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秦朝历史 > 秦始皇与阿房女,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

秦始皇与阿房女,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

日期:2017-09-22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爱江山更爱美人。战国枭雄秦王政(秦始皇——刘德凯饰)幼时在赵国邯郸沦为人质,常遭人欺负殴打。美丽善良的采药女阿房(赵雅芝饰)不顾父亲的反对,悉心照顾常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阿政为其熬药疗伤,两小无猜互生情愫结为初恋。长大后的阿政返回秦国继位为秦王,阿房亦随父亲、师兄为炼不老丹赴秦国采药,两人又在秦国重逢。

由于朝廷大权实际操纵在相邦吕不韦(古铮饰)与母后(李欣饰)的手中。年轻的秦王虽即王位却无实权,迟迟不能亲政,受制于权臣的威胁,就连自己想立心爱的女人为后亦无法如愿,面对其他六国的挑战与自己的生存的困境,年轻的秦王不得不采取一连串的反击措施,最终虽顺利兼并六国,统一战国紊乱的局面,但失去了唯一心爱的女人阿房,事后,始皇帝只能建阿房宫以资纪念,凄美动人的爱情令人心酸感动。

本剧根据历史小说《阿房宫》改编完成,虽为杜撰却有其部分真实性,剧中描述出秦始皇虽贵为一国之君,但其内心深处亦与其他百姓无异,也有真情真爱。美丽善良的女子阿房本着医者济世救人的仁心宁可牺牲个人的幸福与生命以换取无数黎民百姓与社会的永久太平安康。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一集

小木匠与王贲、燕丹来到阿房家。因为他们三人被阿房的父亲夏无且与师兄李奇视为无赖,故此不敢直接登门造访,燕丹与王贲搭人梯让小木匠爬墙头与院中的阿房相会。然而事情败露,让夏无且师徒看到,遂追打出来。

而在秦大王微服于市井间时,宫中则来了五国公主(韩卫赵魏楚)为给大王选婚。五国将军已先一步入宫朝觐太后相国吕不韦寥寥数语将大王不在宫中的事遮掩过去,请五国来宾于咸阳城头等候。在城下的秦大王(小木匠)早已看清了五国公主的阵势,他存心搅乱这次选婚,根本不加理会。良久,城楼上的将军们有些不耐烦了。小木匠与阿房相遇在大街上,说动阿房与他进宫去看五国公主。

进得宫中的小木匠与阿房在灌木丛中藏身,窥视高台上的公主们,边看边议论。苦命丹(燕丹)与小木匠说着阿房不能理解的哑谜。而阿房蓦然发现高台上居中而坐的长乐公主与自己很相象。正当灌木丛中三人说笑嬉闹之时,被巡逻的军队发现,遂来拘捕。小木匠将阿房送出宫墙外,而阿房则误以为小木匠闯了大祸,一定下场很惨。

被找到的大王只得留在宫中。太后来催促大王穿戴,而宫外的五国将军已经非常恼火,坚持带剑闯宫。大王只挂一丝地就要出去迎接佳丽,有意胡闹,一翻话语成心激怒在场的众人。五国将军被气得拔剑欲动武,被强行制止后,只得忍辱护送各自的公主回国。

阿房与师兄上山采药,师兄主动去寻师傅去了,阿房在等他的时候,不禁回想起了她与小木匠最初相遇的情景:漆黑的夜晚,她独自走在街道上时,恰巧遇到被追打致伤的燕丹与小木匠,她将他们带到自家的药铺去敷药。正当阿房沉醉在回忆中时,师兄狂奔而来,追来大狼狗。最终,师兄杀死狼狗同时也挂了彩。

夜晚,挨了板子的苦命丹被抬到阿房家中医治。阿房趁机向阿丹打听小木匠的情况。此时的宫内,大王急于了解阿房那边的情况。大王越想越气吕不韦的专权而不还政于自己,忘了要宴请两位心腹爱将,掀翻了摆满饭菜的桌子。蒙恬奉命往函谷关去视察,路上遇到青云坊的舞姬逸云,有了一面之识。

大王与相国议政,大王执意出兵抗击五国联军,并于次日洒酒祭旗拜将。阿丹在观看大王祭旗的人群中发现了阿房,通知她二更天去爬梯子见小木匠,阿房喜出望外。太后,相国及嫪毐议论大王的婚事,嫪毐向太后举荐太守彤肆的女儿彤郦。太后准彤郦改日上殿抚琴,以便大王相亲。

深夜,阿丹叫出阿房,阿房执意带着一笼大蒸饺给小木匠。而阿丹与阿房没有觉察到有一个黑衣人则尾随他们往王宫去。黑衣人戏弄了阿丹,最终,阿房与阿丹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小木匠面前。而宫内,潜入的黑衣人被发现,御林军大肆搜捕刺客。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二集

阿房和阿丹来到了小木匠的面前。小木匠和阿丹对阿房神侃大王如何对他们恩重如山。

御林军四下追捕刺客,同时也惊动了阿房三人。

在阿丹的带领下,阿房与小木匠来到了大王经常去的”忘忧坡”。阿丹对阿房吹嘘坡上的邯郸大树是大王如何费力气移植过来的。听到阿房分析大王的性格,小木匠不禁大笑。而议论大王好战又使得小木匠非常生气。最终,在阿丹的周旋下,三人散去。阿房的爹与师兄发现阿房不见了,阿丹用计送阿房回家。

夜晚,太后私下同相国幽会。太后对相国的言而无信冷嘲热讽,多有怨忿。嬴政与阿丹往太后寝宫处来,遇到嫪毐。嫪毐为太后的行动百般遮掩,然而嬴政早就心中有数。相国同太后幽会完,从后窗跳出而走。然而正好撞见早已守侯多时的大王,相国诚惶诚恐,唯唯诺诺。嬴政成心给相国难堪,同时也趁机吐露了自己想立平民之女为后的想法。”刺客”逸云回到青云坊,验看自己偷来的4个小金人。而宫中,已经有宫女发现金人丢失。

山上,阿房与父亲,师兄采药遇到了韩国来的韩非公子一同往咸阳。而宫内,大王为自己平定天下的霸业而高兴不已,心血来潮地想直接出宫去迎阿房入宫。

嬴政到阿房家扑了个空,只得扫兴而归。阿房他们回家后才听说大王刚才光顾过她家的消息,惊讶不已。回到宫内,阿丹与王贲被相国打了板子。大王与阿丹,王贲议论迎娶阿房的事。

太后宣诏太守彤肆,吩咐他一些事情。太守被吓得唯唯诺诺。同时太后也表示要他的女儿进宫抚琴。而千里之外的函谷关,蒙骜点兵派将,却要令蒙恬骑兵撤离。

阿丹拉王贲来青云坊看逸云,他想让王贲帮他拿个主意。逸云的多情作秀让阿丹难过不已。在包间内,阿丹,王贲与逸云在一起聊天。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三集

太守府的税务官来征”寻欢税”,众人不服,起了争执。阿丹与王贲为了不暴露身份,故意说自己是冒牌货。大王拜见太后,太后说起太守关于”左将军,右御史”大闹青云坊的奏报。嬴政针锋相对地提到相国的种种不是。而太后却多方替相国说话。为了去掉嬴政身边的左右手,嫪毐献计调换大王的贴身侍卫。太后决定将王贲调遣到边关去,也想把燕丹撵走。而嬴政表明自己在世一天,就不会将他们二人驱逐。

