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 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 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年表 > 公元666年历史年表 公元666年历史大事 公元666年大事记

公元666年历史年表 公元666年历史大事 公元666年大事记

日期:2019-03-07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543 次
“封禅”泰山。还至曲阜,祀孔子;至毫州,谒老君庙,上尊号“太上玄元皇帝”铸乾封泉宝,一当十,准备废除旧钱。高丽泉盖苏文死,子男生代为莫离支,与弟男建、男产争权。男生出走,求助于唐。唐命契苾何力等领兵前往,继又增派李绩为帅。
中文名
666年
性质
年份
事件
“封禅”泰山
年代
高宗乾封元年

666年中国纪年

666年,唐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乾封元年。丙寅,唐朝乾封元年。

666年历史大事

666年文化

令狐德棻卒

乾封元年(六六六),令狐德棻卒,年八十四。德棻宜州华原(今陕西耀县东南)人。先居敦煌,代为河西右族。博涉文史,早知名。唐高祖入关,任大丞相府记室。武德元年(六一八)转起居舍人五年年(六二二)迁秘书丞,受诏撰《艺文类聚》。时承丧乱之余,经籍亡散,德菜请重金购募遗书,置吏缮写,数年间,群书略备。又言近代已来,多无正史,周隋之事多遗阙,请修之。高祖乃下诏令群臣修魏、梁、齐、陈、隋史,德棻主修周史。贞观三年(六二九),太宗复诏撰定,德棻总知类会梁、陈、齐、隋诸史。及书成,以德棻议始,赐绢,迁礼部侍郎,兼修国史,赐爵彭阳男。十一年(六三七),修《新礼》成,进爵为子。又撰《氏族志》成。十五年(六四一),转太子右庶子,因太子承乾败,免官。后参预改撰《晋书》,同撰十八人,德棻为首,体例多取决之。书成,除秘书少监。永徽元年(六五0),受诏撰律令,复为礼部侍郎,兼弘文馆学士。后迁太常卿、国子祭酒、崇文馆学士、进爵为公,阶至金紫光禄大夫。国家凡有修撰,德棻无不参预,又监修《五代史志》、《贞观实录》及《高宗实录》。德棻曾言于高宗:王道任德,霸道任刑。夏商周纯用德而王,秦专用刑而霸,汉杂用之,魏晋以降,王霸两失。如欲用之,宜先用王道,然最难行之。又言当今政要,宜薄赋敛少征役。

张昌令卒

昌令,冀州南宫(今河北南宫西北)人。弱冠以文词知名。初举进士,考功员外郎王师旦以其文采浮华不实,取之将诱后生仿效而坏文风,拒署入第。后举进士。贞观二十一年(六四七),诣阙献所作《翠微宫颂》,太宗令起草《息兵诏》以试之,俄顷而就,太宗赏之,敕于通事舍人里供奉。寻为昆山道行军记室,破卢明月、平龟兹,军事露布,皆其所作。为士称道。后转长安尉、出为襄州司户,又参与北门修撰。乾封元年(六六六)卒,有文集二十卷。

666年其它

高宗封禅,诸国从驾

麟德三年(六六六),高宗封禅泰山,是为唐朝皇帝首次封禅。高祖谦让,不许封禅。太宗初惮于劳费,亦不许封禅,之后,贞观十五年(六四一)、二十一年(六四七)曾两次诏来年有事于泰山,或因“有星孛于太微”,或因海啸停止。麟德元年(六六四)七月,高宗诏“三年(六六六)有事于泰山”。二年(六六五),偕武后从东都出发赴泰山。从驾文武兵士及仪仗法物,相继百里,列营置幕,弥亘郊原。其时大唐威震四方,诸国酋长皆朝会扈从。突厥、于阗、波斯、天竺、罽宾、乌苌、昆仑、倭国、新罗、百济、高丽酋长及随从,穹庐毡帐,牛羊驼马,填候道路。是时连续数年丰收,斗米仅五钱,豆麦不列于市。史称古来帝王封禅,以此为盛。麟德三年正月一日,封于泰山,三日,禅于社首。武后表请参与奠献,于是,凡六宫内外命妇奉奠,及祭地祗梁甫,皆以武后为亚献,越国太妃(太宗妃)燕氏为终献。

