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年表 > 公元1399年历史年表 公元1399年历史大事 公元1399年大事记

公元1399年历史年表 公元1399年历史大事 公元1399年大事记

日期:2019-03-07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公元1399年是己卯年(兔年);明建文元年;越南建新二年;日本应永六年。发生了许多大事,8月6日——燕王朱棣起兵北平,以“清君侧”为名,发动“靖难之役”。敕修《太祖实录》等。日本应永之乱,大内义弘联合镰仓公方足利满兼发动反对室町幕府,战后足利义满确立了幕府独大的地位。
中文名
1399年
干支纪年
己卯年
皇帝纪年
明建文元年
大事件
靖难之役

1399年大事记

1399年七月五日(建文元年),明成祖朱棣发动靖难之役

1399年,兰开斯特王朝建立,亨利.博林布鲁克(兰开斯特公爵)称亨利四世,是年安茹

1399年——亨利四世宣布成为英国国王。

公元1399年历史年表 公元1399年历史大事 公元1399年大事记 燕王朱棣

1399年,明在直沽设天津卫 -1399年,药王庙在药都祁州(今河北安国)建立

1399年,蒙古额勒伯克汗杀卫拉特浩海太尉,立其子巴图拉为丞相。

1399年,瓦剌首领乌格齐哈什哈杀额勒伯克汗。

1399年8月12日,立陶宛大公维托尔德在伏尔斯克瓦被鞑靼首领艾迪加打败(跛足帖木儿指使)

1399年,七月,靖难兵至永平,指挥赵彝、千户郭亮、百户吴买驴等以城投降燕王朱棣;九月,江阴侯吴高,都督耿献、杨文率辽东兵(惠帝军)围攻永平,燕王自将救之。吴高等退守山海关,靖难军指挥佥事谷祥等驻县中商家堰下庄、杨家庄与辽东兵大战于团林,获马匹甚多。犒赏军士银钞和布匹。(旧志参府志)建文二年,辽东兵下昌黎。五月,指挥佥事谷祥于汀流河击败辽东兵。(旧志)建文三年五月,辽东兵围攻永平,指挥佥事吴兴旺、谷祥将其击败。当时驻守县中嵩林庄、高家庄的靖难军与辽东军对垒八十天,百户陈华阵亡于良儿庄(旧志);十一月,辽东总兵官杨文进攻水平(明史);是月燕王府评论战守永平功绩。军士普升一级。(旧志)建文四年五月,辽东兵又攻永平,指挥佥事谷祥引兵过小河至十八里铺击退辽东兵。论功普升一级。

1399年(明建文元年)4月,废齐王

1399年 十月,燕王朱棣袭取大宁,挟迫宁王及其眷属归北平

1399年历史纪事

靖难之役开始

建文元年(1399)七月,当朱允炆准备削夺燕王权位时,燕王朱棣公开反叛。五日,燕王聚集将士,誓师起兵,以“清君侧”、“诛奸臣”为名,自称“奉天靖难”。建文帝闻知朱棣在北平举兵反叛,急命年过古稀的老将耿炳文为大将军,带领大军30万伐燕,从此揭开了明王朝历史上长达四年之久的靖难之役的序幕。1402年,靖难之役以燕王胜利而告终。

二月,诏令诸王不得节制文武吏士。三月,命宋忠屯兵开平,耿瓛练兵山海关,徐凯练兵临清,调节器兵屯彰德、顺德,以防燕王。四月,湘王自杀,废齐、代二王为庶人。六月,废岷王为庶人。七月,燕王棣杀张昺、谢贵等,举兵称“靖难”,以僧道衍(姚广孝)为谋士,张玉、朱能、邱福等为将。八月,燕军破耿炳文于真定。十月,燕王取大宁,得三卫精兵。李景隆(文忠子)进兵围北平。十一月,燕王还军破李景隆,景隆退屯德州。