相国府内,相国与众人商议郑国渠的开凿事宜。韩非主持开凿工程。相国给韩非一道令牌。夜晚,阿房与师兄在聊天时又说到了那天有个自称是大王的人来敲他们家门的事。阿房总是极力将大王要找的”阿房”认为是别人。阿丹来找阿房,阿房提到了大王敲门的事。阿丹谎称是有人冒充大王造成的一出闹剧。为了能让阿房从她师兄的看管下走开,阿丹谎称逸云得了绞肠痧。

青云坊内,阿丹嘱咐逸云让她装病,让李奇喷药酒来医治。阿房成心带错了药箱,而李奇沾酒就醉了。趁李奇醉倒,阿丹带阿房去见小木匠。忘忧坡上,小木匠成心和阿房说起了大王去她家找她的事,要观察一下阿房的态度。小木匠对着火堆起誓,一定要娶阿房为妻,并且送给阿房玉配作为订婚信物以表明自己”此情如玉,日久弥坚”的感情。小木匠高兴极了学了狼叫,吓到了阿房同时也惊动了太后。太后同嫪毐说起了大王狼叫的由来。太后不禁感慨大王与自己渐行渐远,不复从前。

函谷关的军营内,蒙骜对蒙恬说出了让他骑兵撤离的真正用意。五国联军误以为蒙骜的骑兵势力减弱,乘胜追击,被引到了平原地带。蒙恬乃率骑兵而出,克敌致胜。阿房去太守府送药的路上,遇到秦人在殴打外族人。她亲眼看见彤雄当街杀人,骄横无比。太守府内,彤雄见到韩非趾高气扬,不可一世。阿房进府送药,再次遇到韩非。

从侍女珠儿那里,听说给小姐伴奏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阿房毛遂自荐地弹小弦,韩非则吹笛子。太守头痛”寻欢税”征收的问题来与税务官,彤雄商议。小姐练琴的娇蛮态度让韩非很不满,经过阿房的周旋,总算让大家能继续演奏下去。

彤雄带人到青云坊,注意到了台上表演的逸云。逸云招待彤雄等人的时候,大王与阿丹,王贲乔装来青云坊调查宫中金人失窃的事,他们怀疑逸云就是飞贼,有意来试探。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四集

逸云上了”百凤朝阳”给彤雄等太守府的人。王贲,阿丹同大王说起不久前来青云坊的遭遇,王贲提到了逸云的可疑之处。而这边,太守府的人也同逸云说起了那天要捉人的校尉被打得昏迷不醒的情况。而彤雄却不糊涂,他认定是一个女人下的手。大王出小金人贿赂鸨母,鸨母将逸云从”黑灵官”彤雄那里叫出来,让她去见”王二爷”以及那天闹事的两个冒牌货。逸云吩咐鸨母将三个人安排妥当。

阿房与师兄来到金店挑选给阿房办喜事的首饰。从金店老板那里,阿房知道了她挑中的”日月双辉”是逸云订做的。阿房与师兄随后去找逸云,路上遇到了要找”黑灵官”复仇的人,要阿房带他们去找仇人。

王贲在逸云面前出刀比划,推说是切鸡腿,实际则要试探逸云是否会武而露出破绽。听说阿房要来找逸云,”王二爷”他们顿时一惊,急忙躲了起来。彤雄耐不住,起身去找逸云。躲藏起来的”王二爷”三人偷听阿房他们的对话。而王贲一时不慎,放了个屁,让阿房三人听到。彤雄找到逸云的绣房,误以为李奇是与逸云相好的,于是出手伤人。阿房与李奇急忙也找地方躲了起来,李奇遇到了角落里的阿丹。阿房见逸云与彤雄起了争执,出来调解,却遭到彤雄的调戏。王贲见彤雄如此放肆,出去与他打在了一起。小木匠用袖子遮着脸与阿丹趁乱逃走。

回到宫内,大王说起彤雄这桩事,下令访查此人的底细。阿丹被逼得想到要大王请老太后来帮助大王参谋婚事。阿丹以给小木匠的奶奶做蒸饺的名义去找阿房,要她包饺子。听到李奇逼阿丹说出那天在青云坊的有小木匠在喝花酒,阿房难过不已。阿丹编出谎话来哄劝伤心的阿房,最终阿房破涕为笑,原谅了小木匠。华阳山上,老太后在与众人跳舞,大王与阿丹带着阿房做的大蒸饺来看望她。嬴政极力劝说老太后吃阿房做的大蒸饺。老太后觉得果然不同一般。

大王同老太后谈起了关于立后的事情。老太后帮他分析一定要按祖制立后的原因。老太后对大王讲出了当年子楚在赵国当人质的往事。太守府的丫鬟珠儿来找阿房,叫她随小姐进宫为她伴奏。老太后和大王正聊天的时候,山下来人请老太后去听琴。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五集

蒙骜率部回到咸阳,大王十分高兴地接待凯旋的将领们。而承平殿上,众人等大王的到来听太守的女儿彤郦抚琴。嫪毐去请大王,而大王却百般以宴请老将军为借口推辞。听说大王不肯来听琴,太后亲自来催促大王,言语间颇有轻视老将军之意。阿丹去宣”大王驾到”时发现了伴奏班子中的阿房,阿房也向他示意。阿丹急忙去向大王说明阿房也在。为了不破露大王就是小木匠的身份,阿丹急忙到前面吹熄了上面的蜡烛,去不吹下面的蜡烛,推说大王患了乌光眼。

彤郦因为紧张过度而晕倒,就在上面说要掌灯的时候,大王赶紧溜了出来。到了后面,相国随后也来了。相国用话将大王的心思套了出来。大王不禁唱起了阿房唱给他的歌。

相国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大王心目中所关注之人就在奏乐的人中,并且将燕丹押到天牢禁闭二十天以示惩罚。阿房来找逸云,说起了进宫弹琴的事(电视剧)。彤雄又询问了那天中了暗算的两名校尉,决定再试探一下逸云是否会功夫。逸云为了不暴露自己会武,只得让彤雄占了便宜。阿房急忙出去叫来了鸨母和韩非,经过调停,总算平息了一场风波。

韩非和阿房来到了阿房家的药铺。韩非表明自己要回韩国去的想法,并吐露了相国为了一己的私利,把持郑国渠的开凿事宜。彤雄与两名校尉深夜来捉逸云,结果却叫她逃了,并且制服了两名校尉。彤雄从逸云的房里搜到了宫中失窃的小金人。

嫪毐来太守府宣太后的旨意,要彤郦即日进宫。太守府内,相国等人说起了那天承平殿抚琴伴奏班子里的人员。相国特别注意到了阿房。相国提出应该测验一下,如果阿房会唱”十年一觉漂泊梦”,就证明她是大王心目中所要册立之后。韩非听者有心。

大王与王贲去大牢看阿丹。阿丹向大王哭诉相国对他如何地威逼利诱。嫪毐遇到王贲,故意点他一下他的所作所为。大王听了王贲的禀报,意识到了阿房的危险处境。他决定带定秦雌剑乔装去见阿房,向她表明小木匠的真实身份。韩非来找阿房,向她打探出了”小木匠”的情况,根据种种迹象断定”小木匠”就是秦大王无疑。阿房万万不能接受。

