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民国历史 > 忻口战役:国军三位将军同天殉国

忻口战役:国军三位将军同天殉国

日期:2018-07-30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忻口战役:国军三位将军同天殉国

(忻口战役)三位将军同日殉国。郝梦龄将军更是抗战全面爆发后中国军队牺牲的第一位军长,噩耗传来,举国震惊。蒋介石、毛泽东代表国共双方分别发表祭文,同声哀悼为国捐躯的郝梦龄、刘家麒、郑廷珍等两万余名阵亡将士。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佚名,原题:血染的忻口——记我的姥爷郑廷珍战斗和牺牲在忻口

郑廷珍,河南商丘市柘城县牛城乡郑楼村人。1917年投军冯玉祥部,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副师长和独立第5旅旅长等职,以其刚毅、勇敢、正直、廉洁和记忆力过人,深受冯玉祥器重。卢沟桥事变后,他亲赴南京请缨御寇,1937年10月,在山西忻口战役争夺南怀化高地的战斗中,率部浴血奋战,后在激战中壮烈殉国。此役一同阵亡的还有郝梦龄将军和刘家淇将军,国民政府明令褒奖,追赠为“陆军中将”。1983年6月,民政部追认其为革命烈士。

“西战场上三英雄,精忠报国郝刘郑”。忻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三位将军同日殉国,五万官兵惨重伤亡,又一次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成了一道日军难以逾越的长城,其战斗之烈、赴义之壮,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

2014年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纪念日,也是国家首个法定抗战胜利纪念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与首都各界代表一起,在北京卢沟桥抗战馆向抗战英烈敬献花篮,并亲切慰问抗战老战士代表和抗战英烈亲属代表,这是国家以最高规格纪念抗战胜利日。我作为抗战英烈亲属代表,有幸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当习总书记和各位常委与我们亲切握手时,当庄严的国歌和礼炮声响起时,当礼兵托举着花篮一步一步向前迈进时,我流泪了。我的眼前浮现出我的姥爷郑廷珍将军和无数中国军人冒着敌人的炮火冲锋陷阵的身影;我的耳畔仿佛听到无数前方将士与敌人浴血奋战的厮杀声。在这场中华民族最伟大的卫国战争中,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了国家的领土,捍卫了民族的尊严。今天,全中国、全世界的中华儿女都在向他们致敬——以国家的名义!

我的姥爷郑廷珍生于1893年3月5日,河南柘城县人。祖辈行医,后家道中落,以务农为生。1917年12月,冯玉祥将军的部队来到当地招兵,为谋求生路,姥爷报名参了军,编入李鸣钟的第16混成旅第3团,从此开始戎马生涯。1920年选入师学兵大队受训;1923年毕业于北平南苑军事教导团第九期。姥爷正直、勇敢、勤奋、廉洁,深受冯玉祥将军爱国治军思想的影响,因战功从普通士兵逐级擢升,北伐时任团长,后任第1军第2师副师长、第25路军第3师师长、独立第5旅旅长,1928年授少将衔。1930年中原大战后,国民政府对各方面部队进行整编,姥爷任陆军独立第5旅少将旅长,归卫立煌将军节制。

1937年7月7日抗战全面爆发后,平津危急,华北危急。国难当头,姥爷数次请战,并代表独5旅亲赴南京请缨抗战。不久,日军大举进攻山西,独5旅划归卫立煌将军的第14集团军序列,奉令由安徽驻地开赴忻口前线。

姥爷在独5旅官兵上阵前的动员大会上说,“过去的内战都是自己人打自己人,胜不足武,败不足惜,今天才是打真正的敌人。保家卫国,是军人的天职,乃最光荣之事。我部官兵上阵后,一定要杀敌立功,即使拼光拼净也值得。不打败日本,一个也别回来!”全旅官兵热血沸腾,誓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

部队北上途经河南老家时,姥爷打电报让家人到宁陵柳河车站见面。他伏地向年迈的老母三叩首,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现在国难当头,儿当尽忠报国,等打败了日本,再回来孝敬您老人家。”他与老母、妻儿诀别,毅然奔赴战场,写下他人生最后的篇章。

忻口位于晋北,是太原以北的重要关口,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军集结优势兵力第5师团、第109师团等部共五万余众,自晋北、晋东北分兵南下,妄图一个月拿下太原,继而问鼎中原,配合其他部队迅速占领整个中国。

