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明朝历史 > 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分集剧情介绍

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分集剧情介绍

日期:2017-10-27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大明王朝1566嘉靖海瑞》是由张黎执导,陈宝国、黄志忠、王庆祥、倪大红等主演的历史题材电视剧。本剧讲述的是嘉靖与海瑞的故事。嘉靖三十九年,贪墨横行、民不聊生。奸臣严嵩党羽密布、权倾朝野,清官海瑞不惧强权,敢于向腐朽封建的皇权发起挑战。皇帝朱厚熜刚愎自用、练道修玄二十载,以一己之私始终把控着大明朝的军政、经济大权。

该剧于2007年1月8日在湖南卫视首播,并且于2017年春节前后,在重庆卫视重播。

第1集

嘉靖年间,连年灾荒,战事频仍。嘉靖39年的冬天一冬无雪,腊月二十九,钦天监监正周云逸因谏言“朝廷开支无度,官府贪墨横行,民不聊生,天怒人怨”,而遭廷杖,被东厂提刑太监冯保打死在午门之外。嘉靖四十年正月初一,二十年不上朝的嘉靖帝朱厚熜不得不违心地下罪己诏,在西苑玉熙宫斋戒祈雪。

嘉靖40年的年度财务会议于正月十五在西苑玉熙宫召开之前,终于天降瑞雪。面对宫中开支过度和严党等诸多官员上下贪墨造成的巨大国库亏空,一场由内阁次辅兼户部尚书徐阶、户部侍郎高拱、兵部侍郎张居正与内阁首辅严嵩及严嵩之子吏部工部侍郎严世蕃和代表嘉靖帝的司礼监五大秉笔太监的激烈斗争在御前财政会议上发生了。与此同时,嘉靖帝之子裕王朱载垕为嘉靖帝生下了第一个皇孙,这改变了嘉靖帝进一步追究周云逸后台的态度。在嘉靖帝的首肯下,一项由严党提出的增加丝绸生产,扩大进出口贸易以填补国库亏空,而旨在进一步兼并百姓田地的所谓“改稻田为桑田”的国策,决定在浙江推行……

第2集

嘉靖第一个孙子的诞生,使朝局的平衡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司礼监掌印太监吕芳敏锐到裕王迟早将入主大内,借机以嘉靖帝的名义将冯保派到裕王府做皇孙的大伴,为日后做好打算。

身为朝廷正义一派的代表,裕王的师傅和侍读徐阶、高拱、张居正也感觉到倒严的时机到了,同时为了抵制严党借改稻为桑之名行土地兼并之实给浙江百姓带来灾难的所谓国策,和裕王商议,将裕王府詹事谭纶派往浙江,争取浙直总督兼浙江巡抚胡宗宪稳定大局。

他们的分析被不幸言中了,严党提出的国策一开始在浙江推行,就给百姓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淳安大堤上,浙江布政使郑泌昌和浙江按察使何茂才不顾百姓缺粮的事实,唆使杭州知府马宁远带兵与淳安知县常伯熙、建德知县张知良不惜断水、踏苗毁田,逼迫百姓改稻为桑。浙江总兵戚继光奉胡宗宪之命撤回军队,但终因事态发展严重,以桑农齐大柱为首的百姓还是围住了总督衙门。

江南织造局内,织造局兼浙江市舶司总管太监杨金水和严党在浙江的党羽布政使郑泌昌、按察使何茂才果然认为一次既能讨好朝廷又能大发横财的机会到了。与外国客商签下了大批丝绸买卖协议,力推“改稻为桑”。身为浙直总督又是严嵩学生的胡宗宪,深知这一“国策”将在浙江引起内忧外患,上疏朝廷缓办严党力推的“改稻为桑”。奏疏落到严党手中,严世蕃和严党在朝中的重臣认为胡宗宪是受了谭纶的游说,意在投靠裕王,欲狠手打击,严嵩也陷入了困境,斗争日趋复杂。

第3集

嘉靖到裕王府看皇孙了,这唤起了他淡漠已久的亲情,并将十万匹丝绸赏赐给了李妃,还破天荒留在裕王府吃了斋饭。严嵩借机通过吕芳向嘉靖帝递送胡宗宪的奏折以试探嘉靖帝的态度。严世蕃急于功成,私自驳回了胡宗宪的奏折,密信郑泌昌、何茂才趁端午汛期掘开新安江九县堤坝的闸门,毁堤淹田,以贱价兼并灾民的田地。

收到批复的胡宗宪明白当初谭纶不来,自己还可以向严嵩进言,也可以向嘉靖帝上奏疏说明事由,事缓则圆,大势尚有转圜的余地。但因为谭纶,胡宗宪便成了党争之人!谭纶在浙江已使胡宗宪处于两难境地,严党乱政,浙江必乱,于是胡宗宪劝说谭纶先前往戚继光大营,以稳定军心为要。  代表宫里的江南织造局总管太监杨金水和郑泌昌、何茂才会同丝绸巨商沈一石准备贱买灾民土地。大汛一到,受他们指使,杭州知府马宁远带淳安知县常伯熙、建德知县张知良背着胡宗宪掘开了新安江九县堤坝的闸门,九个县面临被淹的危险。得知大堤决口,胡宗宪率戚继光、谭纶调兵亲临大堤,和以齐大柱为首的民众奋力抗洪,最后被迫在淳安县和建德县分洪。淳安建德遭受重灾,另外七县幸免于难。这给严党兼并九县土地的企图受挫。

第4集

胡宗宪追究灾情,杨金水郑泌昌和何茂才无法交待,推出马宁远、常伯熙、张知良、李玄顶罪。胡宗宪明白局势严峻牵连颇多,秘密提审了马宁远,为稳定大局先斩后奏,斩了马宁远、常伯熙、张知良、李玄。又上疏朝廷,请求缓办“改稻为桑”,并怀揣马宁远的供状,准备进京面圣。

浙江事发,严世蕃和罗龙文、刑部右侍郎鄢懋卿不得不向严嵩报告了毁堤淹田之事,得知内情的严嵩暗自叫苦,决定马上进宫面见嘉靖帝。嘉靖帝下旨召见吕芳、严嵩、裕王三方的人员杨金水、胡宗宪、谭纶暗问详情。  此时,杨金水奉诏入京,却不知将发生什么事情……

第5集

被严世蕃蒙蔽的严嵩等不见胡宗宪,内心对胡宗宪不免疏远了起来。而严世蕃也已经为胡宗宪写好了辞呈,逼胡宗宪请辞。

嘉靖帝已经提前从杨金水口中,得知浙江“毁堤淹田”确为严世蕃指使,也明白胡宗宪是个能够识大体、顾大局、肯实心用事的人。浙江是朝廷的赋税重地,又有倭寇入侵,百姓还得安抚,东南只有胡宗宪能镇得住。但国库空虚,嘉靖帝明知严党层层盘剥,也还得靠严党去敛财,浙江的事又必须尽快执行。于是嘉靖帝接受了严嵩的建议,让胡宗宪辞去浙江巡抚的兼职,只任浙直总督一职。令其既能够把握大局,又能专心剿倭,打通海上的商路,保证对外贸易正常进行。同时,嘉靖帝也肯定了裕王派往浙江的谭纶,并鼓励裕王继续派人,以免严党肆无忌惮激起民变。

