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南北朝历史 > 南北朝名将:北朝西魏四猛将

南北朝名将:北朝西魏四猛将

日期:2017-08-14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李虎,代北武川(北魏六镇之一,今内蒙古武川县)人,年少时风流倜傥,志向远大,喜爱读书却不善于死背章句(碰上应试教育该倒霉了),更喜欢骑马射箭,广交朋友,由于家境还不错,对于钱财这身外之物看的也很开,乐善好施,拥有这种品质即是可造之才,后来在同乡兼前辈、大都督贺拔岳手下做事时深受重用,随从贺拔岳讨伐元颢(就是南梁将军陈庆之护送入洛的北魏皇族),取得了胜利,李虎因功升宁朔将军、屯骑校尉,后来又跟随贺拔岳入关中(陕西,甘肃一带)平叛,贺拔岳因平叛有功升关西大行台(关西地区最高行政长官)和关西大都督(关西地区最高军事长官),李虎水涨船高,也被提拔为左厢大都督,总管内外军事(大体类似于参谋长职务),地位提升的很快。这个时候关东地区(包括河北,河南,山西一带)已经被枭雄高欢所控制,高欢视贺拔岳为心腹之患,便使了个政治手腕,名义上和贺拔岳称兄道弟(两人都曾是北魏天柱大将军尔朱荣手下干将),暗地里鼓动关西另一股军事势力侯莫陈悦借召开军事会议之机杀害了贺拔岳,贺拔岳一死,部下群龙无首,顿成一盘散沙,侯莫陈悦害人心虚,对这支军队又不摸底,没敢收编,这帮武川籍青年军官到底还是年轻,没了主心骨,惶惶不安,幸亏一位年长的将军右都督寇洛(武川人)能够沉住气,把不知所措的小兄弟们收拢了一下,在平凉驻扎下来,却发现少了李虎,大家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那么,李虎在这个关键时候离队干什么去了呢?

原来李虎见贺拔岳遇害,悲愤万分,痛哭流涕,发誓要为贺拔岳报仇,但俗话说:鸟无头不飞,没有一个有威望的人来领导,人心离散,谈何复仇?他便到荆州找贺拔岳的哥哥、荆州刺史贺拔胜回来主持大局,贺拔胜也是一员名将,当初投奔尔朱荣时,尔朱荣非常高兴的说:“我得到贺拔兄弟,天下不足平也。” 尔朱荣是何等样人?北魏末年最有威望的将军,高欢在他面前也如鹰犬一样被随意处分,不敢有半分怨言,他对贺拔兄弟如此看重,足见贺拔兄弟有过人之处,不是浪得虚名的。可是李虎风尘仆仆赶到荆州和贺拔胜见面的结果却令人非常失望,贺拔胜犹豫不决,毕竟荆州也是军事重镇,如果轻易离开,难保敌人不会趁虚而入,最后只是派手下将领独孤信(武川人)入关中收编贺拔岳的部众,独孤信也不是无名之辈,绰号“独孤郎”,是英俊潇洒的年轻将领,要文有文,要武有武,但比起贺拔胜的分量还是轻的许多。这时另外几股势力也在向平凉进发,准备收编这支部队,一路是北魏皇帝派遣的使臣元毗将军,一路是高欢派出的侯景将军,还有一路是夏州(统万城)刺史宇文泰将军(武川人,贺拔岳的亲信,被贺拔岳部众推选出的新领袖),这几路人马星夜赶往平凉,谁速度快谁就能占得先机,到底是夏州距离较近,宇文泰行动又非常迅速果断,眼看就要到平凉,偏偏和侯景碰上了,两支队伍一时僵持住,宇文泰反应快,先声夺人地说道:“贺拔公虽然死了,还有我宇文泰在,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意思是这里没你的份), 侯景吓的脸都变了颜色,辩解说:“我就像箭一样,别人射到哪里我就去哪里,自己做不了主呀。”(意思是我本不想来,是身不由己),看看占不到什么便宜,侯景随即打道回府了,宇文泰赶到平凉见到众将,想起贺拔岳,又是一阵大哭,众将当然很感动,又悲又喜,一边抹眼泪一边说:“宇文公来了,我们大家就有希望了。” 宇文泰就地整顿部队,以图大事。不久,皇帝使臣元毗将军也到了,见此情况,只好承认事实,回去朝廷复命了,独孤信将军来到平凉,一看是黑獭(宇文泰的字)成了接班人,也挺高兴,两人从小就是好朋友,当然不好再争夺什么领导权,宇文泰就派独孤信去洛阳面见皇帝。

