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化 > 《民国大侦探》分集剧情

《民国大侦探》分集剧情

日期:2022-08-15 来源: 编辑:流萤 阅读:21421 次

民国单元推理探案剧《民国大侦探》,由张伟克执导,胡一天、张云龙、张馨予领衔主演,宣言、沈羽洁等主演,于2022年8月10日爱奇艺独家播出。胡一天饰演司徒颜,是一名律师,张云龙饰演警探骆少川。该剧一共24集,首更6集,VIP会员每周三至周六20:00各更新2集,非会员每周三至周日20:00各转免1集,8月25日就收官结局了。

电视剧是根据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大侦探波洛》改编,讲述了北平的年轻律师司徒颜坚守法理被罢职,来到哈尔滨成为一名侦探,在一起起接踵而至的案件中,结识了直来直去的富少好友骆少川,并和敢爱敢恨的周墨婉相识相知,一起破案的故事。

剧情讲述年轻律师司徒颜(胡一天饰)因为坚守法理而丢了工作,来到哈尔滨成为一名侦探,在接踵而至的案件中,结识了仗义直爽的警探骆少川(张云龙饰),并和神秘迷人的周墨婉(张馨予饰)相识相知,同时联手记者金启明(宣言饰)、民国大小姐邹静萱(沈羽洁饰)组成“民侦小队”,一起探索真相的故事。

《民国大侦探》分集剧情

第1集

正阳门月台,火车停靠站台。徐理事和助理刚下车,助理自信谈到议员事宜。一黑帽人尾随其后,朝徐理事后背开枪,徐理事当场死亡,现场因枪声混乱。关键时刻,骆少川拦住黑帽人,将其送上法庭。

司徒颜拿出证据,推测凶手正是马世英,而马世英就是黑帽人。马世英在法庭上嚣张,丝毫不在乎司徒颜提交的证据。司徒颜刚准备下定结论,马世英的辩护律师找来新的证据,而该证据证明马世英已加入俄国国籍。

碍于外交法律约束,法官断定杀人案疑点重重,下令择期再审。司徒颜不服气,据理力争,将证据直指马世英。却被法官叫法警出面,将司徒颜逐出法庭。司徒颜气愤,认为法官没有担当,不配做中国人。

新华社评论报道《司法公正何去何从》。众人都认为是司徒颜放跑马世英,确不知道背后的隐情。司徒颜接过汪处长手里的报纸,果断将其撕碎。汪处长让他去法院道歉,服软保住名声和前途。司徒颜表示,如果黑暗妄图掩盖真相,他愿意做那只螳螂。

沈见贤给司徒颜寄来信件,表示自己和志同道合等人,在哈尔滨建立行业工会,希望可以尽快收回治外法权,增强我国独立法治能力。司徒颜看完来信,决定去哈尔滨。

汪处长希望司徒颜帮忙跟沈见贤问好,沈见贤让他陪自己吃路边地摊儿。骆少川跟手下刚好在此,看着新华社报,嘴里嚷嚷着认为司徒颜不好。司徒颜差点儿没忍住,被汪处长带走。

汪处长将司徒颜送到车站,看到骆少川正在质问下属,认为是他偷走自己配枪。属下喊着冤枉,司徒颜看到后,上前询问,凭借一颗扣子,他转身朝路边摊跑去。

骆少川等人跟着跑去,没想到真的是路边摊主偷走了配枪。摊主诉苦,表示自己的女儿被地痞王三糟蹋,导致女儿自杀,他是没有办法。司徒颜劝说,不能知法犯法,任何原因不是违反法律的理由,该受惩罚的人必定会受到惩罚。

骆少川对司徒颜刮目相看,陪他回去火车站,给他安排了一等座位车厢。一等车厢顾客爆满,名媛官人都想来见识东方快车的豪华。

司徒颜准备走进自己包厢,遇到一女子主动上门。女子想要搭讪司徒颜,司徒颜有洁癖的动作,女子以为他有问题,转身离开。午饭时,司徒颜遇见一咳嗽中年女人,两人聊了几句客气话。但更没想到,司徒颜在餐厅碰见马世英,记者等人围着马世英,想采访他是否要逃亡国外,作为记者之一的金启明(宣言饰)也在场。司徒颜回到自己包厢,看到马世英刚好住自己隔壁。

晚上,司徒颜被动静声吵醒,打开门看到醉酒的列车员老刘,问他要了一杯热水,后面又看到一个红旗袍身影走过。

第二天,列车员慌张报告骆少川,一等车厢出了命案,原来是马世英被杀了。骆少川以为是司徒颜下手,让他赶紧离开,司徒颜一脸茫然。骆少川询问命案周围的人,列车员表示,夜晚凌晨火车停过,那时还能听见马世英说俄语的声音。