严党把持朝政二十多年,早已引起朝廷清流的不满。这次严党又干出毁堤淹田伤天害理的事,张居正在裕王府议事时更是义愤填膺,气急之下打算干脆让浙江乱了,一举推翻严党。李妃出面劝解,直陈大明朝不是严家的大明朝,更不是严党底下那些贪官豪强的大明朝,严党鱼肉百姓。裕王是皇储,却不能意气用事,还有世子都是将来的皇帝,是大明朝所有的百姓的君父,没有君父看着子民受难,却袖手旁观的!胡宗宪尚且知道爱护自己任地的百姓,裕王和忠臣们更不应该视若无睹。

李妃虽为女流,但素来因能往大处想、见识过人为徐阶、高拱、张居正、谭纶所敬重。一番话,又让张居正和谭纶折服不已。

第6集

翰林院的编修高翰文科考时是严世蕃的门生,属朝野中比较有影响的理学清流,因浙江实施“改稻为桑”中出现灾情,便提出“以改兼赈,两难自解”的奏议,受到严世蕃和同党的激赏,任命他为杭州知府。浙江巡抚又由郑泌昌接任,一时间浙江遍布严党。

朝廷调不出粮食赈灾,徐阶、高拱也只能用一纸公文帮前往江苏的胡宗宪借粮,以示安抚。赴江苏借粮途中,胡宗宪特地在驿站迎候新任杭州知府高翰文,单刀直入诉说浙江受灾缺粮、豪强势必借机贱买百姓土地、大搞土地兼并的现实,高翰文提出的“以改兼赈,两难自解”也会成为一纸空文的严峻形势,并嘱咐其遏制豪强、为民做主。胡宗宪自己则带病为浙江借粮、为高翰文做后盾。不了解浙江形势的高翰文这时才知道浙江情形的危急。

裕王和徐阶高拱张居正心忧东南时局,密议派两个好官任淳安和建德知县与严党抗衡。谭纶于是推荐时任福建南平县任教谕的海瑞出任淳安知县,因恐一心尽孝的海瑞拒绝,张居正以谭纶名义亲自撰文请其“移孝作忠”。浙江百姓水深火热的苦难更牵扯着海瑞的心,海瑞说服了刚烈的海母谢氏,慷慨前往浙江赴任。

同时,新任建德知县的王用汲也赶到了浙江。

第7集

在巡抚衙门的门房里,日夜兼程赶到杭州的高翰文遇到了海瑞和王用汲,其没有表明身份便迫不及待地征询起他们对自己提出“以改兼赈,两难自解”策略的看法。王用汲因恐失言不知如何以对,海瑞却并不回避“以改兼赈,两难自解”的弊端。

巡抚大堂之上,郑泌昌、何茂才正领着浙江的大小官员准备以高出应有规格的礼仪迎接高翰文,目的就是专等见面礼一完,便让其认可他们贱买灾民田地的议案。高翰文看完,果然不出胡宗宪所说,议案通篇说的是如何让丝绸大户赶快把田买了,赶快改种桑苗。至于买田的大户会不会趁灾压低田价,对那些卖田的百姓能不能过日子,却一字未提,于是高翰文毅然提出重新议定此案,海瑞和王用汲也当即激烈反对。严党的议案未能通过。

郑泌昌、何茂才知道官场贿赂、拉拢对高翰文没用,便与沈一石密商用侍侯织造局总管太监杨金水的芸娘私见高翰文,诬用“美人计”迫使其就范。然后再打压海瑞和王用汲。

第8集

高翰文中计前往织造坊看丝绸。海瑞王用汲二人来到码头查看粮市,恰赶上齐大柱等淳安灾民因不满大户借机贱买农民田地买粮时被臬司衙门的官兵欺压。海瑞愤然制止、放了齐大柱,并向百姓许诺会处理好赈灾。郑泌昌、何茂才震怒,欲以通倭罪名陷害被海瑞放了的淳安灾民,再让海瑞将被冤百姓正法,何茂才于是到狱中与在押倭首井上十四郎谈判,诱使灾民向倭寇买粮。

沈一石指使杨金水侍从太监借高翰文与芸娘切磋古曲之时,诬陷二人通奸,胁迫高翰文写下字据。

海瑞、王用汲回知府衙门等不到高翰文,知道事有蹊跷。果然,高翰文回来后神情异常。翌日,郑泌昌、何茂才又拿出一字未改的“改稻为桑”的议案,胁迫高翰文签字。

第9集

高翰文被迫准备签字,海瑞王用汲挺身而出制止,严词质问郑泌昌、何茂才。郑泌昌、何茂才丧心病狂,在大堂之上与海瑞剑拔弩张。高翰文此时已心力交瘁,正欲为海瑞争辩却当场晕倒在大堂之上。郑泌昌命海瑞立刻带臬司衙门的兵去淳安,将受冤无辜的灾民正法,否则同样以通倭罪论处。

胡宗宪在谭纶的陪伴下在江苏借粮也病倒了,应天巡抚赵贞吉请来当年劝谏嘉靖帝不要误食丹药的太医李时珍为胡宗宪诊治。李时珍医人先医心,胡宗宪为之一振。想到淳安建德受灾后,必定瘟疫流行,胡宗宪请求李时珍前去治病救人,李时珍欣然同意。

浙江的局势发生了意料不到的变化,杨金水又有意躲在北京不回。沈一石感到了危机,向早已倾心的芸娘一番歇斯底里的发泄后,打着织造局的名义压着粮船向受灾的淳安、建德两县驶去。

被浙江臬司衙门官兵裹挟的海瑞来到了淳安,逼迫海瑞在午时三刻处斩被冤的淳安百姓。

第10集

杨金水秘密返回浙江,得知郑泌昌、何茂才一边让沈一石打着宫里的名义去贱买农民田地,明白这是往嘉靖帝头上泼脏水,大惊之下用织造局的公函以八百里加急直接把消息送到宫里。 何茂才臬司衙门的爪牙蒋千户催促海瑞抓紧行刑,按大明律法,海瑞因通倭案无立案卷、无口供等缘由拒绝行刑,为防严党杀人灭口海瑞又将人犯押到县大牢严加看管。同时,海瑞派出两路急报,去杭州向巡抚衙门、臬司衙门和苏州向胡宗宪呈报,要求总督衙门、巡抚衙门和臬司衙门共同来审。 浙江之事传到苏州,胡宗宪预料内忧必致外患,一面部署抗倭军事,一面派谭纶率总督衙门亲兵赶赴淳安。郑泌昌、何茂才的阴谋没有得逞,便生杀意,索性又命蒋千户、徐千户星夜赶回淳安,将井上十四郎、无辜百姓斩草除根,然后立刻拘押海瑞。而海瑞早有准备,一面命田有禄继续向当地富户筹借粮食,一边严加看守人犯。

