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化 > 《欢迎光临》分集剧情

《欢迎光临》分集剧情

日期:2022-06-07 来源: 编辑:hez 阅读:12639 次

《欢迎光临》是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三次元影业出品,由李雪执导,黄轩、白百何领衔主演,朱雨辰、白宇帆、丁嘉丽、杨昆、柴碧云、薛昊婧、岳旸、张佳宁等主演的都市情感剧。

该剧根据鲍鲸鲸的小说《我的盖世英熊》改编,讲述了酒店门童张光正和空姐郑有恩互相救赎,为了成为生活的英雄而努力着,成就了更好的自己的故事。该剧于2022年5月18日在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首播,并在腾讯视频同步播出.

原本是平行世界的两人偶然产生交集,因为张光正的勇敢而相互靠近,从阳台并肩的小心翼翼到清出生命通道的奋不顾身,张光正用一次次努力打动着郑有恩的心,而郑有恩也一步步敞开心扉,两人携手变成更好的自己。

和众多都市青年一样,张光正、王牛郎、陈精典三兄弟也体会着打工人在工作、生活上的诸多不易。从“细菌培养皿”般的地下宿舍,到三人共挤50平方米一居室,该剧笔触诙谐、基调明快地描摹了都市青年的生存压力,并彰显了主人公们对待生活的勇气:生活不易,先别叹气,只要做出小小努力,就能成为自己的英雄。

《欢迎光临》分集剧情

第1集

北京的五星级酒店超过六十家,细致繁杂的分工,只是为了给顾客带来一个全新舒服的体验,而张光正就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掌门人,这个掌门人可并非是酒店的负责人,而是门童,负责迎来送往招呼客户,停车送行李的欢迎光临第一道门槛。

王牛郎是张光正的师父,也在这里当了十多年的门童,两人都在地下宿舍居住,每天霉气脚臭气混杂在一起,王牛郎总说有个女孩等着他,但也总没有看到那个女孩。一次几个人出去吃大排档,王牛郎要为别人出头,结果却反而被对方的人多势众而吓唬住,不得已拼了一瓶的酒,当天就被送去了医院。

王牛郎父母死的早,是在大杂院长大的,大杂院的爷爷奶奶都是他的亲人,大家知道王牛郎住院纷纷来探望,嘴上说着埋怨的话,实际充满了关心,这也让张光正很羡慕。

和王牛郎、张光正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叫陈精典的,是三个人当中年龄最小的,也是学历最高的,他因为有个女友叫豆子,两人秀恩爱总是让人酸的掉牙的一副样子,因此两人送给陈精典一个外号叫乳酸菌。

陈精典谈了对象一年多,每次见面都是偷偷摸摸的,因此想要出去租房子,但是北京的房价太高了,他们的工资根本无法支撑,因此想要合租,两个哥们也都表示支持陈精典,三个人也打算搬出那个细菌培养皿,到外面有阳光的地方晒晒太阳,看了视频之后觉得不错,陈精典赶紧录制下来发给女友。

但这个地方由于卧室比较少,王牛郎想要找个大点的地方,张光正也表示赞同,但这个地方距离上班地方还比较近,而且主要阳光充足,很久没有见过阳光的张光正最终选择和陈精典站在一起,定下了这里,王牛郎除了说一句张光正墙头草,还是同意了,几个人在客厅也放了一张床解决住宿问题。

张光正测量了一下阳台,觉得能放下一张单人床,就打算睡在那里,商议着能不能给他少算一点钱,张光正也表示自己就是相中了这一缕阳光,这倒是让陈精典没有想到,甚至也开始琢磨是不是要给他减少房租了,王牛郎却不相信,因为冬天这里非得冻死他不可。

