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化 > 《通天塔》分集剧情

《通天塔》分集剧情

日期:2022-07-04 来源: 编辑:hez 阅读:9968 次

最近热播的悬疑刑侦剧《通天塔》是一部根据蔡骏的著名悬疑小说《偷窥一百二十天》而改编,由邓家佳、秦俊杰、刘欢、李梦等主演,剧情由海港市刑警队长陆萧视角展开,讲述了一起离奇命案牵扯出的重重迷雾和背后的巨大阴谋。《偷窥一百二十天》这部剧小说非常出名,不知道改编而成的电视剧会给观众们和小说迷们什么样的惊喜,真让人期待。

剧情介绍:海港市护城河的一起突如其来的离奇“浮尸案”,致使战功累累的刑警队长陆萧(秦俊杰饰)泥足深陷。嫌疑犯绰号“水鬼”,不但拥有极强的反侦察能力,更具备超出人类极限的潜水能力。陆萧与新搭档房一彤在追查“水鬼”的过程中历经波折,更失去了挚爱的未婚妻姜一然。正当陆萧迎来至暗时刻,看不见的杀手“水鬼”却波澜再起,他的下一个凶杀目标疑似号称海港市首富的企业家程丽君。陆萧唯有依靠强大的意志力、非凡的克制力与过人的智商和勇气,在房一彤的协助下,依靠支离破碎、毫无头绪的线索,逐步攻克这一起史无前例、错综复杂、迷雾重重的连环悬案。而在前方无尽黑暗中等待他的,将是一个凶残至极、无所不能的超级杀手

《通天塔》分解剧情

第1集

事情发生在三个月前,崔善去酒吧消遣,酒吧老爸余生正在深情的弹奏着钢琴曲,期间弹错了几个音,余生觉得很抱歉,但是崔善却觉得已经很不错了,两个人坐下来静静的喝酒分享了各自的心事。崔善是个舞蹈家,余生觉得他们舞蹈家一定很辛苦,但是在崔善看来现实生活远比天舞更加辛苦,这叫余生觉得崔善的生活很不堪。崔善坐了一会便起身离开了酒吧,不过她觉得余生很像自己的一个老朋友。送走崔善后余生突然间就变了样,不再像刚才那般深情款款,而是十分恐怖狰狞的嘴脸。

崔善一个人回去的路上走上了天桥,只见她爬上了围栏展开双臂直接跳了下去。但那都是崔善的幻想而已,不过就在此时一个女人真正的从大桥上跳下去了,直接溺死在水中,等警察赶到后发现尸体上出现很多伤口,叫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那一天也是房一彤第一天上班,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对尸体进行检查,很快陆萧也感到了,房一彤赶紧去给领导报道,另外就是汇报自己所发现的线索。陆萧对现场进行勘察,发现了有车辆过去的痕迹,于是叫房一彤将现场发现进行记录备案。就在这时陆萧发现了现场还有一个皮夹子,里面是一个女人的身份证件,之后陆萧就叫房一彤叫人对护城河进行搜索,寻找一切可能的线索。

尸体带回去法医给尸体进行了解刨,发现竟然又27出伤口,大部分是胸口和大动脉的穿透伤,另外很多伤口更像是动物的抓痕。

房一彤给陆萧会工作汇报,死者依冰曾经有过案底,去年在直播的时候因为涉黄被拘留过十几天,还有一个助理叫小夏,于是陆萧叫房一彤去联系一下小夏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陆萧房一彤找到小夏后得知依冰一直做模特,后来因为直播涉黄进了拘留所,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直播回头继续做模特直到出事。

小夏回忆那一天她下班回家发现家里鱼缸里有个硅胶死尸,被扔在家里的鱼缸里,之后小夏就被吓得跑出去报警。就在这是依冰也回去了,被眼前的情景给吓傻了,但是依冰却没叫小夏报警,于是叫小夏赶紧找个地方将尸体埋掉了。陆萧觉得应该是依冰还在涉黄直播才不敢报警的,于是叫小夏带着去寻找假尸体位置,要将假尸体给找出来。路上小夏告诉陆萧他们依冰认为是同行故意打压她才弄了个假尸体去吓他,但是依冰不认怂,非要继续自己的路往前走。

