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化 > 《星汉灿烂》原著结局

《星汉灿烂》原著结局

日期:2022-07-05 来源: 编辑:流萤 阅读:46886 次

《星汉灿烂》由费振翔执导,吴磊、赵露思领衔主演,郭涛、曾黎特邀领衔主演,李昀锐、余承恩等主演,坎坷的家庭经历造就了“没有人烟气”的凌不疑和缺乏安全感的程少商,而对爱与温暖的共同渴求又推动着两个灵魂不断靠近,彼此治愈修复。是根据《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改编的古装家族群像剧。那么《星汉灿烂》原著小说的结局是什么?《星汉灿烂》原著小说结局是悲剧还是圆满?

《星汉灿烂》原著小说结局

《星汉灿烂》原著小说《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的结局是圆满的,结局是霍不疑最后终于报仇雪恨,李氏屋堡下面的地宫塌了,王延姬死了,田氏屋堡正在被官府彻底清查,骆济通被放走了,一切恩怨都尘埃落定,霍不疑也和程少商走在了一起...《星汉灿烂》小说结局男女主在一起了。五年后,男主霍不疑回来与女主少商团聚,少商对霍不疑深情表白阿狰,能遇上你,我三生有幸。”随后,霍不疑吻上少商的双眸。

从马背上拿下心爱的兵器,如凤凰展翼般的鎏金战戟在晨光下绚烂无比,霍不疑轻轻抚摸上面隐泛血光的铭纹。神兵有灵,饮多了敌寇之血,自会凶气四溢,他记得自己第一回上阵杀敌还是养父御驾亲征时。——当时,皇帝紧张的看着自己亲手抚养长大的清瘦少年领命出阵,掩饰不住的满脸忧心,御帐中众臣还以为前方军情不妙。

五年前,当皇帝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满脸痛苦之色。当时他心中冷硬麻木,直到流放在外时,才想到养父心中的苦痛怕不比少商轻。皇帝在自己身上花的心血比哪个皇子都多,如何排兵布阵,如何诱敌入毂,如何步骑配合作战,都是手把手教的……难道就是为了让他给凌老狗陪葬么。

张擅安排一切后回来,看见霍不疑看着兵器沉默不,十分善解人意的上前进:“少主公是在忧心小女君么?您放心,有阿飞跟着呢,决、不、会、有事的~!”霍不疑瞥了他一眼,戏道:“这是自然,你不是偷偷吩咐阿飞,‘一看情形不对,哪怕把人打晕了也要带她逃出来么’。”自己这位心腹看似老实木讷,实则花花肚肠不少。张擅讪讪的:“原来少主公都知道了。”

霍不疑抬头望向日出的方向,微笑道:“你放心,我等今日之战必能大获全胜。等回去,府里就该筹备喜事了。”女孩总说自己生来倒霉,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小小年纪就家破人亡。不过,他此时有一种直觉——他俩的厄运到此为止了。以后,他们会否极泰来,一生平顺,相守到老。

初升的日头爬至山顶,温暖柔软的金色清辉落在青年将军身上,他锐利的目光,高大的身影,淡然的神情,给了后面将士莫大的信心。尤其是其中的五百精兵,都是久经血战之士,在霍不疑麾下不知战胜过多少强敌,俱是坚信,此战也不过是给年老跟儿孙们吹牛时添上一笔谈资罢了。晨曦同样照到下方道路上,作为伏击的一方,田朔竟然此时才带着军队姗姗赶到;看着下方吃饱喝足尚且睡眼惺忪的队伍,上坡的伏军均露出不屑的笑意。

怀有同样忧虑的还有下方队伍中的一名紫面大汉,他脸上还有一片烧灼的疤痕。作为跟随公孙宪亲临战阵的老将,他忧心忡忡道:“公子,我等此时才来,也不知前方情形如何。唉,我等实在应该昨夜就赶来的。”

田朔骑着高头大马,得意洋洋:“你怕什么,细作不是来报过么。照那狗太子的脚程,今日中午才能到此处。我们现在赶到,有几个时辰布置陷阱,不是刚好么?!”紫面大汉无奈。他对公孙宪忠心耿耿,当田朔说要为父报仇时他本是满心同意,但后来根据王延姬的计策一步步闹到这般田地,他却生出一股不安。