8、9两月,在板垣征四郎指挥下,日军兵分三路,向山西进犯。面对敌人的强大攻势,晋北战场频频告急。阎锡山枪毙了失守天镇的晋绥军第61军军长李服膺,督励所部拼死拒敌,并亲临前线太和岭指挥作战。但形势依然严峻,平型关、雁门关相继失守,晋北局面万分危急。保卫太原,仅剩忻口一道防线了。

阎锡山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将所有军队撤至忻口一线,与日军作最后决战。同时,请求蒋介石派中央军增援。蒋介石对此极为重视,特致电阎锡山:“忻口会战,关系至大,望督励所部一举歼敌”。10月2日,蒋介石电令卫立煌,迅率第14军、第9军、第85师、独立第5旅由正太路移援晋北。

10月11日,忻口战役正式打响。此次战役由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副司令长官卫立煌、黄绍竑、朱德指挥实施;正面战场总指挥由第14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将军担任,所部郝梦龄第9军、李默庵第14军、刘茂恩第15军、孙楚第33军、杨澄源第34军、傅作义第35军、陈长捷第61军和汤恩伯第13军、孙蔚如第38军各一部,川军第22集团军、陕军第41军第529旅、部分豫军、冀军,以及炮兵、骑兵和空军等,近百团18万之众,与板垣征四郎指挥的日军第5师团和第2、第3、第109师团、关东军等一部共14万余人,在宽广50余里的战线上,进行了长达23天的攻势防御作战。

由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在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指挥下,率林彪、聂荣臻所部115师,贺龙、关向应所部第120师和刘伯承、徐向前所部第129师,以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于敌后破坏、截断日军交通运输线,钳制敌方增援部队,并成功实施了平型关伏击战、雁门关伏击战、夜袭阳明堡机场等战斗,为配合忻口正面战场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

13日上午8时许,敌人集中5000余兵力,出动50余辆坦克、装甲车,40余门大炮,在20余架飞机的掩护下,集中兵力向中央兵团南怀化阵地发起猛攻,企图从中间突破,一举攻下忻口守军主阵地。大炮猛烈轰击,坦克纵横冲击,飞机轮番轰炸,战场硝烟四起,黄尘蔽日,血肉横飞。激战至10时许,南怀化阵地一部被摧毁,守军伤亡殆尽,日军乘机向纵深发展,攻占了1300高地。

姥爷率独立第5旅入晋后,先是驻防于忻州城关附近,担任卫立煌总司令部警卫部队和总预备队。14日,忻口战况转紧。15日晚,卫立煌亲率独立第5旅驰赴忻口激励将士,以68师、独立第5旅增加中央兵团,责令攻夺南怀化阵地。

我的手上有一份《独立第五旅忻口附近战斗详报》,真实再现了姥爷最后的身影。“本旅于十月六日奉总司令卫命令,经太原向忻县前进,担任总司令部之警卫勤务。十四日,忻口战况转紧,旅奉命掩护炮兵增援忻口。十五日午后,奉命归第九军郝军长指挥,向占领忻口以西南怀化高地之敌板垣师团攻击。”“晚十时顷,又奉总司令命令:以南怀化东北高地之敌企图侵入我1300高地直扑金山铺,断绝我军之归路,对我军威胁甚大,着我旅即将该处之敌击灭之。”“三时少过,我攻击开始。敌凭借既设工事,发扬浓密枪炮火力,向我密注射击。我官兵英勇百倍,前仆后继,向敌阵猛攻,曾一度冲入敌阵,与敌肉搏。斯时,我官兵已伤亡过半,立足未定,为敌之逆袭部队所抵据,乃不得已仍退至原阵线。”“略为整顿队势,于四时作第二次之进攻,一时引起敌方猛烈之炮火。我官兵咸报必死决心,冒锋镝向前冲杀,将敌阵地突破,在敌阵内发生恶剧之搏斗。”“此时天将拂晓,本旅郑故旅长以时机紧迫,亲率两团作最后之猛攻。旅长率先领导,一般官兵均为感动,虽于极度疲乏之余,仍均攘臂直前,一时杀声震动天地,战况之烈空前未有。惟我旅长及614团团长李继程、615团副团长徐云峰均于进攻之际光荣殉国,中下级干部及兵士伤亡甚众……”