改元乾封

麟德三年(六六六)正月一日至三日,高宗封禅泰山,五日,御朝觐坛,受朝贺,大赦天下,改元乾封。

始泛加阶爵

麟德三年(六六六)正月,高宗封禅礼毕,广施特恩。十日,敕文武官三品以上赐爵一等,四品以下加一阶。乾封以前未有泛阶,官员进阶,皆以劳考叙进。官员一年一考,六品以下官,四考满,皆得中中考者,可进一阶;其中有一中上考,又进一阶;其中有一上下考,可进二阶;若兼有下考,可用上考相抵。应入三品、五品者,则待皇帝另下别制以进,无别制则不得进。乾封以后,泛阶之制遂立,屡有恩赐。尤以文明(六八四)至证圣(六九五)十余年间,每岁逢赦,海内九品以上官员即得阶勋。虚授无功,以致官员不求考第取进,服绯者(五品官)满朝皆是。

赠孔子为太师

乾封元年(六六六)正月,高宗东封泰山还十四日,至曲阜,谒孔子庙,追赠孔子为太师,增修祠宇,以少牢致祭,并免孔子裔孙褒圣侯孔德伦子孙赋役。

上老子尊号

唐以老子李耳为唐祖,皇帝自称为老子后代,特别尊崇老子。武德七年(六二四)十月,高祖特上终南山谒老子之庙。贞观十一年(六三七),太宗敕称:老子是朕祖宗,名位、称号宜在佛先。乾封元年(六六六)正月十六日,高宗东封泰山还至亳州(今安徽毫县),谒老君庙,更上老子尊号为太上玄元皇帝。又令创建祠堂,于庙各置令、丞一员,改老子庙所在地亳州谷阳县为真源县(今河南鹿邑),免县内宗姓租庸调一年。

诏天下诸州置观寺

高宗兼信佛法,曾为玄奘作《述圣记》。乾封元年(六六六)正月,敕兖州(今山东)置紫云、仙鹤、万岁三观,及封峦、非烟、重轮三寺。又诏天下诸州置观、寺各一所,各度七人。其在位期间,约有寺院四千所,僧尼六万人。

铸“乾封泉宝”钱

唐初行开元通宝钱,其后盗铸渐起,劣钱充斥。显庆五年(六六0),高宗令官府以好钱一文买劣钱五文,以收劣钱,但民间以劣钱价太贱,私自藏之,以待官禁之弛。高宗又令以好钱一文换劣钱二文,其弊仍不息。乾封元年(六六六)五月,遂改铸新钱,名“乾封泉宝”。此乃以年号为名的货币,径一寸,重二铢六。时规定以新钱一文当旧钱十文,新旧并行。由于新钱作价过高,人多收藏旧钱,以致商贾不通,粟帛增价。新钱之文,“乾”字在上,“封”字在左,与开元通宝其文先上后下,次左后右,从上下左右读之,或从左回环读之其义皆通不同,因此,明年正月,诏罢新钱,仍用开元通宝钱,“乾封泉宝”使用不及一年而废。

封诺曷钵为青海国王

乾封元年(六六六)五月,唐封吐谷浑可汗慕容诺曷钵为青海国王。龙朔三年(六六三),吐蕃灭吐谷浑,占领青海,领土与唐朝领土直接相连,唐在西域、河西、陇右的统治受到威胁,唐廷日益不安,谋以武力迫吐蕃退出所据吐谷浑之地,扶助吐谷浑复国归故里,成为唐之屏障,遂有此封,以示击吐蕃,助吐谷浑复国之决心。