引诱史新叛乱的那笔巨大财宝是公孙宪穷尽一生积攒的,原是为了保证爱子一生衣食无忧;煽动徐州各郡的豪族激烈反抗度田令的暗桩,组织近千人马的兵械粮草,都是他苦心孤诣多年安排下的——进可保田朔将家族发展壮大,于豪族世家中获得一席之地,退可保他逃之夭夭,在滇南土司或塞外单于处获得有力庇护。

公孙宪一生阴险歹毒,害人无数,但对田朔母子却是一片真心实意。然而,当田朔为了完成截杀太子的布置,宁肯放过杀害老主人的凶手之子袁慎时,紫面大汉隐隐察觉小主人对惨死的老父并不如何牵挂。但是,他还是得遵循老主人的吩咐,尽力护住田朔。紫面大汉望向身后行走松散的队伍,愈发忧愁——他见过精锐行军时的样子,如今他们看似人多势众,但其中一千人是临时组织起来,不过草草训练了数月。之前在密林中包围袁氏部曲,寡众悬殊的情形下依旧打的手忙脚乱,最后还得老主人亲自训练的五百死士出马,才打垮了袁家,逼其投降。

相比战力,更让他担忧的是军心。虽说眼前这帮亡命之徒在财帛与前程的许诺下愿意死战,但其实不少人都心里有数,如今天下大势已成,在中原腹地行此大不韪之举,恰似在汪洋大海中堆薪点火,便是偶然觅得良机,最终也难成气候。

待会儿与太子一行激战起来,若是轻易取胜就罢了,但若是久战不胜,需要以命相搏呢?到了最后关头,别说这一千人,就是那五百死士,真正愿意给田朔当肉盾的,也不知能有多少,毕竟人走茶凉啊。正当紫面大汉心中乌云密布,前面忽然有人大喊——“那是何物!”

他连忙抬头去看,只见上方山坡闪烁着冰冷的寒光,然后漫天的银色丝线飞一般的飘了过来。他心头一颤,厉声大叫:“是箭雨!前面有埋伏,快伏倒!”然而已经晚了,箭簇藉着顺风迅速落下,田朔的人马虽有迅速举起盾牌抵挡的,但也有相当的数量在猝不及防下被射中身体。瞬时间,哀嚎怒骂充斥周围。

紫面大汉咬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知道己方已经落入陷阱,立刻让心腹放出信鸽,示意埋伏在郭村的暗线赶紧放火,同时指挥队伍奋力抵抗。

三轮过后,几千只利箭射完,田朔的人马虽然死伤过三成,但剩下的部属也松了口气,当他们打算反冲山坡时,头顶上忽然出现几十枚高高抛出的黑色圆石,起先他们还不明所以,然而随即炸开的爆裂冲击力与火焰立刻将适才的哀嚎扩大了十倍不止。

此后,便是单方面的歼灭与投降了。霍不疑在马背上左劈右刺,忽见一群精锐的死士护着田朔往外冲杀,他眸色一沉,当机立断,策马奔到他们跟前。田朔怒吼:“霍不疑,你我无冤无仇,你不赶着去救村民,非要致我于死地不成?!”他还不知道少商也在那里,不然估计能喊的更卖力。

霍不疑面沉如水,冷冷道:“告诉你几件事——李氏屋堡下面的地宫塌了,王延姬死了,田氏屋堡正在被官府彻底清查,还有……”他每说一句,田朔的脸色就惨白一分。最后,他朝那名彪悍无比的紫面大汉讥诮一笑,“你的老主公,不是袁沛杀的。”

紫面大汉的瞳孔瞬间收缩,杀气几欲破眶而出。霍不疑仿佛洞悉心机一般,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是我杀的——我将他生擒后,断其四肢,斩其头颅,剖其心肝,祭奠被刺杀的两位大将军在天之灵!”紫面大汉睚眦欲裂,怒吼一声‘我等受主公大恩,此时不为主公报仇,更待何时!来呀,随我杀了他’,然后疯了似的向霍不疑冲去,随行的死士素来以他马首是瞻,再没人管田朔死活,纷纷冲杀而去。

此事正中霍不疑下怀,身旁的侍卫训练有素,迅速分作两路,一路护在霍不疑身旁抗敌,一路绕到后面,轻而易举的生擒了田朔。几个来回后,霍不疑看准对方破绽,凝神沉气,一记劈空斩将紫面大汉立斩马下。此后,反贼们群龙无首,迅速被围歼擒拿。

