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化 > 《凭栏一片风云起》分集剧情

《凭栏一片风云起》分集剧情

日期:2022-06-10 来源: 编辑:hez 阅读:3234 次

《凭栏一片风云起》是由金琛执导,胡一天、章若楠、王劲松、张晞临、张赫、林子璐领衔主演,刘珈彤、张钰琦、李岷城、马骁凡、蔡欣洋、刘洋珂主演,高伟光友情出演,胡亚捷、王思懿、席与立、马栗特别出演的年代剧。

该剧聚焦1937-1945年国难时期,讲述北平的三个知识分子家庭的两代人,面对时代的大动荡和大变局,做出的选择和牺牲的故事。该剧于2022年5月19日在湖南卫视首播,并在芒果TV、腾讯视频同步播出。

作为一部时代热血励志剧,《凭栏一片风云起》讲述了飞行员和文化学者“文武”两大群体在图存御侮的道路上彼此交汇、殊途同归的故事,以此再现那个热血澎湃的风云时代,展现当时有志之士的爱国情怀与责任担当。

以热血信仰和文化传承为切入点,《凭栏一片风云起》把宏大叙事与情感雕琢相融合,跳出小家小爱、儿女情长的窠臼,真实塑造了个性鲜明的多个人物形象,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有志之士愿以身为灯盏,照亮血沃之地、守护文脉的信念感更显得弥足珍贵。

《凭栏一片风云起》分集剧情

第1集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由于国民党内部腐败无能,各级不重视航空飞行,导致中国航空远远落后日本,面对日军先进航空力量,国民党只有挨打的份。多次空战失利后,党国开始拔款培养飞行员。张启便是其中之一,他从一名优秀的飞行员升为了教官,指导学员们飞行。在一次训练中,陆子仪派兵赶到航空学校,点名抓捕涉嫌通共的曾念乔。曾念乔是张启的学生,正在空中驾驶飞机返航,负责做撩机的丁焕生与曾念乔无线电联络,却始终联系不上曾念乔。 唐教育官提醒陆子仪,曾念乔正在天上飞,就算陆子仪想带走曾念乔,也得等曾念乔落地,因此不能干扰张启一行人在地面布置落地信号。

陆子仪一向认为党国飞行员无法与日军飞行员相比,他决定看看党国培养的飞行员有多大能耐,如果连降落都无法顺利,党国的经费就白废了。张启带领手下在跑道两边点燃了火团,曾念乔在空中驾驶飞机,透过云层看到了火团,向着火团方向降落下去,顺利落在跑道上,刚下飞机就被陆子仪带领手下人包围了。陆子仪接到线报,线人曾经看到曾念乔从大学教授金至烈住处出来,走的时候带了一个盒子,神色慌张。曾念乔否认自己带了盒子,陆子仪的手下爬上飞机搜寻,找到了盒子,但是盒子里面只有几本书。陆子仪下令带曾念乔走,曾念乔被关进牢房里面,受了酷刑,但他拒不招供。当初他从金至烈家中出来后,把盒子藏到了指定的角落里面。

航空学校打算去复华学校招生,但复华学校的秘书孟无染坚决反对。孟无染有一个不听话的女儿孟海棠,同事曹穆也有一个不听话的儿子曹破山。曹破山满腔热血,不听父亲劝告执意上街游行示威,孟无染站在家门口看了个一清二楚,曹穆脸上无光,计上心来嘲讽孟无染有个不听话的女儿。唐教育官将张启与丁焕生叫到办公室,提起了孟无染反对学生当飞行员的事情,叮嘱张启去北平一趟,做孟无染的思想工作。孟无染与张启父亲是世交,双方定了娃娃亲,女儿孟海棠年龄也不小了,孟无染把定亲的事情说了出来,提醒女儿孟海棠跟张启见个面。孟海棠指责父亲思想迂腐,她不接受俩家的娃娃亲。张启到了北平后,去孟无染家里拜访。

孟海棠闭门不出,偷听屋外的动静。孟无染告诉张启,他反对学生当飞行员是担心有大量牺牲,虽然保家卫国是好事情,值得推崇,但孟无染认为并不是全民当兵是好事,全国各地各行各业都需要不同的人才,一个国家不可能全民皆兵,学校是培养各种人才的地方,不是专门培养士兵的地方。孟无染因事离去,张启与站在房里的孟海棠谈话,他腹有才华,引起了孟海棠的好奇心。

孟海棠出门爬墙,被还没离去的张启撞见。张启举起相机,拍下了孟海棠骑在墙上的情景。孟海棠得知张启就是未来的夫君后,让张启做人肉踏背,她想从墙上下来。张启行得正走得直,声明自己从不弯腰,建议孟海棠跳下来。孟海棠只好往下跳,因惯性扑进了张启怀里,她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心动感。

