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 《突围》石红杏喜欢林满江吗

《突围》石红杏喜欢林满江吗

日期:2021-10-27 来源: 编辑:流萤 阅读:0 次

《突围》原著,石红杏看穿了林满江的阴谋后被伤透了心,最终选择了跳江自杀!当京州中福的小金库,京丰、京盛矿交易的黑幕,以及数不清的违法违纪被曝光,“胸大无脑”的石红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不仅被停职检查,还将面对无尽的灾难。而她和林满江最后那次撕破脸的争吵,让她彻底看清了大师兄的为人,也注定了要为他的犯罪行为背下所有的黑锅:

“林满江坏啊,在犯罪的同时就物色了替罪羊——小师妹不是现成的吗?如今,她成了落网的小鸟,再怎么扑腾也飞不出去了。牛俊杰说她是林满江的白手套,没错,她就是白手套,白手套脏了,让人家直接扔进了垃圾箱。”

她留下的那178本笔记里,记满了林满江语录,一字一句里全是她对林满江的致命迷恋,以及林满江对她无孔不入的利用!石红杏这个小师妹,从少女时期开始,就一直把大师兄林满江当偶像一样崇拜,当神一般迷恋。这一迷,就是一生。

她迷恋到,不仅在办公室公然悬挂林满江的巨幅画像,对林满江言听计从,还把林满江开会、作指示说的话当作金科玉律记在笔记本上。久而久之,这甚至成了她的一个改都改不了的本能,林满江只要说话,她就做记录,一句不漏。

这一记,就是178本。她的这种狂热,就连她老公牛俊杰都吃醋不已,还曾嘲讽她:天字第一号林粉!

早年,林满江、齐本安和石红杏都是京州矿山机械厂子弟,一场矿难过后,三人都成了孤儿,被厂里托付给了矿难里失去丈夫的劳模程端阳,让他们能学到一门饿不死的手艺。谁也料不到,多年后,三个人竟然都跃居到了中福集团的高层,成了众人口里林家铺子的三位掌柜。

其中,大师兄林满江的“居功甚伟”。林满江自小就优秀好强,他练武术、学摔跤、扔石锁、举杠铃,身手远超同龄人,是新村三巷冷峻强硬的林哥。

二师兄齐志安,从小就是林哥追随者。他的整个童年时期,都是在林哥的光环下悄然度过,后来的读书、学习、工作中,更是对大师兄亦步亦趋,事事都以他为目标。

三人中,只有小师妹石红杏文化基础最差,还胸无大志不思进取。林满江最善于审时度势,先人一步看见了新时代的曙光,读书上进,成为矿上第一个考进京州矿业学院的青工。齐志安晚了一步,只能奋起直追,踏着大师兄的脚印前进,把全部工余时间和斗志都用来泡图书馆,终于在次年考入了京州矿业学院。

师兄弟两人置身时代的浪潮中,在京州中福这个舞台上,奋勇争先,一步步高升,最终走出了中州,晋身中福集团北京总部。只不过,外人眼里林家铺子,“大掌柜”林满江背景强大,是集团里总揽大权的一把手,更是说一不二的一“霸”手。

他的外公朱昌平,不仅是前汉东省副省长,还是中福集团前身上海福记的创始人,集团前一掌权者,则是他的舅舅朱道奇。

齐志安,空有一个“二掌柜”的名头,却是个从来没有自己舞台“千年老二”。他先前外放时,因为情商太低不听招呼,“较真”到眼里不容沙子,被林满江直接拎回来坐了多年冷板凳,想干实事而不得。不过,两人飞黄腾达后,应师父程瑞阳的请求,把师妹石红杏和师父的儿子皮丹也给拉拔出来,并让他们在京州中福有了一席之地。

石红杏在大师兄的督促训斥下,被安排上了干部班,考取了水分很大的在读学位,一步步成了京州中福的总经理,人们眼中的女强人。其实,她不过是林满江的一个傀儡,就相当于林在京州中福最忠诚的“口舌”,方便他实时把控京州中福的一切!其实,石红杏很胆小,也根本不想做女强人。