张光正很满足,很快就在阳台上布置了一个小床铺,还特意装了一个小台灯,住在这里的感觉非常舒服,也让张光正美美睡了一个晚上。

张光正在这个床上吃饭睡觉,喝水,他就像是种在了床上一样,陈精典笑话张光正是瘫痪了,张光正也承认自己这种感觉就像是瘫痪了,他也找到了一种平衡面对这个世界的方式,在这个地方他觉得自己就要得道升天了,也就是这个时候他遇到了自己的女神。

那天是张光正值夜班,他遇见了喝醉酒的郭玥从酒店里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男人,两人要将郭玥带走,张光正觉得三人可能不认识,本能上前阻拦不许带走,希望两人说出郭玥的身份,否则别想走。但两男人责怪张光正就是多管闲事,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要求放开郭玥,张光正抬头看向对面,发现一个女孩似乎踩着五彩祥云而来,她霸气出场方式惊呆了所有人,女人名叫郑有恩是郭玥的好友,每次郭玥喝醉酒都喜欢打电话给她。郑有恩嘴上抱怨着,询问郭玥她是谁,郭玥醉醺醺叫了妈妈,郑有恩提醒郭玥下次打电话就给他妈打,但不要给她再打了。

郑有恩熟练的拿出了郭玥的身份证,向张光正展示,并且随手拦了一辆车带走了郭玥,张光正就好像坠入了梦境一般,人都走了很远,他依然在梦中一般。当郑有恩离开之后,张光正发现地上有她掉落的一个钥匙吊坠,捡回去之后就挂在了自己的床边,每天也更加喜欢上夜班,只为了能见到她一眼,哪怕是一眼。

客人喝多酒的时候会打赏很多钱给他,张光正也会按照客人的要求叫哥,收到的小费他并不稀罕,而是给了王牛郎,回去家里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才觉得那是他自己,因为那个地方是他来到北京之后唯一确定是属于自己的地方。

可是下了夜班刚刚睡着不久,广场舞的音乐声就吵醒了张光正,张光正想要提醒大妈们小点声,可是根本不起作用,他治好跑去了房间里和王牛郎睡在一起,可是王牛郎的呼噜声依然让他失眠。

早上开会的时候,经理带着大家做了早操,同时也提醒大家今天有两个贵宾入住,而且还有婚宴,同时经理还表扬了张光正,三个月以来他没有任何休班请假,还主动值夜班,值得大家学习。

张光正本来想和经理提出要改一下值班表的事情,但是却被经理无情拒绝了,认为年轻人的事情就是太多了,不是这就是那,从来都不想想好好做事,张光正立刻无言以对。每天回去之后依然要面对无休无止的唱歌,这让他觉得痛苦至极,甚至趴在厕所都能睡着,上班的时候看到房间的床就两眼放光芒。

早上,张光正刚要睡觉,母亲就打来电话,母亲听到电话里面音乐声很大,提醒张光正要赶紧回去睡觉,不要满大街溜达,张光正只好到厕所去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觉得现在张光正能有个房子住就很了不起,因为家里很多人都混不下去回家了,毕竟北京能混得下去的就是能人,张光正忍不住苦笑,不是能人,而是能忍。母亲生怕张光正太累了,就给邮寄了一些补品,张光正心里暖融融。

张光正上班时候困得睁不开眼睛,陈精典告诉张光正豆子给他们晚上做小面吃,回去只要补补觉就可以吃了,值得期待,但在张光正看来回去就是遭罪,他此时恨不得在楼上开个房间好好睡觉,但陈精典却提醒张光正小心一天能将一个月房租都睡进去。

有一个刁钻客人入住酒店,没事找事,王牛郎提醒一定要小心,此时客人出来之后直接将汽车钥匙扔在地上,张光正立刻心领神会去开车,好不容易将车开过来,送走了瘟神,却没想到不大会儿客人去而复返,回来之后揪着张光正的衣领就责怪他打开了自己的音响,同时也责怪他将自己的车给碰了。张光正解释只是为了体贴一下,让男人提提神,才会将音响给提前打开,但是车却并未碰到。王牛郎拿出了酒店入住的流程,明显登记车有划痕,是入住时候就有的,而且解释打开音响和空调是人性化服务的一种,但客人并不接受,反而认为自己不喜欢听这种歌曲,还将碟片拿出来随手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划伤了张光正的脸。

