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三国历史 > 说说曹操求贤若渴的另类“人才招聘”手段

说说曹操求贤若渴的另类“人才招聘”手段

日期:2019-08-08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当然,此等思路,倘若搁在三国时代,同样是受用的。刘备、孙权缘何能在乱世之中分得汤羹,自然少不了孔明、周瑜等职业经理人的鼎力相助。当然,在三国时代能把“人才互动”运用到登峰造极的,应该还是曹操。见识了曹操的手段,难怪老对手孙权都曾大发感叹:“(曹操)御将,自古少有(《三国志》)”。

曹操对于人才饥渴的控制欲,似乎是超乎想象的。根据《三国志》的记录,曹操曾一生中就曾极其正式地三度发布求贤令,招聘启事的语法大体是这样的:

爱泡妞,爱文艺,

爱二五仔,也爱耍流氓,

我不是什么英雄,也不是谁的代言

我是曹阿瞒,我和你一样

你在哪,我在许都等你

(“若文俗之吏,高才异质,或堪为将守;负污辱之名,见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其各举所知,勿有所疑”《三国志》)。

看得出来,曹操的招聘手法,尽管有些另类(和建汉以来,主流的“唯德是举”引援思路是有冲突的),但这洋溢着小清新的“阿瞒体”,还是给曹操赢得了极高关注度。如此平易近人的领导,总是让人心头一暖,于是人才们相呼作伴,集体驶向曹操这座温情脉脉的灯塔。人才集体抱团求关注,甜蜜“互粉”最大受益者自然还是曹操,几个光景下来,当年在逐鹿中原的群雄们,竟悄然灰飞烟灭。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即便曹老板在各大主流甚至小道媒体上,大肆投放如此人性化的招聘启事,也有人不给面子的。譬如接下来登场的阮瑀,就是不识抬举的一位。阮瑀这人,在历史上可是很有名的。这位文笔犀利精炼的文艺达人,不仅名入汉魏“建安七子”行列,还和当时的著名写手陈琳同志(就是吐槽曹操为赘阉遗丑的那位,建安七子之一),成立了“左琳右瑀”文宣组合,专门负责起草政府的统战文稿。在阮瑀的文艺熏陶下,儿子阮籍、孙子阮咸,后来也争气地跻身成为魏晋著名偶像天团“竹林七贤”成员。

对于这样一位浑身洋溢着“文艺细菌”的雅士,求贤若渴的曹操自然要张开双手,笑脸相迎的。不过,同后来的工作搭档,前脚刚吐槽、后脚就跳槽的陈琳同志相比,阮瑀的文人节操,似乎要坚贞许多。《文士传》是这样记载的:“太祖雅闻瑀名,辟之,不应”,曹操的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脸上自然难堪。不过,我们的曹操,天生本就是个厚脸皮的人,于是拿出死缠烂打的招数,吩咐手下频繁地对阮瑀进行“短信骚扰”。接连几番,阮瑀终于不胜其扰,于是,寻了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卷起铺盖,跑路进了深山(“连见逼促,乃逃入山中”)。

乱世当道,朝不保夕,寻份工作本就难事,可这个不谙世事的书生,却放下到手的金饭碗,跑到山里装清高。阮瑀大胆的互动,让习惯了挑战的曹操顿时来了兴趣。不过,挑起曹操的兴致,绝对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于是,那座安静了千年的老山,终于受了连累,无端遭遇了一把火礼。原来,某日曹操闲来无事,心血来潮,忽然想见识一下阮瑀,于是遣了几个闲人,在山间四下燃起了火。阮瑀躲在山上一看阵势,急了,心里嘀咕道,曹操你这小子也太不文艺了,招人就招人,竟还随处搞火,烧着人事小,烧坏了那些花花草草,可就太伤感情了。经过一阵思忖,阮瑀整了一下衣领,搞了一下发型,顺便洗了个澡,告别了深山,半推半就地投向了曹操的“怀抱”(“太祖使人焚山,得瑀”)。

如此想来,当年诸葛亮忸怩地摆了个架子,三顾出山,其实出了只是茅房,阮瑀这架势,那才是名副其实的出山。当然,曹操放火烧山搞招聘,尽管不太环保,但恐怕还是出不了人命。但接下来的招聘动作,却差点要了人命。差点掉了脑袋的,不是别人,正是后来端了曹操老窝的司马懿。司马懿这人,原是士族大户出身,他的老爹司马防,是个不苟言笑古板严肃的正直官员(“性质直公方,威仪不忒”《三国志》),这在当时贪腐成风的官场,是很难得的。此外,司马防还有一个有趣的身份:曹操的老领导(司马防任洛阳令时,曾委派曹操为洛阳北部尉)。

曹操发达以后,忽然想起了司马防的好,于是寻思做个顺水人情,不妨安排导师那几个在家待业的儿子(司马防有八个儿子,时称“八达”),进入政府部门工作,吃上一碗大锅饭。可是,司马防的儿子中,那个叫司马懿的,却对父亲这位老部下的好意不太“感冒”,自觉接受传统家教,却在“赘阉遗丑”手下办事,传出去终是不太好听,于是推脱得了风瘫病,动弹不得,无法述职也就顺其自然了。

