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化 > 《说英雄谁是英雄》分集剧情

《说英雄谁是英雄》分集剧情

日期:2022-06-28 来源: 编辑:hez 阅读:15661 次

《说英雄谁是英雄》是由李木戈执导,曾舜晞、杨超越、刘宇宁领衔主演,陈楚河特别出演,孟子义友情出演,孙祖君、曾一萱主演,罗嘉良特邀出演的古装武侠剧。该剧改编自温瑞安所著同名武侠小说系列,讲述了少年王小石下山游历后结识了温柔、白愁飞、苏梦枕等人一起结伴进京创大业的故事。

剧情简介:生性善良的少年王小石(曾舜晞饰)下山游历,初入江湖,在机缘巧合下结识了温柔(杨超越饰)、白愁飞(刘宇宁饰)、苏梦枕(陈楚河饰)等人,与他们建立了一生的友谊,并在风云际会的京城江湖中,体会到兄弟义气、红尘缠绵,由懵懂少年逐渐成长为独当一面的“英雄”

开篇以英雄点题,主人公王小石轻舟出江湖,丢下一句:“我要成为一名一等一的英雄!我要平更多不平之事,打更多该打之人。”随即转身赴京城,只手开天地,将少年初心和热血气概表露无遗。随后仗剑少年们纷纷登场,有人要征伐有人要守护,亦有江湖间的诗酒浪漫,漫画与写实画面的快速切换,一幅全新构架的青春江湖图景呼之欲出。

古典武侠和青春气息的正面激烈冲撞,温瑞安武侠小说中的故事如何在新的诠释下散发光彩?还让我们拭目以待。

《说英雄谁是英雄》分集剧情

第1集

宋辽边境,一对人马风风火火从树林中走来。一位红衣男子拦住他们的去路,自称苏梦枕。为首的人一声令下,小兵们便夺刀而出,可都被苏梦枕一招致死。苏梦枕冷冷道,自己的确是打算取一个人的人头,但不是他的。

苏梦枕带着那首领的首级,到林中另一侧与杨无邪汇合。看着苏梦枕手里的人头小的异常,杨无邪不由得感到疑惑。苏梦枕解释道,辽国人在战场上会用石灰水煮人头,煮过后就只有现在这么小,好方便拿回大定府领赏。苏梦枕发下誓言,决不能让杨将军的尸体落入敌人手里。话毕,他便止不住咳嗽起来。杨无邪赶忙端来刚刚熬好的汤药,服侍他喝下。刚放下汤药,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箭矢。苏梦枕随后一拦,将箭矢握在手上。杨无邪忍不住抱怨,这送信的为何每次都用如此危险的方法。信上表明薛西神的死,苏梦枕知道花无错有意争夺楼主之位,便决定趁此时入京。

三人小队一路有说有笑,来到一处码头,打算走水路前进。可四下大量,也并未看到任何船只的影子。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美妙的琴声,三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只大船从山后缓缓行来。小石拿出自己的笛子回应琴声,希望能够搭一程顺风车。

温柔和雷纯一见面便聊得火热,活像认识了许久的老友。可殊不知,危险正向他们慢慢靠近。大船顺水而行,小石和白愁飞悠闲的坐在船边钓鱼,聊起了未来的打算。小石觉得人活一生重在游历,他便想去京城看看。白愁飞直言自己想要进京赢取功名,因为黑暗中的鲜花不如一条火镰,要扬名立万就要在最光亮的地方。

夜色下的金风细雨楼显得诡异怪诞,收信的小卒被鲁箭三步步紧逼,只得找古董求助。花无错一副长辈的模样,询问小卒这半个月是否收到苏梦枕的信。小卒直言自己都是直接将信交给楼主,是柳怜心代收的。在花无错的威吓下,小卒慌忙求饶,透露苏梦枕将经过苦水铺。小卒战战兢兢准备离开,可还没走几步,便被鲁箭三一箭射死了。

二十六年前,六分半堂挑了一批新入堂不久的新人,派到金风细雨楼当卧底。花无错表示那些卧底已经处理干净,可苏遮慕却知晓,金风细雨楼里仍旧留有奸细。花无错赶忙跪下,不敢多言语半句。苏遮慕直言自己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只是念在他对楼里有功,便一直为对他下手。苏遮慕警告花无错,只要自己在一天,就会压他一头。可如果自己死了,他动了不该动的念头,那金风细雨楼便不复存在。原来花无错曾是六分半堂的人,而这件事情只有他和苏遮慕知晓。

