并不承认她是自己的主人。陆炎不由得眉头紧皱,急忙收回簪子。陆炎走出山洞,耀眼的阳光似乎在告诉他,桑海桑田,一切都变了。

一辆失控的轿车朝陆炎疾驰而来,待陆炎反应过来,轿车已经撞上来了。司机慌里慌张下车查看,只看到自己的车头损坏,陆炎却不见了踪影。此时的陆炎,已经飞身到了屋檐上。随后,陆炎来到了一处宅子,见到了老熟人——阿昌和阿鑫。阿昌和阿鑫见到陆炎喜极而泣,并十分内疚弄丢了主人云羲。

当年陆炎以凡人之躯承载圣女云羲的元丹,无法控制体内元能,轻时疼痛难忍,重时可能神志不清。二十年前,陆炎将云羲的灵羽放在青泉山,可不知那灵羽聚集了谁的灵识,很快就被人弄走了。土地公回忆称,那人带了一把匕首,匕首上还有一个“于”字标志。

于登登梦到自己身穿嫁衣,和丈夫情意绵绵。可一场好梦竟被一只公鸡搅和了,她又羞又恼。谁料一向神神叨叨的二爹,这次竟然将注意放到了她身上,希望她能娶个男人冲冲晦气。于登登气不打一处来,当初听了大爹的话,为了冲喜娶了一只大公鸡,直到现在都还被人笑话,如今二爹竟让她娶个男人,她哪里会接受。

寨里赊来买粮买菜的车突然就翻进沟里了,二当家吕二忍不住在一旁嘀咕,示意于登登赶紧成亲冲晦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寨里唯一一头母猪竟难产了,小二的私塾又来催缴学费了。于登登无奈,只好试试二爹的法子。她找到了城里最有钱的人家,“强娶”了这家的少爷。可不知怎么的,少爷在路上竟变成了一个纸人。

在于登登的连连逼问下,媒婆这才开口。原来这顶轿子是陆老爷专门从鑫记轿行寻来的,目的就是偷梁换柱。青泉寨的人随即来到鑫记轿行,可公道还没得讨回,就遇到了火拼。有人竟将孩子作为人质,于登登看不下去便立刻出手。一记斧子伴着一颗子弹径直朝于登登而来,可不知什么时候,陆炎突然出现,救下了她,那些贼人也莫名被绑了起来。

第2集

青泉寨来到鑫记轿行,想要弥补那些损失。于登登却看上了陆炎,想要让他代替陆家少爷入赘青泉寨。说着,她还浪荡不羁的动手轻抚陆炎的脸,可不料却被他一个眼神逼到院外。于登登觉得事情越发有意思了,下定决心娶了陆炎。

一众人等悄悄爬到鑫记轿行的屋顶,想要打探里面的情况。不知哪里飞来一团黑雾,径直奔向于登登。恰巧于登登吐了一口血,将那团黑雾吓跑了。随后,于登登偷偷来到陆炎的房间,打算将他迷晕后扛回山寨。没想到事情竟十分顺利,等陆炎醒来,他已经躺在于登登房中了。

夜里,于登登到院中看看陆炎,没想到刚一进门就看到大海从里面被扔了出来。于登登怒气冲冲想要进去兴师问罪,可没想到陆炎迎面就走了过来。见到陆炎,于登登的怒火一瞬间就被熄灭了,脸上扬起了笑意。一向能说会道的吕二在陆炎的面前,也只能语塞。几人好说歹说,陆炎也没有屈服的意思。于登登顿时窝火,只好将他签了字盖了章的婚书拿出来,威胁他不嫁也得嫁。可陆炎仍旧不屈不挠,话也没说一句就要走。于登登怒火中烧,不再“怜香惜玉”。可她似乎忘了,她并非陆炎的对手。

两人扭打的时候,陆炎无意中看到于登登刻了“于”字的匕首,一时间愣了神。于登登察觉到陆炎不对劲,赶紧收手,可匕首已经不听使唤地划伤了他的手。几人在一旁好言相劝,可陆炎却迟迟没有回应。突然,陆炎竟答应留下。