宫中的耳目早已看到大王与王贲乔装翻墙出宫,彤雄向嫪毐呈献了收复的小金人。听到报告,嫪毐让彤雄到阿房家去查看。在韩非的要求下,阿房对他唱了”邯郸曲”,而恰被躲在阿房家窗下的大王与王贲听到而误会阿房的为人。慌乱中,大王遗失了定秦剑,韩非则通过剑断定了来人的身份。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六集

韩非请阿房将定秦剑收藏好,以便以后同小木匠对峙。而阿房家的一举一动早已被趴在墙头的彤雄看了去。王贲极力劝阻大王不要找阿房理论,良久,王贲才发现大王的定秦剑不见了。彤雄将所看到的向太守彤肆禀报了,太守听说了一切后,很为抓住了治罪于阿房的把柄而高兴。

蒙恬来到了魏都大梁的一间小酒馆,在等上菜的时候听到了一些士兵在议论不久前五国联盟同秦国的战争。这些士兵言语间很是埋怨自己国家将军受了秦国吕不韦的好处,同时对于蒙骜,蒙恬祖孙颇有轻视。蒙恬实在听不下去,同那些士兵发生了冲突,动起手来。而酒馆里发生的一切都让在一旁的逸云看了去。

一个女孩对阿房说她的小鸟病了,并且请求阿房帮忙医治,正在这时,彤雄闯进来闹事。通过彤雄的述说,阿房得知了一些关于逸云的情况。最终,李奇佯称要去码头接师傅,阿房要和他同去,彤雄这才走了。

嫪毐让宫女们带上”五响飞铃”,为了在大王来时给正在幽会的太后和相国发出警报。弄明白了方才铃声响不过是试验,太后依旧与相国在一起。太后厌倦了欺骗,想和相国过寻常百姓的生活。相国只得好生安慰太后。太后问及相国为何不让大王亲政,相国以大王行事轻率为理由对答。看到大王真的来了,宫女们弄响了铃铛,然而却没有引起相国的重视,仍以为是试验。春月急忙禀报大王到来一事,太后急忙拽相国走。

大王当即揭穿了嫪毐的假话,然而太后门口却有相国死士吕威守着。王贲气吕威不懂礼数,打算教训吕威时,却发现自己并非吕威的对手。这时,相国匆忙从屋里出来。相国推说是和太后商议大王的婚事。到了里面,相国说出了自己观察得出的结论:大王心中所立之后是阿房而并非彤郦。利益的使然使得相国与太后都要坚持祖制立彤郦为后,而贬阿房为妃。出于对阿房的专一,大王要坚持己见立阿房为后。相国的一番话让太后不禁联想到了自己,禁不住悲从中来,黯然泣下。华阳宫的雨娘来大牢里找阿丹,向他请教那天他和大王带去的素饺子如何可得。阿丹给雨娘指出去找阿房,并且说有关阿房的事情再也不去碰了,怕相国因此而找自己的麻烦。王贲带吕威来到大牢提阿丹出去,却和他开玩笑说相国叫吕威来杀他,阿丹不禁三魂吓掉了两魄。

彤雄进宫向嫪毐汇报了定秦剑的下落,二人通好气要捉拿夏家父女处死,由嫪毐押阵。嫪毐就是要看看在这场宫廷斗争中,是正文宫还是甘泉宫能胜利。大王与王贲为燕丹摆酒席压惊,太后也来了。

阿房家外来了宫中的嫪毐及太守府的人来捉拿他们,阿房据理力争自家的清白。然而定秦剑被寻获,阿房也百口莫辩。雨娘来找阿房的时候碰到了阿房家出事,不明白原由的雨娘只好走了。酒至酣处,大王陪太后跳起了舞。

韩非与随从离开相国府。而在城郊,太守即将把阿房一家处死。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七集

及时到来的韩非制止了太守杀阿房一家,并借相国的名义将阿房三人带到相国府。雨娘找到王贲告知阿房家出事的情况。相国找到太守,责问他处死阿房一家的事情。相国正好利用阿房的事情来绊住韩非,使其留驻秦国。待大王醒酒后,王贲才把阿房家出事的情况告诉大王,大王很是焦急。相国决定将阿房三人留在相府内。

相国加派人手看管阿房一家,并封锁消息不准外传。心急如焚的大王即刻催马到了阿房家。由于见不到阿房家里有人,大王误以为阿房已经遭到不测了,悲愤到了极点。大王随即找到太守府来责问彤肆,彤肆只是谎称将阿房他们逐出咸阳,不知去向。大王十分动怒,要将太守拿下逐出咸阳。太守夫人与彤郦来叩见大王,彤郦大胆质问大王为何治罪于自己的父亲。嫪毐赶到太守府,向大王呈献了定秦剑以及正文宫失窃的五具金人,并诬说金人也是在阿房家发现的。彤郦等人借题发挥,都认定阿房就是女贼。大王命太守分兵四路搜查。

逸云来找范英将军。在范英的府内,”万家帮”商议破秦的大计。范英为了雪耻,自行带上沉重的铁枷。通过逸云的介绍,大家对秦国的局势有了一定的了解。”万家帮”商议在适当的时机除去秦相吕不韦。蒙恬也来到了范英的府邸。在范府内,范英笑蒙恬看不穿吕不韦的金间计,并与他比武较量。

在荒郊野外,逸云碰到了两个歹徒非礼于她。蒙恬及时将逸云救下,打跑了歹徒。在十分坡的酒馆里,蒙恬与逸云开怀畅饮。蒙恬笑称逸云是”黑蝴蝶”。歹徒的帮凶被蒙恬和公孙信打跑了,公孙信设酒菜招待逸云和蒙恬。

深夜,蒙恬独自坐在花园里。他听到逸云在唱歌。蒙恬随着逸云的歌声回忆起曾经随大王出外打猎,王贲发现有女子在池塘里戏水。而大王则命令蒙恬去池塘边”好逑”美女,令蒙恬很是为难。

随着逸云的歌声停止,蒙恬的思绪也回到了现实。当他终于鼓足勇气闯进逸云的房间里找她的时候,却发现她早已跳窗逃了。阿房与师兄四处走走却才发现在相国府内所能活动的范围是多么的有限。大王与王贲比武时出于对嫪毐的愤恨,招招进逼,王贲招架颇有些吃力。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八集

大王向王贲猛劈猛砍。气急了的大王将王贲看作是嫪毐,经众人的劝说,大王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与愤恨,仰天发出狼啸。太后从大王的叫声里听出了他满腔的怒火。阿房的爹请韩非来说明了不愿在相国府内居住的意思,想请韩非帮忙跟相国讲情放了他们。韩非也表示自己不久将回韩国,希望阿房一家能与之同行前往韩国,阿房心事重重,勉强答应。

为了给阿房办理丧事,大王要问清楚阿房的所在。大王不听他人的劝说,执意宣嫪毐查问。大王回忆起当初在邯郸的往事:父王子楚同吕不韦,郑姬在一起商议回秦国的计划。吕不韦对着灯火起了重誓,郑姬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而父王将自己拉到一边,悄悄地嘱咐了几句。

