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化 > 《罚罪》分集剧情

《罚罪》分集剧情

日期:2022-08-29 来源: 编辑:流萤 阅读:440001 次

由天毅、易勇执导的悬疑刑侦剧《罚罪》通过青年刑警常征的视角,讲述两代公安干警为维护一方安宁、扫除犯罪团伙,不畏艰险、前赴后继铲除盘踞一方的犯罪团伙的英勇故事。

剧情简介:该剧以一桩恶性案件为切入口,通过青年刑警常征(黄景瑜 饰)的视角,讲述出两代公安干警为维护一方安宁,扫除犯罪团伙,不畏艰险、前赴后继的英勇故事。在昌武(虚构地)这座小城,在危机重重的战斗第一线,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常征因长期追查实力雄厚的赵啸声家族,而被卷入重重漩涡之中。

《罚罪》集结了一众老戏骨与极具潜力的青年演员,全实力派阵容备受关注。黄景瑜与李幼斌携手演绎两代公安干警奋不顾身地与地方犯罪团伙“死磕到底”的英雄故事。剧中黄景瑜将打戏与智斗戏表现到位,而杨祐宁饰演的赵鹏超则表面和善无害、实则心狠手辣,他也成为常征打击犯罪征途上最大对手。黄景瑜与杨祐宁两位“硬汉”的首次“硬碰硬”对手戏也十分令人期待。此外江珊、张晨光、李强、丁勇岱、董勇、史兰芽、王阳等众多实力派演员也自官宣以来就备受关注。在众多老戏骨的精湛演绎下,相信这场罪与罚的对决将更加精彩。

《罚罪》分集剧情

第1集

滨江省昌武市,市民罗明用手机录制视频,实名举报当地赵啸声家族,是无恶不作的犯罪团伙。五年前,罗明夫妻拿出所有积蓄,贷款买了一套房子,不想进了圈钱骗局,由赵家操控的鹏翔城建根本就没打算把房子盖好。罗明夫妻背着烂尾楼,每月仍要挤出上万元的房贷给银行,妻子找开发商讨要说法,反被打成残疾,儿子也无故失踪。罗明正对着镜头声泪俱下时,赵啸声的三儿子赵鹏翔带人闯进房间,把罗明殴打致死,从楼上扔下,又打死重病在身的罗明妻子。

讽刺的是,第二天新闻里,罗明夫妻的死因已有了定论,两人因无力偿还巨额房贷而选择自杀。赵啸声反而被评为当地十佳“慈善代表”,还联系到罗明的家人,承诺由赵家控股的铁石矿业集团旗下的慈善组织将给予两家老人长期帮助。滨江市公安局闫国华政委看了一眼罗明生前寄出的举报信,无奈的让助手暂时先归档。

昌武市赵家围区,赵啸声的别墅里,赵啸声几个儿子也刚刚看完新闻,赵鹏翔当做娱乐消息一般消遣。举着赵鹏超从澳洲寄回来的红酒享受中秋佳节。赵鹏超是赵啸声的四儿子,如今在澳洲求学。赵啸声提议举杯庆祝时,身为检察官的赵家老二赵鹏程表示不满,警告父亲莫多行不义,说完愤怒离席。赵家老大赵鹏展把老二的责备转移到赵鹏翔身上,多年来自己一直为了赵鹏翔的为所欲为善后,赵鹏翔当然不服气,准备反驳时,被赵啸声严厉呵斥,只好悻悻离开。

赵鹏翔带着一肚子恶气,到派出所找民警常征诉苦,把一个厚厚的红包塞给常征,然后拉着常征到自己的私人会所喝酒。常征本是昌武市刑侦大队副队长,因为赵家的案子被流放到赵家围派出所,之后便故意接近赵鹏翔,赵鹏翔也为了向老大证明自己,和常征走到了一起,赵鹏翔告诉常征,自己有办法帮常征回刑侦大队,只希望常征回去后,迅速站稳脚跟,自己便能在父亲和大哥面前挺直腰板。