南风寨寨主顾北西得知于登登要成亲,心里五味杂陈,一时无措竟走火了。整个寨子都知道顾北西对于登登有意,可当事人却死活瞧不出一点感觉。

大千带着陆炎参观青泉寨,叮嘱他万不可到火锅院去。青泉寨东临绝壁,西挂山川,八面通煞,小财为破,看似布局低俗混乱,处处踩在凶煞上面,实际以死为生,可见布局者是一个高手。正想着,阿鑫突然闯了进来。于登登也不恼,竟还设宴款待。

席上,于登登将肉全让给大海,自己对着糍粑吃得津津有味。陆炎忽然回忆起过去,云羲第一次吃糍粑,还是他递过去的。陆炎动筷准备开动,没想到却被大海拦住。大海示意其他人端上来一碗粥和一碗咸菜,特意放到陆炎面前。见陆炎有些恼,于登登在一旁解释说,如果他想吃好吃点的,得加钱。说着,于登登还对陆炎上下其手,惹得他怒火中烧将桌子劈成两半。

其实于登登知道,陆炎之所以答应留下,就是因为青泉寨匕首上的纹徽。事已至此,陆炎也只好配合于登登。见陆炎配合得当,于登登也十分坦率地回答他的问题。聊了许久,陆炎觉得于登登的父亲于瘫子身份很是可疑,青泉寨里也一定还藏着什么秘密。

夜幕降临,陆炎悄悄来到火锅院,想要寻找一些线索,可却被吕二撞见。吕二不仅没有阻止他,竟还主动邀请他进去查看。院里装着许多上古神兽的遗骸,可却没有云羲的气息。

第3集

面对吕二的盘问,陆炎回答得滴水不漏,找不到丝毫破绽。吕二只好恶狠狠瞪着他,警告他若是敢对登登不好,自己就拿他是问。可是一转身,吕二就原形毕露,吓得手脚哆嗦。吕二忍不住提醒登登,陆炎太复杂了,她这么贸然将他娶进来,着实危险。可登登已经认定了陆炎,就算是为了他的家底,也要将他娶进门。

大千一向看不惯寨里的大当家是个女人,这天夜里,趁着酒劲,他对着月亮说起自己的想法。阿鑫突然出现,向他打探青泉寨的事情。大千正在酒劲上,没留一点心眼就和盘托出。据说,于登登还不到三岁的时候,就得了一场怪病,连夜就没气儿了,老寨主求神拜佛告祖宗,结果第二天就在深山的大湖边抓到了一只救命的神鸟。相传这神鸟仙气萦绕,浑身金羽,恐怕再长长都能说人话了。老寨主将神鸟熬了汤,给于登登灌了下去。

云羲的灵识汇成之日,会化作金鸟,可却被于登登给吃了。听到这里,陆炎又气又恼,老天似乎是感受到他的怒气,突然刮来一阵狂风。不过好在,若是灵识未散,还能从寄主的身体里抽离出来。

趁于登登熟睡,陆炎来到她的房间,想要探查她的灵识。可没想到刚刚动手,就被于登登察觉。于登登一个翻身将陆炎压在身下,还要借此轻薄他。阿鑫见状,赶忙使了法术将于登登弄晕。于登登晕死在陆炎身上,陆炎也由此感受到了云羲的灵识。

登登从美梦中醒来,赶忙和大海说起昨晚的事情。正说着,陆炎就来了,来的目的还是催办婚礼。既然陆炎开口,登登当然要立刻动身进城去办。一路上,陆炎连连买了很多东西。登登向来好面子,虽然囊中羞涩,可仍旧示意陆炎想买什么买什么。逛街间隙,登登来到照相馆,将婚礼请帖交给崖叔,叮嘱他一定要带着照相机来参加自己的婚礼。