吕不韦听说韩非要走,对韩非回国的利害关系分析了一番,韩非也有些忧虑不决。最终,还是只得留在相府内。王贲来相国府请相国去正文宫,相国问起大王的事,责问王贲与燕丹成天带大王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王贲听不下去相国的责难,与相国争执起来,相国命吕威将王贲绑了。

相国来见太后,在不远处的树上,王贲被吊在树上。听说大王调兵围攻相国府,相国也不示弱,放出舍人与死士与军队抗衡。相国府内一阵乱,惊动了阿房和李奇。相府管家劝阿房他们回屋,并告戒不准到前面去。太后随相国到了相国府,相国披甲准备应战。

出乎相国的意料,大王只带燕丹来找他。大王提出要和相国比试射箭,要相国射王贲的盔缨,而自己则射王贲脚上的绳索。大王一箭将王贲救了下来,阿丹急忙扑上去,用身体作为垫子接住了落下的王贲。大王带着一束花请相国研究,并有意点相国一下。大王当众揭穿太守捉阿房的背后一定有人撑腰,并放出了狠话,一旁的嫪毐不禁胆寒。

太后问起大王拿着的花,大王道出了原委。

大王要在相国府花园内四处走走,然而太后却以身体不适要大王陪她回宫。彤雄来找逸云,到了逸云的房门口,听到逸云在同鸨母说谜语。逸云早就知道”王二爷”的底细,她骗彤雄说金人都是大王的赏赐。

阿房的爹决定离开相国府,他叫李奇回家去取医典。李奇偷窥相府守门的情况,突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并揭穿了他要去夏无且家的意图。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九集

阿房想随李奇一同回家去,于是她女扮男装。阿房拿出相国的令牌,谎称自己与李奇是相府舍人,蒙混出了相国府。到了自家门口,他们发现有很多士兵在看守。阿房叫师兄装做被人追打,结果打着打着就打到了士兵们那里。阿房趁乱进家里取了小木匠送她的玉佩,又去取医典。

正当夏家门口一阵大乱的时候,太守彤肆正巧路过。太守斥责士兵们看守的过失,并要他们到里面去查看。阿房见被发现了,只得没命地逃。幸好被蒙恬碰上,救下了阿房。在蒙恬和阿房的诘问下,太守理屈词穷,只得假借太后的名义来宣布阿房有罪。蒙恬看出太守并没有太后的令符,故此将太守拿下。他很奇怪阿房为何得罪太守,然而阿房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听说阿房惹下的祸,夏无且很生气,责怪阿房。夏无且也对彤肆背后可能有操纵之人有了怀疑,而且他猛然觉得小木匠真的就是秦大王,而阿房却怎么也不肯相信。华阳山上,老太后在跳舞,而大王亲自包饺子给她吃。大王想到了如果能和阿房一起包饺子给老太后该多好!而大王始终认定阿房仍在咸阳城内。大王包的饺子很难吃,老太后为了敷衍他硬吞了下去。阿房睡不着,她拿着小木匠送她的玉佩在念着,想着。阿房的父亲在门前劝阿房忘了小木匠这回事。阿房很希望小木匠不是秦大王。太守夫人找彤雄,告诉他太守被扣押的事。听说太守让蒙恬扣了,彤雄决定进宫去找嫪毐商量。彤雄在大街上遇到逸云,他被逸云的话拖住了。突然过来一伙人和彤雄打了起来。

彤郦沐浴准备去宫门请旨释放自己的父亲,太守夫人提起了上次彤郦抚琴的事,而彤郦则认为上次晕倒是阿房给她吃了药所致。见那些流民不是彤雄的对手,逸云在远处暗算彤雄,之后她又假意来劝架。听说彤雄在大街上出事了,彤郦很是冷嘲热讽。彤郦决定找韩非问出阿房的下落送阿房他们二百金,让他们离开咸阳。

韩非深夜来找阿房,李奇同他开了个玩笑。他们的谈话惊动了阿房。韩非说出了自己估计的情况,并让他们翻墙出去。而阿房不甘心就此背负罪名逃走,她想通过太后过问此事来洗脱罪名。最后还是拿不定主意。

嫪毐替彤肆向太后献上长生不老的汤药,顺便提到了太守被蒙恬扣押的事情。太后听了他关于明日早朝的建议,没有说话。早朝上,大王及太后表彰了蒙骜的军功,同时蒙恬奏报在街头抓住太守当街杀人的罪证。彤郦来找彤雄,责问他为何不去想办法将彤肆保出来。朝堂上,太守被定罪入狱。彤郦与彤雄吵了起来,太守夫人及时来劝止。经过太守夫人再三要求,彤雄只得再去探听消息。

退朝后,王贲和蒙恬说起了宫里的事情。王贲提醒蒙恬当心太守一些。大王在忘忧坡上刻”房”字,阿丹和大王调侃。彤郦找到大王给太守求情。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十集

彤郦前来叩见大王,说出了一番道理,不是为了自己的父亲,反而是为了维护国家的法律的公正。她的说法很出乎大王的意料。彤郦请求代父受刑。突然寻死的彤郦被眼疾手快的大王将宝剑夺走,而彤郦的手也被割伤了。

王贲和蒙恬在一起喝酒聊天,蒙恬说起那天他救下的姑娘。深夜,王贲和蒙恬醉醺醺地走在街道上仍在调侃着。两人晃晃荡荡地来到了青云坊。蒙恬对王贲说起与逸云相识的经历。逸云的歌声使蒙恬回想起之前与她相识的种种情景。逸云设酒席招待王贲和蒙恬。彤雄突然闯进屋里成心找茬。

彤雄追上王贲和蒙恬,和他们在大街上打斗。躲在暗处的逸云将他们的举动看得清清楚楚。突然出现的彤雄吓了逸云一跳。太守夫人劝女儿吃药疗伤,彤郦对母亲说起她见到的大王是何等的英俊潇洒。太守被放回来了,听说了女儿的做法,斥责她的荒唐。彤郦反倒指斥父亲的种种不是。

彤雄将逸云绑起来审问,逸云则同他开玩笑地百般掩饰自己会功夫。彤雄找人看住逸云,自己则走了。”万字帮”的人也混进了太守府,看管逸云的人趁彤雄走后给她松了绑。

大王在正文宫召见蒙恬,蒙恬为自己拿下太守的行为辩解。蒙恬也说起彤雄找他麻烦的事情。大王问起蒙恬救的女子姓名,他说出自己救的人叫”阿房”时,大王不觉为之一震。大王觉得还有希望见到阿房,很高兴。大王刚要出宫去找阿房的时候,太后来了。太后要大王去找彤郦,大王找借口不去。太后只得为彤郦的行为辩解。说着说着,大王又把话题引到了不让他亲政上来了。大王说出了自己所尽的孝道,太后被激得没得可说,转而问起蒙恬扣押太守的事情。太后也认为是将军府与太守府的积怨造成的冲突,而蒙恬则讲出真正的原因来。太后让蒙恬与大王去太守府向太守赔罪。蒙恬则表示愿受国法制裁而不愿同太守私了的态度。太后要把蒙恬押解入狱,大王看不过来求情。太后的命令让大王和蒙恬颇为无奈。