第2集

夜色如墨,金至烈故意不点灯,站在漆黑的窗台边,往楼下看去。胡同口聚集着数名陌生男子,这些男子鬼鬼祟祟,交头接耳说着什么,不多时调头就走。次日,孟无染来到金至烈家外,大声喊话,邀请金至烈到家中作客,但金至烈许久不回应。凌问岳去了孟无染家里作客,几人在院里吃喝的时候,金至烈从门口经过,他的手里抱着一个木盒,凌问岳起身往门外看的时候,金至烈已经不见了。

丁焕生向张君打探去孟家的情况,孟无染带头反对学生报读航空学校,别的学校也跟着响应,不允许学生报读航空学校。丁焕生提醒张君必须做好孟无染的思想工作,否则他和张君就得一直待在北平,不能回去。好友龙珍珠赶了过来,一同随行的还有龙珍珠的男友萧鸿恩。张君向龙珍珠热情洋溢打招呼,双方落座后,张君打开天窗说亮话,提起了航空学校想招学生,萧鸿恩非常爽快,他是报社编辑,可以腾出一个豆腐块,帮张君招生。龙珍珠是记者,也可以利用自己的职务散布航空学校招生的信息。

金至烈晚上来到湖边坐下,心情沉甸甸地。曾念乔与金至烈见完面后,被捕入狱。金至烈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引起了国民党注意,如果自己暴露了,就会牵连其余地下党同伴。经过坚难地决定,金至烈意识到了只有自己死了,才能保住其余地下党同伴的安全。想清楚后,金至烈离开长椅,往湖中走去,渐渐沉入了水里。航空学校举行庆飞仪式,孟无染代表学校参加,许多记者和百姓也赶了过来。孟海棠和同伴们也赶到了机场,曾破山非常羡慕飞行员,他觉得飞行员英勇不凡,如果他是女的,他也想嫁给飞行员。

孟海棠举起望远镜,看向机场方向,正好看到张君与丁焕生在机场上行走。航空学校新进了飞机,张君准备亲自驾驶飞机试飞。孟海棠赶到机场,宣布自己也要跟张君飞天。张君带领孟海棠去坐飞机,到了起飞地点后,张君告诉孟海棠,试飞其实非常危险,有可能上了空中就无法活着回到地上。

孟海棠没有被吓倒,坚持跟张君一起坐飞机。张君让孟海棠坐到后座上,他坐到驾驶座操控飞机,飞上了天空。飞机升空后,孟海棠因为还是第一次坐飞机,吓得紧闭双眼,不敢往旁边看。张君计上心来嘲讽孟海棠,激将孟海棠睁开眼睛往周围看。飞机飞到了云层上面,周围是无边无际的云团,场景如梦似幻,就像是在仙境里面一样。孟海棠无比激动,贪婪的欣赏此生从未见过的云景。天色忽然突变,地面的单位检测到了风向变大,赶紧做出应对。张启发现油快耗光了,赶紧采取紧急措施。飞机无法在机场降落,落在距离机场不远的山地上。

张启从飞机上下来后,试图拖行飞机,他感觉到了飞机的重量不正常,经过搜查,他发现机翼里面藏着古物。古物正是金至烈保管的,也不知道怎么跑到了机翼里面。张启与孟海棠坐车回到机场,孟无染见女儿平安无事,这才松了口气。记者们围了过来,张启让孟海棠讲话,孟海棠忽然昏倒。

第3集

孟海棠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病床上,母亲坐在床边,如释重负。原来,之前孟海棠是因为天气太热,中署晕倒,并不是其它什么原因。孟母数落孟海棠不注重自己的名声,孟海棠晕倒后,张启抱着孟海棠往医院赶,被记者拍了下来,登到了报纸上。孟无染赶到医院,拉长了脸,他认为女儿孟海棠败坏了自身形象,而且飞行员是高危职业,他决定取消孟张两家婚事。孟海棠乐不可支,从床上爬起来,支持父亲的决定,宣布以后好好孝顺父亲。

张启躺在床上睡觉,不知不觉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当年曾念乔带领曾破山找到父亲的情景,曾念乔一行人在路上遭到日军空袭,除了他和曾破山,其余人不幸遇难,曾破山的姥姥和母亲全部死于空袭。

张启苏醒过来,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丁焕生看出张启神色不对劲,猜到张启做噩梦了。丁焕生提醒张启休息好了就去曾毅家里,游说曾毅同意学生报读航空学校。