小夏将两个人带去山野埋假尸体的地方,陆萧拿着工具将假尸体给挖了出来,回去经过法医的检测发现假尸体和真尸体的受害位置完全一样。陆萧觉得凶手之所以会制作假尸体就是要给依冰造成心理伤害,叫依冰看着自己的模型死亡情形造成心理压力。看着眼前的假尸体造型应该凶手和依冰很熟悉,否则不会对依冰的身体构造那样熟知。

房一彤觉得应该找小夏了解情况对依冰身边所有人员进行调查,之后老陆对依冰身边人都进行了调查,其中一辆网约车在酒吧将依冰给接走了,之后老陆将司机张白烨的车辆的路线进行了调取,置换后车辆就走到了没有监控的位置,可能是绕道去了护城河。房一彤也对张白烨社会关系进行了调查,两年前做了网约车司机,但是张白烨对车辆的录音功能已经关闭了,并且也失踪了。

第2集

陆萧要对张白烨驾车回城的路线进行调取,只要调出路口的几个监控就能知道他是否回城了,除非张白烨将车辆直接开进了护城河,那也是他唯一躲开监控的方式。

经过一番打捞果然张白烨的车子在护城河里大打捞了出来,而张白烨也在车子里早就淹死了。警察将尸体带回去进行尸检,发现张白烨比依冰早死了一天。之后警方将张白烨的网约车录音进行了播放,期间有一个乘客叫王梓桐,不过那个身份也是伪造的,王梓桐下单时间是星期三的晚上九点二十七分,之后老陆将接单后的录音都播放了出来,只有张白烨对王梓桐的对话,没有王梓桐给张白烨的回话,应该王梓桐都是用低头摇头的方式进行的回复。之后王梓桐在试点零二分在西城区麦田公寓下的车,之后张白烨就空车行使到试点二十一分除了监控所在区域还点掉了信号,据说是手机关机导致的,期间的录音也有,只听到张白烨叫乘客不要忘记后备箱的行李。之后行驶到试点十一分张白烨再次回到车上,之后录音就被切断了,之后试点二十一分驶出了监控所在区域,直到七月二十五日星期四晚上试点二十三分重新恢复了信号开启了街道模式,不久就接到了依冰的订单。陆萧知道张白烨的家在西边,但是在没有任何接单的情况下开区了北郊接单有些可疑,于是调取了嫌疑人上车的监控,那时候正好有一辆公交车经过挡住了,而麦田公寓的监控也被损坏了没几天。陆萧去了麦田公寓实地寻找线索,对附近的商店监控进行调取,结果发现了问题。

经过调查发现嫌疑人的微信一周前才注册,没用过几次,而张白烨的订单也是第一次下单,寻找起来十分困难。

崔善一个人吧乘坐公交车回家,上车后就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运动衣的男人带着帽子很恐怖,崔善到站后赶紧下车,没想到那个人也下了车,崔善赶紧拿出钥匙进了电梯。

陆萧回家后和老婆撒娇,直接躺在了她的腿上将案情讲给她听,以此来缓解压力,觉得这个案件很棘手,嫌疑人能够在张白烨去后备箱二十秒被迅速制服他病装进后备箱,应该是个硬骨头很难啃,不过老婆很相信陆萧的能力,不管对方怎么难对付都不是陆萧的对手。

警方定位到了嫌疑人的位置,陆萧赶紧带人去进行抓捕,但是嫌疑人身处闹市区,想要抓捕很不容易,于是陆萧安排人多点布控,对嫌疑人进行包围态势。最终发现了嫌疑人的具体位置,不过很开就被跑掉了,陆萧较大或分头寻找,但是那个人很狡猾,很快就消失在人海中。很快嫌疑人的信号就出现在地铁区,陆萧带着人赶紧进入地铁寻找,结果嫌疑人又下去了出现在了护城河上,而那里一个人都没有,这叫陆萧觉得嫌疑人一定是下水游到了那里,陆萧过去了有好几分钟了,嫌疑人一直没有露头,这叫房一彤觉得那个人更像是个水鬼。