再说李虎,在荆州听说宇文泰当了领袖,正准备起兵讨伐侯莫陈悦,为贺拔岳报仇,也来了精神,急忙往关中赶,没想到半路上被高欢的部将截获,送到了洛阳,皇帝见到李虎大喜,原来皇帝早就与高欢不睦,一直想找一支能够抗衡高欢的力量,这时候他看中了宇文泰这股势力,就把李虎加官进爵,拜为卫将军,仍然派到关中协助宇文泰,李虎因祸得福,对皇家心存感激,以后对皇室一直非常忠心。在随后的征战中,李虎也是屡有战功,征讨侯莫陈悦,迎接皇帝入关中,水淹灵州刺史曹泥,破高欢于沙苑,平叛贼酋梁企定,杨盆生之乱。尤其是在平定杨盆生之乱中,显示了李虎的谋略,杨盆生本是南岐州的兵卒,聚众谋反,被李虎率军击溃,于是遣使诈降,李虎表面不动声色,号令三军:贼人已降,大家可以解甲放马,就地休息,不久我们就可以班师了。然后派使者回复杨盆生,同意他的投降请求,杨盆生知道后自以为得计,放松了戒备,派大部分军队出去筹集粮草,李虎却趁机在夜晚进兵,将南岐州围得铁桶一般,城中兵少,外出打粮的军队还没有返回,事发突然,出人意料,敌人惊慌的乱成一团,组织不起防守,李虎令壮士推开城门,大军入城纪律严格,秋毫无犯,无人敢于抵抗,未伤一兵一卒,杨盆生束手就擒。李虎班师回朝,宇文泰听说后也是非常佩服,赞叹不已,遣使犒劳李虎部队。

之所以称李虎为猛兽,源于李虎擒豹的故事,李虎经常陪同宇文泰在北山下校阅军队,常常有人在这里被豹子吃掉,从来没有人敢于上前抢救,一次又有豹子伤人,被李虎碰上,他立刻拿着大棍子赶过去,把豹子捉住杀掉,除了这一害,宇文泰知道后高兴的夸赞道:“公的名字是虎,果然名不虚传。”

李虎的官越来越大,最后做到太尉(三公之一),宇文泰的儿子建立北周王朝后,李虎虽然已死,但仍被列为开国第一功臣,追封唐国公,他的儿子是北周骠骑大将军李昞(娶独孤信女为妻),他的孙子就是唐朝开国皇帝李渊,他的重孙子当然就是有着赫赫威名的天可汗唐太宗李世民了,他自己也不亏,唐朝建立后成了唐朝太祖皇帝(追尊)。李虎还是西魏府兵八位柱国大将军之一,唐朝编篡的史书记载:今之称门阀者,咸推八柱国家,当时荣盛,莫与为比。看来这八柱国的名头在一百年之后还是很响亮的。

