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晋朝历史 > 晋朝电视剧,五十七集电视连续剧《西晋王朝》(6)

晋朝电视剧,五十七集电视连续剧《西晋王朝》(6)

日期:2017-07-02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西晋王朝》第五十一集

政变后,赵王命手下四处屠杀贾氏亲党,鲁公一家自然免不了满门被灭。中风在家的韩寿闻变惊死,骄横一世的贾午不愿受辱拔剑自杀,临终前将女儿贾兰托付给忠心耿耿的老家奴李秀。

在疯狂的杀戮中,张华、裴危均被屠灭满门。痴心不改的刘聪带着弟弟刘曜血战救出裴危之妻王香,王香不忍连累昔日的心上人,以刘聪送她定情的佩刀刎颈而亡。

孙秀杀掉贾谧,遂起了霸占王春风的歹意,他将春风掠入家中欲加非礼,春风痛骂国贼之后,横剑自刎街头。

潘岳逃到石崇家后,无意间发现了绿珠。绿珠从潘岳口中得知太子已死,才明白了石崇的一片虚情假意。石崇为保住性命,竟将潘岳出卖,而潘岳以被捉拿归案后也恨石崇无义,便向孙秀供出绿珠的藏身这地。孙秀带人赶到金谷园向石崇要人,却眼睁睁地看着美女绿珠跳楼而死,不由得恼羞成怒,命人将石崇潘岳一并处死。

赵王除掉贾氏一族,权倾朝野,不久便引起诸侯的不满。

李秀带着病重的贾兰浪迹街头,无奈这下只得投亲靠友,却被劫后余生的王戎、王衍兄弟的拒之门外,最后还是善良的嵇绍收留了他们,爷儿俩藏在家中。

《西晋王朝》第五十二集

作为赵王的谋士,孙秀实际掌握着晋朝的大权,他趁机结党营私大发横财。孙秀的一个远亲表弟羊玄之为了讨得高官做,竟不惜牺牲女儿羊献容的青春,将她送给孙秀做了小妾。羊献容美貌终于使孙秀心满意足,然而枕席间他却又心生一计,决定将献容立为皇后,好随时控制傻皇帝的行踪。

孙秀与赵王密谋篡位,先从削弱诸侯王的权力下手,淮南王司马允不堪受排挤,首先发难,率军围攻赵王。危急之中,羊献容果断用计调兵遣将,杀掉司马允,将叛乱平息。之后,赵王加紧逼迫诸王离京,自己暗中准备做皇帝。

羊献容得知赵王和孙秀的密谋后大失所望,为了保住皇后之位,她与张林、仇禄等人计划在华林园中杀掉二贼。不想老奸巨滑的孙秀先已察觉,来了个反客为主,杀死张林,将献容捉住,随后赵王干脆废掉皇帝司马衷,将他一家统统关进金墉城。

赵王称帝,诸侯震惊。齐王司马炯首先举旗造反,联合成都王颖、长沙王司马义三路齐进杀向洛阳。而河间王司马庸曾得过孙秀的好处,他本想给赵王助阵,因听说诸侯势大,才没敢冒然行事,只命大将张方屯兵观望。

《西晋王朝》第五十三集

诸侯围城,孙秀和赵王这才发了慌,他们命人去金墉城毒死司马衷一家,结果却只毒死了废皇太孙司马臧一人。王惠风痛不欲生想要自杀,被太监仇禄救起。而司马衷和羊献容则忍饥挨饿,从此不敢进食。

赵王孙秀见诸侯势大,计无所出,只能终日请道士胡沃求神驱鬼。齐王的哥哥东莱王司马蕤却在城中暗暗钩结皇叔东海王司马越兴兵作乱,他们进宫杀死孙秀,囚禁了司马伦,派人迎请诸侯大军进城。王戎见时机已到,忙和弟弟王衍一起带家兵赶奔金墉救皇帝一家,落得一个救驾的大功。

齐王司马炯进城后,绝口不提哥哥司马蕤的功劳。司马蕤大恨,再次与东海王司马越密谋兵变,却被司马越出卖。司马炯将诸侯一一排斥出京,从此专制朝廷,更加目中无人。

皇后羊献容怕齐王效法赵王篡位,只好在诸侯中物色支持自己的人选,她对长沙王司马义以身相许,求他留在京城与齐王做对,司马义贪恋献容美色,便与她通奸,并许诺以死捍卫她和皇上。