苏遮慕提醒花无错,那份卧底名单就在白玉匣子里,若是他安分守己,它便是救命符,可一旦动手,它便成了催命符。往事种种一一浮现眼前,花无错从回忆中抽出来,心像是沉入了水底。

这边,三人小队和雷纯正围坐甲板上喝酒聊天,好不愉快。酒到兴起,几人弹琴、吹笛、唱曲、跳舞,渐渐进入梦乡。雷纯轻而易举拿到了匣子,可转头将将手下扔进水里。

日上三竿之时,三人才渐渐醒来。小石翻看包裹,发现匣子还在。下了船,三人便准备进入苦水铺。因这苦水铺危机重重,两个少年担心温柔遇到危险,便合计着将她赶走。温柔和白愁飞发生争执,气汹汹跑开了。刚进苦水铺,小石和白愁飞便看到了苏梦枕。

第2集

苏梦枕得到消息称薛西神死了,居然是为了一个匣子。老爷子苏遮慕同苏梦枕说过跟香主花无错有关,苏梦枕要接手西风细雨楼,花无错也有此意。杨无邪打听到此次出手的还包括六分半堂,如此花无错还会出手,若花无错是受六分半堂的指使,那他们回京这一路就不太平。

雷纯听说跟带匣者在一起的姑娘是温家的人,交代手下不要伤及温家的人,改为智取,同时猜他们会走水路。果不其然,王小石和白愁飞商量走水路,若是遇敌也好办。温柔宣布行走江湖的三个原则,同时为了称呼上方便,就给王小石取名叫小石头,给白愁飞取名大白菜,而她还是温柔,容不得反抗拒绝。

王小石、温柔和白愁飞三人来到码头,可是一艘船也没有。王小石担心若是没有船,就赶不上八月十四送匣子。这时不远处驶来一艘船,王小石便吹响笛子将那艘船唤过来。待船靠近,居然是雷纯,看来这一切都在雷纯的设计之中。温柔和雷纯十分投缘,搞得王小石都震惊,女孩子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要好了。

花无错得到消息称苏梦枕从苦水铺进京,不禁想起之前楼主找他提起二十六年前的事,六分半堂招了一批新人派来金风细雨楼来当卧底,那批卧底名单的拓片到了楼主手中,里面居然有花无错的名字。花无错吓得赶紧跪地向楼主求情,楼主念在花无错对金风细雨楼有功,就不杀花无错,但只要有他在一天就会压着花无错。

花无错承认自己是六分半堂的人,但他自从来到金风细雨楼之后,没有干过一件背叛金风细雨楼的事。楼主警告花无错若安分,那匣子就是他的救命符,但凡动手,那匣子就是他的催命符,楼主的位置想都别想。

夜里,四个年轻人在船上喝酒聊天,白愁飞此番去京城是要干出一番事业,王小石就想去试试,雷纯想回家,问温柔的心愿是不是嫁人,温柔听了害羞否认,随后问王小石为什么不能随便拔剑,王小石不能说是自愿罚酒。众人举杯,雷纯希望大家能在京城完成自己的愿望。

因为雷纯在酒里下了迷药,王小石、白愁飞和温柔很快晕了过去。雷纯终于拿到那个匣子,手下表示有了匣子就能保住花无错,以后京城就再也没有金风细雨楼,苏梦枕正在回京的路上,手下让雷纯放心,总堂是不会让苏梦枕活着回京城的。听到这个消息,雷纯却将手下杀了。

次日,温柔将王小石和白愁飞叫醒,让他们赶紧洗把脸,自己去找雷纯,结果却得知今天一早,雷纯就和侍从已经下船。王小石专程检查包袱,看到匣子还在就放心下来。白愁飞怪温柔不懂礼数,雷纯姑娘才一声不吭走人的。温柔肯定白愁飞是喜欢雷纯,现在雷纯走了不开心。白愁飞跟温柔吵了起来,将温柔气走,他和王小石的目的达到。王小石感慨都怪匣子是招凶之物,又是苦水铺这样的地方,就是到时白愁飞若要把温柔哄回来就需要花点力气了。

温柔气呼呼地走了,一边走一边骂白愁飞,还怪王小石也不来帮她,这才反应过来白愁飞是故意把她气走的,她赶紧返回刚刚休息的地方,可是王小石和白愁飞早不见人影,她是特别懊恼。另一边,王小石和白愁飞已经来到苦水铺。