相国府内,阿房看着小木匠送给自己的玉佩,陷入了沉思。韩非来找阿房聊天,正当韩非想向阿房表白的时候,阿房急忙走掉了。韩非被太守府请了去,而相国也找阿房说起她闹事。相国告诉阿房找到金菊子的事,阿房欣喜若狂。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十一集

经阿房鉴定,相国找到的花就是金菊子。阿房表明了要留在咸阳和父亲完成毕生炼丹心愿的决心。相国要和阿房订生死之约,阿房不解其意。

看守逸云的人见彤雄回来了,急忙提醒逸云再被绑上装样子。彤雄算计到逸云可能被放了,所以回来。彤雄和逸云说起逮到的楚人全被五马分尸了,并且称自己吃的是人肉,逸云装做笑脸应付着。

韩非到太守府去来见彤郦,彤郦请韩非教下人吹笛子。谈到了阿房,彤郦满腹醋意。彤郦问韩非阿房的下落,韩非先告知阿房曾在相国府安身,后谎称他们去了大梁。彤郦想让韩非替自己转送阿房盘缠,而韩非则借口要回郑州推辞了。还未及回避的韩非遇到了大王,大王想看韩非著的文章。得知韩非的文章被李斯藏了没有上呈,大王命阿丹找李斯讨回文章。

听说韩非在相国府住,大王问起了阿房的事。而韩非也反问大王去阿房家敲门的事。听到大王与韩非谈论阿房的事,彤郦很是醋意地插了几句话。太守随后也赶来叩见大王。大王叫蒙恬给太守赔礼,然而太守却根本不以理会。太守得理不饶人,开列的条件让人无法接受。太守要蒙恬血债血偿,彤雄出刀让自己的血流给蒙恬看。最终,蒙骜赤身负荆请罪。蒙恬同蒙骜说起蒙家的赫赫战功,太守在旁边不以为然。听到蒙家祖孙的议论,大王心里很不是滋味。蒙骜听说太守的苛刻条件,自行挣断荆棘。蒙恬要出门点兵至太守府,却和到来的嫪毐撞到了一起。

嫪毐带来了太后的赏赐给彤郦。而太守府发生的一切都叫逸云偷窥到了。嫪毐劝彤肆见好就收,逸云突然放了烟雾弹,趁众人大乱的时候,割了太守的袍子。发生的一切引起了彤雄的怀疑。彤雄去看逸云还是好端端地被绑在那里,很是疑惑。

阿房来找父亲,同师兄说起了相国要订立生死之约的事情。阿房和李奇说打算今夜就逃出相国府的想法,想逃出后回邯郸。回到正文宫,大王同阿丹说起太守袍子被割的事情,好笑不已。说起割袍子的人悄悄地动用了大王的剑,大王和阿丹都有些不寒而栗。大王最终断定下手的应该是上次偷金人的女飞贼。

大王要更衣去相国府见阿房,嫪毐来见大王才说出了蒙骜是太后请去赔罪的。嫪毐以太后心口疼为理由企图阻止大王去相国府。最终,大王听了劝告没有夜访相国府。彤雄与彤肆计划潜入相国府去杀阿房,然而却被相国府的人发现了,发生了械斗。阿房他们翻出了墙,往大街上跑。相国府的人方才发现阿房等人不见了。巡夜的蒙恬发现了阿房他们,将他们带回了将军府。彤雄见没有机会杀阿房,只得回去了。相国盘问韩非,怀疑是韩非指的路放阿房他们出去的,并笑他看好阿房比呈献多少好文章给大王都管用。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十二集

韩非决定尽早离开咸阳,不过在走之前,他还是想把阿房的下落查清楚。蒙恬叫人给阿房他们送来了衣服,李奇来找阿房说起被救的事情。李奇老是说小木匠的不是,阿房让他出去了。蒙恬见阿房他们没睡,给他们送来了宵夜。蒙恬和阿房他们谈起了扣押太守的事情。说着说着,李奇又扯到小木匠的不是上来了。”小木匠”的身份让蒙恬产生了怀疑。(电视剧)听说有人被关在大牢里,蒙恬更加疑惑了。听说有带罪的人还有权利出入监狱,如此神通广大,蒙恬决心将事情查清楚。同时,阿房也让蒙恬产生了怀疑:她会不会就是大王念念不忘的阿房呢?

大王来给太后请安,感谢太后化解将军府与太守府矛盾的举动。太后责问大王为何不把她的口信带给彤郦。听大王说要到相国府去接阿房,太后断然拒绝了阿房进宫的可能。大王不得已,跪下请求太后答应自己的立后之事自己做主。太后用大王以往充满豪气的作为来对比今日大王为了阿房的低三下四。太后执意要让彤郦住明月宫,而大王则要为阿房起一座阿房宫。最后太后与大王不欢而散。

大王来到相国府,并带来了礼物。而大王来找阿房的时候才发现人不见了。大王坚决不信阿房已经走了的事实,不仅要搜后院,还要动剑威胁。相国遣散了旁人,对大王大发脾气,指斥他的幼稚举动。而大王则说相国口中自己的行为都是他逼自己才造成的。相国则说自己无不是处处替大王着想。相国感叹自己碰上了三个难缠的女人。相国给大王看了先王御赐的宝剑。这时,韩非被带到,相国当着大王的面盘问韩非。大王将韩非押回正文宫。

在将军府,阿房又在回忆和小木匠在一起的情景。蒙恬的到来吓了阿房一跳,蒙恬见再也问不出阿房他们被杀的原因也只好算了。他谈起和阿房的缘分,觉得很奇妙。蒙恬挽留阿房在府上居住。

彤肆听彤雄回来禀报杀阿房不成的消息,彤雄献计找三个死囚处死,并加以毁容,就说是阿房一家被杀了,从而让大王信以为真,断了对阿房的惦念。彤雄利用阿房藏在将军府正好作为日后嫁祸蒙恬的罪证。过路的人发现了死人,嚷嚷开来。在正文宫,大王与韩非在一起喝酒。大王问起韩非与阿房的关系。大王要成就韩非在咸阳的快意之梦。突然,阿丹来报,说阿房三人被杀于街头了。大王无比悲痛,绝望到了极点,发出了狼叫。

铁柱来向公孙信汇报太守府内的情况,并和他商量逸云的事。彤雄继续逼问逸云,逸云仍旧刻意地应付着。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十三集

彤雄终于肯放逸云走了,彤雄扇了逸云一个耳光,心里暗想逸云的功夫。大王不上早朝,憔悴无比地呆在”忘忧坡”上,阿丹带了热粥来劝他。阿丹阻止前来的大臣们。而大王则回想起和阿房在一起的情景。而最终,阿房明白了所谓的做法是小木匠的胡诌,揭穿了他。大王产生了幻听,误以为阿房在和他嬉闹。