赵鹏翔离开会所后,常征也往回走,因为喝太多,直接醉倒在路边。赵啸声的贴身保镖邱涛在一旁观察常征的动向,得知没有异常后,才经过赵啸声的允许驱车离开,另一位跟踪者赵鹏程也随后驶离。

第二天,常征上班时,昌武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张秋峰把二等功奖章送到了常征手里。赵鹏翔买通昌武市海味鲜集团总经理夏宗涛,让其做哥哥夏宗海的工作,允许自己入股海鲜市场的经营,夏宗海不同意,和赵鹏翔的谈判不欢而散后,夏宗海带着夏宗涛到新冶码头观察渔民的辛苦,表示如果赵鹏翔接手,必定不顾渔民的利益,把收购价格压到最低,无论如何不能昧了良心,转让给赵鹏翔。夏宗涛压根听不进去,两人自说自话。赵鹏翔带着几个打手,着黑雨衣赶到码头边,一枪打死了夏宗海,夏宗涛也被投入海里。不远处的代驾吴飞和正在作业的渔民秦红霞看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第二天,两人便报了警。

派出所出警后,赵鹏翔向常征打听办案进度,常征告诉赵鹏翔,案子由刑侦大队处理,自己并不知道情况,赵鹏翔更加坚定了要赵鹏翔回刑侦大队的想法。

为了让常征领情,赵鹏翔花钱雇了人,装作是曾经给常征父亲墓碑泼脏水的挑事着,当着常征的面狠狠收拾了一顿,随后,常征便接到张秋峰的电话,要求其马上回刑侦大队报道。

第2集

常征回到市局,见同事宋光明正在整理夏宗海遇害案,便提出让宋光明跟自己一起去往码头调查,宋光明找理由推脱。恰好张秋峰路过,警告常征以后稳重点,不要再给自己找麻烦。

常征去不了码头,便跑到赵鹏翔的私人会所倾吐苦闷,赵鹏翔见常征郁郁不得志,便想方设法帮忙。第二天,赵鹏翔带了锦旗到市公安局送给常征,常征寒暄客气一番,直接给赵鹏翔带上了手铐,罪名是涉嫌杀害夏宗海。

渔民秦红霞和代驾吴飞对赵鹏翔一伙人进行了指认,常征顺便端掉了赵鹏翔经营的一家地下赌场。大动作之后,常征请宋光明和宁宇吃饭,把自己搜寻证人和证物的经过和盘托出,还信誓旦旦地表示:只要定了赵鹏翔的罪,挖开冰山一角,赵家那座大山离坍塌就不远了。宋光明早已被收买,随即把常征的所有举动都透露给赵啸声管家唐绍文,赵啸声立刻命人重新布置凶杀现场,恐吓证人,并找替死鬼。

常征把赵鹏翔贿赂自己的礼物列出清单,连同检讨书一并上交给张秋峰,至于收到的钱财,第一时间就转进了廉政账户,并且事前向副局长肖振邦进行了报备。

一个月后,检察院举行夏宗海遇害案的听证会,常征准备同宋光明一同赴检察院出席,张秋峰却提前指使宋光明提前赶到现场,常征准备出发时,张秋峰命令常征参加肖副局长的例会,还特意嘱咐不能缺席。原来,张秋峰早已被腐蚀,因此才有意让常征错过很多了解重要的信息的机会。

秦红霞的女儿被赵家雇佣的打手所绑架,秦红霞受到威胁,在听证会上只能改变说法。常征开完会,驱车赶往检察院的途中,从广播听到消息:两名证人突然更改口供,证明了赵鹏翔无罪,赵鹏翔因此得以无罪释放。

严国华带队的秘密侦查小组驻扎在千禧小区,由彭朵、章晓明、何宜冬、几人组成的专案组正在分析案情,另一名专案组成员卢建匆匆赶到房间,报告附近发现了赵家的势力,驻地的安全性受到威胁,严国华下令立即转移。