第3集

六分半堂的狄飞惊安排雷恨杀了苏梦枕,另一边,王小石和白愁飞已经到了苦水铺见到苏梦枕,王小石将师父让他转交的东西交给苏梦枕。王小石和白愁飞准备离开,这时雷恨带人气势汹汹前来要杀苏梦枕,顿时黑云压城。苏梦枕武功高强,跟对方交手不到三招,就将对方除掉。雷恨怒气冲冲要跟苏梦枕交手,关键时刻王小石和白愁飞出手相助,雷恨意识到自己定是不敌,很快就带着人马离开。苏梦枕有久病所致的咳嗽疾病,其实他身上有三四种绝症,还有五六种病症连名称都没有,也许是病毒伤一起发,反而让他清醒,但只要他醒着就不会死。

雷恨这局布的不错,暗桩刺客加上弩阵,当然,苏梦枕感慨多亏有王小石和白愁飞出手相助,不然杨无邪就得交代在这里了。苏梦枕感谢王小石和白愁飞二位朋友仗义出手,就是好奇他们为何要帮忙。王小石本想说是锄强扶弱,猛地想起白愁飞之前的提醒,赶紧改口是路见不平。苏梦枕请白愁飞和王小石随他去一趟破板门,他要挑六分半堂的堂主,如今古董已死,花无错还没出手,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时机,毕竟六分半堂不惜杀他来帮花无错,他得去跟他们好好谈谈。白愁飞有些为难,毕竟他和王小石不是金风细雨楼的人。

苏梦枕笑着表示他们本来不是,但现在是了,因为他们出手破坏六分半堂的计划,而敢得罪六分半堂的只能是金风细雨楼的人。无愧是苏梦枕的死士,愿为苏梦枕去赴死,苏梦枕要无愧当他的亲信而不是死士。一行人前往破板门,苏梦枕安排无愧负责雷媚。白愁飞向王小石介绍六分半堂有三个人无法让人了解,这三人就是雷损、狄飞惊和雷媚,王小石迫不及待地想见这三个人。此时狄飞惊已经在城头等着,苏梦枕问王小石和白愁飞谁留下,王小石主动提出他在城下守着。苏梦枕来到城头跟狄飞惊相见,狄飞惊见苏梦枕提刀前来,就问他是要杀人还是谈事。

苏梦枕以为自己要杀人的话,必然没有狄飞惊说话的机会。既然是谈事,狄飞惊便为苏梦枕倒茶。他也不藏着掖着,坦言此次为了阻止苏梦枕回京在沿途投入十一个堂口,方才在苦水铺,四个堂主联手都折损在苏梦枕刀下,如此看来只能他和雷恨联手。苏梦枕跟狄飞惊提议不如将这场决战放在今日,若狄飞惊不叫雷损来,就会死在自己刀下。苏梦枕跟狄飞惊谈条件,在见到堂主之前,六分半堂要退出金风细雨楼的家事。狄飞惊应了下来,苏梦枕便起身准备离开,狄飞惊问苏梦枕可知他的命在谁手上。此时楼下,两派人马厮杀,刑部在一旁看戏。守在城下的王小石看到不远处出现一位戴着斗笠之人,立刻警惕起来。王小石欲拔剑跟对方对决,不过对方在试探王小石的功力后,自知不是对手就转身离去。

在看戏的刑部令人回头去摸摸跟着苏梦枕身边那两人的底。事情已经谈妥,苏梦枕让无愧速速回京稳住花无错。狄飞惊觉得奇怪,苏梦枕全身上下至少三四种病,为何就不死。狄飞惊分析有三个可能,一是苏梦枕功力太高,二是体内几种病症相互克制,三是奇迹。雷损以为江湖是生意场,能胜自然好,但不败才是硬道理,虽说他和狄飞惊二人联手能杀苏梦枕,但是惨胜,反倒被别人渔翁得利,如此不值当的。苏梦枕没想到堂主为了阻止自己进京是下了不少血本,不过他感谢遇到王小石和白愁飞二人朋友,这是他的幸运。

第4集

金风细雨楼楼主苏遮慕醒来,便让花无错陪他出去走走。柳怜心给莫北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若有反事,不必出头,保命等风。楼主提醒花无错还有一把催命刀,这时手下来向花无错汇报苏梦枕回京了,花无错便将楼主控制软禁,柳怜心主动提出陪在楼主身边。温柔被无邪绑了起来关在柜子里,无邪来为温柔松绑,温柔看见王小石、白愁飞和师兄苏梦枕在一起,一脸委屈,骂他们欺负自己。苏梦枕和温柔聊天,提起上次和温柔的父亲通信,念叨着温柔老大不小也该成婚之事,到时他会带大队人马去观礼的。