第3集

崔善穿上连帽卫衣,刚回到家中,正打电话给陶医生,还没等她说什么,黑衣男子赫然出现在她眼前。

警局里,老许和超子正在各自吃饭,吃着吃着,老许突然起身,抢了超子碗里的唯一一块肉。超子就这一块肉,被老许抢了后,心有不甘,可他武力值不如老许,只能口头表示不满,却拿老许没奈何。

老许心满意足地吃着肉,电话突然响起。老许拿起来,一看电话,立刻掐断。陆萧正好经过,他问老许,是不是又好久没去看孩子了?提醒他一定要抽个时间去看看。老许闷着头吃饭,不甚积极地应下。

陆萧让房一彤先下班,可她觉得回家没事,想留下来跟陆萧多学习学习,发现陆萧在日历上做了记号,便八卦地打听起陆萧是不是要在这天,向与他相恋十年的姜一然求婚。陆萧不太喜欢房一彤这么八卦,便不做回答,一边吃饭,一边给房一彤讲解地图上的标记。嫌疑人的信号出现在闹区,虽然他完美地避开监控,但陆萧从人犯罪的心理上推断,他一定有要来的理由,决定去走访一番,找找线索。

清早,一名年青的女孩在河边逗狗玩,眼角突然看到河边一具女尸。女孩吓坏了,赶紧报了警。陆萧刚带人到了现场,姜一然作为法医很快也赶到,她见到死者时,十分吃惊,毕竟死者正是她的同学程丽君,两人不久前还曾经过见面。姜一然通过对尸体的仔细检查,发现这具假尸体与之前依然的情况十分相似,就连伤口也似动物咬伤。

程丽君的公演很快就要到日子,她本来已经特色崔善来表演,但不巧的是崔善今天正好没来。程丽君本想让表现不错的另一个女孩代替崔善,但靳团长表示,女孩跟崔善相去甚远,恐怕于演出无益。程丽君又气又急,决定先找崔善再说。

房一彤前去找程丽君调查,但程丽君正忙着公演的事,压根不肯见她,这让受了一肚子气回来的房一彤气愤不已。陆萧劝房一彤不要生气,他再去想办法,但房一彤得知程丽君是姜一然的同学,很快去找姜一然帮忙,希望能借着他们的同学关系,让自己跟程丽君见面。

姜一然如往常一般回到家,她特意给陆萧做了几个菜,但一直没看到陆萧,在桌上发现陆萧写的浪漫小纸条,开心地下了楼。

陆萧难得浪漫地布置了灯光场地,与姜一然聊得性起,两人翩翩起舞,情到浓时,陆萧直接把姜一然抱上床。第二天,陆萧一早起来洗漱,拉开衣柜,正犹豫着穿哪套衣服,姜一然告诉他,今天是星期六。

陆萧今天得参加局里的会议,得知姜一然今天请假,便让她多睡一会。可姜一然今天之所以请假,是因为今天正是父亲的忌日,她要去看父亲。

陆萧觉得很抱歉,近来忙着案子的事,竟然没想起这事,但会议不能迟到,他还是在姜一然的谅解下去了警局,只是车子行驶在路上,他的心一直在惦记姜一然。

警局里,超子抱怨今天的工资没到账,陆萧听到后,赶紧偷偷地给订戒指的陆老板打了个电话,表示自己过两天工资到账才能付款。陆老板见陆萧一拖再拖,已有些不满,闻言决定最后给陆萧一次机会。

崔善一身红衣醒来,她揉着昏沉的脑袋,看着自己身处的恐怖地方,既害怕,又好奇,于是小心地四处查看起来。崔善发现这里不仅有她的照片,还发现从小到大,她的成长照,她很惊奇,又很疑惑,不禁坐在沙发上,沉思起来,灯光打在崔善的身上,发出淡淡的光。