这场战斗打得异常惨烈。姥爷牺牲后,614团团长李继程接任代旅长,几小时后也壮烈牺牲;615团团长高增级再任代旅长,带领余部继续顽强抵抗。对于这次战役,高增级事后有过这样一段记述:“没有比这样的场面更惊心动魄的了。日军板垣师团五万多人向忻口扑来,在距阵地还有两公里之外就架起野炮和山炮,用齐放排射的方式向我军阵地进行猛烈的射击,一些官兵还未见到日本兵的影子就已被炸牺牲了。两军阵地越来越近,双方的炮火基本派不上用场,整个阵地不分官兵,一个扭着一个,已不是争夺对方的阵地,而是和敌人拼命。我们的战士死后依然怒视敌人,数万的尸体铺陈在忻口起伏的山坡、河流之中。战斗之惨烈,无以复加,将士忠勇可歌可泣。”

同日,忻口战役中央兵团前敌总指挥、第九军军长郝梦龄将军、第54师师长刘家麒将军也因迫近敌阵指挥,先后中弹牺牲,壮烈殉国。团长以下官兵伤亡五六千人,战斗之烈、赴义之壮,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

三位将军同日殉国。郝梦龄将军更是抗战全面爆发后中国军队牺牲的第一位军长,噩耗传来,举国震惊。蒋介石、毛泽东代表国共双方分别发表祭文,同声哀悼为国捐躯的郝梦龄、刘家麒、郑廷珍等两万余名阵亡将士。

忻口战役是抗战初期华北地区规模最大、历时最久、战斗最烈、对日本侵略者打击最重的一次战役,与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并称抗战初期的四大战役。

战役历时23天,面对装备精良、气焰嚣张的日本侵略者,中国军队“将不畏死,士无贪生”,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成了一道日军难以逾越的长城。战斗中,敌军坦克横冲直撞碾压过来,中国士兵无一退缩,坚守阵地,直至被压成肉饼,至死不让寸土。尤以204高地战斗最为惨烈,一昼夜间敌我互易阵地13次。最多的一天,我军损失了11个团。硝烟散去之后,从山顶到山底,双方尸横遍野,血肉模糊,敌我之间的深沟内,枪支和尸体层层叠叠,惨烈之状,目不忍睹。

中国军队最终以三位将军殉国、五万官兵伤亡的代价,歼灭日军两万余人,使其受到自开战以来最顽强的抵抗,极大地振奋了民族精神,激发了全国人民的抗战热情。英国记者贝特兰报道:“忻口战役是华北抗战高潮的标志,是指示抗战前途的一个很有意义的吉兆。”

战役结束后,国民政府明令褒扬,于1937年12月,国民政府追赠郝梦龄为陆军上将,追赠刘家麒、郑廷珍为陆军中将。“西战场上三英雄,精忠报国郝刘郑”,就是当年流传的一句话。中国共产党在海外办的巴黎《救国时报》,以《追悼抗战殉国的民族英雄郝梦龄、刘家麒、郑廷珍、姜玉贞诸将军》为题,报道说:“郝梦龄、刘家麒、郑廷珍、姜玉贞诸将军及其他许多死难将士,为了民族解放,贡献了他们最后一滴血。他们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他们战死疆场,为国殉难,是革命军人的无上光荣。他们的名字,将与我国历史上一切伟大的民族英雄、革命战士的英名同垂不朽,流芳千古。”

1983年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郑廷珍为革命烈士。

在过往的岁月里,忻口战役也曾蒙上尘埃,一度沉寂。但历史没有忘记,人民没有忘记。多年来,忻州各界人士不断呼吁为阵亡将士立碑。

当地干部群众说,他们是为国家为民族牺牲的,我们要为他们立碑,为他们歌功颂德。否则,我们这一代人愧对先烈、愧对历史、愧对民族、愧对后人啊!

现在,越来越多海峡两岸国共忻口抗战后人、各界人士怀着崇敬的心情来到这里,共同缅怀为国家为民族牺牲的英烈们;呼吁加强忻口战役遗址保护,强化国共携手抗日的共同记忆,为祖国和平统一大业作出积极贡献。

2014年9月1日,国家公布了第一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和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名录,忻口战役殉国的诸位将军英名在列,忻口抗战遗址被列为国家级抗战遗址。

忻口战役,是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之际,国共两党两军默契配合、并肩作战、共御外侮的典型战例,在中国抗战史上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它是整个中华民族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在民族大义面前最生动的体现,是国共精诚合作、创造了抗战期间华北战场最辉煌战绩的永远的历史丰碑!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我来说点什么吧!
  • 评论总数: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mingre.com 官方QQ交流群: 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