午朝上,还不见了大王,只好是太后临朝,相国决裁。彤雄潜入将军府去查看。蒙恬陪阿房在聊天。他们聊起了咸阳的秋冬季节,也谈起了咸阳少有笑声的原因。听说阿房只是把自己视为兄长,蒙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躲在暗处的彤雄猛不防来杀阿房,很快就闻讯赶来的卫兵来捉刺客。彤雄急忙逃走。太后和相国等人来找大王。无论是相国慷慨激昂的劝说还是太后温婉的劝说,大王都无动于衷。嫪毐拿出阿房带的玉簪来引起了大王的怀疑,大王掐着嫪毐的脖子逼问他在何时何地见过阿房。大王更加证实了自己的判断,掐得更用力了。太后急着救下被大王掐得昏死过去的嫪毐,一时失手将玉簪插在了大王的身上。太后看清后晕了过去。相国急忙叫人把太后和嫪毐送走。

到了甘泉宫,相国说先王没有教好大王。而太后却以相国是大王的生父而指责他没有尽到教导大王的责任。相国为自己辩护自己的不得已的原因。太后则悲痛地说因为有了现在的一切显耀地位,身份,所以连恻隐之心也得没了,出于种种原因,阿房不能嫁入宫中。太后对相国哭诉。嫪毐来给太后送参汤,太后要他暂时不要和大王接近。

大王在小溪边产生了幻觉,误以为看到了阿房而歇斯底里。阿房从梦境中惊醒。听说士兵们为了自己而挨蒙恬的打,阿房急忙赶去劝止。阿房说出了自己对于飞贼的观察,同时反问蒙恬的围捕无功。蒙恬被问得没了词,只得放了士兵们。大王在忘愁坡上用石头堆砌阿房宫,阿丹和韩非来劝他。逸云躲在暗处看。大王还是没怎么听进去韩非的劝说,他命韩非出外去调查阿房的下落或死因。大王的痴情让逸云笑出了声,大王以为她是阿房,不住地呼叫。

逸云来见公孙信,向他说明了最近的情况。听说范英还是带着沉重的铁枷,逸云很难过。她知道范英是在赎罪。太后上山去见老太后,老太后算准了太后此来必有所求。老太后也不相信阿房已经死了。太后说出了自己和相国得罪大王的事,表明自己已经没办法劝大王了。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十四集

太后对老太后说出了自己的忧虑。老太后问起吕不韦的事,太后还是说自己不能断了和相国往来的念头。阿房要主动给老将军送粥送药,蒙恬为她担心,生怕她遭到爷爷的训斥。阿房好言劝说,老将军还是咽不下负荆请罪的气。当看着老将军将粥和药服食后,阿房才将自己的经历讲出。站在门外的蒙恬心神不宁,十分焦急。

大王还是坐在忘忧坡上呆呆地看着自己用石头树枝堆砌的阿房宫,阿丹正在着急的时候。老太后带着一帮宫女边歌边舞地来看大王来了。老太后拉大王一起跳舞,大王失魂落魄地跌倒在他自己建的”阿房宫”上了。大王像孩子一样地哭闹了起来,老太后来劝他。老太后告诉大王吕不韦才是大王的生父,大王万万不信。

阿房说起小木匠的事,老将军当即揭穿了大王就是小木匠的事实,而阿房不肯也不愿相信。阿房请求老将军带她去见大王,而老将军则说有三不可。老将军送阿房他们今夜就出城去,并且让阿房对蒙恬隐瞒这一事情,他深知蒙恬的性情。阿房从老将军那得知蒙恬心仪自己。阿房利用不给老将军再送药为名,叫蒙恬进宫去看”小木匠”。蒙恬没办法,只得去了。

宫中,王贲正在训练卫士们轻功。阿丹同王贲说了大王的情况,王贲让阿丹去青云坊找逸云去问蒙恬的下落,请他来劝大王。忘忧坡上,阿丹和王贲不见了大王,很着急。

大王深夜来到相国府,悄悄地取了相国的诫剑来到相国面前请相国把自己杀了。大王和相国谈论起了孝道,相国很是不解。听到大王称自己为”爹”,相国惊慌地跌坐在地。大王把他从老太后那里听来的”真相”一五一十地说给了相国听。大王说起往日自己的”不孝”,说得相国涕泗横流。相国哭谏大王不能承认”真理”。见大王要横剑自刎,相国也抽剑自刎与他对峙着。吕威拦住了前来寻找大王的王贲和阿丹。相国笑大王放弃王位的荒唐,要大王做到真正的大孝就是和他一起共创霸业,风生水起。王贲硬要闯进去见大王,和吕威打了起来。这时候太后也来到了相国府。太后到书房去看大王,相国把大王叫他爹的事情和太后说了。太后回到宫中,说起现状很高兴。而嫪毐却故意挑起事端说万一真相被揭穿了的后果。嫪毐说大王是在装样子给相国看,太后却很怀疑。为了让大王彻底失去依靠,太后听了嫪毐的计,要撤了王贲和燕丹。

王贲和阿丹深夜来找蒙恬,听说宫里发生了变化,蒙恬才知道王贲他们被太后撵走的事。听说大王的事,蒙恬才说出阿房在他这里。而去找时则发现阿房他们被送出府了。老将军送阿房他们出府,遇到了彤雄前来杀阿房,与护送的士兵打斗了起来。逸云在暗处将发生的一切看在了眼里。歹徒抢了阿房坐的轿子来杀她。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十五集

逸云出手将阿房救下,阿房才知道她会功夫。逸云嘱咐阿房不要将她会功夫的事情告诉别人。阿房被树上的蛇吓到了,跑到了一条小溪边,她想起了小木匠教她的”流水浮影法”,虔诚地念念有词,然而却根本没有任何奇迹出现。阿房正为小木匠的性命担心的时候,突然出现一团光,阿房不禁跟着光跑了。阿房被光引到了华阳山上,她由于惊吓再加上劳累,晕倒在了山间小路上。

华阳宫的雨娘发现了阿房,将她带回宫救醒了她。听说雨娘叫自己为阿房,阿房很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而带来不测,所以谎称自己叫翠儿,将雨娘骗过。雨娘将阿房留在了华阳山上,阿房感激不尽。阿房被安排在厨房做些杂活。

杀害阿房的行动失败了后,彤雄向彤肆禀报了实情。彤肆认为阿房他们应该出了咸阳城而不敢回来了,决定次日同相国商议送彤郦进宫的事情。阿房见华阳山上的宫女们翩翩起舞,自己则想象着和小木匠一起跳舞的情景。

彤肆带了很多礼物来见相国,相国胸有成竹地说保证能让大王正大光明地立彤郦为后,而彤肆却还不放心。彤肆答应相国玉成好事后送他稀世珍宝作为酬谢。阿房和一些人背着木柴在山路上遇到了老太后。老太后注意到了她,和她聊了几句。

大王找阿丹的时候才得知他被太后撵走了,王贲也被调到关外去了。华阳山上,阿房来看老太后和众人一起跳舞。相国来找大王,大王要他陪自己去找太后问明为何将王贲和阿丹驱逐。相国从王贲和阿丹应该有更远大的前途来对大王说应该将他们放出正文宫去发展。相国将自己的死士同太后身边的贴身侍从派给了大王,大王也无可奈何,只得接受了现实。大王此时才深切地感受到被太后监视给自己带来的窒息感。

老太后来厨房看伙食的情况,还是不满意。老太后要下人们烧出有灵气的菜,雨娘很为难。老太后还是惦念上次吃的大蒸饺。阿房主动提出给老太后烧菜,雨娘不同意。

太后来太守府要和彤郦讲贴心话。太后感慨彤郦身上的有些优点是自己没有的,她很欣赏彤郦的智慧和沉着。被问及进宫的态度,彤郦想以退为进来博得太后的欢心,然而并没有取得好的效果,反而使太后生气。