大师兄是她唯一爱的男人,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她就希望赖在大师兄身边,赖上一辈子,甚至不惜为他火中取栗。“多么残酷的事实啊,在这一生中,她几乎是为大师兄活着的,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也真做了不少违规违法的事。”

林满江对石红杏的利用,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只有石红杏自己,一直自欺欺人地不愿醒来,哪怕齐志安和师父程瑞阳费尽心思,却骂不醒也打不醒她。

当年,齐志安和车间很多年轻人,都喜欢石红杏的风韵迷人,而石红杏眼里却只有一个林满江。林满江卑鄙之处,就在于一直暧昧地吊着石红杏,又悄不声地勾搭上了美女广播员童格华。直到他和童格华水到渠成,都要在十一结婚了,才把话对石红杏彻底说开、说透。

石红杏一气之下,硬是赶在他们前头结了婚,在八月一号那天,拉着牛俊杰来了个南昌起义。她和牛俊杰的婚姻,只是和林满江赌气的结果,根本没有感情,婚后生活过得一地鸡毛,更谈不上和谐。

牛俊杰承认,他当时也是被石红杏给迷住了,哪怕明知她心里迷恋着林满江,他还是像捡了个洋落儿,甚至有一种乘人之危的感觉!可是,这两对夫妻,一个是老婆嘴里的混蛋男人,一个是丈夫嘴里的恋权女人,一直要休妻休夫,闹离婚闹得尽人皆知,却始终没能真离。直到齐志安空降京州中福,担任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被石红杏一语成谶,成了林满江权利圈子的掘墓人。

齐志安再次“不听招呼”,拉响了炸药包,炸开了京州中福的腐败黑幕,石红杏替林满江做下的那些烂事儿,就再也盖不住了。于是,小金库的事发后,石红杏这个实际支持工作的总经理,就毫无疑问地被林满江推出来当了替罪羊。

她按林满江的要求,在中福集团反腐倡廉电视电话大会上,当着全国各省区公司、港澳台、海外子公司几百号干部高管,在电视荧屏上作深刻检讨。“所谓深刻检讨,就是自己扇自己的嘴巴,挖根子,查动机,把一桶桶污水往自己身上泼。”

最后,林满江在集团高管目睹下,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讲话,语气犀利、义正词严地批评了石红杏:“石红杏,你这个人就是这样,长期欺骗领导,欺骗组织,一贯自作聪明!但是这一次,你休想蒙混过关!”这些话,就像一个个炸雷被锤爆在石红杏耳边,一锤锤把她钉死在耻辱柱上,势必让她遗臭万年!

可就算这样,石红杏还是没对林满江死心。她不仅把林满江在大会上冠冕堂皇的那些说辞,当成是领导必讲的大话套话,还对他的身不由己表示理解。她甚至不后悔以此惨淡结局收场,只期待两人私下能有一次谈话。

这个忠心耿耿为林满江马首是瞻的小师妹,为了她那个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大师兄,当不当总经理都无所谓,哪怕是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她所求的,无非就是大师兄私底下给她一个安慰性质的说法,哪怕是对她的自愿牺牲表示一点感激也好;她所渴望的,也只是大师兄对她进行心理补偿和言语上的安抚,就是说一句不再让她委屈的好话都行。

她焦虑地等待着这次谈话,可除了林满江刻意的避而不见,和孙秘书的一再拖延推却,她什么都没等到。最令她崩溃的是,她放下所有脸面登门堵人换来的谈话,除了自取其辱外,只让她看穿了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无情和无耻!