第11集

郑泌昌估计沈一石的粮船已经运到淳安,假意温和催促高翰文,明则派兵护卫,实则押送高翰文前去买田。杨金水也深夜暗访高翰文,让其不必为芸娘之事受人要挟,并委托高翰文到淳安后,摘下织造局的旗子,为嘉靖帝洗清骂名。 嘉靖帝服食丹药,体内积毒,冬燥夏寒,吕芳使用李时珍的方子为其排毒,借机呈上杨金水的八百里加急文书。嘉靖帝看后震怒,急召严嵩查问此事是否与严世蕃有关。这时,嘉靖帝才发现严嵩一党已经尾大不掉,于是命吕芳让手下人继续打探,并派出锦衣卫替自己在浙江察看。冯保精心伺候小世子,小世子已然离不开他了。加之,冯保在吕芳与裕王之间互通消息,让裕王和李妃都对其逐渐改变了态度。 淳安大牢灯火通明,海瑞得知沈一石的粮船已到码头,却不能离开半步。

第12集

千钧一发之际,高翰文带总督署亲兵赶到,及时挽救了危局,海瑞度过了第一次难关。 玉熙宫大殿内,嘉靖帝怒斥严嵩和严世蕃父子。严世蕃力辩浙江之事都是郑泌昌、何茂才干的,自己没有指示他们打着织造局的名义去贱买农民田地。嘉靖帝姑且放了严世蕃一马,令其查办此事。此时风雨大作,严嵩父子感到了危机。此时锦衣卫的朱七等人奉嘉靖帝之命疾驰浙江。 浙江打着宫里的牌子贱买灾民田地的事也报到了裕王府。裕王打算将嘉靖帝赏给李妃家的十万匹丝绸还回去。李妃觉得不妥。裕王急着要见徐阶、高拱和张居正。李妃又认为情况不明,劝其不见。惹怒裕王,痛斥李妃。徐阶、高拱和张居正来到裕王府与裕王商议,张居正也感觉此事匪夷所思、波谲云诡,建议裕王静观其变,裕王闻后不禁后悔错怪李妃。

第13集

严嵩严厉示下严世蕃,为防民变田价不能太低,并责成胡宗宪处理。严世蕃、罗龙文和鄢懋卿一脸的不情愿,还称自己没有与郑泌昌、何茂才同流。沈一石把买田的粮赈济了灾民,田眼见着买不成了,郑泌昌、何茂才大骂沈一石。但二人更担心关在淳安的井上十四郎把事情捅出去,都得诛灭九族。于是郑泌昌指使何茂才赶在胡宗宪之前,去淳安把井上十四郎押回来,自己则去找杨金水。 杨金水正准备让从京城赶来的锦衣卫抓捕沈一石。听说沈一石把买田的粮赈济灾民后,杨金水因恐自己密报失误有欺君之罪,要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不想郑泌昌竟装死抵赖,无奈之下杨金水请出锦衣卫朱七。朱七一出,郑泌昌为逃脱罪名谎称自己并不知道沈一石打的什么主意。郑泌昌、杨金水二人又合谋,上疏朝廷把责任推卸在沈一石身上。 朱七也向淳安百姓暗访到齐大柱通倭实属冤枉,并且老百姓十分感激嘉靖帝“送粮赈灾”和裕王给他们派来了为民作主的海瑞。

第14集

海瑞言可以将真正的倭寇井上十四郎交给何茂才带回省里,但被冤枉的齐大柱按律只应鞭笞二十,然后释放。何茂才只得认可,暗中命蒋、徐千户杀了井上十四郎灭口。

海瑞当众鞭笞了齐大柱等人,让百姓明白其是在为大家受过,并解释种桑三年免税,比种粮的收成更大。得救的齐大柱等人深为感动,也帮海瑞一起说服百姓。同时在海瑞的劝说下,齐大柱等人投奔戚家军与倭寇作战,杀敌报国。

谭纶将李时珍请到了淳安,并告知海瑞海母及其家人也即将接到淳安。让李时珍一面为淳安的灾民防治疫情,一面为海瑞夫妇开出孕育的药方,为海家留后。谭纶急于赶到前方抗倭军营,临行前与海瑞交待了时局:抵制“改稻为桑”打乱了严党的阵脚,沿海倭寇最近必定会有举动,东南即将有大战事。仗要打赢,就要花大钱。但国库是空的,嘉靖帝还要靠严嵩父子支撑局面,他们拿不出钱便会拿有钱的开刀。据胡宗宪分析,眼下有巨财能填补国库亏空的只有沈一石,朝廷拿他下手是迟早的事情。

事情果如胡宗宪所料,嘉靖帝召见严嵩,并不谈国事,只谈父子,但暗示严嵩、吕芳管好自己的儿子。严嵩当即着严世蕃查抄沈一石的家,以筹募军粮送往胡宗宪大营。

第15集

沈一石勾结郑泌昌、何茂才瞒着杨金水,拿芸娘去施美人计,还打着织造局的牌子假装买田却把粮都给赈了,两件事捅的都是天大的窟窿。杨金水正等着沈一石的交待,沈一石却依旧平和。原来沈一石也有隐情,自己买了田、产了丝织成绸一多半要去补国库的亏空,剩下的利润还要给郑泌昌、何茂才以及京里严党的贪官们分成,只能与二人勾结用十石稻谷买一亩田,才能不赚不赔。沈一石一开始打着织造局的牌子去买田,是故意不让杨金水知道,让其向朝廷奏本,如有意外,朝廷也会对杨金水更加深信不疑。杨金水了解了内情,对郑泌昌、何茂才也是恨之入骨。

内阁拿办沈一石抄没其家产的急递到了浙江。着令即刻将所抄私财悉数调拨军用!郑泌昌、何茂才又将此事推给了高翰文。沈一石点火自焚。但四箱行贿账册却落到了郑泌昌、何茂才手里。不想,浙江首富沈一石早已被盘剥得所剩无几。沈一石共有作坊二十五、织机三千,每日可织丝绸五百四十八匹。但库存生丝仅能维持作坊织绸二十天,共计一万零九百六十匹,距朝廷卖与西洋所需之五十万匹相差四十八万九千四十匹,库存丝绸也仅剩一百匹!郑泌昌、何茂才见事情败露,请求杨金水上奏朝廷让自己戴罪立功,二人再想尽办法筹集军饷。

在日本倭寇为患明朝东南沿海已经十年的时候,也是明朝内政日益腐败的时候,一场由浙直总督胡宗宪坐镇部署、名将戚继光的“戚家军”为主力的抗倭决战,在这一年在中国东南沿海开始了!

第16集

高翰文查抄沈一石的账册和家财的下落,竟一无所获,便与同来的锦衣卫分头赶往巡抚衙门和织造局。郑泌昌、何茂才正火烧账册、毁灭证据,将高翰文挡在巡抚衙门外。但让郑泌昌和何茂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杨金水还有同样四口木箱,装着沈一石二十年来所有的账册,原封不动送往京城交给吕芳,上奏嘉靖帝。 郑泌昌、何茂才等浙江的官员贪墨巨资,现在又拿不出军饷供应前方抗倭。为给朝廷一个交待,密谋移罪高翰文“办案不力,账目被销毁,大量赃款下落不明”,让其做替罪羊。 倭寇在东南沿海烧杀淫掠,戚家军数千将士在已经断粮数日后仍然坚守苦待、伺机杀敌!东南局势危急,高翰文押着仅有的军需到前方见了胡宗宪。胡宗宪敏锐地断定不出一个月,朝廷就会在浙江掀起大案,劝高翰文立刻找朝廷派来的锦衣卫主动请罪,请他们把自己槛送京师!