赵鹏程看到结案报告,觉得荒唐无比,他知道赵家的一贯伎俩,正发愁时,常征忽然闯进办公室,指责赵鹏程偏袒自家人,歪曲事实,言语激烈处,还揪住了赵鹏程的衣领,赵鹏程徒弟肖晨拉开了常征。并让常征带走了案发现场的一些物证。赵鹏程看到常征的刚正不阿,内心收到触动,表示一定会给出交代。

赵鹏程所谓的交代,就是逼赵啸声自首,并给出期限,截止到当天晚上。如果赵啸声没有在期限内自首,自己就会把所有证据交给警方。赵鹏程的态度让赵啸声坐立不安,还好提前安排了小儿子赵鹏超回国,劝说赵鹏程。

赵鹏翔安然无恙地出狱,被赵啸声叫到跟前。赵啸声责备赵鹏翔自作主张把常征调回刑侦队,当初是自己指使旁人对常征进行举报,因此才被下放,不曾想常征又在自己儿子的操作下顺利回到刑侦队。赵鹏翔急忙认错。

赵啸声把赵鹏程的意思告诉了赵鹏展,赵鹏展提议等赵鹏超下飞机后进行劝说,老二和老四从小关系好,别人的说辞只是白费功夫,赵啸声同意了,让赵鹏翔先约赵鹏程到自己的私人游艇上,拖住对方,争取时间。

赵鹏超开了家律师事务所,此次同自己的头牌律师纪念一同回国,纪念为了同男友团聚,很早开始期待,此刻在飞机上已经难掩激动。赵鹏超的态度却截然相反,他眉头紧皱,对重回赵家没有一丝喜悦,只是告诉纪念,对于自己来说,2018年10月10日,是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

第3集

昌武市警察局,宋光明偷偷潜入更衣室,打开常征的衣柜,拿走了一袋重要证物,常征到更衣室换衣服时,宁宇纠缠着拜常征为师,常征好不容易拜托了宁宇,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约常征半小时后在半坞码头见面。常征急忙前往,赶到现场后,以为是赵鹏程约了自己,但没有见到任何人,随即拨打几分钟前的来电,不料对方用手机在现场设置了定时炸弹,常征的电话拨出10分钟以后,现场发生爆炸。

赵鹏翔在赶往半坞码头私人游艇途中,汽车发生故障,修车花了一段时间。因此赶到半坞码头时晚了几分钟,这段空档救了赵鹏翔一命,因刚下车,离游艇还比较远时发生爆炸,险中躲过一劫。

严国华把秘密调查组转移至九州宾馆,暗中监视着赵家的每一个举动,章晓明打探到消息,赵鹏翔的游艇发生爆炸时,赵鹏程正在游艇上,当场被炸死。严国华知道,案情正在愈发扑朔迷离,回想三个月前,廖副厅长把重任交给自己的情景,当时刑侦队总队长杨朝旭、刑侦专家周正刚也在场。如今时间匆匆,案件调查进展令人担忧。

肖振邦带队的专案组展开了对游艇爆炸案的调查,视频回放时,现场有常征和魏鹏翔的影像,但魏鹏翔距离较远,未接触到爆炸现场,常征成了除死者以外唯一出现在视频里的嫌疑人。

赵鹏翔返回途中,接到陌生短信:常征上过游艇。遂把所有的愤怒都转移到常征身上。

赵鹏翔沮丧地回到赵啸声别墅,告诉赵啸声赵鹏程被炸死的消息,赵啸声当场晕了过去。昌武市刑侦支队副支队长李伯东很快交出报告,游艇爆炸案中的碎尸被证实为是赵鹏程。肖振邦儿子肖晨赶到警局,举报常征曾于前日和赵鹏程发生过肢体冲突,常征还带走了全部剩余火药,和此次案发现场检测到的炸药完全吻合,种种证据都指向了常征,张秋峰更是在一旁加以引导,肖振邦不相信常征会作案,命令手下给常征打电话,张秋峰和李伯东极力反对,肖振邦只好下令立即开展对常征的搜查。