杨忠将军

杨忠,隋朝太祖皇帝(追尊),隋文帝杨坚之父,西魏府兵十二大将军之一。代北武川人,小字奴奴,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是北魏将领,少年杨忠本该有着幸福的生活,但是北魏末年的六镇大起义彻底改变了这位小奴奴的人生轨迹,使他饱尝了离家之苦,去国之痛。父亲杨祯本是北魏建远将军,因讨伐叛贼鲜于修礼(怀朔镇兵)而战死沙场,杨忠随难民潮颠沛流离,客居山东泰山,即使如此,生活也没有平静下来,南梁出兵北魏,攻占了杨忠所在的地区,杨忠又被掳掠到了江南,一呆就是五年,不知南朝的芳草群莺有没有留住青年杨忠的心,反正当客居梁朝的北魏皇族元颢在梁朝陈庆之将军的护送下回到洛阳时,杨忠以直阁将军的身份(被元颢所封)正在元颢的部队之中,元颢当初为北海王,因与北魏权臣天柱大将军尔朱荣不和,索性投奔梁朝,梁武帝见他可用,便扶植他另立魏朝,派兵护送入洛,与原来的北魏争夺领导权,杨忠随之参加了与尔朱荣军队的作战,与他交战的对手中就有未来的同僚们(西魏的将领们许多曾是尔朱荣的部下),元颢好景不长,皇帝没做多久,很快就被尔朱荣击败,元颢在逃亡途中死于非命,陈庆之削发为僧,只身遁回江南,杨忠却成了北魏军队的俘虏,尔朱荣的同族兄弟尔朱度律见杨忠身材魁伟,相貌出众,武艺绝伦,是当兵的好材料,就收归帐下成了一名统军,在尔朱军队中,杨忠遇到了一生的挚友独孤信(后来两人成了儿女亲家),独孤信早已在尔朱军中闻名,在破葛荣的战役中,独孤信曾经匹马单枪,出阵挑战,生擒敌将袁肆周,大出风头。加上人长的帅气,穿衣打扮与众不同,被军中称为“独孤郎”,杨忠来到独孤信手下,跟随独孤信转战南北。北魏分裂后,杨忠随独孤信加入西魏阵营,与高欢控制的东魏军队作战。西魏初期,关中人少地瘠,抵抗之力有余,还手之力不足,荆州被东魏所占,荆州刺史贺拔胜不得已南下投奔梁朝,西魏复令独孤信率军收复荆州,独孤信以杨忠、康洛儿、元长生三位将军为前锋,突袭荆州城,三将率军来到城下,喝叱守门军士:“现在我大军已到,城中又有内应,你们要想活命,还不快走!” 守门军士一哄而散,三将鼓噪入城,东魏军被震慑,没有人敢于抵抗,东魏刺史辛纂被斩杀,荆州归于西魏之手。战事并没有由此停息,时隔半年,东魏派将军高敖曹、侯景再攻荆州,高敖曹马槊绝世,侯景狡猾多计,皆为当时名将,独孤信敌不过,与杨忠一同投奔梁朝,荆州复为东魏所得。

杨忠又一次来到江南,过了三年的羁梁生活,梁武帝重视北朝来归的将领,待遇十分优厚,贺拔胜、独孤信、杨忠对此是很感激的,西魏大统三年,梁武帝应贺拔胜的请求,决定放三将回归关中,并亲自饯行于南苑,贺拔胜自此以后,每当遇到向南飞的鸟儿都垂弓不射,以报梁武帝知遇之恩。三将回到西魏首都长安后,不但没有受到叛国的处罚,反而加官进爵,更受重用,贺拔胜官居太师(三公之首),独孤信为骠骑大将军、加侍中、开府。杨忠也遇到了一位英主,那就是西魏丞相宇文泰,宇文泰见杨忠生得美髭髯,相貌威猛雄壮,十分喜爱,便召到自己的帐下听用。从此,杨忠开始了新的征程。几次三番的俘虏生涯和客居异国的经历使杨忠锻炼出了处变不惊的心理素质,在以后的战争中屡屡表现出色。