第17集

高翰文将沈一石临死前述说的朝廷诸多不可告人的账目一一背给海瑞听,海瑞不禁感慨官场之贪墨皆始于内廷。海瑞再次嘱咐高翰文唯有沉默,才能出狱。次日,芸娘陪同被押解的高翰文一起进京。 嘉靖皇帝几十年不上朝,但整个大明朝的财政收支却一直掌握在其手里,除了修醮炼丹以外,最让他关注的便是计算整个国家的财政收支。嘉靖帝命太监将杨金水密送进京城的四箱账册一一查点,算出浙江官场这二十年贪墨沈一石的一百万匹丝绸怎么也有七八百万两白银!嘉靖帝立即召见了星夜兼程、秘密进京、已经筋疲力尽的胡宗宪,严厉质问新安江大堤决口之事和浙江官场贪墨之风。胡宗宪忠言进谏:国事艰难,如果兴起大狱,牵及内阁和六部九司,大明朝立时大乱,恳请嘉靖帝在适当的时候彻查。 为试探严嵩,嘉靖帝又命胡宗宪将四箱账册连夜送进严府。

第18集

翌日,在玉熙宫精舍嘉靖帝召见了严嵩,将装有账册的木箱拿给严嵩看。铁证之下,严嵩也只有表示:凡沈一石账册所牵涉之人都应立刻拿办,所贪墨之财要严加追缴。 嘉靖帝当即调整了内阁。并调派徐阶的学生赵贞吉担任浙江巡抚,立即拿办郑泌昌、何茂才,追缴沈一石被贪墨的财产。 李时珍为海瑞夫妇诊脉,深得海母欢心,与海瑞一家结下了深厚的情意。桑苗刚发芽,气急败坏的郑泌昌何茂才立刻派人到各县催缴生丝。海瑞当即扣押了催缴生丝的公文。

第19集

沈一石的家抄封了,作坊却不能停。郑泌昌、何茂才一面派出大量人手到各县催缴生丝,一面请来了胡宗宪的乡谊——徽州织商,准备把沈一石的二十五座作坊,三千架织机分别作价卖给他们。郑泌昌、何茂才妄想这件事一旦谈成,前方打仗急需的军饷和五十万匹卖给西洋的丝绸便都解决了,自己便可以将功抵过。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捉拿自己的新任巡抚赵贞吉和锦衣卫已在离杭州只有三十里的驿站了,几个时辰后自己便将锒铛入狱。赵贞吉奉上谕来追查沈一石的家财,得知沈一石的家产要卖给徽商,十分不解。杨金水解释为眼下胡宗宪的大营里紧缺军需,朝廷今年又要卖给西洋五十万匹丝绸,这两件才是最要紧的事,并明说此事已经向吕芳请示过了。郑泌昌、何茂才连哄带骗谈成了交易,兴冲冲地赶来给杨金水报喜,被抓个正着。二十年里沈一石可是上缴了四百万匹丝绸,杨金水当然也有贪墨,郑泌昌何茂才咬住杨金水,巴望着能救自己一命。

同时,海瑞和王用汲也被任命为审查浙江贪墨案的陪审官。

赵贞吉来到浙直总督衙门见到胡宗宪,怀疑自己被他当枪使了。胡宗宪直言浙江现在是个烂摊子,如果搞好了,赵贞吉就可能入阁拜相!嘉靖帝是在为下一届的内阁物色人选。一番话,说得赵贞吉两眼放光。胡宗宪得知自己的乡谊也被严党卷了进来,不知情的他不觉大怒。无奈之下,也只得再次拜托赵贞吉处理好浙江之事。

第20集

赵贞吉回到巡抚衙门开始履行自己对胡宗宪的承诺,立刻在二堂提审郑泌昌、何茂才,以追缴赃款,急筹军饷。郑泌昌还是负隅顽抗,以为拒不交待就可以等杨金水救自己。赵贞吉也不细问,只等陪审海瑞、王用汲一到继续审问。

海瑞一到杭州,便前往臬司衙门大牢提审郑泌昌、何茂才。王用汲知道事情非同小可,通报了赵贞吉。赵贞吉并不阻拦,只是又通告了杨金水。杨金水明白赵贞吉是使了一招“打鬼借钟馗”,便急忙赶往臬司衙门大牢。海瑞提审郑泌昌、何茂才,直逼新安江毁堤淹田和释放倭首井上十四郎两件重案。

杨金水在隔壁暗室内大惊,知道继续审问下去迟早要牵扯到宫里,让锦衣卫赶紧制止海瑞。

第21集

海瑞审案牵扯到了织造局、宫中,杨金水迫不及待地要求赵贞吉上疏免去海瑞陪审官的职位。赵贞吉知道海瑞、王用汲都是皇上钦点的问案官,没有偏袒钦犯徇私舞弊的行为,参奏他们,裕王都不会答应。被逼无奈的杨金水竟然一夜之间疯了。 朝廷下旨抄没沈一石的家产充归国库,郑泌昌、何茂才却将他的家产卖给了徽商,赵贞吉奉有圣旨不但不争,还在约书上签字盖印,海瑞推测赵贞吉是揣摩圣意逢迎嘉靖帝!断定郑泌昌贪财,赵贞吉贪名而已!一连几天海瑞审了钦犯,赵贞吉都搁置不办。一日早上会商,赵贞吉穿着便服在签押房故示悠闲,有意让锦衣卫的人认准是海瑞在追查织造局,他并不赞同。海瑞料定不查织造局,赵贞吉就会逼着那些徽商产更多的丝绸,然后再以半价收买桑农的生丝,讨好宫里、讨好嘉靖帝。但是国库依然空虚,百姓仍受盘剥。不查织造局,郑泌昌、何茂才还有那些贪墨的官员便无从查起,甚至连毁堤淹田、暗通倭寇陷害良民的实事也会无处可查!如此惊天大案,已经明发上谕朝野皆知,如果让赵贞吉办如未办,大明朝更是无药可救!此刻,王用汲也毅然和海瑞站到了一起。 事情果如海瑞所料,赵贞吉与锦衣卫串通,将郑泌昌、何茂才转移了看押地点。赵贞吉以筹办军需剿倭御敌最重要为自己辩解,竟反叱责海瑞不顾倭寇烧杀淫掠,岸上观船翻,以博直名,大忠似伪。

第22集

让赵贞吉想不到的是海父就是死于倭寇之手,杀父之痛,海瑞锥心难忘!赵贞吉只得以杨金水已疯、无人查证为由,案子停办,称自己已用八百里急递上奏朝廷,只等朝廷旨意下来。并命海瑞立刻把军需押运到胡宗宪大营,十天后按旨办案。 海瑞押运军需来到胡宗宪大营,胡宗宪以诗明志。海瑞见机询问:胡宗宪以贪墨修河工款以致河堤失修处斩了马宁远、常伯熙、张知良还有李玄,是否另有隐衷。胡宗宪以案卷已经提交刑部,并不正面回答。郑泌昌、何茂才以通倭的罪名将倭酋井上十四郎和淳安的百姓齐大柱等判令处斩,胡宗宪知道是冤狱,亲派总督衙门的人来帮助海瑞平反冤狱,却为什么不追查到底?胡宗宪反问海瑞不是已经在查。海瑞问得浪打空城,不过却没有白来,正赶上齐大柱迎娶了自己在战场上救下来的女子。 赵贞吉的奏疏送至司礼监,秉笔太监陈洪大呼反了,要直接上奏嘉靖帝。秉笔太监黄锦建议还是先通报吕芳。吕芳命黄锦稳住嘉靖帝,自己前往诏狱见了沈一石一案的两个证人:高翰文和芸娘,并嘱咐二人只有沉默,才能保命。而嘉靖帝已经猜到浙江必有奏折,暗示吕芳“外重内轻”,吕芳立刻拟旨,命在杭州的锦衣卫立刻把杨金水押解进京,让赵贞吉署理江南织造局的差使,命他不惜一切给胡宗宪东南前方筹措军需!