第4集

姜一然正在等车,一名自称是程丽君司机的男子,把姜一然接走,车子一路越走越偏,这让姜一然心里有些不踏实。司机看出姜一然的疑虑,解释道,程丽君的会所在比较偏远的地方,若非亲近,她是不会约在那里的。

姜一然到的时候,程丽君已经站在门口迎接她,程丽君一边带着姜一然参观自己的项目,一边介绍。原来,这个地方叫做通天塔,程丽君有信心,只要一开盘,尽管价位高,也能一售而空。

姜一然这种类型的美女,受很多精英和富二代的青睐,程丽君有心为她介绍,但姜一然已经有相恋十年的男友陆萧,于是拒绝了程丽君。程丽君认为姜一然把十年青春送给同一个男人,深为婉惜,感叹姜一然果然还是如学生时代一样纯真。

程丽君向姜一然展示了她的商业帝国,她每一分钟都要赚很多钱来维护,所以根本没有时间,跟警察沟通,今天与姜一然的谈话,纯粹是看在两个人老同学的关系上。程丽君的话音刚落,这时,通天塔内的灯光突然全部都灭了,陷入一片黑暗。程丽君雇佣的好多个保镖迅速围到程丽君旁边。姜一然看到这些,仍然想劝程丽君接受警方的保护,但程丽君明显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拒绝了姜一然。

程丽君要出去办事,捎上姜一然,两人正好可以我聊一会儿。姜一然见程丽君没带保镖,便开口提醒,但程丽君觉得完全没必要,认为姜一然太过紧张。

老罗发现水鬼的信号动起来,赶紧通知陆萧。陆萧联系上警队的房一彤和老许、亮子,几人迅速往信号地聚集。老罗确定水鬼的信号就是从一辆红色的卡车上出来,陆萧便亮出证件,提醒司机,想让他把车停下。

司机一见是警察,不但不停,还用卡车撞陆萧的小车,还好陆萧技术不错,及时避开。陆萧赶紧让亮子去拦着卡车,让房一彤过来自己的车上,控制他的车子,助他爬上大卡车。

陆萧冒着好大的危险爬上卡车的车顶,卡车一直向前驶,这让陆萧很不好稳住。司机发现陆萧登上卡车之后,故意急打方向,想把他甩掉。陆萧特别惊险地进了驾驶位后面的缝里,等他好不容易敲响车窗,司机试图用工具把他击落,还好陆萧当机立断,一拳打碎车窗,进去控制住司机。

陆萧刚把司机控制住,便发现卡车前面不远处,有一辆小车故障停在那里等待救援,女司机发现卡车直往她开去,吓傻了。陆萧赶紧给卡车制动,险之又险地把卡车停下。

陆萧从驾驶位拿到车厢锁匙,打开车门后,仔细搜索了一番,发现水鬼的手机就挂在车厢内。陆萧终于拿到手机,几人近来的工作总算有些成果。

老许突然接到电话,他听到坏消息后,脸色不免沉重,陆萧接过电话,得知姜一然出事,他不肯相信,紧急赶往医院,请求医生再救救姜一然,但医生也无能为力。陆萧掀开姜一然身上的白布,看见她满身的鲜血,心疼不已,既懊悔自己没有陪同,也不愿接受活生生的姜一然就这么突然去世。

姜一然与程丽君一起离开通天塔,姜一然在没有监控的高速路上,听到跑车有异响,便提醒程丽君。程丽君不以为意,嘲笑姜一然太过草木皆兵,可没过多久,神经大条的程丽君也发现了不对,于是把车子停下,不顾姜一然的劝阻,打开了引擎盖。一个长手长脚的黑衣人瞬间出现,挥着刀子要取程丽君的性命。姜一然赶紧上去阻止,死死地从后面把黑衣人拖住,让程丽君快点离开。程丽君赶紧开车跑掉,虽然她报了警,但也没能抓住歹徒,救下姜一然。

