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焦点 > 长春围城尸横遍地 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长春围城尸横遍地 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日期:2018-06-10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长春围城尸横遍地 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长春是1948年10月19日10万大军“久困长围”和平解放的,史称“兵不血刃”。长春的和平解放是东北人民解放军和平解放大城市的先例,首开了解放战争中我军充分利用其他战术和平解放二一个大城市的先河,是著名的辽沈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长春的和平解放却是用血的代价换来的。长春的优秀儿女为了家乡和全中国的解放,在长春外围战斗中伤亡4000多人,在市区遭国民党杀害的共产党员和爱国志士300多人,还有10多万人民群众在国民党“杀民养军”的政府下饥饿而死,长眠在长春这块土地上。他们用血肉之躯和累累白骨,同国民党进行了殊死搏斗,终于赢得了和平解放。

“我当时看到那个太阳都是没有光芒的。”1948年,45岁的郑洞国临危受命,任国民党第一兵团司令官、吉林省主席,驻守长春孤城,与共军对峙,被困7个多月。从3月25日上任到10月21日投诚,他认为,这是自己“一生最为艰难和痛苦的一段时光”。

10月21日凌晨,郑洞国所在的司令部外响起了激烈的枪声。“这该是共军发起的最后攻击吧,”他想。随即身着戎装,神色庄重,平躺在床上,准备用枕头下的手枪自戕,可手枪早已被部下收走,他被迫投诚。此时,“兵不血刃”,共军终于完成了对长春的“和平解放”。

20世纪50年代离开东北后,郑洞国后半生未再踏足这片土地。

长春围城尸横遍地 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失守长春

1950年郑洞国离开东北后再也未回过

长春,1948年7月,格外漫长和燥热,这是这座城被包围的第二个月。

市内存粮急剧减少,粮价飞涨,市场混乱。根据吉林省档案馆收藏的时国民党陆军新编第一军重炮营第二连少尉指挥员胡长庚的日记,到7月16日,高粱米从最初的几元一斤涨到了每斤90万元;7月18日,他写道:“长春真不成世界了,这个死城。”亲历者后来回忆起当时的长春,常称其为“死城”或“人间地狱”。

5月底丢失机场后,长春与外界唯一的空中交通被彻底断绝,粮食补给更加困难。

7月以来,这座城市已有饿殍出现。

郑洞国在回忆录中说,“因身体极度虚弱而病死、饿死的人愈来愈多。有的人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倒下就死去了,尸首也无人安葬。后来街市上甚至出现了卖人肉的惨剧,我虽下令追查,但也不了了之。”他曾发动地方“慈善机关”收容被抛弃的婴孩,又动员军队眷属抱养,但弃孩越来越多,有时每天竟多达近百名,许多孩子因此而死掉。他还下令处决了3名囤积居奇的不法商人,又严处抢藏空投物资者,但这类事件仍屡禁不止。他不得不要中央银行长春分行发行本票,票面数字最初是几十万元一张,后来提高到几十亿元,甚至几百亿元一张,临到长春快解放时,一两黄金也换不到几斤高粱米。

面对极度饥饿威胁下的长春百姓,郑洞国自知前途茫茫,却不得不假装镇定,尽力维持秩序。到8月及9月份,他说:“长春已在山穷水尽的边缘了。”

8月初,郑洞国收到蒋介石在庐山发来的电令,开始开放南向沈阳、东向永吉两条路口,将长春城内的居民向城外疏散。

《东北日报》报道的“我军围困长春两月中,敌军投诚一万三千”。

1933年出生的沙秀杰和她的家人就在这个时候逃出了城,但由于出城不畅,大批百姓因此聚集在两军阵地之间的真空地带,出不得,入不能。沙秀杰一家人滞留在洪熙街(现红旗街)上,她的三弟说了句“那我不等了”,当晚饿死。

另一名时任国民党军官段克文回忆,在真空地带停留过的儿子告诉他:“死尸遍地都是,经过热毒太阳一晒,肚皮胀得好高!到处腐臭难闻,真吓死人。”

这些只是死去的上万人中的一小部分。据郑洞国回忆录,这些地方“终日哭号声不绝……饿死、病死的人无法计数,据说长春解放时,在城东、南郊一带掩埋的尸体就有几万具。”时任长春市市长尚传道回忆,在哨卡内外地区掩埋的尸体约8万具,卡哨以内居民,几乎每家都有亲人死亡。

“当时我眼中的太阳,已失去了光芒,我真正体会到所谓日月无光的滋味。”作为司令官的郑洞国非常痛苦,“长春本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此时城内外却是满目疮痍,尸横遍地,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间地狱,人民遭受了一场亘古少有的浩劫!”长孙郑建邦在广州接受采访时说,祖父晚年每次回忆起长春围城,都是心惊肉跳,感到万分痛苦和歉疚,觉得此生此世都愧对长春的父老百姓。

1948年10月21日凌晨,随着中央银行大楼外的一阵枪响,长春彻底解放。这一年的长春围城,是郑洞国军旅生涯中的重要转折点。

1950年郑洞国离开东北,后再也未回过这里。“文革”后,郑建邦在东北师范大学读书期间,曾邀请祖父回东北,他也没有答应;吉林省党政领导也多次邀请他回长春看看,他都婉言拒绝。

究竟多少百姓死于这次围困,不得而知。郑洞国说,他奉命防守长春时,哨卡线内外居民有50余万人,加上军队、军官眷属、公教人员和警察近70万人;时任国民党新七军参谋长龙国钧回忆,5月底失去机场时,全市居民就只剩下约15万了,到10月解放时,全长春仅有市民五六万。除开早期成功逃离长春的,尚传道认为,死去的长春市民约有12万人。

5个月的围困,树叶、树皮、草根……一切能当作食物的东西,都被掘地三尺,伴随着这座城无声的哀鸣,又和百姓的躯体一起,回归了这片土地。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8027864号-73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