李义府死

义府瀛州饶阳(今河北深县)人。有文才,贞观八年(六三四)对策擢第,补门下省典仪。历官监察御史、太子舍人、崇贤馆直学士、中书舍人、弘文馆学士,兼修国史。永徽二年(六五一)表请废王皇后,立武昭仪,得高宗。武后之宠,擢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赐爵广平县男。后又进爵为侯,兼太子左、右庶子。显庆二年(六五七)任中书令,太子宾客,进爵河间郡公。其子亦并列清官,又诏造甲第,荣宠无人能比。后与中书令杜正伦不和,贬普州刺史。四年(六五九),复召兼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义府貌温恭,内褊忌,有“笑中刀”、“李猫”之称。自居权要,恃宠用事,卖官鬻狱,贪冒无厌。其母、妻、子、婿亦多行不法。龙朔三年(六六三),以卖官聚钱、交结占候之人等罪除名,长流嶲州(今四川西昌),其子婿亦获罪流贬。乾封元年大赦,独长流人不许还,义府忧愤,发疾而卒。自义府流放,朝士常忧惧,恐其复入朝用事,闻其卒,众心始安。如意元年(六九二),武则天以义府在永徽中有翊赞之功,赠扬州大都督府。长安元年(七0一),又赐其子实封三百户。睿宗即位,乃诏停。义府曾奏改《氏族志》为《姓氏录》。有文集三十卷,及《宦游记》二十卷。

高丽内乱,向唐求援

乾封元年(六六六),高丽泉盖苏文死。盖苏文乃高丽莫离支(相当于唐兵部尚书兼中书令),专国政达二十余年。其死,长子男生代为莫离支。男生初掌国政,出巡诸城,令弟男建、男产知留后事,镇守平壤城。有亲信谓男建、男产说:“男生惧二弟夺己权,欲翦除二人,不如先发制人。”男生亦闻知二弟欲占据平壤,拒己入城,乃阴遣人至平壤刺探虚实。男建、男产擒之,遂以高丽王高藏之名义召男生还城。男生知其有变,不敢归。男建自立为莫离之,发兵讨男生。男生据城顽强抵抗,并遣子献诚至唐请求援兵。唐自太宗征伐高丽失败,灭高丽之心未已,借此六月,以献诚为右武卫将军,作向导,命右骁卫大将军契苾何力为辽东道安抚大使,率兵救援。又以右金吾卫将军庞同善、营州都督高侃为行军总管、左武卫将军薛仁贵、左监门将军李谨行同讨高丽。九月,同善大破男建高丽兵,与男生之众汇合。高宗诏授男生为特进、辽东大都督兼平壤道安抚大使,封玄菟郡公。十二月,以大将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郝处俊为副,率水陆诸军击高丽,并调河北诸州租赋以充辽东军之用。

窦德玄卒

德玄乃窦威从孙。隋大业(六0五至六一七)起家为国学生,六百一十七年为唐高祖李渊丞相府千牛。高宗时授御史大夫、司元太常伯。麟德初(六六四),检校左相。德玄勤职约己,居官无过失,亦无建树补益。乾封元年(六六六)从高宗封泰山,经濮阳,高宗问濮阳何以谓帝丘,德玄不能答。许敬宗答曰:昔颛顼居此,故谓。敬宗退,鄙德玄身为大臣而无学。德玄曰:人各有能有不能,吾不强以己之不知为已知,此吾之能。人服其雅量。封禅礼毕,五品官进爵二级,德玄以弟未及爵,请分己爵,赐为钜鹿男。乾封元年(六六六)八月卒,终年六十九。曾与许敬宗等辑有《芳林要览》三百卷。

武后杀兄

武后有异母兄元庆、元爽,从兄惟良、怀运。则天父士擭卒,元庆、元爽、惟良、怀运皆失礼于则天生母杨氏。则天立为皇后,杨氏号为荣国夫人。杨氏深恨四人往日薄己,因劝则天表请惟良等人为外官,外示谦抑,实即贬斥。时元庆官宗正少卿,元爽官少府少监,惟良为司卫少卿,怀运为淄州刺史。惟良曾言己不求贵达,以皇后之故曲荷朝恩,夙夜忧惧。由是,元庆调龙州刺史,远离京师二千六百六十里,元爽调濠州刺史,离京师二千一百五十里,惟良调始州刺史。元庆至州,忧病而卒。武后有姊韩国夫人,其女贺兰氏颇得高宗恩宠,武后恨之,设计除之。乾封元年(六六六),惟良、怀运以州刺史诣泰山朝觐,从至京师,献食,武后密令人混毒药于食中,贺兰食之暴卒,乃归罪于惟良、怀运,诛二人,改其姓为蝮氏。元爽再贬,流岭外而死。

