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年表 > 公元808年历史年表 公元808年历史大事 公元808年大事记

公元808年历史年表 公元808年历史大事 公元808年大事记

日期:2019-03-07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269 次
一般是指公元808年,即唐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三年。
中文名
808年
正月十一日
公文用驿递不用敕使
二月
咸安公主及回鹘可汗卒
五月
白居易上疏为牛僧孺等诉冤

808年中国纪年

808年,唐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三年

808年本年年表

国外大事记

中国白居易公元808年(回教纪元192年),伊德里斯二世为非斯奠基。

公元808年出云广员的《大同类聚方》,是为最早的日本汉医方。

法兰克人与丹麦人、萨克森余党的联盟作战。

中国大事记

火药中国牛李党争开始。

公元808年,中国唐代出版的《太上圣祖金丹秘诀》所载“伏火矾法”乃是原始火药的配方。

公元808年,唐朝炼丹家清虚子撰写了《太上圣祖金丹秘诀》。

唐元和三年(公元808年),五台山高僧曹洞宗创始人良价之师灵默慕名在中国五泄镇创建五泄禅寺。

咸阳公主元和三年(公元808年)病死。

元和三年(公元808年),麻城并入黄冈县。

牛僧孺元和三年(808年)应贤良方正科对策第一。

公元808年,唐宪宗制举贤良方正科特试。

真如禅寺始于唐宪宗元和三年(公元808年)。

白居易于宪宗元和二年(公元808年)曾任过左拾遗。

公元808年(唐宪宗元和三年)在朝野上下的呼声中,唐王朝恢复了武举。

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年)安西都护府撤消。

808年历史大事

公文用驿递不用敕使

元和三年(八0八)正月十一日,群臣上宪宗尊号“睿圣文武皇帝”,因赦天下,赦文有“自今长吏诣阙,无得进奉。”知枢密刘光琦奏分遣诸内使赍赦旨往诸道,意欲受其馈遗(受赂,打秋风)。翰林学士裴垍、李绛知其弊,奏“敕使所至烦扰,不若但附急递。”(急递谓由驿站迅速传递)德宗从之。光琦称旧例如此,德宗曰:“例是则从之,苟为非是,奈何不改!”

郝玼奏请筑临泾城

临泾(今甘肃镇原)镇将郝玼以临泾地势险要,水草丰美,吐蕃入寇,必屯其地,遂上言泾原节度使段佑,请奏筑临泾城。元和三年(八0八)正月,临泾城筑成,从此吐蕃不敢侵泾原。十二月三日,置行原州(原州已陷吐蕃,“行”犹侨置)于临泾,以镇将郝玼为刺史。

咸安公主及回鹘可汗卒

元和三年(八0八)二月,咸安大长公主薨于回鹘,三月,回鹘腾里可汗卒。五月二十五日,唐册回鹘新可汗为爱登里罗汨密施合毗伽保义可汗。

宪宗策试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举人

元和三年(八0八),宪宗策试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举人,伊阙县尉牛僧孺、陆浑县尉皇甫湜、前进士李宗闵皆指陈时政之失,无所避讳,吏部侍郎杨于陵、吏部员外郎韦贯之为考策官,署为上第。宪宗亦嘉之,四月十三日,下诏中书省优与处分。而宰相李吉甫恶牛僧孺等人直言,泣诉于宪宗,并说翰林学士裴垍、王涯覆试亦不公。宪宗听信李吉甫的话,罢裴垍、王涯翰林学士职,以裴垍为户部侍郎,将韦贯之贬为巴州刺史,王涯贬为虢州司马。贬杨于陵为岭南节度使,牛僧孺等人各由所在藩镇调动。此次对策事件实开牛李党争之端。李吉甫虽然在元和九年(八一四)病死,但其子李德裕成为李党领袖,与牛僧孺等各分明党,“更相倾轧,垂四十年”。成为唐代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党争。

白居易上疏为牛僧孺等诉冤

元和三年(八0八)五月,翰林学士、左拾遗白居易上疏,以为牛僧孺等直言时政,已经恩奖登科,而更遭斥逐,并出为关外官(指只许由藩镇辟举);杨于陵等主考、裴垍等覆试皆坐谴责,以致上下杜口,众心汹汹。陛下既下诏征之直言,索之极谏,僧孺等所对如此,纵未能推而行之,又何忍罪而斥之乎。”疏上不报。