小货车司机经过高速时,正好撞见黑衣男子杀姜一然,行车记录仪记录下来这一幕,可陆萧回放之时,无论如何也看不清男子的脸。

第5集

陆萧去案发现场实地勘察,可水鬼根本没有留下任何毛发或是别的身体组织,唯一留下的脚印,也因为下雨而无法追踪。陆萧又气又急,根据现场的印迹往林子里找去,他走没多远,便看到一条河。陆萧想起,这正是虎城河的支流,判断水鬼应该就是从这逃走的,推测其携带大量潜水设备。房一彤明白陆萧的心情,但她还是提醒陆萧,之前监控画面上,水鬼并没有携带任何潜水设备。陆萧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只能推测,如果水鬼真是潜水走的,那他真的是一名真正的“水鬼”。

姜一然的遗体已经运回来,陆萧心情沉重地去尸检房。负责尸检的工作人员告诉陆萧,姜一然身上的伤口,有些正是与之前依冰身上的一样,说明这是同样的两种凶器造成。陆萧站在这里,脑海里却在回想,那天他与姜一然共度的愉快一晚,那时的姜一然还抱怨他不求婚,可惜他买的戒指没能及时戴在姜一然的手上,这让他非常遗憾,连再看一眼姜一然的勇气也没有。

陆萧不断寻找着水鬼接连作案的重点,为此,他已经不吃不喝好久,引得警局里的人对他担心不已。房一彤忍不住大声喝醒陆萧,让他务必保重身体,否则这样下去,一定会吃不消。老罗提醒陆萧,作为一名老刑警,如果再这么下去,势必会被调离专案组。陆萧明白,大家都是为了他好,即使没有胃口,也端起饭大口吃起来。房一彤看着陆萧的样子,心里特别难受,不禁红了眼眶。

房一彤已经查过海港市的道具师和化妆师,目前还没有人能够制作如此高仿真的模型,有能力的仅仅是几个行业翘楚。陆萧让房一彤继续查下去,一定会有所发现。

晚上,陆萧刚在沙发上睡着,便梦见水鬼来找自己,自己一路追击而去,很快便被惊醒。醒来的陆萧似乎看到姜一然在忙着给自己准备早餐,搭配衣服,可这都是幻象,等他走过去时,一切又消失不见。

今天是取戒指的日子,陆萧接过老板给他递过来的戒指,听着他送上的白头偕老祝福,不禁苦涩非常。早在半年前,陆萧便陪着姜一然到过这家首饰店,当时姜一然试戴了这款戒指,特别喜欢。老板不遗余力地赞美姜一然戴这枚戒指特别好看,说明她与戒指有缘。姜一然挺喜欢的,可她看到老板的报价后,觉得太贵,便推说尺寸不合适,拉着陆萧走了。

陆萧看出姜一然对戒指的中意,便偷偷跑回去找老板,但他手头紧张,只能预付三分之一的订金,请求老板给他留半年。老板起初不愿,当他听说陆萧与姜一然恋爱十年,被他的痴情样子给打动,便同意下来。陆萧想起往事,不禁恨自己没能早点把戒指给姜一然戴上。

靳团长见崔善一连两天都没来,不禁担心公演那天无人可用,于是找来廖琦,问起崔善的去处。廖琦恨不能取代崔善成为女主角,但靳团长硬要问崔善的去处,廖琦只好告诉他。

靳团长带着助理找到崔善所住的公寓,敲门无人应答,打电话,又只能听到手机的声音,却无人接听。靳团长还以为崔善是在闹情绪,便隔着门,让崔善好好沟通,可仍然无人应答。

崔善此时正处在那处神秘的屋子里,任凭她如何努力,也走不出房子。崔善累极,想要喝口水,可水龙头里一滴水也流不出来。又累又渴的崔善坐在地板上睡过去,等她从梦中父亲血腥摔死老鼠的场面中惊醒时,赫然发现身边有一排湿哒哒的脚印一直延伸到门外。崔善起身,沿着脚印一路追寻,眼里赫然印入一双穿着皮鞋的脚。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2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