杨忠归西魏后经常跟随宇文泰狩猎于龙门,他能够独自捕捉猛兽,左臂夹住兽腰,右手拔掉兽舌,宇文泰见了也叹其勇敢,北朝语称猛兽为掩赡(一说是揜于),便以此名作为杨忠的字,杨忠逐渐升迁为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在东西魏的河桥大战中,杨忠与五位壮士担任守桥之责,敌人见其勇猛,不敢进逼。邙山大战中,又一马当先冲锋陷阵,因功升车骑大将军,任都督朔燕显蔚四州诸军事、朔州刺史,加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侯景乱梁,逼死梁武帝,南朝力量削弱,宇文泰决心趁机开拓疆土,任命杨忠为都督三荆二襄二广南雍平信随江二郢淅十五州诸军事,攻取了梁朝的齐兴郡和昌州。梁朝雍州刺史、岳阳王萧詧虽然归附西魏,仍有异心,杨忠使了个疑兵之计,他在樊城搞了一次军事演习,命令两千名骑兵不断变换旗帜来回交替奔驰,萧詧登楼远望,误以为有三万军队,遂不敢有二心。梁朝并不甘心丢失疆土,梁司州刺史柳仲礼率军进攻襄阳,留部下马岫守安陆城,宇文泰知道后派杨忠南伐,攻克随郡,包围安陆,柳仲礼闻听,马上回师安陆,杨忠手下将领担心一旦柳仲礼援军到达,难以攻下安陆,请求立即攻城,杨忠分析说:“敌人凭城固守,短期很难攻下,我军容易腹背受敌,不是良策,南人擅长水战,不善野战,仲礼回援安陆,我半道而袭,敌人赶路疲惫,我军士气正旺,一战可胜,安陆则不攻自破,其他诸城也可以传檄而定了。”这就是兵家常用的围城打援之策。杨忠挑选两千精骑,衔枚夜进,于淙头与柳仲礼部遭遇,杨忠身先士卒,擒获柳仲礼,全部俘虏了柳仲礼的部队,安陆守将马岫知道柳仲礼被擒,不战而降,安陆遂破。杨忠又连陷数城,尽取梁朝汉东之地,进爵陈留郡公。

西魏恭帝初年,宇文泰又策划了一次大规模的远征,目标是梁元帝萧绎所在的江陵,江陵地处长江中上游,南临长江,北依汉水,西控巴蜀,南通湘粤,地势险要,物产丰饶,文华荟萃,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这次西魏派出了豪华的将领阵容,由柱国大将军于谨为统帅,中山公宇文护(宇文泰侄儿),大将军杨忠、韦孝宽,骠骑大将军王杰等辅之,兴兵五万,直扑而来,此时梁朝精兵猛将远在长江下游,江陵空虚,萧绎急忙向在建康的部将王僧辨求援,王僧辨不愧是名将,他想出了一招围魏救赵之策,准备抄西魏军的后路,断其粮道,可惜这只是美好的设想,由于路途遥远,江陵很快失陷,此计划没有能够成功实施。于谨进兵迅猛,先令宇文护和杨忠占据江津,切断江陵与梁朝东部的联系,阻止援军西来,梁军将长刀绑于大象鼻子上向西魏军冲锋,杨忠以箭射大象,大象受惊,吓得掉头跑散。宇文护又攻克武宁,俘虏太守宗均。萧绎命令环绕江陵城竖起六十余里的高大木栅,以为藩篱,戒备森严,阻挡西魏军前进,这种木栅对于西魏骑兵的防御还是很有效的,西魏派步兵进攻,欲翻栅而过,栅内防守的梁军使用长矛向魏军乱戳,进攻的魏军多被刺死,损失惨重,于谨命令王杰以箭射之,栅内守军应弦而倒,魏军借机再次进攻,翻栅而入,胜利进军,于谨高兴的对王杰说:“成我大事的,就是公的神箭啊!” 王杰因为作战勇猛曾被宇文泰誉为“万人敌”,此次又当是奇功一件,于谨令部众纵火焚栅,烈焰将栅内数千民居烧毁,西魏骑兵蜂拥而入,已到江陵城下,西魏军日夜攻城,梁朝大将胡僧祐战死,这时城内有人偷偷打开西门,迎接西魏军入城,萧绎与太子及王褒、朱买臣等大臣退保子城,萧绎见势无望,焚毁古今图书十四万卷,并要投火自杀,被左右阻拦,遂遣人出递降书,开城投降,于谨派人问萧绎为何焚书,萧绎答道:“读书万卷,仍有今日之祸,书有何用?所以我全都烧了。” 此回答使人哭笑不得,书有何罪?罪在读书的人,萧绎也是一代英主,文武全才,却如此不智,令人叹息。萧绎后来被政敌萧詧用土袋子压死,未得善终。于谨驱江陵男女数万口入长安,江陵为之一空,这是梁朝继侯景之乱后又一次大劫难,梁朝的千古风华随之飘散,前有梁武帝之难,后有梁元帝之灾,祸乱至此,长江也会为之呜咽。