1399年文化纪事

敕修《太祖实录》

建文元年(1399)正月,建文帝朱允炆诏令修撰《太祖实录》。以礼部侍郎董伦、翰林学士王景为总裁官,太常少卿廖升、翰林侍讲高逊志为副总裁官,召国子博士王绅、汉中府教授胡子昭、崇仁县训导罗恢、马龙他郎甸长官司吏目程本立和新征教授杨士奇等为纂修官。同时,任命侍讲学士方孝孺总其事。三年十二月,《太祖实录》修成。后因成祖两次重修,此书不可得见。

1399年杂谭逸事

1399年葛诚还燕

建文元年(1399)正月,燕王朱棣遣长史葛诚入朝奏事。建文帝朱允炆召见葛诚密问燕府诸事,葛诚具实以对。允炆遂让葛诚北还归燕,使为内应。燕王佯狂称疾,被建文帝派往北平(今北京)监视燕王动静的左布政使张昺、都指挥使谢贵到王府察探虚实,竟信以为真。葛诚则暗地警告张呙、谢贵说:燕王本安然无羔,望二公勿懈怠。同时密疏建文帝实情。于是,允炆密令张昺、谢贵谋取燕王,葛诚与护卫指挥卢振约为内应。后因张信降燕而事败,葛诚、卢振俱遭杀戮,并罹夷族之祸。

1399年迫尊册封

建文元年(1399)二月,追尊故懿文皇太子朱标为孝康皇帝,庙号兴宗,太子妃常氏为孝康皇后;尊母妃吕氏为皇太后。册立妃马氏为皇后,皇长子文奎为皇太子。并封皇弟朱允烟为吴王,朱允(火坚)为衡王,朱允熙为徐王。马皇后(?-402),建文皇帝朱允熥之元配夫人,光禄少卿马全(一作马杲)女。据史书称,其性警敏,识大体。洪武二十五年(1392)被册为皇太孙妃,建文元年二月册为皇后,建文四年六月,燕师攻陷都城,宫中火起,马氏自焚而死。

1399年更定官制

建文元年(1399)二月,建文帝采纳学士方孝孺之议,更定官制;升六部尚书为正一品,设左右侍中,位列侍郎以上。改都察院为御史府,都御史为御史大夫。罢十二道为左、右两院,左为拾遗,右为补阙。改通政使司为寺,大理寺为司。詹事府增置资德院。翰林院复设承旨,改侍读、侍讲学士为文学博士。设文翰、文史二馆,文翰以居侍读、侍讲,文史以居修撰、编修、检讨。殿、阁大学士并去“大”字,各设学士一人。改谨身殿为正心殿,增设正心殿学士一人。其余内外、大小诸司及品级、阶勋,悉仿《周礼》制度更定。方孝孺醉心复古,时论以为不急之务。

1399年卓敬建官徒燕王藩地

建文元年(1399)二月二十九日,户部左侍郎卓敬密疏朝廷,称燕王朱棣智虑绝伦,雄才大略,酷似洪武高皇帝。而北平又是形胜之地,士马精强,金、元二朝由是而兴。当今之计宜徙封燕王于南昌,羽翼既经剪除,祸变无从所生;万一有变,亦易控制。此即所谓“将萌而未动者,几也;量时而可为者,势也。势非至刚莫能断,几非至明莫能察。”朱允炆看过奏书,第二天就召问卓敬。卓敬叩首跪言:臣下所奏乃天下至计,愿陛下明察;燕王虽为陛下至亲,然帝王之孝,在保安社稷,至亲一节可置而不论。建文帝默然良久,徙封之议终未采纳。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卓敬的“徙封”之策,后来却被朱棣付诸实施了。