温柔推脱这事不急,苏梦枕拆穿温柔是偷出来的,温柔实在受不了父亲逼着她相亲,人都带家里来,她就光明正大地出来了。温柔让苏梦枕不要劝她,总之她是不会回去的。白愁飞终于知道苏梦枕为何名满天下,毕竟一刀在手就风云色变。王小石意外白愁飞心气高,居然还会羡慕人,忍不住想知道今天遇到的那个人,是不是也在英雄榜上。王小石还吐槽温柔是苏梦枕的师妹,怎么武功那么差,不料此话正好被温柔听见,气得朝扔葡萄。

夜里,花无错支走守在楼主门口的人,柳怜心拿刀警惕地守在门口,只不过有影子,一下就暴露。楼主问花无错来为何事,花无错就问楼主匣子里的名单是不是真的有他的名字,还提起有人给他算过,大半生荣华富贵,五十岁有一劫,楼主听了劝花无错还是早点回去休息。苏梦枕敬白愁飞和王小石酒,感谢二人相助,他和狄飞惊约定六分半堂不再插手此事,但花无错要杀他,而他要带匣子去见父亲,所以还要二位相助。如今金风细雨楼被花无错围得水泄不通,光凭他们四个硬闯是闯不进去的。白愁飞想到一个办法,就是可以让人假扮苏梦枕。

王小石和白愁飞都主动提出由自己来当苏梦枕这个替身,白愁飞指出王小石江湖经验浅,就由他来。是夜,王小石找白愁飞商量还是由他来当替身,白愁飞问起原因,只见王小石欲言又止也就不再追问便应了下来,只是那帮老狐狸不好对付,叮嘱王小石要小心谨慎,还要保护好温柔。苏梦枕安排无邪先回楼里,把他回京的故事告诉老爷子。王小石换上苏梦枕的一身红衣,手中拿着那把红袖刀,扮作苏梦枕上了马车准备进京。马车上,温柔追问王小石为什么要跟白愁飞换,王小石嘴上嫌弃温柔武功差,其实心里是要保护温柔。白愁飞陪苏梦枕去见一个人,苏梦枕进去后,他一个人在外面马车上等着。苏梦枕见的人是雷纯,二人爱慕着彼此,只是身为对立的门派,只能如此。雷纯告诉苏梦枕她也去了细柳,差点拿到匣子。

苏梦枕透露雷纯父亲让她去拿匣子把她支开,心里从未想过和谈。雷纯自责,他们曾经约定过不提两派之事,这次是她坏了规矩。苏梦枕不怪雷纯,就是有些担心,雷纯放过匣子回去六分半堂会更难,其实有苏梦枕这句话,雷纯觉得一点也不难。苏梦枕问雷纯是不是见到他的两位新朋友了,雷纯自然见过,王小石心性纯直,是个信守诺言之人,白愁飞是个非常有野心的人,难得的是野心和能力相匹配,二人都是大才。苏梦枕好奇雷纯就没把二人招揽到六分半堂,雷纯心里清楚,因着温柔的关系,王小石不可能进入六分半堂,因着王小石的关系,白愁飞也不会进入六分半堂,让苏梦枕好好栽培二人,将来会是他的好帮手。

明日一战,雷纯相信苏梦枕会继任楼主一位,一举一动将牵动整个江湖,往后他们若是想再见面,怕是更加困难。苏梦枕以为不难,待他做了楼主,天底下能阻止他们见面的就剩雷纯的父亲。

一早,温柔将她昨晚做的新袜子送王小石,闻到屋里有炭火味,就准备开窗透气。王小石担心窗外有探子赶紧拦着,二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气氛有些暧昧。箭三向花无错汇报,苏梦枕给其他四位主事也发了请柬,虽说李念堂和龙啸青是花无错的人,但莫北辰和师无愧就有些摸不透。花无错以为那两人就是墙头草,等他做了楼主,那时再收拾他们。花无错令箭三召集人马,他倒要去会会苏梦枕。客栈里,王小石手握红袖刀,想起那日苏梦枕教他红袖刀法的画面。

第5集

白愁飞陪苏梦枕候在金风细雨楼附近,苏梦枕问白愁飞为何来京城。白愁飞就是想挣个出身,找一片立足之地。父亲抱病在床,苏梦枕不想一身血气去见父亲。白愁飞让苏梦枕放心,无论多少人来,他都能为苏梦枕争取一刻。花无错等人在巳时会聚在集贤居,龙啸青来到客栈,吵着要见帘子后面的苏梦枕。温柔机智帮忙解围,自报家门把龙啸青给吓退。