霍不疑留下人手善后,迅速奔去郭村,饶是张擅一直在旁劝慰,他依旧心慌意乱。好容易赶到郭村,只见火势已被扑灭大半,霍不疑挡开一路跪地磕头的村民,最后在人群中捞出满身灰土黑不溜秋的女孩,当着这许多人的面,一把将她搂进怀中。

周围的百姓与部曲们见状,便是疲惫与烧伤在身,依旧放声大笑——自来,保家卫民,英雄美人,总是千古传诵的。……

风平浪静后的次日夜晚,徐豫两州交界处的广阔平原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营帐。西侧的一处伤兵营内。

“你别哭了,又没烧在脸上?哭什么哭!”张擅大马金刀的坐在榻前,手上剥着橘子。

“我又不是哭这个!”梁邱飞躺在榻上,敞开的胸口涂满了烧伤药膏,“我对不住少主公,对不住小女君!都是因为我,少主公才放过骆济通!差点酿成大错!”积存在他心中许久的愧悔,终于在伤后爆发出来。

张擅剥出橘瓣,塞了两片在梁邱飞嘴里:“这不是没事么,还让少主公有由头提前去见小女君。这回你又舍身救了小女君,少主公再不会怪你的。”“呜呜呜,是我有眼无珠,以为骆济通是端庄贤淑的好女子!哪怕少主公说了她的所做作为,我还以为她有苦衷……呜呜呜……”梁邱飞含着橘子,哭的梨花带雨。

张擅慢条斯理道:“说到底,还是你们兄弟俩见女人太少了。少主公自己过的清心寡欲,没有半点烟火气,你们兄弟俩也跟出家修道了似的。阿起好歹还有四个红颜知己,你怕是连女娘的手都没摸过吧?”

“别提那四个红颜知己了!”

“别怕,日后兄长我带你去见见世面,什么中原的娇娘,西域的舞女,南越的歌……”“我不去,打死也不去!你这不正经的家伙给我滚出去!”

......

料理完中二太子,少商开开心心的从营帐中蹦跶出来,不防霍不疑正站在帐外,她愣了下,而后心虚道:“……你,你听见我适才说的话了?”霍不疑横了她一眼,表示全都听见了。“你来的正好,我有话跟你说。”少商想起一事,笑眯眯的拉他往远处走去。

这晚月色正好,夜幕如缎,微风清冷怡人。两人走离人群与营帐,在一块巨大平坦的山石上坐下。少商从袖中取出一物,托在白生生的掌心,笑问:“你看这是什么?”霍不疑扫了一眼,看见熟悉的细线团,顿时有些不大自在。

少商轻叹:“你将它缠在手腕上这么多年,我看过摸过不知多少次,却愣是想不到这是什么。以前老有人说我不学无术,我不服气,现在想想,这话还真没说错。”霍不疑俊美的脸庞微微发红,反问:“现在你想出来了。”少商幽幽道:“也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若非那夜你在地宫中猜测李阔夫人没死的那句话,我还不知要傻到何时呢。”

霍不疑低头不语。“这是琴弦。”少商将掌心的细线缓缓拉开,凝视身旁的男人,“而且,这是‘少商’弦,对么?”霍不疑向女孩深邃凝目,眼波温柔:“……对。”“那时,我总担心与你情深缘浅,将来不免分离。”他接过那根琴弦,熟练的往自己袖口绕去。单手束弦居然也能轻易缠好,显然是不知缠过多少遍了。“后来,我们果然天各一方。”他看着自己袖口的琴弦,难抑悲苦之意,“看着它,我方觉得心中还有一处是热的。”

少商静静的看着他,良久才道:“阿狰,今夜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一句我许久之前就该跟你说的话。”霍不疑转过头来,认真听着。深秋的寒气让人脾肺清朗,广阔寂静的中原旷野,仿佛一座用粗糙原石砌垒出来的萧瑟神殿,数千年如一日的供奉着缄默古老的神祗。繁星满天,深蓝色苍穹宛如缀满了宝石,美的惊心动魄。

“阿狰,你身负深仇大恨,却依旧能够淡泊仁善,心怀光明,你过世的双亲与兄姊在天有灵,必以你为傲。”“阿狰,这些年来我做错了许多事,伤过你许多次,可是你从未对这人世间的真情心灰意冷过。你至情至性,心如赤子,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男人。”“阿狰,能遇上你,我三生有幸。”

霍不疑感到一种近乎疼痛的喜悦。然后,他吻上了那双似有水汽氤氲的挚爱双眸。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2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