赵鹏展得到赵啸声住院的消息,仔细询问事情经过,当听到老三半路车辆发生故障,险中逃生后,气不打一处来,他多么希望老三也同时被炸死。

警局通过布网,调查到常征订了飞往塞尔维亚的机票。肖振邦下令到机场捉拿常征,临出发前,张秋峰把消息泄露给了赵鹏翔。赵鹏翔正守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外盼着赵啸声转危为安,心里却在琢磨如何报复常征,收到张秋峰的消息,身边的打手赵山猫大意发出了声音,赵鹏翔让身边打手赶往机场附近收拾常征,被一旁的管家唐绍文听到,唐绍文借故上厕所,把消息传给了严国华,严国华立即部署车辆,帮助常征躲避追打。

赵鹏翔布置完自己的事情,才有心思关心赵啸声的病情,假惺惺地哭泣了一阵,医生走出抢救室,把病情如实相告,赵啸声急性心梗,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赵鹏翔哭得更大声了,转过头却掩饰不住的变成了笑脸,他是多么希望老爷子遭遇不测,那样自己就有希望继承赵家家产。平静下来之后,才想起给去机场接赵鹏超的老大打电话,赵鹏展提醒赵鹏翔不要动心思搞小动作,一切等自己回去再做计划。

第4集

常征在机场准备登机时,发现执勤民警行为异常,但并不敢轻易打听,宁宇突然背着同事打电话给常征,把所有事情都说给常征,常征了解情况后,躲到厕所从一位乘客的行李箱拿出衣服换上,准备偷偷离开机场。

赵鹏展正好在机场接机,也看出了紧张的气氛,便让自己的随身打手丧牛打听情况,得知是在追捕常征后,让丧牛推着轮椅继续走向接机出口。

赵鹏超和纪念下了飞机,赵鹏超一眼见到了大哥赵鹏展,纪念却找不到男朋友,原来,纪念的男朋友就是常征,此刻常征自身难保,早已把手机丢在了远处。常征见到了纪念,特意从纪念身边走过,但不敢发出声音,因此纪念并没有看到常征。一旁的赵鹏超反而看到了常征有意的擦肩而过,但纪念仍在四处张望,赵鹏超便提议先送纪念回宾馆。

等司机的间隙,赵鹏展把赵鹏程被炸死的事告诉了赵鹏超,本以为对方会痛不欲生,没想到赵鹏超只是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人死不能复生”。赵鹏展发现,赵鹏超经过几年的成长,心智成熟了很多,言语更加果断,仿佛换了一个人

常征跑到地下停车场,被埋伏好的打手围攻,力不从心时,突然一个女子开车出现,常征跳上车,让对方赶紧开车离开,赵山猫紧随其后追了出来。严国华事先部署好的一辆货车和一辆私家车早已在路上待命,看到常征被追击,两辆车同时出发,在一个拐角处,两辆车并行驾驶,阻挡了山猫一行人的视线,常征总算安全逃脱。

李伯东向肖振邦汇报,常征已经被港航分局女民警金燕所控制,金燕在下班路上看到常征,又刚接到通缉令,便顺道救下常征。肖振邦已经监视到金燕的手机,发现正在往市局走的路上,便让张秋峰立即带人进行抓捕。

快到市局时,常征苦苦哀求,金燕突然改变了方向,驱车驶离市局,并要求常征3天内给自己一个解释,说完准备扔掉手机,下车后,拨通严国华的电话,严国华指示立即执行B计划。

肖振邦得知常征已经潜逃,命令下通缉令进行搜查。金燕带常征到一处小旅馆藏身,严国华命令彭朵提前在房间里安装了微型摄像头,纪念到宾馆后,手机没电了,便从包里掏充电器,忽然带出一张纸条,是常征在机场擦肩而过时故意塞到纪念包里的,上面写着,不管听到什么诬陷常征的消息,都不要相信。