1399年削夺诸藩

朱元璋为了维护朱家皇朝的长远统治,“广磐石之安,眷亲支之厚”,先后分封诸皇子和从孙到全国各地做藩王,以便“夹辅王室。”到了洪武末年,所封诸王渐多骄横不法,他们大兴土木,罗致财宝,侵吞民田,蓄养兵卒,晋王朱棚、燕王朱棣尤被重寄,不惟宋国公冯胜、颍国公傅友德等大将受其节制,并且朱元璋还诏谕二王“军中事大者方以闻”。由此显见,藩王无疑对中央集权的统治构成了极大的威胁。早在建文帝朱允炆为皇太孙的时候,就已感到各拥重兵的诸叔多有不逊的危迫,即皇帝位后,他便起用齐泰为兵部尚书,黄子澄为太常寺卿兼翰林学士,一同谋划削藩之策。齐泰认为既然削藩,必先从燕王下手,因为燕王居诸强藩之首,一旦翦除其势力,其余诸藩王自然无力抗衡朝廷。黄子澄则不以为然,他主张率先削夺周、齐、湘、代、岷诸藩王,尤其应以周王首当其冲,因为周王朱(木肃)为燕王朱棣同母兄弟,削夺周王等于翦除燕王手足。最后,朱允炆采纳了黄子澄的建议。于是,在洪武三十一年(1398)八月间,朱允炆密命曹国公李景隆假装北上备边,兵临开封时,突袭周王府,将朱(木肃)执逮至京师,并谪遣到云南蒙化。不久,又将其召归京师,禁锢于高墙之中。又于建文元年(1399)二月,诏令诸王不得节制文武吏士。四月,湘王朱柏被人出首告变,无法自明,阖宫自焚而死。代王朱桂也被削废为庶人,并幽禁于大同;齐王朱榑被废为庶人后,囚闭于京师。六月,废岷王朱楩为庶人,流徙至漳州。迨至七月,燕王朱棣起“靖难”之兵,削藩不了了之。建文削藩集权,是符合明初政治潮流的。但置强藩燕王于不顾,却一味削夺势单力薄的周、代、湘、齐、岷诸藩王,似有喧宾夺主之嫌。兼之,燕王朱棣不失时机地多次为诸藩伸诉求情,取得了诸藩王的信任,因而在一定程度上,解除了他举兵夺位的后顾之忧。与此相反,建文朝廷则削弱了诸藩王的向心力,以至酿成祸乱。

1399年朱允炆调兵备燕

建文帝在削藩的同时,即于北平周围积极部署兵力,准备伺机袭燕。朱允炆向齐泰询及图燕之策,齐泰胸有成竹地答称:如今北边有寇警,以防边为名,遣将戍开平(今内蒙多伦附近),悉征调燕藩护卫兵出塞,去其羽翼,燕不难图。于是,命都督宋忠率兵三万及燕府护卫精锐屯守开平,都督耿瓛练兵于山海关,徐凯练兵于临清(今山东临清),又调北平、永清(今河北永清)二卫军到彰德(今河南安阳)、顺德(今河北邢台)。并以工部侍郎张呙为北平左布政使、谢贵为都指挥使,驻在北平城内监视燕王朱棣的行动。