第2集

北京的五星级酒店超过六十家,细致繁杂的分工,只是为了给顾客带来一个全新舒服的体验,而张光正就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掌门人,这个掌门人可并非是酒店的负责人,而是门童,负责迎来送往招呼客户,停车送行李的欢迎光临第一道门槛。

王牛郎是张光正的师父,也在这里当了十多年的门童,两人都在地下宿舍居住,每天霉气脚臭气混杂在一起,王牛郎总说有个女孩等着他,但也总没有看到那个女孩。一次几个人出去吃大排档,王牛郎要为别人出头,结果却反而被对方的人多势众而吓唬住,不得已拼了一瓶的酒,当天就被送去了医院。

王牛郎父母死的早,是在大杂院长大的,大杂院的爷爷奶奶都是他的亲人,大家知道王牛郎住院纷纷来探望,嘴上说着埋怨的话,实际充满了关心,这也让张光正很羡慕。

和王牛郎、张光正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叫陈精典的,是三个人当中年龄最小的,也是学历最高的,他因为有个女友叫豆子,两人秀恩爱总是让人酸的掉牙的一副样子,因此两人送给陈精典一个外号叫乳酸菌。

陈精典谈了对象一年多,每次见面都是偷偷摸摸的,因此想要出去租房子,但是北京的房价太高了,他们的工资根本无法支撑,因此想要合租,两个哥们也都表示支持陈精典,三个人也打算搬出那个细菌培养皿,到外面有阳光的地方晒晒太阳,看了视频之后觉得不错,陈精典赶紧录制下来发给女友。

但这个地方由于卧室比较少,王牛郎想要找个大点的地方,张光正也表示赞同,但这个地方距离上班地方还比较近,而且主要阳光充足,很久没有见过阳光的张光正最终选择和陈精典站在一起,定下了这里,王牛郎除了说一句张光正墙头草,还是同意了,几个人在客厅也放了一张床解决住宿问题。

张光正测量了一下阳台,觉得能放下一张单人床,就打算睡在那里,商议着能不能给他少算一点钱,张光正也表示自己就是相中了这一缕阳光,这倒是让陈精典没有想到,甚至也开始琢磨是不是要给他减少房租了,王牛郎却不相信,因为冬天这里非得冻死他不可。

张光正很满足,很快就在阳台上布置了一个小床铺,还特意装了一个小台灯,住在这里的感觉非常舒服,也让张光正美美睡了一个晚上。

张光正在这个床上吃饭睡觉,喝水,他就像是种在了床上一样,陈精典笑话张光正是瘫痪了,张光正也承认自己这种感觉就像是瘫痪了,他也找到了一种平衡面对这个世界的方式,在这个地方他觉得自己就要得道升天了,也就是这个时候他遇到了自己的女神。

那天是张光正值夜班,他遇见了喝醉酒的郭玥从酒店里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男人,两人要将郭玥带走,张光正觉得三人可能不认识,本能上前阻拦不许带走,希望两人说出郭玥的身份,否则别想走。但两男人责怪张光正就是多管闲事,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要求放开郭玥,张光正抬头看向对面,发现一个女孩似乎踩着五彩祥云而来,她霸气出场方式惊呆了所有人,女人名叫郑有恩是郭玥的好友,每次郭玥喝醉酒都喜欢打电话给她。郑有恩嘴上抱怨着,询问郭玥她是谁,郭玥醉醺醺叫了妈妈,郑有恩提醒郭玥下次打电话就给他妈打,但不要给她再打了。

郑有恩熟练的拿出了郭玥的身份证,向张光正展示,并且随手拦了一辆车带走了郭玥,张光正就好像坠入了梦境一般,人都走了很远,他依然在梦中一般。当郑有恩离开之后,张光正发现地上有她掉落的一个钥匙吊坠,捡回去之后就挂在了自己的床边,每天也更加喜欢上夜班,只为了能见到她一眼,哪怕是一眼。