回去的路上,登登总觉得自己的轿子摇摇晃晃的,怎么都不舒服,便要求和陆炎换一换。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举动竟是陆炎设的圈套。车队走到一处树林,突然烟雾弥漫,看不清方向。登登察觉异常,连忙下轿子查看,可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只见陆炎从远处走来。一番试探,陆炎怎么也取不出登登体内云羲的灵识。两人正想离开,可不知从哪里闪出来几个野人,将他们团团围住。陆炎正要出手,躲在远处的顾北西朝野人开了一枪。陆炎察觉异常,连忙护住登登,好让顾北西毫无顾忌的开枪。

不一会儿,野人们纷纷倒地不起。本以为事情已经结束,可中了枪的野人突然又爬了起来,面目可憎,有些可怕。登登想也没想就挡在陆炎身前,没想到被野人咬了一口,昏死过去。陆炎一掌将野人们击倒,发现这里竟还有其他灵族。另一边,青泉寨的弟兄们也遭到了袭击,幸而阿鑫及时出手,这才没有造成大祸。

五百年前,有寻猎师误吞灵族灵识,引发灵族大怒,灵族强行取出灵识,但取之即散,原因是天地之间的灵气逐渐稀薄。而灵族的灵识至阴,平白取出就像护住风中烛焰一般,除非在满月之夜,灵骨取识。可若身躯死去,灵识也会散开。也就是说,要在满月之前,护住于登登的性命。不过巧的是,火锅院就藏着上古龙骨。只是院门有紧制,陆炎无法进入。就在陆炎一筹莫展的时候,登登找来了。陆炎试探登登,得知于家祠堂只有在重要节日才能开放。

第4集

为了让登登顺利活到月圆之夜,陆炎送给她一只簪子防身。登登哪里知道陆炎的真正目的,只是拿着簪子仔细端详,简直爱不释手。第二天,整个寨子都在准备着婚礼,可有人却极力反对这门亲事,觉得寨子不能交给一个小白脸。吕二出面制止,这才让婚礼得以如期举行。

婚礼这天,青泉寨张灯结彩,好不热闹。登登坐在房间里梳妆打扮,心里满是期待。等了许久,礼服终于送来,可穿进去后竟崩线了,只好去找布老板来改一改。登登见大海进来,不由得感叹他为何不是一个女孩子,这样自己出嫁的时候,身边好歹也能有个漂亮的喜娘。谁知大海听到这话,竟突然扭捏起来,说着还去拿了一坛酒。随后,大海面目狰狞,身体扭成一团,就这样在登登面前变成了一个女人。

登登吓得连连往后退,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大海告诉登登,自己只要喝酒,就会变成女人。登登忽然想到,也许是因为上次在林子里被野人袭击,所以大海才会变成这样。接受了现实的登登笑得合不拢嘴,索性就让大海换上女装,也能帮自己挡挡酒。

布老板随后赶来,替登登修补婚服。其实布老板能够看出来,这场婚礼,陆炎只是逢场作戏,倒是登登自己陷入了泥潭。在布老板看来,一个男人若是喜欢一个女人,他的眼耳鼻喉一定会跟随喜欢的女人,关心女人的一切,担心女人的安全。登登不由得回想起和陆炎经历的种种,心里忽然有些伤怀。可事已至此,她也要继续这场婚礼。

顾北西拿着许多贵重的礼物前来,惹得众人纷纷咂舌。可登登却觉得顾北西这是要拉拢自己,因为他想让他罩的商队走私烟土,过青泉寨的地盘。听到这话,顾北西一下子泄了气,脸上写满了不高兴。他向登登解释,自己确实支持烟土生意,可今天这礼确实很单纯。一旁的大海看着,忽然觉得这顾北西很是不错,有钱有势,还关心登登。可登登仍旧觉得顾北西此番大献殷勤肯定别有用意,担心这些礼是什么赃物。

顾北西误以为登登只喜欢短发男子,索性就将自己的头发全剪了。想来想去,他决定去会会陆炎。顾北西想用钱打发陆炎,见他不为所动,便拿出枪来威胁他。可不知怎么的,他忽然就被绑住手脚,躺在柴房里。