1399年遣采访使巡行天下

建文元年(1399)三月,朱允炆诏遣刑部尚书暴昭、户部侍郎夏原吉、给事中徐思勉等二十四人充采访使分巡天下,问民疾苦,考察官吏,旌廉斥贪,得以便宜行事。

1399年燕王三子还北平

明太祖朱元璋逝世时,诸乏世子及郡主都在京师,遗命居丧三年后才能遣还藩国。燕王的三个儿子即世子朱高炽、二子朱高煦、三子朱高燧等也同在京师。燕王蓄谋反叛,唯恐朝廷将其子留为人质。于是藉口病笃,上书请求朝廷准许三个儿子归府探视。朱允炆看见朱棣乞子归藩的上书,心存狐疑,便召来齐泰、黄子澄商议去留对策。不料齐、黄二人意见殊异;齐泰力主收逮燕王三子为人质,用以牵制燕王的举动;黄子澄却不以为然,认为收其三子,等于授柄朱棣,成为他起兵发难的口实,不如听任其归,以示对燕王信任不猜,这样方可乘其懈怠不备而袭取。朱允炆闻言,踌躇再三,最后还是同意放归朱棣的三个儿子。魏国公徐辉祖是开国元老徐达长子,他的姐姐是燕王妃,作为朱棣的姑舅之亲,深谙燕王早有不臣之心。因此,他获知消息后,坚决反对遣归朱高炽兄弟。并密奏朱允炆说:我这三个外甥之中,朱高煦尤为勇悍无赖,不忠不孝,如果放其北还,日后必为大患。向来仁柔寡断的建文帝听了徐辉祖的劝告,举棋不定,又先后征询徐增寿和怀庆公主驸马王宁的意见,他们则极力袒护燕王诸子,朱允炆遂下定决心放还燕王三于归藩北平。燕王朱棣看到三子生还得以团圆,不禁大喜,更加坚定了他反叛朝廷的信心。

1399年燕王佯狂称疾

建文削藩之初,燕王朱棣即在僧道衍(姚广孝)的策划下密谋举兵。他们暗中选拔将校,勾置兵卒,招纳材勇异能之士。燕王府宅院深幽,道衍率领卫士在后苑操练演习,日夜铸造兵器。为了掩人耳目,在王府深挖地穴,广造重屋,高筑厚壁,并故意蓄养大群鹅鸭,以其呜叫之声乱杂赶制军械的噪音。建文元年(1399)三月,北平按察司佥事汤宗向朝廷告发新任按察使陈瑛和右布政使曹昱、副使张琏等人接受燕府贿金一事,朱允炊立即下诏将陈瑛逮至京师,不久被谪官广西。六月间,燕王护卫百户倪谅上变,告发燕府官校于谅、周铎等人参预密谋反叛,结果于谅、周铎被逮赴京师处死,朱允炆并下诏责斥燕王图谋不轨。朱棣见情势十分危急,索性佯狂称疾。他一忽儿在街市上狂呼奔走,夺人酒食;一忽儿仆卧于地,整日不醒。当北平左布政使张昺、都指挥使谢贵前往燕府察视时,正值盛夏时节,燕王朱棣却拥坐火炉,颤声念叨着“寒甚”。张昺、谢贵见状,信而不疑。燕府长史葛诚私下警告张、谢二人说:燕王根本无病,千万不可轻信。同时,葛诚密疏朝廷,勿为燕王的假象所迷惑。此时,正赶上燕王护卫百户邓庸入朝奏事,经过一番威逼审讯,邓庸供出了燕王将举兵的实情。齐泰随机发符往逮燕府官屑,密令谢贵、张昺准备动手。七月初一日,又密敕原本为朱棣所信任的北平都指挥使张信伺机逮捕燕王朱棣。不料张信阳奉阴违,匆匆赶赴燕府把朝廷密敕和盘告诉朱棣。朱棣感激涕零,对张倌下拜说:是将军保全了我一家性命!事不宜迟,朱棣立刻召来僧道衍等人,急商起兵之计。命令亲信护卫指挥张玉、朱能等率勇士八百人进驻燕府,执行守卫任务。一场殊死的搏斗迫在眉睫。