刘祥道卒

祥道字同寿,魏州观城(今河南清丰以南)人,林甫之子。少袭父爵,为乐平男,后进爵为阳城县侯、广平郡公。永徽初(六五五)历中书舍人,御史中丞、吏部侍郎。显庆二年(六五七),迁黄门侍郎,仍知吏部选事,上疏六条,陈补铨综之缺:一曰今取士多滥,杂色入流者应令有司判四等处理;二曰今官员有数而入流无限,实际年入流者只须五百人;三曰今奖劝之道不周,儒生未闻甄异;四曰四十年未举秀才,应审加搜访,勿使此举遂绝;五曰任官四考迁徙不利善政,宜四考进阶,八考听选;六曰宜清三省都事、主事、主书之选。明年,高宗令祥道与中书令杜正伦详议铨选之法。然因勋戚子弟无他门进取,公卿以下惮于改作,事遂不行四年(六五九),祥道迁刑部尚书,决狱慎重,多振冤屈。后检校蒲州刺史、雍州长史。麟德元年(六六四)拜右相。祥道性审谨,居相位深怀忧惧,数以老疾请退就闲职。及上官仪被杀,累及祥道,罢知政事,转司礼太常伯。乾封元年(六六六),从高宗封禅,为终献。毕,表乞骸骨,以金紫光禄大夫致仕,卒,年七十一。

666年通鉴记载

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乾封元年(丙寅,公元六六六年)

春,正月,戊辰朔,上祀昊天上帝于泰山南。己巳,登泰山,封玉牒,上帝册藏以玉匮,配帝册藏以金匮,皆缠以金绳,封以金泥,印以玉玺,藏以石?感。庚午,降禅于社首,祭皇地祇。上初献毕,执事者皆趋下。宦者执帷,皇后升坛亚献,帷帟皆以锦绣为之;酌酒,实俎豆,登歌,皆用宫人。壬申,上御朝觐坛,受朝贺;赦天下,改元。文武官三品已上赐爵一等,四品已下加一阶。先是阶无泛加,皆以劳考叙进,至五品三品,仍奏取进止,至是始有泛阶,比及末年,服绯者满朝矣。

时大赦,惟长流人不听还,李义府忧愤发病卒。自义府流窜,朝士日忧其复入,及闻其卒,众心乃安。

丙戌,车驾发泰山;辛卯,至曲阜,赠孔子太师,以少牢致祭。癸未,至亳州,谒老君庙,上尊号曰太上玄元皇帝。丁丑,至东都,留六日;甲申,幸合璧宫;夏,四月,甲辰,至京师,谒太庙。

庚戌,左侍极兼检校右相陆敦信以老疾辞职,拜大司成,兼左侍极,罢政事。

五月,庚寅,铸乾封泉宝钱,一当十,俟期年尽废旧钱。

高丽泉盖苏文卒,长子男生代为莫离支,初知国政,出巡诸城,使其弟男建、男产知留后事。或谓二弟曰:“男生恶二弟之逼,意欲除之,不如先为计。”二弟初未之信。又有告男生者曰:“二弟恐兄还夺其权,欲拒兄不纳。”男生潜遣所亲往平壤伺之,二弟收掩,得之,乃以王命召男生。男生惧,不敢归;男建自为莫离支,发兵讨之。男生走保别城,使其子献诚诣阙求救。六月,壬寅,以右骁卫大将军契苾何力为辽东道安抚大使,将兵救之;以献诚为右武卫将军,使为乡导。又以右金吾卫将军庞同善、营州都督高侃为行军总管,同讨高丽。