经过法医判断,马世英死亡时间在凌晨到两点左右,手表盘被击碎,死者身上中了九刀,含有致命刀口。司徒颜推测,凶手可能还在一等车厢。宗延认为最有可能是司徒颜,毕竟两人在餐厅有口舌之争。绮红慌张站起来,表示自己可能看到凶手,担心自己被杀人灭口。

金启明写着记者稿子,骆少川认为他也有嫌疑。金启明急忙解释,自己就是写个稿子而已。

第2集

骆少川看着那么大的车窗,认为凶手随时都能离开,但司徒颜却肯定凶手在车上,因为下雪了一夜,车也停了一夜,外面根本没有离开的足印。

司徒颜和骆少川一起到马世英的房间里再次检查了一番,秦淮女却突然拿着房间里的一个扣子大呼小叫,担心是晚上有人潜入了房间,还掉落了扣子,因为这个扣子明显不是她的。根据秦淮女说晚上隔壁卧铺的一个女人咳嗽严重,总是打扰不能睡觉,她主动叫那个女人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找药,女人却一不小心撞开了包间的另一扇门,她面色慌张匆忙离开了。

司徒颜也在检查马世英房间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名贵的珍珠,经过确认并不是秦淮女的,因为她如果买得起那么贵的珍珠也不需要到处拉客了,这一点司徒颜倒是相信的。

司徒颜和骆少川又对其他人进行了询问,起初怀疑自己捡到的扣子是乘务员的,但却发现他身上并不缺少扣子,从乘务员刘子揭口中得知晚上见过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出现在走廊里,但却因为他喝多了并未看清是谁。当天晚上荣香格格还因为风湿发作,拜托乘务员去找另一个包厢的施春善。

其中一个男乘客反应晚上和刘子揭一起喝酒的,当时刘子揭还被荣香格格给叫走了,但他们又看见了一个年轻女人穿着旗袍走过去,只是也没看见脸,男乘客提议让去问一下乘客宗延,因为宗延之前是当兵的,从不喝酒。

骆少川测试了宗延的功夫,甚至怀疑他是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觉杀死马世英的人,但宗延也有不在场的证明,可司徒颜打算再找一下其他线索,比如红色旗袍,和抽烟斗的男人,还有那个荣香格格还有咳嗽的女人。

在咳嗽女人这里得知,那个隔壁有个学生叫白露,也说起了白露照顾自己的事情,白露房间的门似乎也有问题,来回关门都会有声音,骆少川也提醒白露如果遇到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他们,对白露简单询问了几句。

司徒颜了解到和马世英有关的多年前许家惨案,许怀昌妻子玉琴正是拜了荣香格格做干妈,荣香格格也感叹玉琴的命不好,深深觉得对不起玉琴,但面对司徒颜的询问,她坦言即便自己有心也无力去杀了马世英。至于许家的人,荣香也有好多年没有联系过了,能坐在这辆车上,荣香觉得就是命运使然,只是知道玉琴自从孩子遇难之后一病不起,她倒是希望能将马世英的死讯告诉玉琴,这样或许对她的病情有帮助。

司徒颜猜测在美国外交官的房间里有两个人,因为点餐的时候是两份,此时消息传来红色旗袍找到了,二人匆忙赶过去看,看到红色旗袍之后的司徒颜猜不透这是挑战还是警告。

第3集

没想到司徒颜的行李箱里竟有红色旗袍,众人围观司徒颜车厢,司徒颜深知这是凶手的挑衅和警告。宗延嚷嚷,认为司徒颜会说俄语,且没有不在场的证明,认为他最有嫌疑。骆少川带人制止,司徒颜突然想到,有个地方很可疑,跑去敲外交官布雷尔的门。

布雷尔打开门,但并不愿意配合,理直气壮表示自己是外籍人士,中国没有审讯权利。骆少川反驳,认为这是自己的列车,有权利查清跟凶案相关的事情。布雷尔的关门动作,让司徒颜发现布雷尔是左撇子,而马世英的致命伤正是左撇子造成的。司徒颜执意询问,想知道布雷尔房间是否有个女人。

布雷尔坚决反对他们进入房间,两人发生争执。司徒颜看到房间的女人,布雷尔介绍这是自己太太。司徒颜想看女子护照,发现上面并没有中文名字。女子表示自己名叫方婷,但司徒颜看到行李箱却是许方婷的名字,怀疑他跟许家惨案有关。司徒颜要求看方婷首饰盒,发现有跟凶案现场一样的珍珠,方婷表示自己上车前扯断项链,所以将珍珠草率收进首饰盒,并称自己昨晚很早睡下,并未离开车厢。