第23集

赵贞吉示下谭纶领办郑泌昌、何茂才一案,郑泌昌、何茂才听到圣旨知道杨金水逃脱了罪责,自己也不会自保,索性交待自己实际就是为织造局、为宫里当差的,内阁也是为宫里当差的,都是为了嘉靖帝干的。而毁堤淹田也是严世蕃写信让自己干的,杨金水也知道,嘉靖帝自然也知道。 赵贞吉沉不住气向谭纶交底,倒严就不能牵涉嘉靖帝,牵涉嘉靖帝就倒不了严,还会牵祸裕王。就是倒严,像胡宗宪这样的人就得保,要保胡宗宪毁堤淹田也不能问,谭纶也陷入了两难。 锦衣卫要求供状中一切牵涉到宫里的内容都要删去,海瑞坚持凡是奉旨审案,务必都要将原供词一字不改呈交朝廷、呈交嘉靖帝,赵贞吉也要谭纶劝海瑞供词最好不要这样呈送朝廷。

第24集

一番劝说,海瑞执意不改一字,将郑泌昌、何茂才的供状上报朝廷。并言倘若因此获罪是自己一人之罪,与他人无干系。 郑泌昌、何茂才的供状送到司礼监,惹怒了司礼监五大秉笔太监。吕芳一面急递赵贞吉,责问他将这样的供词呈上来是诚何心!命赵贞吉、海瑞、王用汲重审,一面找严嵩、徐阶商量对策。严嵩当即表态,真如郑泌昌、何茂才所言,是严世蕃他们叫浙江毁堤淹田,还敢通倭,就应该满门抄斩!可吕芳担心牵涉了胡宗宪,影响了东南抗倭的大局。徐阶也认为两份供词是陪审官海瑞主审,陪审官王用汲记录,并无赵贞吉和谭纶的署名不正常。二人赞同吕芳的说法,供词不能呈交嘉靖帝。 嘉靖帝已察觉有异,陈洪避开黄锦借机将真相告诉了嘉靖帝。

第25集

冯保被派去监视严府的动静,发现宫里竟然也派人查看严府的动静。严府大门紧闭,硬是任严世蕃砸破大门,严嵩也不见,在家中自顾晒书。严世蕃无奈在罗龙文、鄢懋卿的陪同下前往内阁值房找徐阶!但六部九卿的官员都被挡在西苑禁门之外。严世蕃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情势发生了什么变化,又见不到徐阶,只得愤愤离去。 因为兵部的急递,张居正必须面见徐阶。张居正接谭纶急报,海瑞、王用汲已审出郑泌昌、何茂才受严世蕃、杨金水指使毁堤淹田勾结倭寇。又接浙江抗倭的军情急报,不知二者有何关联。张居正深感倒严在此一举,不明白赵贞吉为何将海瑞审郑泌昌、何茂才供词作另案呈递,建议徐阶当务之急必须将海瑞审讯笔录郑泌昌、何茂才的供词呈奏嘉靖帝。 陈洪初掌司礼监大印,得意忘形开始排挤起吕芳手下的太监来。陈洪急于取吕芳而代之,以严嵩首辅之位来拉拢徐阶,徐阶不只是警觉,而且是一阵厌恶。严嵩最后也把儿子严世蕃找来了。自己口述命儿子写信给胡宗宪,暗命胡宗宪倭寇不得不剿不能全剿,倭寇在胡宗宪就在,有胡宗宪在,严家就可不倒。

第26集

胡宗宪没有听严家的私见。明嘉靖四十年七月,处援军未到军需不继之困境,胡宗宪亲督戚家军发动了第八次台州抗倭大战,其“身冒炮矢,意在殉国,以全忠名”,赖戚家军将士奋勇血战,他没能殉国。该次台州大捷,促成了与为患十年之倭寇最后决战的态势!几次大战下来,几个徽商的订金都早已花完,浙江藩库已没有库银。赵贞吉急令抄了郑泌昌、何茂才的家。 有了这次大捷,十年倭患肃清在即!谭纶激动地建议赵贞吉立刻向朝廷报捷,给胡宗宪请功,给戚继光和所有将士请功,鼓舞士气。赵贞吉的后援之功也不能埋没,谭纶还要上疏替他请功。而赵贞吉却高兴不起来,原来除了一份兵部严令赵贞吉火速供给胡宗宪抗倭军需的急递之外,还有内阁司礼监送来的急递,都是责问钦案的,还有一封张居正的密信,暗称是奉了徐阶认可写给赵贞吉的。内阁司礼监将海瑞所审的供词打了回来重审,张居正却让赵贞吉在原供词上署名再报上去。 内阁和司礼监的廷寄用意是诱使二犯翻供,可赵贞吉做为主审官,接到这样的廷寄并不和陪审诸员商议,便当着郑泌昌、何茂才公然宣读,致使两名罪犯当堂翻供。赵贞吉责成海瑞以七天为期,两天审结,第三天八百里急递五日内必须送到京师!海瑞一连消失两天,眼看必须结审,赵贞吉打算亲自审问,骂海瑞貌似刚直,内藏沽名之心。不想海瑞突然出现,原来海瑞将郑泌昌、何茂才的走狗蒋千户、徐千户抓捕归案,在铁的证据面前二人交待了何茂才指使其毁堤淹田、私放倭寇井上十一郎诱陷百姓的事实。

第27集

嘉靖帝大张声势逮拿驻外的大宦官杨金水进京,圣意昭然,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浙江的贪墨大案要挖根了。无论牵涉到谁,也一秉大公,决不宽贷!这个根挖到内阁当然是严嵩父子,挖到宫里只怕还牵涉到吕芳,一场政潮从浙江波及到北京已是暗流汹涌了! 半个月来,嘉靖帝潜伏在玉熙宫,严嵩潜伏在自己府里,徐阶潜伏在内阁值房,裕王府更是一直大门紧闭,杨金水被押进宫,浙江重审的供词如何,都像一块巨石沉重地压在裕王心头。李妃想着法儿,让冯保哄世子踢毬使裕王开心,冯保无疑已成为裕王身边缺一不可的人物。 杨金水被送入宫中,遭众太监凌辱,黄锦看不过眼将众人拦下。陈洪仍不放过杨金水,对其施以毒刑。吕芳突然被嘉靖帝派去永陵,旨意是察看万年吉壤,并未明旨免去他的掌印太监之职,却又让陈洪暂署掌印,尽管宫里宫外许多猜测,毕竟不敢明传。对于陈洪的嚣张气焰,黄锦却不掩愤慨之情。  嘉靖帝询问押解杨金水进京的锦衣卫,了解了赵贞吉、谭纶、海瑞、王用汲审案的内情,并得知陈洪欲取代吕芳。审看完由锦衣卫带来的赵贞吉的奏疏,嘉靖帝亲审了杨金水。杨金水疯魔般交待出尚衣监、巾帽局、针工局、吕芳、郑泌昌、何茂才,还有严嵩父子,唯没有胡宗宪和嘉靖帝。问完杨金水,嘉靖帝命黄锦从后宫出宫,召吕芳进见。