沙陀归唐

沙陀族于诸胡族最称劲勇,先依附吐蕃,被置于甘州(今甘肃张掖)。吐蕃每战,皆以为前锋。回纥攻吐蕃,取凉州(今甘肃武威),吐蕃怀疑沙陀暗通回纥,欲迁徙之。沙陀酋长朱邪尽忠与其子执宜谋归于唐,遂帅其部落三万人沿乌德鞬山向东,行三日后,吐蕃追兵至,与沙陀战数百次,尽忠战死,士卒死者甚多。元和三年(八0八)六月,朱邪执宜帅其部落近万人,骑兵三千,至灵州降。灵介盐节度使范希朝帅兵迎之,置之盐州(今陕西定边),并为其买牛羊,广其畜牧之业。宪宗又诏置阴山府,以执宜为兵马使。不久,尽忠之弟葛勒阿波又帅部落七百人来降,又诏以为阴山府都督。从此,灵盐军势更强,征讨皆胜。

卢坦为宣歙观察使

元和三年(八0八)七月,以右庶子卢坦为宣歙观察使。卢坦到官,正值旱灾,谷价飞腾,有人请抑粮价,而卢坦却说:“宣歙土地狭小,所产粮少,所赖四方商贩运粮,如果价贱,则商船不至,将益困。”后来虽然米斗价至二百,但商旅辐凑,民得以生。

裴垍为相,李吉甫出镇淮南

元和三年(八0八)九月十七日,以户部侍郎裴垍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裴垍虽因策试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举人,被罢翰林学士,但仍深受宪宗宠信,故未几复擢为相。十九日,以宰相李吉甫仍同平章事,出为淮南节度使。垍与吉甫一入相,一外任,为牛、李党人此入彼出之端倪。

808年通鉴记载

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上之上元和三年(戊子,公元八零八年)

春,正月,癸巳,群臣上尊号曰睿圣文武皇帝;赦天下。“自今长吏诣阙,无得进奉。”知枢密刘光琦奏分遣中使赍赦诣诸道,意欲分其馈遗,翰林学士裴垍、李绛奏“敕使所至烦扰,不若但附急递。”上从之。光琦称旧例,上曰:“例是则从之,苟为非是,奈何不改!”

临泾镇将郝泚以临泾地险要,水草美,吐蕃将入寇,必屯其地,言于泾原节度使段祐,奏而城之,自是泾原获安。

二月,戊寅,咸安大长公主薨于回鹘。三月,回鹘腾里可汗卒。

癸巳,郇王总薨。

辛亥,御史中丞卢坦奏弹前山南西道节度使柳晟,前浙东观察使阎济美违赦进奉。上召坦褒慰之,曰:“朕已释其罪,不可失信。”坦曰:“赦令宣布海内,陛下之大信也。晟等不畏陛下法,奈何存小信弃大信乎!”上乃命归所进于有司。

夏,四月,上策试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举人,伊阙尉牛僧孺、陆浑尉皇甫湜、前进士李宗闵皆指陈时政之失,无所避;户部侍郎杨於陵、吏部员外郎韦贯之为考策官,贯之署为上第。上亦嘉之。乙丑,诏中书优与处分。李吉甫恶其言直,泣诉于上,且言“翰林学士裴垍、王涯覆策。湜,涯之甥也,涯不先言;垍无所异同。”上不得已,罢垍、涯学士,垍为户部侍郎,涯为都官员外郎,贯之为果州刺史。后数日,费之再贬巴州刺史,涯贬虢州司马。乙亥,以杨於陵为岭南节度使,亦坐考策无异同也。僧孺等久之不调,各从辟于籓府。僧孺,弘之七世孙;宗闵,元懿之玄孙;贯之,福嗣之六世孙;湜,睦州新安人也。

丁丑,罢五月朔宣政殿朝贺。

以荆南节度使裴均为右仆射。均素附宦官得贵显,为仆射,自矜大。尝入朝,逾位而立;中丞卢坦揖而退之,均不从。坦曰:“昔姚南仲为仆射,位在此。”均曰:“南仲何人?”坦曰:“是守正不交权幸者。”坦寻改右庶子。