客人喝多酒的时候会打赏很多钱给他,张光正也会按照客人的要求叫哥,收到的小费他并不稀罕,而是给了王牛郎,回去家里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才觉得那是他自己,因为那个地方是他来到北京之后唯一确定是属于自己的地方。

可是下了夜班刚刚睡着不久,广场舞的音乐声就吵醒了张光正,张光正想要提醒大妈们小点声,可是根本不起作用,他治好跑去了房间里和王牛郎睡在一起,可是王牛郎的呼噜声依然让他失眠。

早上开会的时候,经理带着大家做了早操,同时也提醒大家今天有两个贵宾入住,而且还有婚宴,同时经理还表扬了张光正,三个月以来他没有任何休班请假,还主动值夜班,值得大家学习。

张光正本来想和经理提出要改一下值班表的事情,但是却被经理无情拒绝了,认为年轻人的事情就是太多了,不是这就是那,从来都不想想好好做事,张光正立刻无言以对。每天回去之后依然要面对无休无止的唱歌,这让他觉得痛苦至极,甚至趴在厕所都能睡着,上班的时候看到房间的床就两眼放光芒。

早上,张光正刚要睡觉,母亲就打来电话,母亲听到电话里面音乐声很大,提醒张光正要赶紧回去睡觉,不要满大街溜达,张光正只好到厕所去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觉得现在张光正能有个房子住就很了不起,因为家里很多人都混不下去回家了,毕竟北京能混得下去的就是能人,张光正忍不住苦笑,不是能人,而是能忍。母亲生怕张光正太累了,就给邮寄了一些补品,张光正心里暖融融。

张光正上班时候困得睁不开眼睛,陈精典告诉张光正豆子给他们晚上做小面吃,回去只要补补觉就可以吃了,值得期待,但在张光正看来回去就是遭罪,他此时恨不得在楼上开个房间好好睡觉,但陈精典却提醒张光正小心一天能将一个月房租都睡进去。

有一个刁钻客人入住酒店,没事找事,王牛郎提醒一定要小心,此时客人出来之后直接将汽车钥匙扔在地上,张光正立刻心领神会去开车,好不容易将车开过来,送走了瘟神,却没想到不大会儿客人去而复返,回来之后揪着张光正的衣领就责怪他打开了自己的音响,同时也责怪他将自己的车给碰了。张光正解释只是为了体贴一下,让男人提提神,才会将音响给提前打开,但是车却并未碰到。王牛郎拿出了酒店入住的流程,明显登记车有划痕,是入住时候就有的,而且解释打开音响和空调是人性化服务的一种,但客人并不接受,反而认为自己不喜欢听这种歌曲,还将碟片拿出来随手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划伤了张光正的脸。

第3集

徐斌想要和现任妻子离婚,然后和郑有恩在一起。郑有恩以为他已经认错,却没想到他演起了受害者,对他更是失望,而此前徐斌瞒着他已经结婚的事跟自己在一起,郑有恩越发觉得他不可靠。张光正、陈精典和王牛郎坐着聊了一会儿天,然后两人拉着张光正滚床单,可张光正不愿意弄乱床单,想着现在下去退房可以算钟点房。王牛郎确认他想好了,三人就啥也没干,老老实实出去。

刚一出去,张光正就在走廊看到徐斌和郑有恩,郑有恩不顾徐斌的苦苦哀求,径直走向电梯。张光正随即追上去,为郑有恩解围后,又追着她坐电梯下去。三人穿着工服跑出大堂,孙经理追上去斥责他们,扬言要扣除本月奖金。张光正没追上郑有恩,失落不已,再加上孙经理这话,让他更郁闷,索性就上交了自己的辞职信。后来豆子问他是不是真的要离开,张光正说自己买了后天的车票。