巳时已到,苏梦枕和王小石同时点上一炷香,在香燃尽之前,在集贤居的王小石和温柔要拖住花无错他们,苏梦枕则利用此时间去见父亲苏遮慕。花无错他们等着要见苏梦枕,温柔提起苦水铺之事,苏梦枕中毒受伤见不得风寒。王小石假扮苏梦枕在帘子后面说起前几日之事,父亲好友突然送他一个白玉匣子,里面装着极其重要的东西,而他在苦水铺遇袭,并非因为他是苏梦枕,而是因为匣子。如今匣子还在他手上,本要亲手交给父亲,无奈如今身负重伤,没有把握亲手交到父亲手上,今日邀请各位主事和香主前来,不如就在此处把匣子打开公之于众。花无错心虚,声称这么重要的东西就应当交给楼主,在这里打开多少有些欠妥。

既然花无错觉得不妥,王小石提出还有一个法子,就是派人送他回楼里。花无错认为不要那么麻烦,不如就将匣子交给他。王小石推辞,花无错和其他主事因此怀疑帘子后面的人不是苏梦枕。王小石便亮出红袖刀,有了这一刀,没人敢质疑他的身份。另一边,白愁飞给苏梦枕开路,苏梦枕一路顺畅见到父亲,并当着父亲的面打开名单,果然就有花无错的名字,花无错就是六分半堂的人。

苏遮慕知自己时日无多,就将金风细雨楼的楼主信物扳指交到苏梦枕手中,相信他做楼主一定比自己做得好。苏遮慕还教苏梦枕两句话,一是要重仁义,这样才能聚民心,二是懂权力,江湖中的生死多由刀剑决定,但坐在楼主这个位置上,生死就由权力决定。苏梦枕还和父亲喝酒,苏遮慕嘱咐苏梦枕要守好这个江湖。和儿子喝完最后一杯酒,苏遮慕也永远地离开了。苏梦枕发出行动成功信号,花无错没想到果真是调虎离山之计,于是安排人看着王小石和温柔,他要回楼里。

王小石拦住花无错,希望他清楚,苏梦枕已经控制局面,他已经没机会了。雷纯一开始就希望苏梦枕赢,现在苏梦枕赢了,她的心里特别开心。花无错赶回楼里,苏梦枕怒斥花无错和父亲是歃过血烧过黄纸的兄弟,却做背叛楼里之事。父亲到现在还留着花无错的命,就是因为花无错没有对自己的兄弟下手,但花无错是叛徒也是事实,一个六分半堂的人若是做金风细雨楼的楼主,传出去江湖上便再也无金风细雨楼。花无错气急败坏跟苏梦枕动手,只不过他怎会是苏梦枕的对手,刚拔出剑就被苏梦枕一刀斩断。苏梦枕是天下英雄之冠,花无错想着能死在苏梦枕手里也不亏。

不过苏梦枕不杀花无错,因为仁义,但花无错的所作所为却全然不像楼里人。花无错不甘心,他完全可以杀了楼主,这些年他为了楼里出生入死,但他却没有这么做。这些苏梦枕都知道,就当着父亲的牌位问花无错是否服输认错,同时当面烧掉名单拓片。花无错跪地认输认错,苏梦枕便留花无错一命,但花无错犯忤逆罪,企图谋夺楼主之位,按规矩被逐出金风细雨楼。另一边,六分半堂总堂主听说花无错的事,既然花无错承认是金风细雨楼的人,那就是六分半堂的叛徒。

苏梦枕敲响丧钟,听到钟声的雷纯戴上一朵白花以示吊唁。苏梦枕现在是金风细雨楼的楼主,江湖不再太平,总堂主劝雷纯别对苏梦枕有什么念想。雷纯将令牌还给父亲,她对父亲想要的江湖是没有半分兴趣。王小石、白愁飞和温柔三人在屋顶聊天赏月,接下来白愁飞要尽快加入金风细雨楼,毕竟要夺取功名就要去最光亮的地方。温柔的愿望是她的人生自己做主,她从小待字闺中学习琴艺,学习女红,长大后被逼着相亲嫁人,她不要,只想学武功闯荡江湖。王小石的愿望是成为一名英雄,三人对月饮酒,希望大家的愿望都能实现。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2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