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南北朝历史 > 北魏皇后冯妙莲:史上最早用春药迷惑皇帝的皇后

北魏皇后冯妙莲:史上最早用春药迷惑皇帝的皇后

日期:2017-04-10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自古以来在皇宫内院之中,以姿色取悦皇帝的后宫嫔妃举不胜举,但是用春药迷惑皇帝的后宫嫔妃却并不多见,而最早见于史料用春药迷惑皇帝的后宫嫔妃更是鲜为人知,那么谁是史上最早用春药迷惑皇帝的后宫嫔妃呢?追根溯源,当属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的左昭仪冯妙莲。

冯润(469年——499年),野史上说其名为冯妙莲,是北魏孝文帝元宏的第二任皇后,长乐信都(今河北省枣强县东北)人,谥号为幽皇后。为冯太皇太后(北魏文成帝拓跋濬皇后)的侄女,比丈夫元宏长一辈,但是却跟元宏年龄相当。太师冯熙的庶出女儿,母为妾常氏。

太和七年(483年),当时冯太后为元宏选妃,14岁的冯润与其妹一同入宫,被封为贵人。冯润聪明美丽,爱好汉族文化,与元宏兴趣相投,入宫后,很快就获得了元宏的喜爱。

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初即位时,由冯太后临朝听政。拓跋宏秉性孝谨,政事无论大小,都先禀明太后。拓跋宏原是后宫李夫人所生,由冯太后抚养成人。冯太后坚守子贵母死之制,除赐死储君拓跋宏的亲母李氏以外,甚至诛戮了李氏全族。拓跋宏终生都不知自己为谁所生,但他自幼在冯太后身边长大,视祖母如生母一般。

冯太后想让自己家族累世贵宠,特地挑选兄长冯熙的两个女儿充入掖庭。后宫的林氏美貌艳丽,生了皇长子拓跋恂之后,孝文帝打算废除子贵母死的故例,不让林氏自尽,但冯太后因担心林氏不死,自己的侄女就不能入宫为后,便不肯答应孝文帝的请求,最终逼迫林氏自杀身亡。

冯熙的两个女儿入宫后,次女冯姗即被册封为皇后,长女冯妙莲被册封为左昭仪。原因是冯妙莲非冯熙的正妻所生,所以地位自然比妹妹低了一等。皇后冯姗颇有德操,昭仪冯妙莲却独具姿色,孝文帝虽然很尊重皇后,但论容貌,冯姗却比不上冯妙莲。正如孝文帝自己所说:冯珊“媚而不佻,静而不滞”;冯妙莲“风韵自娆,妖媚艳丽”。所以冯妙莲独得宠幸。孝文帝除临朝听政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冯妙莲宫中朝夕寻欢作乐。

三年后,皇后冯珊因怀孕难产不幸身亡,孝文帝便又迎娶冯妙莲的三妹冯媛入宫做了皇后。这使冯妙莲觉得十分的不甘心。但让她感到雪上加霜的是,这时高丽国又为孝文帝献上了一位冰肌玉骨的绝世美人,使冯妙莲的地位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为了战胜这两位劲敌,让自己专房独宠,长于风情的冯妙莲不得不求助与自己早有私情的神医高菩萨。原来这冯妙莲有个咯血的毛病,便经常请高菩萨前来诊治。一次孝文帝带兵在外征战日久,顾不上回宫作乐,冯妙莲只好凄凉地空守孤帏。这高菩萨容貌英俊,天性风流,善解人意,使冯妙莲对他另眼相看。

高菩萨见冯妙莲宫闱寂寞,便刻意挑逗,引起冯妙莲的欲火难耐,便让他侍寝,权当一时之乐。谁知让他床端一试,便久战不疲,冯妙莲久旱逢甘露,真是喜出望外。从此两人朝欢暮乐,不知今夕何夕。高菩萨真是床笫间的英雄,连番苦战,愈战愈勇,而冯妙莲却像一朵花越摧残越鲜艳,真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看到冯妙莲的求助,高菩萨便教她使用春药“肌香丸”的绝招。于是冯妙莲便大施媚术,迷惑孝文帝。原来这“肌香丸”乃是当时人间第一奇香,将它放于肚脐眼中,便通体喷香,而且长久不散。孝文帝被这香气所诱,爱欲大增,每夜都乐而不疲一直不能自拔。于是冯妙莲靠着“肌香丸”战胜劲敌,再次独享专房,宠冠后宫。

然而冯妙莲并不满足性欲上的满足和精神上的享受,她还一直觊觎着皇后之位。因此她不顾姐妹亲情,持宠而骄,常常趁与孝文帝同床共枕之时,大吹枕边之风诋毁皇后冯媛,试图取而代之。冯妙莲不断地谮构百端,罗织罪名终于把孝文帝说得怒上加怒,就将皇后冯媛废为庶人,贬入冷宫。后来冯媛“贞谨有德操,遂为练行尼,后终于瑶光佛寺。”

太和二十一年,即公元497年,冯妙莲终于登上了皇后之位,母仪天下,统领六宫。因孝文帝统帅二十万大军南征新野,水性扬花的冯妙莲耐不住宫闱寂寞,又一次将高菩萨宣进宫中来寻欢作乐。然而事情不久便东窗事发。原来孝文帝的女儿彭城公主,嫁于刘昶的儿子为妻。丈夫早亡,彭城公主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冯妙莲便让她改嫁自己的兄弟冯夙,彭城公主十分的不愿意。为了不嫁给冯夙,彭城公主悄悄地带领婢仆十数人,乘轻车冒雨前往南阳进见孝文帝,将自己早已知道的冯妙莲与高菩萨私通之事告诉了孝文帝。

孝文帝听后勃然大怒,无心恋战便回到了洛阳,立即拘捕高菩萨当面问罪。高菩萨受刑不过,不得不据实招供。孝文帝又召冯妙莲问讯。冯妙莲见事已至此,便合盘托出了与高菩萨的不伦之事。孝文帝虽然心中无比愤怒,但他既尚顾念旧情,又离不开冯妙莲身上的奇香,始终不忍将冯妙莲赐死,甚至连废后的敕书也迟迟不肯写下。不久孝文帝得了大病,病骨支离,自知不起,召彭城王拓跋勰嘱咐后事,最后说:后宫久乖阴德,自寻死路,我死后可赐她自尽,惟葬用后礼,亦可掩冯门大过。接着拉住彭城王的手,喘息良久,撒手而去,时年仅三十三岁。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我来说点什么吧!
  • 评论总数: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mingre.com 官方QQ交流群: 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