暴风雨过后,林满江更加有恃无恐。

林满江的终极目标,就是要到汉东做省长,超越他外祖父那个副省长,任何政治上的污点,对他来说都是致命的,不可饶恕的!而石红杏这个愚蠢到让他心寒的小师妹,他既然无法再榨取任何剩余价值,也就没必要对她虚与委蛇,直接来了个翻脸不认人,视她若无物!这个被石红杏视作领导和父兄的男人,现在对她只有不耐烦,还反咬一口说她是咬了东郭先生的狼。

愚蠢透顶!这是林满江对石红杏下的定语,不过确实很贴切。石红杏太愚蠢了,胸大无脑,不学无术。她这样的人位居高位,无疑就是一个灾难,即使对于林满江来说,她也是个不省心的白手套。

她自来胆小,可扯起了林满江这张虎皮做大旗后,做起事来却极其胆大妄为。本来,集团放在市里的五个亿,是用于改造棚户区的建房补助。这种专款专用的钱,她都敢伙同别人划出来,还担保给了表弟王平安,最终人财两失,害了表弟,丢了国家和人民的财产。

她口口声声不敢收受下级单位的贿赂,却把那一笔笔钱存进了小金库,专门报销高管家属们大额消费,一沾就腐败了一大片。

林满江的妻子童格华,就是小金库的同名消费状元,买包买鞋的消费都在小金库报销,差点坏了林满江的大事。之前,他需要有石红杏这样对他忠诚的人办事。比如,在明显很有问题的京丰、京盛两个矿的产权交易时,需要她代为出面主持工作和签字。这两个矿,当时的估值很低,岩台矿业集团十五亿都不要的标的,京州中福竟然花了四十七亿打包接了下来。

背后的问题大了去了,也正是这两个烂摊子,一步步把公司拖到了深谷,连工人工资都发不出,闹得群情激愤。而林满江一手操持的长明保险,却得以增资发展,五年下来已经成了一个庞然大物!更绝的是,整件事都是在林满江的批示下,由石红杏出面进行。

而她根本不考虑任何已有和可能的问题,对林满江言听计从到了无脑的地步,让签字就是签字,让出面主持工作就出面。更愚蠢的是,石红杏竟让林满江把每年的批条都拿走回收了。于是,出了事也是她首当其冲负责任,林满江则能一推二五六,片叶不沾身。

“林满江激动起来,义正词严且大气磅礴地斥责她:石红杏,别人不知道我,你也不知道我吗?我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平生最痛恨贪污腐败!你倒好,别把贪污腐败的罪名弄到我头上来了!”屋里只有他们师兄妹两人,林满江却搞得像真的一样,入戏到把自己感动的眼睛直泛出泪光,却让石红杏在悲凉之中又觉得特别好笑。

“石红杏觉得有必要提醒他一下:林董,这个小金库,还有不少违规违纪的事,我都是向你汇报过的!你也批过不少条子……”果然,面对她的质问,林满江的表现出了超乎她想象的无耻,拒不承认自己给她批过什么条子。

“林满江脸一拉,砰然一声,盖上茶杯盖:你又胡说八道了吧?我这人奉公守法,从来不为违纪违规的事情批条子!”你说我批过条子,那好:都是啥条子?条子都在哪里啊?太无耻了,尽显一个阴险毒辣的阴谋家的丑恶嘴脸。

直到石红杏翻出笔记本,一条条提醒他,有时间有地点,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他再也赖不了帐。林满江才变得更加阴狠,丝毫不知悔改不说,反而把罪过都推到石红杏头上。他只说,石红杏记下的黑账,害了童格华、靳支援和集团很多人,却只字不提那些人的贪污腐败。

在林满江狡辩的歪理里,他及时收回批条的行为,则成了早有预见,否则也要被石红杏害死!多可笑,有用时,她就是他的“杏儿”,没用了,她就成了他眼里碍眼的渣渣,让她有多远滚多远!石红杏这才明白,她一直当作依靠来痴迷崇敬的林满江,对她根本没有一丝情感,早就不是那个逼她上进、教她处世做人的大师兄了。

她一辈子追随着聪明人,却被利用得越变越愚蠢,等她看穿了一切,心也彻底凉了。大错早已犯下,她也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她在电话里对丈夫、女儿和齐志安安排好后事后,成全自己作为一个渣渣的最后一丝尊严!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1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