凌问岳夫妻俩人分析金至烈留下的一些信息,金至烈家的书架上摆了许多书,其中一排摆放的全是经济相关的书,竟然夹了一本养鸽子手册。凌问岳取出养鸽手册翻看,仔细研究。金至烈正好也养了鸽子,凌问岳夫妻俩人走到屋外,找到了空空如也的鸽笼。

孟海棠几人坐在院子里面,谈天说地玩真心话游戏,一个一个表达心里的想法。曾破山三人都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爱人形象,轮到孟海棠的时候,她不由自主想到了张启,满脑子都是与张启在一起的情景,挥之不去,去之又来,让她心神不宁。

但孟海棠本能地抵触张启,她宣布自己喜欢的人不能是军人,个子不能太高,最好戴黑框眼镜,风度翩翩,就像凌问岳老师一样。张启上门拜访曾毅,导致曾毅情绪激动,一不留神撞到了脑袋。曾毅平静下来,坐下与张启交谈,孟海棠赶了过来,听张启与曾毅讲话。

张启提起了曾毅死去的家人,曾毅情绪又开始激动了,认为张启在揭人旧伤。张启赶紧解释自己只是提醒曾毅应该报仇,亲人死于侵略者手里,任何有血性的人,都应该支持打击侵略者。张启表达出保家卫国情怀,让孟海棠深有感触。

曾毅被张启说动了心,但他没有立即同意学生们报读航空学校,而是要求张启先拍几张相片。

孟海棠几人去山上玩,曾破山已经做好了决定,他要报读航空学校。几人聊着聊着忽然发现少了一个人,少掉的人是凌浅樱,几人推测凌浅樱在山上迷路了,赶紧满山遍野寻找。

张启上山拍相片,遇到凌浅樱几人,孟海棠为了寻找凌浅樱,不知所踪。张启几人很快找到了孟海棠,一行人到凉亭里面谈天说地。孟海棠意外发现一只鸽子飞进凉亭里面,赶紧起身上前捉住了鸽子,她凭鸽子腿上的环圈,认出鸽子是金至烈养的。

张启满腔热爱保家卫国,打动了曾破山几人,几人当即宣布共同悍卫祖国河山。凌浅樱下山回到家里,告诉父亲凌问岳,她之前跟孟海棠几人上山玩耍,发现了金至烈养的鸽子。张启回到航空基地,与丁焕生在仓库提起藏在飞机里面的不明古物。一名男子藏在屋外偷听。

第4集

手下神色慌张回来报信,机场飞行员已经发现飞机里面有走私品。陆子仪神色凝重,思忖对策。手下人担心自己败露,提醒陆子仪不能舍驹保帅,自己的手下也要照顾到。

凌问岳夫妻俩人分析金至烈养的鸽子下落,金至烈是养鸽老手,鸽子什么时段回来,凌问岳认为是清晨和傍晚。屋外忽然传来鸽群飞行的声音,凌问岳跑出家门,抬头往空中看,空中有一群鸽子,正在迅速飞远。

日本学者岗山信一举办座谈会,大谈中国历史文化,恶意抹黑中国历史。孟海棠陪凌问岳赶了过来,凌问岳是甲骨文专家,对岗山信一的观点提出质疑。

岗山信一称自己得到了金至烈委托保管的甲骨,凌问岳没有相信岗山信一,而是提醒岗山信一口说无凭,岗山信一放话宣布,一个月内必定出示甲骨实物给公众看。演讲会结束,凌问岳与孟海棠出门离去,他猜测岗山信一手里没有甲骨,是在引蛇出洞。

张启准备返程,出发之前向孟海棠告别,孟海棠想归还张启送的手帕,张启让孟海棠留着自己用。出发之日将至,张启将开飞机返程。陆子仪赶来阻拦,以航委的名义提出检查飞机,不允许张启驾驶飞机返程。

之前张启驾驶一架新飞机试飞,燃油很快耗光,是有人破坏了油箱。张启认为试飞出意外不是飞机质量问题,就算飞机有质量问题,他可以驾驶另一架飞机回程。

陆子仪话里有话,认为张启坚持想驾驶飞机返程,是想顾及家里的颜面,张家掏钱买了几架飞机,张启自然要维护家里的名声。

日本人发动进攻,张启接到命令,驾驶飞机飞离机场,避免日军空军轰炸机场。唐教官在电话里面命令张启只驾驶飞机走,不能与日军空军作战,如果违抗军令将被严惩。

曾破山收拾行李,准备出门去参军。曾毅一听曾破山要参军,赶紧阻拦。曾破山态度强硬,表示自己必须去参军。曾毅情急之下找来鸡毛禅子,抽打曾破山。

曾破山一心想为母亲和姥爷几人报仇雪恨,当年他只有六七岁的时候,跟着母亲几人来北平投奔父亲,一行人在路上遭到日军空袭,除了曾破山和曾念乔,其余人全部遇难了。

虽然事隔多年,曾破山却经常想起遍地焦土,以及母亲血肉模糊的脸庞。曾破山提起曾毅已经同意学生们参军了,却不允许自己的儿子参军。曾毅也是有私心的,他只给别的学生参军,自己的儿子就是不允许。