第28集

嘉靖帝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暗示陈洪到诏狱查问芸娘。高翰文把自己那一腔化为流水的抱负所经历的挫跌,全算在眼前的芸娘身上。芸娘也知道高翰文心里一直都看不起自己,也痛恨高翰文与沈一石一样没有嵇康的胸怀。第二天一早芸娘就要走了,临行前将沈一石留下的那把难得的古琴,又留给了高翰文。 吕芳被召回。嘉靖帝痛斥他私自跑去找严嵩找徐阶,还捧上一坛四十年的陈酿去劝酒。正应了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杯酒释兵权”的典故,必定让两方有所动作,吕芳这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嘉靖帝将海瑞重审的供状给吕芳看了,然后又命吕芳将供状重新封好,以示自己也没有看。告诉吕芳,现在除了郑泌昌、何茂才和尚衣监、针工局、巾帽局为首的奴婢,其他的人,一个不杀,一个不抓,并要吕芳将这个旨意尽快传知严嵩和徐阶,稳定人心。中元之时,嘉靖帝与吕芳、徐阶、严嵩君臣四人头戴香冠,在宫殿中敬天修醮,当着严嵩、徐阶的面嘉靖帝将那封重新封好的海瑞的供状付之一炬。

第29集

嘉靖帝没拆封就烧了海瑞的急递,严嵩和徐阶都敏锐到背后的深意。严嵩立刻狠手反击,奏请将通倭的齐大柱逮拿严办,反守为攻。嘉靖帝心中深恶勉强准如所请,接着命徐阶到裕王府和高拱、张居正,拟决郑泌昌、何茂才,褒奖胡宗宪、戚继光等一干有功将士,呈司礼监批红。同时,嘉靖帝下旨高翰文官复原职,重回翰林院。江南织造局今年的五十万匹丝绸是织不成了,严嵩奏请让鄢懋卿南巡两淮的盐税,为国敛财。 严嵩奏请嘉靖帝抓捕海瑞放了的齐大柱,意在打击正在浙江查案的海瑞等人,裕王和徐阶高拱、张居正无不义愤填膺。 黄锦奉吕芳之命到诏狱放了高翰文、芸娘。芸娘执意要回杭州。黄锦将一张司礼监的文牒送与芸娘护身,还有一张吕芳的银票。高翰文自知错怪芸娘,临行前告诉芸娘自己也再不会弹琴了,将自己记的一些琴谱还有买的几件衣服送与芸娘,并拜托芸娘将几封书信转交海瑞、王用汲。陈洪知道此事,污蔑黄锦私放芸娘,是想替杨金水开罪,二人大打出手。

第30集

和朝野清流的失望不同,海瑞的失望是锥心的绝望。当浙江一案按照朝廷的旨意结案后,海瑞向赵贞吉递交了辞呈。自己回到了淳安,等到批文一下,便携老母妻女归隐田园……回到家中,海瑞发现妻子终于身怀有孕。海母七十大寿,海瑞也只是上街卖了二斤牛肉。 严党未倒,郑泌昌、何茂才虽被正法,赵贞吉推行的依然是前任的苛政,遭受重灾的淳安竟也未能幸免。田有禄一干人等认为海瑞在省里办案出了差错,辞官的帖子都递到朝廷去了。于是又恢复以往作风,四下催粮收生丝拿人。决意辞官的海瑞又被激起了为民抗争的愤怒,全身而退既已不能,直接跟赵贞吉一争便势所必行。 其实赵贞吉何尝想让治下的百姓去死?前方抗倭急需军饷,可沈一石织坊却因生丝日缺日日减产。还有最让赵贞吉头疼,也最让几个徽商揪心的是,丝绸在一架一架织机上织,本钱从徽商身上一两一两往外掏,最后沈一石这产业属谁,名分却仍然暧昧不明。赵贞吉签的约是卖给了五个徽商,嘉靖帝的旨意里却说这些织坊从来就是江南织造局的。徽商们急着要赵贞吉给个说法,赵贞吉也无法。 胡宗宪感念严嵩知遇之恩,又有严嵩命严世蕃写得那封言辞恳切的请罪信,明嘉靖四十年第九次台州大战开始了。这一战清剿了为患浙江十年的倭寇残部,东南沿海无数百姓饱经烧杀淫掳的苦难终于熬到了尽头。

第31集

台州九捷,肃清了浙江的倭患,胡宗宪重病缠身告假回老家养病,途径淳安,与海瑞深谈。跟随胡宗宪的齐大柱和齐妻也来到了海家,恩义情重,两家人其乐融融。可这时奉诏命秘密逮捕齐大柱的锦衣卫也来到了淳安码头。 嘉靖四十年年近岁末,大雪早至,严党鄢懋卿押解盐税银子的船队进京了。锦衣卫押解齐大柱的船也进了京,齐大柱被直接押往了诏狱。鄢懋卿搜刮来了几百万盐税银子,一部分填补了国库亏空,一部分奉献给宫里修殿宇,一半入了他们的私囊,严党弹冠相庆。进一步密谋利用齐大柱通倭冤案打击朝中正义的一派。

第32集

鄢懋卿花了二十万银子买了戏班子献媚严嵩,戏班子里的坤伶唱得是正宗吴语的昆曲,而且专门唱昆山的魏良辅闭门十年调用水磨改出来的新昆腔,江南人叫做水磨腔。 在玉熙宫内,密报将鄢懋卿为严党私吞一半盐税银子的事上奏给了嘉靖帝,嘉靖帝准备要倒严了。可严嵩把持朝政二十年,嘉靖帝深知不能贸然动手,召严嵩进宫虚与委蛇,为稳住严党而且答应了将齐大柱正法。嘉靖帝的深意瞒过了严嵩父子,也使得裕王徐阶高拱张居正等人心急如焚。他们认为一定要救下齐大柱,才能留下日后追查严党在浙江通倭的铁证。

第33集

原来这两部血经是沈一石临死前交给芸娘的。嘉靖四十年腊月二十三裕王妃带着世子借进宫朝见的机会献上了血经,并谎称是张真人降世亲赠给齐大柱妻子的。嘉靖帝大喜过望,赦免了严党用以打击政敌的齐大柱,并令群臣上表祝贺。 严党大为恐慌,密查出血经出自高翰文和芸娘之手,在嘉靖四十一年正月十五带兵包围了高翰文住宅。张居正也带兵来到高翰文住宅预将高翰文夫妇送出京去。两军对垒之际,锦衣卫奉密旨来了,抓了严世蕃,另几路人马同时逮捕了严党的重要党羽。为患二十年的严党倒台了。