1399年“靖难”之变

张昺、谢贵奉朝廷密令调集卫卒入城,积极加强防务,同时飞章奏报请旨。朱允炆得报后,火速派内使持诏书赴北平,令逮燕王府官属。建文元年(1399)七月初六日,北平布政使司吏李友直窃取张昺等人的密件,奔入燕府告密。朱棣看到李友直提供的情报,不由大吃一惊。当时北平满城都是谢贵所帅军士,而朱棣王府护卫的精锐兵卒早被调到开平。朱棣自虑寡不敌众,忙与僧道衍、张玉、朱能商讨对策。朱能说:只须先擒杀统兵将领张员、谢贵二人,其余敌众再多,也无能为力。道衍献计:如今朝廷既遣内使逮捕王府官属,我们不妨将计就计,把王府官属开具名单交付内使,让他召张、谢二人人府逮人。待其来到燕王府第,只消一人之力,便可擒杀。于是,朱棣依计而行,御坐东殿,潜伏壮士于端礼门内,伺机而发。张昺、谢贵被诱骗至王府,燕王赐宴行酒。侍从端上西瓜助酒,燕王突然厉声喝道:天下百姓、兄弟宗族之间,尚能互相体恤,而我身为天子亲属,却不能保全旦夕之命,时至今日,天下何事不可为呢!朱棣边骂边以瓜掷地,霎时伏兵应声四起,张昺、谢贵束手就擒。连同约为内应的葛诚、卢振等人全被捉摔于殿下。朱棣抛开手杖,起身狞笑道;我朱棣哪里有病,只是为你们这些奸臣贼子逼迫而为之罢了!此时,谢贵诸人方知中计,可惜为时已晚,皆成刀下冤鬼。是日入夜,整个北平陷入刀光剑影之中。朱棣命张玉、朱能等率兵乘夜冲杀出王府,经过一夜激烈交战,至次日黎明时分,北平守军四处溃走,九座城门尽数攻克,燕王朱棣从而控制了北平全城。七月初七日(又有初五、初六日之说),朱棣聚集将士隆重誓师。他慷慨激昂地宣誓:我太祖高皇帝、孝慈高皇后嫡于,国家至亲,受封以来,惟知循法守分。今幼主嗣位,信任奸回,横起大祸,屠戮我家。我父皇母后创业艰难,封建诸子,藩屏天下,传绪无穷。一旦残灭,皇天后土,实所共鉴。《祖训》云:“朝无正臣,内有奸恶,必训兵讨之,以清君侧之恶”。今祸迫及身,实欲求死。不得巳者,义与奸邪不共戴天,必奉行天讨,以安社稷。天地神明,照鉴予心!就在誓师的当儿,天色骤变,黑云压城,顷刻之间,狂风急雨自天而降,燕府房屋上的檐瓦也被掀落于地。朱棣和众将士面面相觑,惊恐万状。这时候,立在旁边的僧道衍镇定自若,走上台前大声说道:真是祥瑞之兆啊!飞龙在天,从以风雨,殿瓦坠地,预示着大王您将易黄瓦覆殿了!明朝制度只有皇帝的宫殿才能使用黄瓦。这突如其来的风雨变故,经过道衍和尚自欺欺人的巧妙阐释,竟然稳住了军心,保证了誓师起兵的成功。朱棣为了寻求师出有名,不违祖训,同时上书以讨伐齐泰、黄于澄,清君侧之恶,扶国家之既坏为名,堂而皇之地称自己的举动是“奉天靖难”。从此揭开了朱明王朝历史上长达四年的“靖难”战争的序幕。

1399年怀来之战

朱棣移师通州(今北京通县)之后,采纳了张玉的建议,一改即刻挥戈南下的计划,决定趁建文朝廷的北伐之师未抵以前,首先清除来自北平周围的威胁。建文元年(1399)七月初八日,朱能率师东取蓟州(今河北蓟县),守将马宜被俘,不屈而死,指挥毛遂投诚,随之遵化、密云也举城归附。七月十一日,朱棣命部将袭取居庸关,守将俞(王真)兵败退附于怀来(今河北怀来)的宋忠部。宋忠是被朱允炆派往北边防燕的将领,起先率兵三万及征调的燕藩护卫精兵屯守开平(今内蒙多伦附近),朱棣在北平起兵后,宋忠率众部将士经居庸关移师怀来,成为北平的心腹大患。鉴于宋忠兵多势众,燕军将领在商讨对付宋忠的问题上发生了意见分歧,或主张出奇制胜,或主张固守以待。朱棣认为,敌强我弱,论力虽不足,智胜则有余。怀来守军是新集之众,军心涣散不一,而宋忠本人刚愎少谋,若智攻必能获胜。七月十五日,朱棣亲率马云、徐祥等马步精锐八千,卷甲倍道开赴怀来。当朱棣得知宋忠欺骗军中的燕府护卫将士,讲他们留在北平的家属全部被朱棣所杀害的消息后,次日,朱棣以被宋忠征选的燕府护卫将士的家属为先锋,高举旧日的旗帜,向怀来发起进攻。当怀来守军临阵看到熟悉的旗帜,认出自己的父兄子弟时,惊喜异常,相互问候之声,震耳欲聋,随着“宋都督欺诳我们”的呼喊,守军将士纷纷解甲倒戈。宋忠仓皇列阵未成,朱棣却乘机挥师渡河,守将都指挥彭聚、孙泰力拒阵亡。宋忠见势不妙,狼狈回逃入城,燕军也尾随其后蜂拥进城。宋忠从藏匿的厕所中被燕军活捉。宋忠部将除去指挥庄得的一队人马及时突围逃脱外,其余众将士来不及溃散的被歼杀殆尽。由朝廷派往北平周围最强大的一支军队,为之消灭。怀来之役是朱棣起事后第一场大会战,燕师以少胜多,大获全胜,从而基本扫平了北平的围兵。