司马懿的病历报告,自然传呈到曹操手中。老领导怎没提过此事?曹操本就多疑,自觉疑点甚多,心中暗道,我看在导师的面子上,倒是开了后门,司马懿这臭小子,倘若蹬鼻子上脸,耍大牌驳面子,将来定要收拾。寻思之后,遣了个刺客,吩咐道,不妨到司马懿家中一探虚实。刺客收了曹操的钱,自然是要办事的,于是寻个黑夜,一个猫步,翻过高墙,进了卧房。说来也巧,此时司马懿正躺在床上闭眼思考人生,忽然脖子一凉,只见明晃晃的剑锋已在颌下。

眼逢轻抬之间,司马懿窥见刺客面相。暗夜来人,虽持利剑,可面上并无杀气,寻仇想必不是,莫非是曹操遣派,探我虚实。司马懿寻思至此,主意已定,继续闭着眼睛思考接下来的人生。床上躺着的淡定,提剑的倒是乱了手脚,胡乱地把司马懿从头到脚一身打量,拿着“体检报告”应付了曹操(“汉建安六年,郡举上计掾。魏武帝为司空,闻而辟之。帝知汉运方微,不欲屈节曹氏,辞以风痹,不能起居。魏武使人夜往密刺之,帝坚卧不动《晋书》)”。

尽管剑下留生,可司马懿也是吓得不轻,知道了曹操的招聘手段。于是打点了手下,竖起耳朵,但凡曹操有开大型招聘会,立马前来通报,也好洗个身子,躺在床上,迎接浩大的刀光剑影。未料,司马懿这一装,竟是整整七年,终于装不下去了。原来,曹操统一了北方,自任汉室丞相,意气风华地剑指江南。某日,曹操在玄武池畔视察水军操练,一阵清风吹来,不知为何,竟想起了瘫患在床的司马懿。

想着当年的招聘往事,曹操总觉隐约不对劲,于是板了脸色,对旁边的陪同官员说道:“司马懿这个年轻人嘛,扮猪挺像,做人太囧。我叫秘书准备一份聘书,你去跑一趟。倘若此人一再扮猪吃老虎,不给面子,就拿把大刀将他绑过来!”司马懿听闻风声,心思曹操动了真格,决不是一件有趣的事,一再拒绝,定难逃杀身之祸。于是,挥了挥衣袖,作别相伴多年的老床,慷慨赴职。

当然,曹操招聘老是玩得心跳,剑走偏锋,折腾久了,终于还是闹出了人命。赶巧的是,这事偏又和倒霉的皇叔扯上了关系。原来,刘备曾也跟了曹操一段时间,自觉没有出息,于是寻个机会出来单干(当年,刘备为吕布所袭,落魄之际曾投奔曹操)。可是,和曹操公开叫板以来,运气一直不好,冀州荆州一路流亡,寄人篱下有如丧家之犬。就在刘备山穷水尽之时,终于遇到了徐庶。徐庶这人,是个很有本事的热血青年。人才见面会上,“与将军共图王霸之业者,以此方寸之地也《三国志》”,徐庶一句激昂的职业规划,四十好几的皇叔,终于按捺不住心中久违的激动,老泪纵横。此时的刘备,似乎感觉多年笼罩头顶上的阴霾消散,明媚的阳光正在悄然绽放。 

令刘备欣慰的是,徐庶不是一个喜欢说大话的人。不喜欢说话的人,办起事来自然靠谱,在徐庶的精心打理下,刘备的事业如预期所想,终于开始起色。刘备笑逐颜开,曹操自然不高兴了。眼见自己老对手悄然做大,心中忿然道,刘备你这小子,当年拆我的台,挪用公司资金另起炉灶,今天我可要挖你的墙角,给些颜色看看。曹操心思落定,自然就要搞出点事情,于是,一封聘书就此寄出。

不过,收到聘书的,不是徐庶本人,而是他的老娘。徐庶的老娘接到聘书的时候,正坐在曹操身边喝茶。原来,自从徐庶跟着皇叔混出了点名堂,心中寻思着给老娘安妥个好日子。无奈自己军旅生活,终日奔波在外,老娘毕竟年纪大了,一直颠簸也不是办法,于是向皇叔讨了空地,帮老太太搞了个“开心农场”,日子过得也算逍遥。

农场搞大了,不一定是件开心的事情。曹操得到消息,寻了几个跑腿,跑到农场偷菜,故意让老太太抓了正着。几个年轻人,不学济世之道,偏要行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老太太自然寻思讨个说法,未想一个理论,竟到了曹操的地盘,老太太一个抬头,满桌的杯具已经摆上了台面。老娘被曹操请去喝茶,徐庶自然急了,星夜向皇叔递了辞呈:“今已失老母,方寸乱矣,无益于事,请从此别(《三国志》)”。公司好容易有了起色,人才却吵着离职,刘备听闻消息,急得哭了,心中暗骂道,曹阿瞒太不厚道了,平时玩玩女人就算了,竟然连人家老母也不放过。可事成定局,也只能徒叹奈何。

徐庶跳槽了曹操,老太太却不高兴了,心思自己的老糊涂,竟让儿子失了节操,一时想不开,竟然悬梁自尽。徐庶未想自己功名之心,竟要了老母亲的性命,心中懊恼不已,索性不发一语,终也在历史上落了“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好名声。有趣的是,花了大把聘金,淘了个摆设,做个冤大头的曹操却不生气,因为,这件摆设,是从老朋友刘备那里挖到的,这本身就是一件乐事。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admin@mingre.com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