秋,七月,乙丑朔,徙殷王旭轮为豫王。以大司宪兼检校太子左中护刘仁轨为右相。

初,仁轨为给事中,按毕正义事,李义府怨之,出为青州刺史。会讨百济,仁轨当浮海运粮,时未可行,义府督之,遭风失船,丁夫溺死甚众,命监察御史袁异式往鞫之。义府谓异式曰:“君能办事,勿忧无官。”异式至,谓仁轨曰:“君与朝廷何人为仇,宜早自为计。”仁轨曰:“仁轨当官不职,国有常刑,公以法毙之,无所逃命。若使遽自引决以快仇人,窃所未甘!”乃具狱以闻。异式将行,仍自掣其锁。狱上,义府言于上曰:“不斩仁轨,无以谢百姓。”舍人源直心曰:“海风暴起,非人力所及。”上乃命除名,以白衣从军自效。义府又讽刘仁愿使害之,仁愿不忍杀。及为大司宪,异式惧,不自安,仁轨沥觞告之曰:“仁轨若念畴昔之事,有如此觞!”仁轨既知政事,异式寻迁詹事丞;时论纷然,仁轨闻之,遽荐为司元大夫。监察御史杜易简谓人曰:“斯所谓矫枉过正矣!”

八月,辛丑,司元太常伯兼检校左相窦德玄薨。

初,武士彟娶相里氏,生男元庆、元爽;又娶杨氏,生三女,长适越王府法曹贺兰越石,次皇后,次适郭孝慎。士彟卒,元庆、元爽及士彟兄子惟良、怀运皆不礼于杨氏,杨氏深衔之。越石、孝慎及孝慎妻并早卒,越石妻生敏之及一女而寡。后既立,杨氏号荣国夫人,越石妻号韩国夫人,惟良自始州长史超迁司卫少卿,怀运自瀛州长史迁淄州刺史,元庆自右卫郎将为宗正少卿,元爽自安州户曹累迁少府少监。荣国夫人尝置酒,谓惟良等曰:“颇忆畴昔之事乎?今日之荣贵复何如?”对曰:“惟良等幸以功臣子弟,早登宦籍,揣分量才,不求贵达,岂意以皇后之故,曲荷朝恩,夙夜忧惧,不为荣也。”荣国不悦。皇后乃上疏,请出惟良等为远州刺史,外示廉抑,实恶之也。于是以惟良检校始州刺史,元庆为龙州刺史,元爽为濠州刺史。元庆至州,以忧卒。元爽坐事流振州而死。

韩国夫人及其女以后故出入禁中,皆得幸于上。韩国寻卒,其女赐号魏国夫人。上欲以魏国为内职,心难后,未决,后恶之。会惟良、怀运与诸州刺史诣泰山朝觐,从至京师,惟良等献食。后密置毒醢中,使魏国食之,暴卒,因归罪于惟良、怀运,丁未,诛之,改其姓为蝮式。怀运兄怀亮早卒,其妻善氏尤不礼于荣国,坐惟良等没入掖庭,荣国令后以他事束棘鞭之,肉尽见骨而死。

九月,庞同善大破高丽兵,泉男生帅众与同善合。诏以男生为特进、辽东大都督,兼平壤道安抚大使,封玄菟郡公。

戊子,金紫光禄大夫致仕广平宣公刘祥道薨,子齐贤嗣,齐贤为人方正,上甚重之,为晋州司马。将军史兴宗尝从上猎苑中,因言晋州产佳鹞,刘齐贤今为司马,请使捕之。上曰:“刘齐贤岂捕鹞者邪!卿何以此待之!”

冬,十二月,己酉,以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兼安抚大使,以司列少常伯安陆郝处俊副之,以击高丽。庞同善、契苾何力并为辽东道行军副大总管兼安抚大使如故;其水陆诸军总管并运粮使窦义积、独孤卿云、郭待封等,并受勣处分。河北诸州租赋悉诣辽东给军用。待封,孝恪之子也。

勣欲与其婿京兆杜怀恭偕行,以求勋效。怀恭辞以贫,勣赡之;复辞以无奴马,又赡之。怀恭辞穷,乃亡匿岐阳山中,谓人曰:“公欲以我立法耳。”勣闻之,流涕曰:“杜郎疏放,此或有之。”乃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版权投诉与合作邮箱:2084106351#qq.com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084106351#qq.com / 历史交流QQ群:532443302

Copyright © 2017-2022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