五月,翰林学士、左拾遗白居易上疏,以为:“牛僧孺等直言时事,恩奖登科,而更遭斥逐,并出为关外官。杨于陵等以考策敢收直言,裴垍等以覆策不退直言,皆坐谴谪。卢坦以数举职事黜庶子。此数人皆今之人望,天下视其进退以卜时之否藏者也。一旦无罪悉疏弃之,上下杜口,众心氵匈々,陛下亦知之乎?且陛下既下诏征之直言,索之极谏,僧孺等所对如此,纵未能推而行之,又何忍罪而斥之乎!昔德宗初即位,亦征直言极谏之士,策问天旱,穆质对云:‘两汉故事,三公当免,卜式著议,弘羊可烹。’德宗深嘉之,自畿尉擢为左补阙。今僧孺等所言未过于穆质,而遽斥之,臣恐非嗣祖宗之道也!”质,宁之子也。

丙午,册回鹘新可汗为爱登里啰汨密施合毘伽保义可汗。

西原蛮酋长黄少卿请降。六月,癸亥,以为归顺州刺史。

沙陀劲勇冠诸胡,吐蕃置之甘州,每战,以为前锋。回鹘攻吐蕃,取凉州。吐蕃疑沙陀贰于回鹘,欲迁之河外。沙陀惧,酋长朱邪尽忠与其子执宜谋复自归于唐,遂帅部落三万,循乌德犍山而东。行三日,吐蕃追兵大至,自洮水转战至石门,凡数百合。尽忠死,士众死者大半。执宜帅其馀众犹近万人,骑三千,诣灵州降。灵盐节度使范希朝闻之,自帅众迎于塞上,置之盐州,为市牛羊,广其畜牧,善抚之。诏置阴山府,以执宜为兵马使。未几,尽忠弟葛勒阿波又帅众七百诣希朝降,诏以为阴山府都督。自是,灵盐每有征讨,用之所向皆捷,灵盐军益强。

秋,七月,辛巳朔,日有食之。

以右庶子卢坦为宣歙观察使。苏强之诛也,兄弘在晋州幕府,自免归,人莫敢辟。坦奏:“弘有才行,不可以其弟故废之,请辟为判官。”上曰:“向使苏强不死,果有才行,犹可用也,况其兄乎!”坦到官,值旱饥,谷价日增,或请抑其价。坦曰:“宣、歙土狭谷少,所仰四方之来者。若价贱,则商船不复来,益困矣。”既而米斗二百,商旅辐凑,民赖以生。

九月,庚寅,以于由页为司空,同平章事如故;加右仆射裴均同平章事,为山南东道节度使。淮南节度使王锷入朝。锷家巨富,厚进奉及赂宦官,求平章事。翰林学士白居易上言以为:“宰相人臣极位,非清望大功不应授。昨除裴均,外议已纷然,今又除锷,则如锷之辈皆生冀望。若尽与之,则典章大怀,又不感恩;不与,则厚薄有殊,或生怨望。幸门一启,无可如何。且锷在镇五年,百计诛求,货财既足,自入进奉。若除宰相,四方籓镇皆谓锷以进奉得之,竞为割剥,则百姓何以堪之!”事遂寝。

壬辰,加宣武节度使韩弘同平章事。

丙申,以户部侍郎裴垍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上虽以李吉甫故罢垍学士,然宠信弥厚,故未几复擢为相。初,德宗不任宰相,天下细务皆自决之,由是裴延龄辈得用事。上在籓邸,心固非之,及即位,选擢宰相,推心委之,尝谓垍等曰:“以太宗、玄宗之明,犹藉辅佐以成其理,况如朕不及先圣万倍者乎!”垍亦竭诚辅佐。上尝问垍:“为理之要何先?’对曰:“先正其心。”旧制,民输税有三:一曰上供,二曰送使,三曰留州。建中初定两税,货重钱轻。是后货轻钱重,民所出已倍其初。其留州、送使者,所在又降省估,就实估以重敛于民。及垍为相,奏:“天下留州、送使物,请一切用省估。其观察使,先税所理之州以自给,不足,然后许税于所属之州。”由是江、淮之民稍苏息。先是,执政多恶谏官言时政得失,垍独赏之。垍器局峻整,人不敢干以私。尝有故人自远诣之,垍资给优厚,从容款狎。其人乘间求京兆判司,垍曰:“公才不称此官,不敢以故人之私伤朝廷至公。它日有盲宰相怜公者,不妨得之,垍则必不可。”

戊戌,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李吉甫同平章事,充淮南节度使。

河中、晋绛节度使邠宣公社黄裳薨。

冬,十二月,庚戌,置行原州于临泾,以镇将郝下泚为刺史。

南诏王异牟寻卒,子寻阁劝立。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1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