司徒颜感觉可疑,突然听到绮红在房间大哭大闹。司徒颜赶紧过去,发现绮红桌上有一把匕首,而这个正是凶器。绮红害怕,担心凶手要害自己,她讲述了发现匕首的过程。司徒颜让她再回忆当晚的情况,绮红想起自己将洗漱包放在连通门把手,但不确定是否关着。绮红表示坦白自己是歌姬身份,担心马世英对自己不轨,才反复确认门把所。白露护着绮红,让司徒颜不要再刺激她。骆少川希望白露不要害怕,要相信司徒颜。

司徒颜怀疑绮红,格格邀请司徒颜,突然说那颗珍珠是自己的。司徒颜拿出珍珠,发现上面确实有瑕疵,正如格格所说。

司徒颜让骆少川选择,怎样帮别人脱罪。事情发展如此,车厢的其他人都有证人,只有自己、绮红、布雷尔夫妇没有不在场证明,显然很多地方可疑。

司徒颜假装跟布雷尔道歉,却喊出许方婷的全名。许方婷坦白,自己见过许家惨案凶手。当时自己十二岁,目睹马世英糟蹋许夫人和她女儿。许方婷自责,如果自己拉住侄女,就不会让侄女也惨死。布雷尔一直安慰许方婷,许方婷表示自己想杀,但没有勇气。许方婷想起当时报案有个学生,叫韩霜。

司徒颜认为韩霜跟白露有联系,白露坦言,当年自己在许夫人家中学习,案发前遇见可疑车夫。司徒颜知道,白露谎报名字,也是情急之下。骆少川看出,全车人跟许家都有关联。

格格说出施春善身份,曾是许家厨娘,施春善自责,如果当年关好门就不会让坏人进入。司徒颜整理好思路,认定在场所有人跟许家都有关系。至于廖云,就是许夫人的母亲,而万吉祥的供词也有问题。万吉祥愤怒,认为马世英就是混蛋,自己曾受恩于许夫人。宗延也无话可说,当时跟许怀昌是战友,护送许夫人时,因过度饮酒,导致惨案发生。老刘和绮红也相继承认,自己跟许家认识。

司徒颜判断,绮红已经从良,成为作家,绮红无法辨别。司徒颜知道,这场命案是有人故意混淆,想把他也拉入浑水,认定这不是一个巧合。如果不是停靠,所有相关的人都可能下车,只有一个虚构的凶手存在。至于马世英的手表,就是关键,凶手制造的假时间,也足以证明,所有在场的九人,都给予马世英致命的一刀泄愤

第4集

司徒颜告诉他们,这不是正确的手段,他将整个作案过程复盘,知道他们这样做就是为了混淆真相。司徒颜重申,这是不合法的审判,法律一旦被破坏,将会让所有弱势人群得不到庇护。金启明急忙跑来,告知列车进度,一旦到达奉天,就有专人来抓捕凶手。

白露质问司徒颜,所有一切不可能不是巧合,承认是自己安排的,将所有与许家惨案相关的人邀请到这节列车。至于许夫人的仇,自己想要用极端的方式处理,她认为法庭不能处置马世英。白露坦白自己作案经过,她也认同司徒颜的看法,法律是公平的,谋杀将是死罪。说完,白露准备跳窗,被众人拦下。白露哭泣,是自己的无知让许夫人遇害,这些年一直想着如何报仇,承认凶手就是自己,众人皆反对。

列车到达奉天,当地警方询问司徒颜,司徒颜告诉他,凶手已经下车。他将众人混淆真相的说词用在了警方这里,成功庇护了白露,其余人等皆表示可以当证人。警方无能为力,将做证人带回去做笔录。

车上九人相继下车,表示对司徒颜的感谢。司徒颜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正确,但他希望大家都不要活在自责中。

列车继续前行,金启明和司徒颜共同用餐,一起抵达哈尔滨。司徒颜来到沈见贤家中,却看到房门上锁。刚巧碰到沈夫人(马睿饰)和哈尔滨警局谢局长,又得知沈见贤因病复发死亡。沈夫人表示难过,司徒颜从谢局长嘴里得知一些事情。

沈见贤追悼会上,司徒颜碰到哈尔滨商会主席骆闻声和邹静萱(沈羽洁饰)。邹静萱向其打听骆少川的名字,司徒颜表示不清楚。

骆闻声让魏闵希选下婚纱,尽快置办。魏闵希表示自己要回家一趟,处理相关事情,却没想到有人闯入家中,自己被害,凶手偷走了她包里的首饰。沈夫人表现难过,认为自己先后失去儿子丈夫,生无可恋。