严国华拨通刑侦队总队长杨朝旭的电话,要求直接向廖副厅长汇报情况。赵鹏超赶到医院,赵啸声仍处于昏迷中,赵鹏翔准备了一大袋子钱作为见面礼,赵鹏超虽看不上,却没有明显地表露出来,赵鹏展说了几句风凉话,直接惹毛了赵鹏翔,赵鹏超制止了两人,矛盾既然已经显露出来,赵鹏展干脆直接表示投票决定谁主持赵家各项事务,赵鹏翔认为两人当然会各投自己,如此以来,赵鹏超就成了决策者,他的票投给谁,谁就胜出。

两人正胸有成竹的竞争时,赵鹏超竟然把票投给了自己。两人都认为赵鹏超不构成威胁,又争执起来,赵鹏翔继续增加筹码,赵鹏超仍然坚定的表示,手中一票投给自己。

第5集

在赵鹏超的和解下,赵鹏展和赵鹏翔离开了医院,随后,赵鹏超自作主张给赵啸声办理了出院,又召集赵家的众弟兄单独见面,有意拉拢。众人也都买账,很快归拢到赵鹏超的旗下。

赵鹏超约给赵啸声的主治医生黄主任谈话,黄主任知道惹不起对方,全听赵鹏超的安排。严国华接到通知,可以和廖副厅长会面,便让手下急忙定高铁票,叮嘱老张观察金燕和常征的动向,接着离开了秘密调查组。

金燕给常征制定了藏身期间的规矩,首先,常征外出找证据,必须有金燕的陪同;其次,如果金燕外出办事,常征就要配合着把自己拷在房间里,不能私自外出。金燕买早饭的间隙,常征随手画了一张赵家的人物关系图,金燕回来后,不是完全看得懂。赵鹏超和唐绍文一起外出时,忽然打听起唐绍文对常征的了解度,唐绍文表示不慎了解,赵鹏超没有继续发问。

严国华和廖副厅长碰面后,如实汇报近段时间以来对游艇爆炸案的了解程度,依旧是刑侦队总队长杨朝旭和刑侦专家周正刚出席,严国华分析,经过调查取证,赵鹏程从未参加过赵家的生意,反而一股正义感,和家里两个弟兄站对立面。当提到案件的唯一犯罪嫌疑人常征时,严国华表明立场,他绝不相信常征会是凶手,必定是遭人栽赃,严国华初步猜测,游艇爆炸案应该是血亲作案,由于赵家几个兄弟同父异母,彼此并不完全信任,很有可能会故意杀害赵鹏程,防止他继续对赵家不断盘问。

与此同时,常征也开始回忆自己被拉入陷阱的经过,游艇爆炸案的炸药自己丢的炸药、以及新冶码头枪击案的炸药属性一致,整个过程都由自己参与,环环相扣,看来对手早就开始设计陷害自己。一切只能从起点查起,首先要找到无非和秦红霞。

廖副厅长会议的结果,同意严国华提出的分两条线开展调查,一条是严国华带队的秘密调查组,另一条是当地警方组成的专案组,同时开展,可以互相分享线索,提供掩护。严国华最后提议,要常征加入自己带队的秘密调查组。

常征带金燕找到吴飞家里了解情况,由金燕出面,吴飞不敢透露任何消息,金燕空手而归,被附近蹲点的赵家打手发现,免不了打斗一番。随后,常征到秦红霞家里了解情况,秦红霞已经搬家,常征被守在一旁的张秋峰发现,宁宇故意制造动静,让常征逃脱,追捕时,又故意制造假证据,帮常征顺利离开。

纪念找到赵鹏超,请对方帮常征证明清白,赵鹏超表示会尽力帮忙。纪念又到常征家里打听常征的消息,常征母亲林白反问起常征塞纸条的事情,常石按奈不住性子,把常征一直以来追查赵家的经过告诉了纪念,林白恳求纪念向赵家解释清楚,不要跟年轻的常征一般计较。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2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