曾破山指责曾毅自私自利,其它学生也是别人家的儿女,一样也很宝贵,无论曾毅如何反对,曾破山铁了心参军。

孟海尘瞒着家里,偷偷参军上战场。孟海棠把弟弟参军的事情告诉给了父母,急得父母直跺脚。学校正在召集老师开会,商量搬迁。孟无染急着去学校开会,叮嘱孟海棠去找弟弟。

孟海棠去机场找到张启,提起自己的弟弟参军了,还没有满十八岁。张启理解孟海棠的心情,驾驶汽车出城,来到化为焦土的战场上,找到了受了伤的孟海尘,带领孟海尘抄近道走。

路上出现了雷区,丁焕生驾驶飞机赶来,在张启的示意下往汽车前方射子弹,一路引爆地雷,为汽车开路。

第5集

孟无染感到学校开会,跟老师们和领导们商量南迁一事。日本人随时有可能攻进城里,到时学校有可能保不住。孟无染当场表达出保家卫国的情怀,提醒在座的各位不要异想天开,以为能跟日本人文明谈话。

张启驾驶汽车,在丁焕生的保护下回到了机场,成功救出了孟海尘。回到机场后,张启要立即赶回杭州,孟海尘跟着他一起去杭州。

孟无染认为尽快南迁,校长表示自己其实也有爱国情怀,但是自己的职责是保护全校师生,因此必须暂时顺从日本人,晚上举办座谈话,与日本学者交流,为南迁争取机会。

燕西大学被日本人轰炸的消息传来,令在场之人无不面色大变。燕西大学损失惨重,宿舍,教学楼等各处全部化为废墟。事态紧急,日本学者点名要凌问岳参加座谈会。

孟无染回到家里,女儿孟海棠心事重重,吐露弟弟孟海尘跟随张启去杭州了。孟无染没心思管小儿子的去向,他也产生了举家南下去杭州的想法,而且学校也是要搬到杭州。

孟无染去凌问岳家里,提起日本人想邀请凌问岳参加座谈会,孟无染了解凌问岳的想法,以凌问岳的性格,就算去了座谈会,也会与日本人争论,指责日本人侵略中国。

为了凌问岳的安全,孟无染决定代替凌问岳参加座谈会。凌问岳准备出门去学校,忽然发现房门被反锁了,他猜到了孟无染的用意,心急如焚要求妻女打开房门,放他去学校参加日本人的座谈会。

凌问岳做人不惧生死,如果让孟无染面对日本人,他缩在后面,后半生他将抬不起头做人。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妻子无可奈何打开了房门。

孟无染上台演讲,自我介绍,宣布自己代替凌问岳出席中日学术交流会。凌问岳赶了过来,上台讲话,通过讲解中国历史变迁,提醒在场的中国儿女们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国土上。

在凌问岳的感染下,孟海棠带头站起来表达爱国情怀,许多师生也受到了影响,纷纷起身明志。

一场中日学术流交会变成了保家卫国活动,日本军方气急败坏,抓走了凌问岳。孟无染心急如焚找岗村信一谈判,岗村信一提起了下落不明的武子甲,他曾经查到武子甲在金至烈手里,但是金至烈却在不久前逝世,他认为凌问岳是知情人,知道武子甲在什么地方。

岗村信一怀疑孟无染也是知情人,孟无染赶紧声明自己不清楚什么是武子甲,更不知道武子甲在什么地方。

陆子仪利用飞机走私国内古物,交易方正是岗村信一。陆子仪将徐科长叫到跟前,叮嘱徐科长转移藏在机场的古物。

徐科长带领手下人去机场,以检查的名义偷袭机场人员,放火焚烧机场。一行人得手后离去,张启赶回机场,他看到了有房间起火了,于是往房间冲去,不料房间忽然爆炸,强大的气浪把张启震晕过去。

天色大亮,张启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草丛里面,他从地上爬了起来,顾不上身上的伤痛,扭头往起火的机场方向看去,机场的房子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一片狼籍,触目惊心。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2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