骆闻声要求谢局长尽快查案,沈夫人告诉司徒颜,第二天邀请一些亲戚吃饭,让他早点休息。司徒颜走在大街上,看到茉莉这家大餐馆,不自觉走进去。

司徒颜看到菜单很有特色,点了一份牛排,跟周墨婉(张馨予饰)拼桌。没想到周墨婉手中的一份报纸,让司徒颜起身离开。

骆少川拦住司徒颜,说自己被通缉。司徒颜询问由来,得知骆少川跟骆闻声发生争执,之后骆闻声就被人杀害,自己也被警方通缉。骆少川让司徒颜找他的未婚妻邹静萱,可以知晓一些案情线索。

警察老包想要拿骆闻声的遗嘱,司徒颜表示遗嘱只能律师宣读,而自己正是。司徒颜当着继承人面宣读遗嘱,骆闻声的财产归骆少川所有。骆闻声的妹妹反对,认为自己才是合法继承人。邹静萱请司徒颜帮忙,她认为骆少川不可能杀骆闻声。

谢局长希望司徒颜不要打扰警方查案,只让他适当参与。因为当年骆闻声遗嘱,是在沈见贤在世立下的。司徒颜带来相关账本,准备查查骆家财产。谢局长怀疑,骆少川藏在沈夫人家,让老包查探。

谢局长告诉司徒颜,警方掌握的线索。魏闵希生前一直被勒索,骆闻声查到一些眉目。奇怪的是,骆闻声曾送首饰给魏闵希过生,但没想到魏闵希将其当掉,而店家也说是魏闵希本人,魏闵希的银行卡也是空的,只是不知道魏闵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第5集

白姗姗看不起魏闵希,认为她是为了钱才答应骆闻声的求婚。奇怪的是,魏闵希前夫是赌徒酗酒,两年前意外死亡,警方已经破案。白姗姗咬定魏闵希杀人,自诩为合法继承人。从谢局长口中得知,白姗姗是骆家弟妹,因骆老二死亡,才如此肆无忌惮。白姗姗一直想要分家,骆闻声想让邹静萱嫁给骆少川,好让其收心。

最先说魏闵希杀人的是白姗姗,魏闵希也承认自己杀人,因此曾写信给骆闻声,但始终没提及谁是勒索自己的人。谢局长认为很奇怪,案发后,那封信也不见了,猜测是否被骆闻声烧毁。

司徒颜查看骆闻声财产时,发现少了一张支票。白姗姗嚷嚷,肯定有人不怀好意接近骆闻声,都是为了钱。谢局长提供,看信当晚,他和骆闻声担心是骆少川犯错,想找骆少川问清楚。骆少川没回家,谢局长去酒吧没找到,又回到骆家,碰见下人方宏,路上被神秘人撞了下。

回到骆家,和方宏一起发现骆闻声遇害,背部刺中匕首。

谢局长立刻展开调查,比对家中所有人指纹后,怀疑指纹是骆少川的,才下令通缉。司徒颜认为,指纹比对缺少一人,而这人正是骆闻声。

骆少川藏在沈夫人家,他饿了到厨房找吃的。没想到撞见沈夫人和老包回来。沈夫人本想给老包沏茶,看到骆少川在厨房后,赶紧制止老包进入厨房,并将他送走。沈夫人给骆少川做吃的,骆少川很喜欢。骆少川表示,真希望醒来后一切没有发生。

司徒颜回到沈夫人家,想找骆少川询问,不巧被邹静萱跟踪。邹静萱发现骆少川果然跟司徒颜在一起,希望他可以回去找谢局长帮忙。沈夫人劝说,此案件非比寻常,骆少川还是不宜露面。

骆少川案发当晚醉酒,很多事情断篇。当司徒颜问及他是否不想魏闵希嫁进来时,骆少川表示没有,当年当兵还是闻闵希帮忙的。可闻闵希信里提到的勒索人,是不想骆闻声受到伤害的人,谢局长认为肯定是熟人作案,所有证据指向骆少川。

邹静萱坦言,凶手肯定不是自己和白姗姗,虽然自己是被白姗姗养大,但白姗姗绝不可能杀人。司徒颜听说指纹比对再次有结果,回到骆家将所有人挨个询问,每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明。司徒颜认为邹静萱说谎,邹静萱只好坦白,因为偷拿支票本想跟骆闻声道歉,但走到门口却不敢进去,后来又碰见方宏。

白姗姗认为骆家的财产自己有功劳,可以随便拿,随口说出方宏在进店,文漪跟下人关系很近,都是觊觎骆家财产。司徒颜感觉可疑,让谢局长查了方宏的账户。方宏表示,自己母亲病重,这些钱都是骆闻声借自己的,文漪也可以作证。

邹静萱否认自己当时的口供,她肯定骆少川不是凶手,因为骆闻声遇害并不是九点四十五,而是在此之前。方宏也补充一点,骆闻声遇害当晚,有一位访客。他并不知道是谁,因为访客没走正门,听声音是个男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2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