1399年耿炳文率师北征

建文帝朱允炆锐意文治,日与方孝孺讨论《周官》法度,军事皆取决于齐泰、黄子澄。直到怀来被燕师攻陷的第九天,谷王朱橞从宣府(今河北宣化)奔还京师时,朱允炆才慌忙召集廷臣商讨对策。议决削除燕王属籍,公布其叛朝罪行于天下,同时命将北征。由方孝孺起草的燕王“称兵构乱,图危宗社,获罪天地祖宗,义不容赦”的伐燕诏令布告天下。由于朱元璋;在世时大肆杀戮功臣,朱允炆感到无将可使,最后只好起用侥幸存活的老将长兴侯耿炳文为征虏大将军,驸马都尉李坚、都督宁忠为副将军。并飞檄调发各处军马,率师分兵并进北伐。被征调的有安陆侯吴杰、江阴侯吴高、都督佥事耿瓛、都指挥盛庸、潘忠、杨松、顾成、徐凯、李友、李晖、平安等部。耿炳文等将士临行前,朱允炽告诫说:你们和燕王对垒作战,毋使朕有杀叔父之名。建文元年(1399)七月二十四日,以耿炳文为主将的朝廷北伐之师约十三万人向真定(今河北正定)进发。同时,朝廷的平燕布政使司也设置于真定。真定成了朝廷伐燕的前卫阵地。

1399年真定之战

建文元年(1399)八月十二日耿炳文抵达真定,率师驻扎在城南的滹沱河两岸,分遣徐凯带兵进驻河间,潘忠扎营于鄚州(今河北白洋淀、五官淀之间)、杨松率领先锋九千人扼守雄县。朱棣听取张玉的汇报,于八月中秋之夜袭取了雄县,九千先锋将士全军覆没,接着鄚州守军开城投降。八月二十四日,首战告捷的燕军进至与真定数十里之隔的无极。朱棣召集诸将领商议对耿炳文的作战方略,张五力排众议,认为敌军虽多,而以我乘胜之师直趋真定,一鼓作气攻打新集之敌,是一定能够克敌致胜的。张玉的主张得到朱棣和众将的赞同。耿炳文是身经百战的明元勋宿将。他把真定驻军一分为二,夹河为营,目的在于互相声援。朱棣面对这位用兵审慎的老将,决定采取“先声后实”对策。他放归在鄚州降附的耿炳文部将张保,让他假装被俘得脱,向耿将军具陈雄县、鄚州败状,燕兵旦夕可至。耿炳文闻听此言,急命滹沱河南岸之师北渡过河,合军防御燕军的进攻。八月二十五日,燕军直抵真定,朱棣从俘兵口中了解到城东南未曾设营,疏于防守,于是率数千精骑自城东南绕至西南,一举攻破两座营垒,守军顿时乱作一团。耿炳文出城迎战,燕将张玉、谭渊、朱能等率众奋击。南师北调的守军立足未稳,仓促应战,朱棣率精骑从阵后冲杀而来,横透敌阵。年过花甲的耿炳文遭到燕师凶猛的奇袭,无心恋战,且退且拒,入城固守。左副将军驸马都尉李坚见主帅耿炳文败下阵来,准备挥戈再战,却被燕军骑卒薛六挺槊刺中,坠马俘获。其他如右副将军宁忠、左军都督顾成、都指挥刘遂等也同被燕军生擒。耿炳文初战失利,拥众退保真定,闭门坚守不出。真定本为朝廷北伐的前卫阵地,兵众粮足,耿炳文长于攻守战术,朱棣攻城三日不下,便鸣金收兵。驸马都尉李坚因伤重不治,死于北归途中;左军都督顾成被朱棣劝降,班师北平后,辅佐燕世子朱高炽居守。