第34集

高拱奉旨宣读邹应龙的弹劾严党的奏疏,和嘉靖帝痛斥严党的御批。高拱两手高拱,目望上方,已然热泪盈眶。在场官员无不放声大哭起来,许多人哭倒在地。严党余孽更加惶然,那哭声让他们觉得天都要蹋下了! 提刑司镇抚司围了严世蕃几个人的府邸,不到天明已传遍了京城。平时多少人千金求严嵩一字而不可得,现在严嵩想给酱菜铺“六心居”题块匾白送,老板都不敢要了。嘉靖帝听说后,让严嵩写完盖上嘉靖帝“忠孝帝君御赏”的宝章,送到六心居酱菜铺去,限他们马上刻出来挂上。

第35集

严嵩题写的那块“六必居”大匾依然高挂在三开间大门脸酱菜铺正中的门楣上,被日光照得熠熠生辉!匾牌下却门庭冷落,一条门市繁荣的大街,人群熙熙攘攘,来往的人走到这家酱菜铺门前却都避道而行,无数匆匆的目光对那块匾侧目而视。有密旨,嘉靖不让将这块匾取下,他到底要看天下人如何议论自己。 载着海瑞调任户部主事上任的轿蓬马车来了,海瑞便也坐在车辕前头戴斗笠、身穿葛麻长衫,较三年前胡须花白了些,两眼还是那般犀利有神,在斗笠下敏锐地望见了“六必居”那块牌匾。五月严世蕃等伏诛,严嵩题写的匾额却还挂在那里,有些浮言自是难免。海瑞题写“产地必真,时令必合,瓜菜必鲜,甜酱必醇,盛器必洁,水泉必香”,并解释这才是将“六心居”改为“六必居”之真义,“正人心而靖浮言”。嘉靖帝听闻让裕王抄了,落上款,再刻块匾,送到六必居去挂上。 海瑞在福建南平当了几年教谕,在浙江淳安、江西兴国当了几年知县,“素丝不染”,在北京政治格局发生巨大变化时,突然接到奉调进京的公文,已是囊空如洗,来到京城连间像样的房子也租不起。有幸王用汲这时已在北京都察院任职,用自己的钱暗中贴补,为海瑞找了一所简陋的四合小院。

第36集

冯保因多次潜返内宫与裕王府之间,替吕芳和裕王暗递消息,早就遭嘉靖帝厌恶。严党倒了台,嘉靖帝失去了对付百官的力量,早就犹豫着想启用心狠手毒的陈洪取代吕芳。遂命陈洪宣旨,将冯保逐出王府解往朝天观服苦役。世子自是舍不得,陈洪有意无意激怒李妃,自己挨了责罚。到嘉靖帝前,把箭射向吕芳,让嘉靖帝把账算到吕芳头上去。嘉靖帝果然立刻传旨,从提刑司镇抚司开始除“草”。忍痛将跟了自己四十年的吕芳发配到南京为太祖高皇帝守陵。

第37集

京城人人皆知,海瑞在“六必居”题字,嘉靖帝命裕王抄写刻匾,钱粮胡同已被锦衣卫的人暗中守着。就在这时李时珍赶来看望海瑞,正撞上海瑞在家中亲自弄煤。见了海母,李时珍才知道海瑞在兴国时,兴国一个县都缺水,大户霸住了上面的水源,百姓的秧都插不下去。海瑞替百姓争到了水,自己的女儿却掉到门口的河里淹死了。海妻看到女儿的尸首当时就昏死了过去,动了胎气,肚子里的胎儿也没了。古人之交,贵在对方身处逆境时能终日相陪毫无倦意。

第38集

户部积欠官员的俸禄从年初就一直拖着,五月抄了严党几个大贪的家,原指望能把上半年的欠俸补发了,岂料工部为赶着给皇上万寿宫永寿宫朝天观和玄都观竣工,那欠俸便只补发了不到一半。七月后一十三省多处遭灾,秋收无收,漕银漕粮又不能按数上缴户部,欠上加欠,到了年底,京里众多官员的欠俸已经多达全年俸禄的一半以上。这个年过不过得去,就全指着广盈库那几道大门打开了。 国库空虚如此,欠俸已拖了半年,此时每个官员却只能发两斗米两升胡椒十吊铜钱过年。广盈库的门一旦打开,群情之失望愤怒可想而知。十三清吏司的官员们这时重任在肩,便是如何苦口婆心劝大家体谅朝廷的难处安贫守道,过一个心忧天下不改其乐的平安年。国子监司业李清源,还是领着百官大闹了广盈库,直闹到户部。 海瑞的日子更是清苦,海妻怀孕不到三个月,海瑞只得将母亲织的布拿到街上贩卖。

第39集

御驾迁居新宫的时辰定在嘉靖四十五年正月初五酉时末刻。整个白天冬日灿烂,彼时,景阳钟便将敲响一百零八下,朝天观玄都观的道众都将齐奏仙乐,然后铳炮齐鸣,整个北京城都将听到,就等当今圣上龙驾腾迁了。 嘉靖帝就要迁居新宫了,百官却不愿上贺表。百十来号官员还每人手里都举着一本奏疏,以弹劾内阁为名黑压压全在西苑禁门外跪下,要奏疏直呈嘉靖帝。陈洪带领东厂和锦衣卫竟然毒打百官。嘉靖帝心情灰恶不愿迁居新宫。 海瑞在大兴赈灾回到家已经是正月初五了,这个年只有母亲和妻子两个人在家里度过。海瑞这时眼睛网着一层血丝,才几天脸上也瘦得颧骨暴露,身上那件官服已经脏得不像样子。海瑞突然病倒,竟至人事不省。一婆一媳家无三尺应门之童,可怜两个妇人一老一孕半拖半抬将海瑞就近搬到了海母的床上,替他盖上了海母平时盖的那床薄被。王用汲闻讯去裕王府,叫出了李时珍,赶到海宅。

第40集

裕王一番感人肺腑的劝说,将那些挨了打、心如死灰的清流京官们都感动了,大家立刻表了态,愿意连夜赶写贺表,以慰君父之心。徐阶立刻命李春芳、高拱、赵贞吉纠集各部堂官火速通知在京官员各赴所属部衙连夜赶写贺表,务必在初六的卯时将贺表上呈玉熙宫。嘉靖帝这才答应迁居新宫了。 同时,一道震古烁今的天下第一疏也将出现了!海瑞准备了棺材,将母亲和妻子托付李时珍带离京城,等着在嘉靖帝迁居新宫时上疏痛陈嘉靖帝几十年不顾国计民生的缺失!

第41集

御驾第二次迁居新宫的时辰定在嘉靖四十五年二月二十三日子时正。这一夜穹隆的星光更加灿烂了!殿坪里一百零八盏灯笼也更加明亮了!高翰文带来的棉商们预交的银票补发了所有官员的欠俸,在京一千多官员都向嘉靖帝上了贺表。只等着赵贞吉将海瑞的贺表送来,这一次龙驾腾迁便功德圆满普天同庆了!而赵贞吉匆忙之间,送给嘉靖帝看的海瑞的贺表却是海瑞写好的《治安疏》。 素性猜忌多疑的嘉靖帝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一刻会有这么一个小小的户部主事敢上一道这样的奏疏,将自己几十年的作为批得体无完肤!震惊,狂怒,不敢置信!很快便联想到了这是一场集体预谋的逼宫,断言是背后有人“上下一心,内外勾结”逼他退位!把矛头指向了早已离京的吕芳和内阁,甚至指向了裕王!一场祸及大明根本的政潮眼看要变起肘腋之间!大内提刑司的提刑太监蜂拥冲到海宅,只见正屋的门也洞开着,一把椅子摆在方桌前,椅子上端坐着海瑞,他的背后摆着具白木棺材!