登登正在胡思乱想,怀疑陆炎送给自己的簪子是别的女人的。正巧二爹走过来,让她把发簪取了。可登登左右摇摆,不知该不该取下簪子。思来想去,登登最后决定留下这簪子。殊不知,一团围绕在她身边的黑雾忽然散去。婚礼准备开始,吕二突然醒来,惊讶自己怎么会出现在登登房中。登登也无暇理会他的异常,催促他赶紧准备接下来的仪式。

吉时已到,婚礼正式开始。陆炎百般无奈地上了花轿,可也十分倔强的没有踏过火盆。登登见状,脸上闪过一丝不悦,随后又换上满满的笑容。接下来的仪式中,陆炎怎么都不肯配合。登登一时气急,上前摁住他的手,警告他最好安分一些。

第5集

按照规矩,陆炎得给大公鸡敬主夫茶。陆炎觉得可笑,自己一个大男人岂能这般受辱。反对于登登的那些人这时候站出来起哄,登登恼怒,表示自己要是不愿意,便不行这个礼罢了。可那人不依不饶,坚持按照青泉寨的规矩办事。他还想再说些什么,谁料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似的,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夜幕降临,仪式也都行完了,大家齐聚一堂,把酒言欢。陆炎坐在主桌上,脸上冷冰冰的,丝毫不见笑意。一些宾客看到陆炎这个样子,免不了在背后嘀咕。登登见状,连忙上前替陆炎解围,端起酒盏就一饮而尽。阿鑫担心,照登登这么喝下去,云羲的灵识怕是有损。陆炎觉得此言有理,便出手拦下登登的酒杯,替她喝下。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簇拥着两个新人入洞房。见夫妻俩关了房门,那些人仍旧不肯走,趴在门边看热闹。登登将脚抵住床头,慢慢摇晃床头,发出“吱吱”声。陆炎不明白,她这番举动是为何。登登解释称,自己若是不这样做,那些人日后就会看不起自己,自己要是被看不起,青泉寨就会受到打压。陆炎听了心里有些动容,便主动揽下这活。也许是出于同情,也许是出于愧疚,他询问登登有什么心愿。

登登只希望蜀地少雪。她回忆起那一年,蜀地下了特别大的雪,她和娘在堆雪人,等着爹回家过年。那是她对娘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回忆。如果非要有什么愿望的话,她希望可以回到过去,再好好看看娘的模样。陆炎叹了口气,随后举起酒杯,劝慰登登。

顾北西好不容易逃出来,一出来就跑向登登和陆炎的洞房。这边,登登想要和陆炎花前月下,可没想到外面却出了事。有几个人的模样瞬间变老,像个稻草人般一动不动。谁料这时有人进来,一口咬定青泉寨趁机危害其他山寨的人。登登站出来与他们周旋,不料那些人突然有了动静,可却都像怪物那般。

此时,顾北西已经赶来,陆炎赶紧让他将登登带出去。阿鑫将人都赶出去,让陆炎毫无顾忌地对付怪物。一会儿功夫,那些怪物都被一一制服。众人见状,惊得张大了嘴巴。吕二以为陆炎是寻猎师,急忙跪下行礼。其他人见状,也跟着跪下。

事情好不容易解决,可其他山寨的人却嫌热闹不够大,竟相互指责猜忌起来。顾北西只好向众人宣布,青泉寨就和自己是一伙的,若是有人动登登一根头发,自己定不放过他。顾北西回想起之前的种种,他不相信陆炎是寻猎师,猜到他所图的其实是登登。

为了让陆炎帮忙青泉寨渡过难关,登登拉下脸皮上前大献殷勤,可陆炎却始终不为所动。登登恼羞成怒,只好扬言自己独自下山探查怪物。陆炎担心登登肉体受损,便只好答应和她一起,还让她脱下衣服。登登以为陆炎要对自己做什么,犹豫了许久才开始动手。可谁料陆炎似乎是等不及了,竟亲自帮她解扣子。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2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