阿房向月宫的嫦娥祷告,老太后远远地看阿房的祷告,不住地点头。大王失魂落魄地来到阿房家,他仿佛又听见了阿房送别他时唱的邯郸曲。大王沾着血迹,还是不肯相信那是阿房的。大王喊着阿房的名字让阿房听见了,吕威则力谏大王回宫。彤肆同夫人说了要嫪毐帮忙给大王下药来成就大王与彤郦的好事。夫人有些担心。彤郦给大王抚琴,嫪毐在茶杯里下了药。大王喝了有药的茶,误将彤郦看成了阿房,听琴的众人纷纷退下。没有任何人劝阻下,大王抱起了彤郦。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十六集

大王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和彤郦睡在了一起。他问了宫女,得知是自己抱彤郦上床的。太后赶来了,大王问太后昨天的情形,而太后则用谎话来骗他。太后故意问起彤郦的情形,逼大王承认彤郦,给她一个名分。大王心乱如麻,不再过问彤郦的事,将大典推迟再办。

老太后赏赐每个人两个寿桃。阿房用荷叶捧着寿桃发愣,老太后过来和她聊起了大王。老太后猜测大王大约不久就会来看她了。老太后说起了大王的挚爱死了的事,阿房也表示同情。阿房想到了自己的境遇也是如此的悲惨,不由得伤心起来了。老太后安慰她,并且觉得阿房是一个很特别的异族人。

大王来明月宫找彤郦问话。大王将自己昨夜对彤郦做的事情归结为有人下药,他说出不愿立彤郦为后的意思。彤郦一心寻死,举烛台要自杀。大王及时制止了彤郦,并劝她等待将来的机会。大王命人撤走了明月宫中的所有烛台。

阿丹来到了仰秦庐,他听见了逸云的歌声走了进去。逸云留阿丹喝酒。阿丹看到了彤雄,出言讽刺,逸云从中调解。彤雄看逸云这里有些寒碜,要给逸云找一个能赚大钱装修酒馆的差事。

太守宴请相国府的管事,相国府管事问起太守要送相国的稀世珍宝令太守为难了。经过一番谋划,太守,彤雄和相府管事商议给相国送上绝色美女作为礼物,由彤雄来找人。

听说老太后吃过最好吃的饺子,阿房决定试试包出来老太后喜欢吃的那种饺子来。大王带彤郦来华阳山给老太后问安。听大王说彤郦发脾气很厉害,老太后经不住好奇和彤郦闲聊了起来。说到办大典的事,大王和老太后早就彼此暗示。老太后装睡,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地糊弄过去。老太后帮大王将立后大典拖到了明年秋天。大王很好笑。

大王要在老太后这里吃饭,阿房向雨娘要了一些药材来包饺子。大王和老太后私下聊天,大王对她说出自己并不相信阿房死了的消息。老太后则劝大王应该坚强些。老太后问起大王和彤郦相处的事。

雨娘让阿房亲自去送饺子。吃饭的时候,彤郦板着面孔不吃。大王说起上次自己给老太后包饺子时,老太后才说出大王的饺子难吃,当时是为了应付他才吃的。听说有邯郸大饺子,大王很奇怪。阿房来给老太后送饺子的时候看见了大王,证实了他就是小木匠;也看到了彤郦和来抄她家的凶手。阿房不能接受他们都在的事实,跑了出去。

大王吃了一口饺子就断定那是阿房包的,急忙追了出去,四下找人。老太后也来找雨娘问大王的情况。雨娘说出翠儿就是阿房。嫪毐回宫向太后禀报了去见老太后的经过,听说阿房还活着,太后下狠心派杀手去杀阿房。阿房怕被人发现,四处躲藏。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十七集

嫪毐对太后说起了大王吃到了阿房包的饺子,而阿房没有死一定是有人故布疑阵,想蒙骗太后。太后动了气,要太守府的人在大王找到阿房前杀了她。老太后估计有人将对阿房不利。彤雄布置手下人要注意避免和大王的人碰上,见到阿房格杀勿论。老太后执意和雨娘下山去找阿房。阿房四处躲藏,她看到了执刀的人。老太后发现了太守府的人。在一条狼的带领下,老太后她们终于找到了阿房。阿房说出了自己逃跑的原因。老太后送阿房回宫,雨娘则去吸引了彤雄的注意力。老太后吩咐阿房睡在她脚边来保证她的安全。

阿丹在仰秦庐打杂,阿丹说起了大王说过的话,公孙信听了,很是感慨。阿丹招呼逸云,哪知逸云却迎着进门的彤雄去了。彤雄来和逸云商量去太守府的事情。听说太守要选美女送给相国,逸云吃了一惊。

大王召见吕威,春月和嫪毐,问起自己寿诞那天彤郦抚琴的情形,追问是谁端茶给自己的。嫪毐推说茶水是春月端上来的。大王又问吕威的时候,嫪毐向吕威使眼色,要他替春月做证茶水是她端来的,吕威照办了。春月不肯承认茶水是她端的,而大王则偏偏说茶水是如何的好喝,很是出乎嫪毐的意料。大王赏赐给春月一串连环扣。

阿房到厨房时才发现雨娘不再让她做厨房的事了。雨娘揭穿了阿房的谎话,并说出了她曾在阿房家门前看到他们出事的情形。阿房终于明白了自己一家为何得罪了太守。在雨娘的安慰下,阿房破涕为笑。嫪毐和春月谈起了大王刚才问话的事,他偏说大王送春月的连环扣是不祥之物。

大王去甘泉宫给太后问安,太后责问大王对春月的拷打问讯。大王莫名其妙,矢口否认。到了御花园,大王看到了春月的尸体。回到正文宫,大王和吕威开了个玩笑,故意将事情说得很严重,骗得吕威喝下了”鸩酒”。吕威喝醉后,大王独自出宫去了。

仰秦庐内,逸云和公孙信等人商议她要去太守府表演招待相国的事。公孙信提出在逸云去献舞的同时举事去杀相国,还要想办法将大王和太后一同骗到太守府擒拿。公孙信命柱子准备大批干柴和油料,作为火烧太守府的工具。逸云想到让阿丹作为通风报信的人。

吕威醒来时发现大王已经不在了。逸云故意透露阿房要去太守府唱歌,在宴席过后,阿房还要陪伴相国回相国府去的消息。阿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通知大王,让大王拉太后去找相国,以确保阿房的平安。逸云称赞阿丹聪明。到了正文宫,阿丹才知道大王出宫了的消息。阿丹遇到了王贲,将阿房的消息告诉了他,让他见到大王时告诉他。

嫪毐拉阿丹去见太后。王贲来到了将军府找蒙恬,拉上蒙恬和他一同去华阳山上找大王去了。太后让阿丹带嫪毐去找大王。阿丹看见了春月。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十八集