第42集

北镇抚司诏狱当时号称天下第一狱!海瑞此刻就关押在此,这里四面石墙,满地石面,顶上石板,都是一色的花岗岩铺砌而成。狱深地面一丈,常年不见日光,干燥如北京,都常见潮湿,人关在里面,就是不动刑,时日一久也必然身体虚弱百病缠身。 明朝帝王的驭臣之术,其中最为厉害的便是缇骑四出,暗探遍布,时刻侦知那些握有重权大臣的动向。偶有例外,便是对一些有异常举动的中下层官员,也派人布控。海瑞只是户部的一个六品主事,本不在侦控之范围,皆因他一进京便在“六必居”惹了事,引起了嘉靖的注意,因此几个月来他的行状,提刑司、镇抚司都有记录。现在正如陈洪所言,海瑞的记录已经火速调来一张张摆在了嘉靖帝的御案上。 赵贞吉和海瑞可谓既有远缘又有近因,在浙江查办改稻为桑的案子,时任知县的海瑞便屡屡抗命,闹得身为巡抚的赵贞吉心里深恶却无可奈何。

第43集

五十岁的儿子,在海母的记忆中,从来就没有对母亲说过一句谎话。可这一次儿子对母亲的承诺将成为永远不能相见的等待,李时珍此时已将海母、海妻送到南京卿芸号织染坊高翰文、芸娘处,夫妇二人自是十分高兴。转眼到了五月初五,朝廷的清流理学之臣已经聚集在都察院大堂,奉命在这一天驳斥海瑞在奏疏里攻击皇上的言辞,然后论罪。嘉靖暗访诏狱, 海瑞直言以对、心血潮涌,声若洪钟,将一座镇抚司诏狱震得嗡嗡直响,嘉靖帝顿时口吐鲜血激怒而去。 陈洪明白,徐阶也明白,当今皇上所用的每一个字其实都暗含深意,必须体会精微。眼下让百官给海瑞“论罪”,就二字而言,若落在一个“罪”字上,就必然要刑部大理寺都察院堂官会审。可“论罪”时三法司无一堂官在场,满堂官员皆是文苑理学之臣,可见只能从“论”字上立说了。圣意很明白,海瑞虽然没有押来,却仍然要让这些官员们驳他,这是让天下人都知道,群臣认为他有罪!

第44集

三法司会审,照例最后由刑部将结果写成罪案呈奏嘉靖帝。海瑞以儿子辱骂父亲大不敬的罪名判了绞刑,秋后处决。王用汲也因目无君父,以朋党罪判杖八十、流三千里,也在秋后发配。明制处决人犯分为两种:一为“决不待时”,朱笔一勾立刻处死,又称“斩立”、“绞立决”;一为“秋决”,便是在立秋这一天处死人犯,又称“斩监候”、“绞监候”。刑部定了海瑞死刑属秋后处决,这一天便是立秋了。 自从海瑞上疏,黄锦受到牵连赦回后,便没有再恢复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的职位,专一在精舍嘉靖帝身边当差,几十年由两个大太监日夜轮值的制度一改为黄锦日夜十二个时辰陪着嘉靖,晚上也就在嘉靖的床边打地铺。因此,陈洪现在要见嘉靖一面也都难了,必须事先请奏,准了奏才能进。 海母执意带着怀孕七个月的海妻回故乡,李时珍知道劝不动海母,只担心海妻会在路上分娩。

第45集

广东报来的海瑞妻子死在雷州的奏本和谭纶报来的那份送上十万匹棉布的奏本,一道是报伤,一道是报喜。这样报上来显然是商量好了在这个时候用这种手段来使嘉靖帝改变主意,要嘉靖帝赦免了海瑞的死罪。徐阶、内阁和南直隶广东竟如此上下默契,人心向背昭然若见。 处决人犯选在立秋,定在午时三刻,皆与天象有关:秋风已起肃杀,日光依然蒸烁,极阳转阴之际,人命归于天谴,合于当死之义,因此日期时辰分毫都不能差错。当时海瑞在淳安就是利用了错过午时三刻时辰的手段救了齐大柱,平反了他们的冤案。嘉靖帝最后下旨勾决罪官海瑞一名,着黄锦传旨,不许骑马,不许乘坐车轿,午时正步行至诏狱。若午时三刻旨意未能送达,是天命赦免海瑞。

为了赶在冬日前将十万匹棉布送到辽东(宣府)与蒙古俺答签订和议(互市),高翰文和李奇紧赶慢赶押着漕船终于在寒露以后霜降以前赶到了京师。

第46集

(大结局) 明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嘉靖帝朱厚熜去世。《明史·海瑞传》载“海瑞闻讯大恸,尽呕出所饮食,陨绝于地!”临终前,嘉靖帝倾诉了自己的治国之道:黄河水浊,长江水清,但长江之水灌溉数省两岸之田地,黄河水也灌溉两岸数省之田地,不能只因水清而偏用,也不能只因水浊而偏废,自古皆然。反之,黄河一旦泛滥,便需治理,这就是自己为什么罢黜严嵩、杀严世蕃等人的道理。再反之,长江一旦泛滥,也要治理,治国用人都是这个道理。嘉靖帝称海瑞是大明朝一把神剑,唯有德者方可执之,留给儿子裕王将来对付那些贪臣墨吏,或要推行新制,并称海瑞可一往无前,所向披靡。 公元1566年,明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十五日,裕王朱载垕继位,年号隆庆。奉先帝世宗皇帝遗诏,“存者召用,殁者恤录,见监者即先释放复职”。以海瑞为代表,赦免了所有谏言诸臣。从这一刻起,揭开了长达十八年隆庆大改革的序幕!

剧集评价

《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以明朝嘉靖45年间为历史背景,用浓墨重彩的笔墨刻画了嘉靖、海瑞、严嵩等一批观众耳熟能详的历史人物形象。该剧所揭示的社会问题与矛盾——贫富对立以及清官与贪官的传统议题,直逼现今社会,引发了人们对现今社会矛盾进行的深度思考。尤其是剧集塑造的嘉靖和海瑞,一个一个是权力顶端的嘉靖,至阴至柔之君;一个是权力底部的是海瑞,至阳至刚之臣。两人是生生不息的原动力、相克相生,每一次发力都会搅动大明政局;每一次对决都能惊天动地。《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以新锐而独到的视角、鞭辟入里的时代精神,向观众朋友发起一场前所未有的视觉、灵魂和情感的冲击。

尤为可贵的是,学界权威们对于《大明王朝·1566》给予了一致高度的评价。思想理论界、文化理论界和历史学界的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大明王朝·1566》用当代先进的科学历史观,并运用了当代艺术审美手段,对历史作了深刻厚重而生动的解读。该剧从一度创作到二度创作,并不仅仅满足于表现那些扣人心弦、催人泪下的故事,而是在这些故事里面展示了命运的逻辑。将我国历史题材的电视剧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新浪娱乐评)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我来说点什么吧!
  • 评论总数: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mingre.com 官方QQ交流群: 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