郑有恩在飞机上遇到一个不像话的乘客,非要她来给自己介绍免税商品,等她来了,这个乘客别有心机地将他的名片夹在免税商品介绍册子里给她,郑有恩礼貌地拒绝,语气疏离得让这个姓王的乘客十分生气,下飞机后和航空公司投诉了她。后来经理让她跟乘客服软道个歉,郑有恩不愿意,她向来就是这个脾气,所以没少受到投诉,而郑有恩我行我素,从来没想过改变。

另一个同事有些愧疚,想请她去吃饭,却不料婆婆来了,她只好尴尬地向郑有恩道歉。张光正收拾东西,托陈精典把东西还给郑有恩,如果有幸遇见她的话。郑有恩缓缓出现,走向那群广场舞大妈。张光正意外发现郑有恩和他住同一个小区,看到她的一刹那,张光正眼中升起亮光,忽然理解了陈精典所说过的话。下面正在跳广场舞的大妈当中,或许就有一个是他未来的丈母娘。

看到郑有恩转身离开,张光正竟打开窗想跳出去似的,被下班回来的陈精典和王牛郎误以为他想自杀,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将他扑倒在床上。张光正改变主意,决定不走了,和陈精典和王牛郎一起去找孙经理,厚着脸皮把辞职信要了回来。陈精典和王牛郎逼问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张光正睁眼说瞎话,净是一些陈精典和王牛郎爱听的话,他饶有心机地对郑有恩只字不提。

豆子给陈精典准备了惊喜,陈精典满心期待,结果豆子准备的惊喜是给他报了一个上万的考研辅导班,还买了许多考研的书籍。豆子可谓是别有用心了,但陈精典愁容满面,他本来已经打消考研的想法了,但此景此情下,他实在不好和豆子说出口。张光正想接近郑有恩的妈妈柳美莉,他一大早起来蹲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后,就加入了广场舞队伍。不过这一次出师并不顺利,大妈们还以为他在耍手段,没一会儿大妈们就离开去打折的超市采购东西了。

第4集

大妈们都觉得张光正来者不善,不过她们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才不管张光正要干嘛。豆子领着陈精典去考研辅导班,看着那些水嫩的在校生,陈精典不太好意思进去,豆子鼓励了他几句,还是没能让陈精典重燃信心。上完辅导班回来,陈精典一脸丧气,两节课下来,其他人提的问题,他一个都不懂。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豆子甚至要下班了陪他去上课,辅导班的钱也退不了,陈精典只能硬着头皮去继续上课。

王牛郎有些怀疑是不是张光正跟豆子说陈精典考研的事,张光正承认了,他此时也怀疑是不是自己多事了,王牛郎却说他干得漂亮。这话夸得张光正心花怒放,他开始幻想自己美好的未来,唯一的听众已经沉沉睡去。第二天,跳完广场舞之后,张光正发现柳美莉遇到无法转账的麻烦,他自告奋勇帮她实名认证,终于讨得柳美莉的欢心,也让她记住自己姓张。陈精典这几天白天上班,晚上上课,身体吃不消。

张光正想让他休息一会儿,两人的对话被孙经理听到,他将两人说了一顿。晚上下大雨,豆子知道陈精典感冒了,她特地给他送来大衣和水。被孙经理看到之后又是一顿数落,他甚至倒掉了那两瓶水,要求陈精典这两天请病假,病不好不许来上班。孙经理本意是好的,可陈精典死心眼地认为他想扣自己的全勤奖。陈精典索性和经理提出要调班,其余的时间他想用来准备考研,经理不同意,还将陈精典羞辱一番。

陈精典忍不住哭了,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是一点反抗的法子都没有。之后陈精典拼命学习,生病了也不愿意睡觉。张光正想了一个办法,只要陈精典要考试和上课,他们都自愿和王牛郎帮他代班。孙经理本来也不是有意刁难他们,看到他们给了新的排班表,把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他就答应让他们帮陈精典代班了。陈精典这段时间头悬梁、锥刺股地努力学习,张光正也每天准时加入大妈的广场舞队伍。