1399年燕王诱拘宁王

建文元年(1399)李景隆挂帅驻兵河间的谍报传来,朱棣付之一笑:李九江(景隆小字)未尝习兵,色厉内荏,如今授之五十万众,无异于自坑,只是纸上谈兵的赵括罢了。但是,朱棣所面临的毕竟是数十万大军,深感自己的兵力不足以出师迎战。于是,他经过缜密筹划,命令姚广孝辅佐世子朱高炽居守北平,自己亲率主力军队游动于外随机应变,在牵制对手的同时,设计取得大宁的强大军马。大宁地处塞外,为宁王朱权所封地,其属下的朵颜诸卫,多为骁勇善战的蒙古骑兵,朱棣早有据为已有之心,却苦于时机不成熟。朱棣起兵北平之初,朱允炆就恐怕宁、燕合兵,于建文元年(1399)八月诏令削夺宁府三护卫。朱棣认为这正是袭取大宁的绝好机会。他于九月二十八日假装援师永平(今河北卢龙)之名,率军取道刘家口,绕过松亭关,直奔大宁。十月六日抵达大宁城下。燕王朱棣以单骑入城,兄弟相见,失声恸哭。朱棣直言穷蹙求援,宁王朱权应允大宁军马附从燕军“靖难”。燕军将士依照朱棣的吩咐,一部分潜伏城外,一部分悄悄入城,私下与大宁三卫部长及戍卒攀交往来,相谋起事。十月十三日,朱棣伪称辞行,宁王朱权设宴饯行于郊外,仪式尚未结束,四周突起伏兵,朵颜三卫骑兵和大宁卫军一呼毕集,拥宁王朱权同行。尚蒙在鼓里的大宁守将朱鉴猝不及防,力战而死,宁府长史石撰不屈被杀。十月十六日,朱棣满怀胜利的喜悦,在宁王朱权及其妻儿的伴行下,率领燕、宁兵马回师南还。

1399年燕立五军

建文元年(1399)十月十九日,朱棣自大宁还师北平的途中,在会州(今河北承德市东北)对燕、宁兵马进行了一次整编,正式设立中、左、右、前、后五军:中军由张玉任主将,郑亨、何寿为副将;左军由朱能任主将,朱荣、李浚为副将;右军由李彬任主将,徐理、孟善为副将;前军由徐忠任主将,陈文、吴达为副将;后军由房宽任主将,和允中、毛整为副将。其中,后军主将房宽、右军副将徐理、前军副将陈文三人为大宁降将。很显然,这支以燕军将领为主体,以大宁降将为补充的正规组编军队,较之袭取大宁前的燕军是大大强化了,为燕师南下奠定了基础。