北周王朝建立后,杨忠出镇军事重镇蒲阪,时北齐王朝的司马消难请降,杨忠和大将军达奚武出兵迎接,深入北齐境内五百里,三次派出使者联络都没有回音,达奚武怀疑事情有变,建议回军,杨忠坚定的说;“有进死,无退生。” 率骑兵继续向前,终于迎得司马消难,杨忠领三千骑兵殿后,掩护司马消难西退。军队来到洛水以南,杨忠令将士解鞍而卧,休息片刻,北齐兵追到洛水以北,双方隔河而望,杨忠安慰将士说:“不要怕,吃饱些,敌人不敢渡水来当我们的兵锋。” 齐兵试探性的要渡河,杨忠翻身上马纵横奔驰,作出进攻的姿态,齐兵果然不敢进攻,慢慢退走了,杨忠及众将士安然而还,达奚武知道后感叹的说:“达奚武自以为是天下健儿,今天算是服了。” 达奚武曾经夜闯高欢大营,可谓一身是胆,但比起杨忠还是有所不如。北周保定二年,朝廷准备联络突厥共同伐齐,众人都以为北齐国富兵强,又有大将斛律明月(即斛律光,时人称“落雕都督”,“射雕手”),没有十万的兵力不宜出兵,唯有杨忠不以为然,说道:“大军胜利在人和不在人多,有一万骑兵足够了,斛律明月这个小子又能怎么样?” 保定三年,杨忠被任命为元帅,统辖杨纂、李穆、王杰、田弘、慕容延等十余员大将,由北路伐齐,又令达奚武率马步军三万,由南路伐齐,两军预期于晋阳(今山西太原)会合,杨忠路过故乡武川,拜祭先人,犒劳将士,而后攻陷北齐二十多座军镇,保定四年正月,与十万突厥兵会攻晋阳,正值大雪纷飞,寒风凛冽,北齐集中了所有的精锐部队展开进攻,突厥兵害怕,引兵不战,周军兵少,也担心起来,杨忠为众人鼓气说:“事势自有天命,不在人数多少。”亲自带七百人步战,损伤大半,由于达奚武另一支部队没有如期赶到,周军不得不退兵了。这一年,北周再次伐齐,权臣宇文护亲自攻打洛阳,令杨忠出沃野镇接突厥兵,当时军粮已经很少了,众人都忧心忡忡,杨忠想了一个办法,他找来稽胡首领们聚会,暗地里指使王杰整装鸣鼓而来,杨忠假装问他有什么事情,王杰说:“大冢宰(指宇文护)已经平定洛阳,天子听说稽胡骚动,派我来协助您讨伐。”,不久又有突厥使者快马来报,假称突厥可汗已经攻入晋阳,现陈兵十万于长城下,如有稽胡不服,愿来讨之。稽胡首领闻之极为恐惧,争相表示效忠,然后筹集粮草,以资军用,杨忠的智谋可见一斑。这次伐齐仍然没有成功,宇文护自洛阳西还,杨忠也罢兵回镇。北周天和三年,杨忠生病回到京城长安,周武帝和宇文护亲自到杨忠的家里看望,足见这位元勋的分量。不久,杨忠病死,时年六十二岁,儿子杨坚袭爵隋国公。

杨忠外刚内柔,忠勇可嘉,虽一生饱尝艰苦,但男儿自强,终成一番事业,可鉴后人。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gugong.net 官方QQ交流群: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