领头的大妈孙姐总觉得张光正不怀好意,看到其他人都围着张光正问问题,她心里很不爽。终于有一天,王牛郎和陈精典发现了他在广场舞队伍里,回来后让他老实交代,张光正和盘托出,并承诺包了他们这个月的早餐,陈精典和王牛郎这才放过了他。孙经理和管理层提出一个“闪光一刻”的员工培训计划,陈精典、张光正和王牛郎均觉得这个很傻,三人对这个都没兴趣。郑有恩和同事一起逛街看中一款包,可奇怪的是,同事卡的额度忽然超支了,最后是郑有恩帮她付了钱。

豆子报名参加了“闪光一刻”,看到她从里面出来,陈精典数落她,而随后走出来的是张光正。他此前就说看不起这个课,现在却背着王牛郎和陈精典来上课。

第5集

豆子去参加了培训,被陈精典一顿说,他没想到张光正也背着自己和王牛郎去参加了培训,而张光正的理由是多学点东西总归是有好处的。他继续去参加广场舞队伍,大妈们慢慢接受了他,刚一跳舞完就都凑上去问他手机问题。唯独马姐,仍旧认为张光正居心不良。看到大部分的大妈都认可自己,张光正心花怒放,他觉得不久后孙大妈就要输了,自己即将成为广场舞最年轻的领队。终于有一天,张光正像往常一样与大妈们跳舞,等到了与自己女神郑有恩见面的一次难得机会。

可让张光正有些失落的是,郑有恩已经不记得他了,还以为他接近这些大妈是为了卖保险或者卖理财产品,便直言他们家不买理财和保险。张光口面对郑有恩,百口莫辩,郑有恩也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他万万没想到好不容易的一次见面,竟然是这样尴尬的结果。郑有恩的话不无道理,大妈们开始怀疑起张光正是不是别有用心,可这回,帮他说话的却是一直看他不爽的孙大妈。孙大妈以前是在柜台卖货工作的,她看得出来张光正不是卖货的人。

面对众位大妈的追问,张光正头一回有了鱼死网破的心境,他脱口而出想追郑有恩的话。众位大妈愣了一会儿,然后爆发出大笑,柳美莉笑完了,什么话都没说。柳美莉回家说了郑有恩几句,郑有恩认定张光正被自己揭穿了,明天肯定不敢再来跟大妈们跳舞。第二天,张光正依然来跳舞,跳完之后柳美莉留下他问了几个问题。张光正撒谎说自己是酒店大堂经理,明年打算买房,现在正在摇号,有买车打算。

听起来,张光正的条件不错,柳美莉也将他拉到一旁告诉他,郑有恩的脾气很差,她好像看透了所有男的,这些年追她的男人很多,但无一成功。最后,柳美莉将郑有恩的电话给了张光正。孙大妈主动提出要帮张光正追郑有恩,追女孩子的门道可多了。柳美莉回到家后,小心翼翼地将张光正要追她,以及自己将郑有恩的电话给了他的事告诉郑有恩。柳美莉胆战心惊,生怕郑有恩会因自己擅作主张而发火。

郑有恩准备要和佟娜娜去随礼参加周岁宴,她随口问起信用卡的事。佟娜娜于是问起了她老公,老公和她坦白说自己被公司裁员了。孙大妈教了张光正挑选西瓜的技巧,然后让他当苦力,帮自己搬西瓜上楼梯。孙大妈的爱人杨大爷去年中风,现在身体倒是恢复了,可是脑子不太好使,将张光正当成了收废品的人。孙大妈一面切瓜一面和张光正说起家长里短。孙大妈说自己有一个儿子,在深圳结婚成家立业了,她还有一个孙子。

张光正随口问起照片里的小孩子是不是她的孙子,孙大妈的话匣就打开了,拿出照片同他分享自己这可爱的孙子。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2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