1399年郑村坝之战

郑村坝之战

李景隆得知燕王朱棣率师救援永平后,就统帅数十万大军渡过卢沟桥,直抵北平城下。他指挥将士筑垒于北平九门,昼夜发起猛攻,却未能攻克,遂屯兵于坚城之外,归结九营于北平至通州之间的郑村坝,以待朱棣回师。直到建文元年 (1399)十一月五日,姗姗迟归的燕军履冰越过白河,首先击溃了李景隆的前哨之师都督陈晖率领的万余骑兵,然后指挥全军向郑村坝进发,李景隆严阵迎战。由于李景隆已经失去了陈晖的骑兵主力,在勇悍的朵颜三卫骑兵面前一筹莫展。朱棣一马当先,率众将士连破七个营垒,直逼李景隆麾下,中军大将张五乘胜进抵北平城下。此时,居守北平的燕军也鼓噪出战,李景隆腹背受敌,溃不成军。激战从午时开始,直至傍晚时分,双方才各自收军回营。深冬之夜,天寒地冻,李景隆冻馁难支,扔下正在围攻北平九门的各部将士,乘夜拔营南逃。次日,燕军与围攻九门的朝廷北伐之师再度展开激战。两天后,忠于朝廷的将士在内外夹攻之下,终于被迫解围奔去。十一月九日,朱棣重新回到北平城中。

1399年燕王设计陷吴高

建文元年(1399)十二月,燕王朱棣为了消解永平兵患,对诸位将士说:镇守辽东的吴高和杨文,吴高一向胆怯而谋事周密,杨文却勇而无谋,如果翦除吴高,杨文则无能为患了。于是,燕王遣人向吴高、杨文送上两封书信,信中盛赞吴高深谋远虑,极力诋毁杨文苟且无能,并故意易函误送。二人得书后,各自上奏朝廷,朝廷怀疑吴高有异谋,遂下令削夺吴高江阴侯爵,谪徙广西。杨文一人独守辽东,最后以败告终。

1399年李景隆兵败加官进爵

李景隆北平战败的消息不胫而走,传至京师,黄于澄等人密不奏闻。一天,朱允炆问及黄子澄:外面近传李景隆丧师不利,是这样吗?黄子澄隐瞒战败实情,谎称:听说李景隆取得数次交战的胜利。如今,正值严冬,士卒不堪其苦,暂时退兵德州,以待来春再战。为了防止实情败露,黄于澄遣人密告李景隆,隐匿败绩,勿为上奏。建文元年(1399)十二月,建文帝下令嘉奖北伐之师,加李景隆太子太师,并赐给金币貂裘等物。

1399年安南黎季犛弑主自立

建文元年(1399),安南国相黎季犛杀其主陈日焜,拥立自己的长子颐为王,不久,黎季犛杀子颐,立幼子寅,因其年幼而诛杀,自立称王。自谓舜裔胡公满之后,遂更姓名为胡一元,其子黎苍更名为胡(大互),国号大虞,年号元圣。不久,自称太上皇,其子胡(大互)为大虞皇帝。永乐元年 (1403),胡(大互)自署权理安南国事,遣使奉表朝贡,明成祖朱棣命封为安南国王。

1399年元额勒伯克汗被杀

元朝政权溃灭后,大量的蒙古人和色目人仍留居中原,而一部分蒙古贵族则败退到蒙古草原及东北等地,继续统治着当地的蒙汉各族人民,经过朱元璋多次调兵遣将的攻打,其统治内部也不断发生混战。建文元年(1399),北元额勒伯克汗为部下所杀,坤帖木儿被立为王。建文四年 (1402),坤帖木儿政权又为其部帅鬼力赤篡夺,鬼力赤自封可汗,废去元朝国号,遂称鞑靼。

1399年朝鲜国王李曔继位

建文元年(1399)正月,朝鲜国王李旦上表建文朝廷,称其年老多病,王位由次子李曔继承。四月二十五日,建文朝廷降旨准其奏请。六月二十六日,礼部尚书陈迪等官于奉天门钦奉圣旨:已先太祖皇帝(朱元璋)诏谕该国仪从本俗,法守旧章,听其自为声教,今后彼国事务,亦听自为。李曔在位两年(1399-1400),以风疾让位其弟李芳远(李旦第五子)。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