听说春月死了,阿丹吓得晕了过去。在去往华阳山的路上,王贲向蒙恬问起了阿房的事,蒙恬否认他对阿房有意思。阿房唱起了她给老太后作的华阳歌:”在云之端兮在山之巅,合唱为乐兮共舞为欢。子民景仰兮祖龙在天,浴我春雨兮赐我丰年。后兮后兮,号曰华阳。日月明兮明兮照我心田,后兮后兮,松青鹤岁。山水长兮长兮,福寿绵绵。”阿房看到蒙恬和王贲很高兴,从他们那得知了大王失踪了的消息。

阿丹对太后禀报了相国要纳阿房为妾的事。太后把阿丹又撵出宫去,她想亲自看看相国有什么动作。彤郦自己回到了太守府,太守夫人赶忙来看女儿。彤郦对母亲气哼哼地说了有关阿房的事。柱子在隐蔽的地方设下了油料,他碰见了彤雄,编造了几句谎话将彤雄敷衍过去。夜晚,相国驾临太守府,太守出门迎接。太守府外,公孙信询问安排的人手如何。太后也向着太守府来了,她要质问相国。

阿丹躲在角落里看远处的舞台。打扮得风情万种的逸云献舞给相国,她围着相国跳舞,不离其左右。看到相国如此亲近”阿房”,阿丹很生气。彤雄发现了隐藏在灌木丛中的油料。敬酒的时候,逸云故意将酒洒在了相国的衣服上。相国的头脑很清楚,他不肯带逸云回府,而且就要告辞。

柱子刚要点燃油料,彤雄过来强行制止了他。太守刚要送相国出去,太后就进来质问相国了,相国不肯承认,怀疑是有人造谣。阿丹发觉事情不对,急忙禀报给太后。彤雄捉了柱子来见太守,而蒙面人则捉了彤郦作为人质交换了柱子。嫪毐吩咐彤雄押了阿丹去拷问。见不能举事,公孙信只好让人撤了。逸云救了柱子,又赶忙去应付彤雄那边。

彤雄来到仰秦庐找逸云,逸云假意责怪彤雄自己没被相国看上,假称有士兵调戏她。彤雄提到了绑架彤郦的事情,他想来逸云这里查案。彤雄欲对逸云非礼,而一切都被大王看到了。大王制止了彤雄,让他在门外守着。大王来逸云这里是要找阿丹的,可是阿丹并不在。

逸云和人通了风,告诉公孙信大王在她屋子里。逸云盛情地招待了大王。逸云告诉大王阿房在华阳山上,大王还是有些不信。逸云在酒里下了药,大王喝得晕晕乎乎的走了。待逸云他们要行刺大王的时候却发现他不见了。逸云用计策将彤雄糊弄了过去。

嫪毐在大牢里拷问阿丹诓骗太后的消息从何而来,阿丹不肯说。彤雄向嫪毐禀报说见到大王了。太后很气相国把吕威安排在大王的身边而没把大王看好,要砍了吕威。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十九集

相国替吕威求情,太后才饶了吕威。太后还在埋怨相国到太守府饮宴的事,相国则以看年轻舞伎想起了年轻时候的太后来劝太后。太后不听相国的劝,讽刺外族流民太多全是相国和大王制定的好政策。相国则以要流民为秦国修筑大工程来说需要流民的原因,太后执意说流民谋反的罪证。

蒙恬来找阿房,告诉他大王仍在失踪。阿房并不全站在大王一边,她对蒙恬说出了见到大王的感受。阿房为大王出走的事生气。蒙恬问阿房关于逸云的情况,并说大王曾经到她那去了。阿房没有一点妒忌。阿房差点说漏了逸云会功夫的事来,急忙用话圆了过去。阿房建议蒙恬去逸云那里问大王的消息,蒙恬听从了。

柱子来看逸云,彤雄带嫪毐来找逸云。公孙信等人将彤雄到来看得清楚,逸云假装训斥手下人招待客人不周。嫪毐问起逸云散布假消息的事,逸云反倒管彤雄要起钱来了。逸云说自己散布阿房的消息来确保自己不会被相国带走,不愿陪伴相国。嫪毐要侮辱逸云,就在紧要关头,蒙恬的到来替逸云解了围。

嫪毐嘱咐太守尽快找到大王,以确保彤郦回宫。阿房在月下拿着小木匠送她的玉佩在想他。雨娘来找阿房,和她说起了大王。阿房突然想到了大王可能去的地方,并告诉雨娘大王可能在为自己招魂。雨娘不很相信。

而此时,大王正坐在阿房的曾睡过的床上,抓着她曾穿过的衣服,流泪为她招魂。太守派人四处搜查大王的行踪,但是都没有找到。王贲和蒙恬说到带阿房去见大王,王贲看穿了蒙恬的心思,而蒙恬打岔加以掩饰。阿房和雨娘来到了将军府,阿房告诉蒙恬他们去她家找大王,并说明了他们曾经有过的约定。王贲和蒙恬果然在阿房家中找到了大王,苦劝大王回宫。大王不听,非要等阿房的魂魄回来。大王被找到的消息不胫而走,太后和相国赶去劝大王回宫。王贲回来对阿房说起找到大王的经过。王贲终于劝动了阿房和他们去见大王。

太后和相国劝大王回宫,大王执意等阿房回来。王贲和蒙恬突破了门口的阻拦,送阿房到了她屋子的门口。

秦始皇与阿房女剧情介绍:第二十集

大王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阿房,和她拥抱在了一起。而相国却命人将阿房拿下,要处以绞刑。太后同相国商议,相国坚持自己的做法。相国命令收绫,大王急忙推开士兵,抽剑抵在自己的脖子上与相国对峙着。在大王的威胁和恳求下,相国终于同意让阿房进宫了。

彤郦听说阿房的事情大发脾气,太守夫人劝女儿。彤郦责怪自己爹的人缘差,来往的上司和部下都是贪得无厌之辈。彤郦向母亲透露了自己已经怀有身孕。彤郦的狂言让太守夫人以为她精神不对劲了,下去熬药。

大王和阿房跑去华阳山去见老太后。老太后很为大王和阿房高兴。老太后为大王和阿房摸额头算作为他们举办婚礼。老太后让阿房不犯吕不韦才能保证自己在宫里长久地呆下去。老太后,大王,阿房,雨娘一同包饺子,渐渐地,大家打闹了起来,故不得包饺子了。卢生来找雨娘,见过了老太后和大王。华阳宫内,阿房弹小弦唱华阳歌,大王和老太后以及宫女们在一起跳舞。

王贲去大牢里看阿丹,告诉阿丹一些消息。阿丹要王贲帮他带口信给逸云,王贲听了个糊涂,他让阿丹有机会自己去说。阿丹和王贲对于逸云从事间谍活动似有了察觉。阿丹被释放后去找逸云,埋怨逸云说错话害自己入狱挨整,逸云只好劝他。逸云和阿丹刚要进门,大王带着阿房也来到了仰秦庐。逸云招待大王他们进了自己的房间,公孙信派人找人手刺杀大王。逸云吩咐柱子上整坛未开封的酒,并且提议以”满”字为韵作酒令。

刺杀秦王的人陆续来到了仰秦庐,正当他们打算行动的时候,太守府的税务官前来收税。为了上税的事情店里面和税务官发生了争执,众人都在看事情的变化。阿房主动提出要出去解决前面发生的一切,大王同意了。阿房露面替依法课税维护,却遭到他人指斥为秦奸。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gugong.net 官方QQ交流群: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