河间王司马庸早就是个野心家,以齐王专权为名,联合成都王共同起兵声讨。

朝议中,王戎劝司马炯向诸侯让权,被司马炯训斥一顿,吓得钻进茅房,失足落入茅坑,而忠心耿耿的齐府大将王豹却因与王戎意见相同被活活鞭死。

司马炯杀了王豹,又要杀长沙王出气,羊献容得信后当机立断,与长沙王一起拥着皇帝率数百禁军冲出皇宫,杀向齐王府,京城诸营兵马果然纷纷响应。

《西晋王朝》第五十四集

齐王率众与皇帝大战三日,乱军之中飞箭伤了皇帝的脸,引起三十六营军士的愤怒,齐王终因失道寡助兵败被捉。傻皇帝还想留下齐王跟他一起玩儿,长沙王却当众命人将齐王斩首。

事后,长沙王听从羊献容之计,将宰相之位让给成都王司马颖,从而暂时瓦解了成都与河间的联盟。然而河间王司马庸并不甘心失败,他派谋士李含进京收买刺客,以成都王的名义刺杀长沙王。

王戎发现李含行迹可疑,便去向司马义告密,司马义设计捉住李含,李含被杀前仍一口咬定是为成都王干事,使司马义不由得大动肝火,连夜捉拿成都和河间二王在京城的亲朋好友,斩尽杀绝。

于是,成都与河间二王再次结成联盟,共伐洛阳。羊献容与长沙王密切配合,一个运筹帷幄,一个阵前杀敌,屡战屡胜,使敌军一筹莫展。然而城中粮草却日渐匮乏,百官因拿不到俸禄而叫苦连天。王戎为保住身家性命,竟劝东海王司马越杀掉长沙王开城投降。

长沙王司马义见敌军不退,便命祖逖陪同琅邪王司马睿突围而出,西攻长安以骚扰河间。正当河间王急命张方撤兵回救长安之时,东海王却在洛阳城中突发兵变,将长沙王在皇后的热被窝中擒住,送交张方大营处分。张方为替阵亡将士报仇,下令将长沙王活活烧死。

《西晋王朝》第五十五集

皇叔司马越政变得手,遂对美貌的皇后强行非礼。羊献容为了活命,也只好含泪受之。枕畔,她劝司马越乘虚袭击成都王,司马越为讨美人欢心欣然同意。王戎知道出兵必败,急忙劝阻,司马越却不以为然。

司马越挟天子御驾亲征,文武百官全体随行,结果正如王戎预料,士气低落的皇家大军一触即溃,司马越只得丢下傻皇帝自逃性命,成都王手下大将石超追上御驾,将傻皇帝俘虏,而忠臣嵇绍也在为捍卫皇帝的尊严的争执中死于乱兵。

王戎劝成都王司马颖废掉皇后,于是,羊献容二次住进金墉城。她派小太监逃至东海向司马越求救,司马越人单势孤,只好与河间王修好结盟,并请幽州都督王浚引鲜卑铁骑前来助战。

面对三路逼进的诸侯,成都王司马颖无奈之下只得放刘渊父子去并州发匈奴之兵,而刘渊见晋朝气数将尽,至左国城后便自立为汉王,声称要再兴先主刘备的汉家大业。

同时,祖逖和王导二人也保着琅邪王司马睿违背成都王的禁令冒死南窜而去,回到封地下丕招兵买马,从而为以后在建业称帝打下基础。

王戎劝司马颖抢先占据洛阳,挟天子以令诸侯,偏偏司马颖之母程太妃舍不得邺城,迟迟不同意儿子发兵,结果闹得人心涣散,十万大军一夜之间逃了个精光,面对紧逼而来的鲜卑铁骑,司马颖只得带着母亲和傻皇帝率百骑逃命,落入张方之弟张熊手中。

《西晋王朝》第五十六集

洛阳城中,张方纵兵大掠。李秀随驾回京,从乱兵救出嵇绍一家人的性命,并带贾兰进宫做了宫女。

张方奸污了金墉城里的羊献容,又在宫里胡作非为,闹得污烟障气。等把洛阳残弄得残破不堪后,便奉河间王之命挟天子及百官西迁长安。此贼本想放火烧城,王戎怕将来无家可归,急忙劝其切莫效法董卓,洛阳才免遭一炬。王衍趁乱逃到民间躲藏起来。

河间王司马庸得到天子,自然便做了宰相,可东海王司马越却乘机袭取了洛阳,与羊献容破镜重圆,然后以皇后的名义号令天下,率十万诸侯大兵西攻长安。两方相持日久,各有胜负。成都王用计骗过司马庸,逃离长安去招集旧部,企图东山再起,却落入范阳王司马虢的圈套,死于非命。而司马庸也中了羊献容的反间计,杀死悍将张方,致使军心大乱,一溃如水,最后不得不弃掉长安,窜入太白山做了土匪。

司马越大获全胜,回朝掌握了大权,封王衍为宰相,以图重整河山。然而王衍只会空谈不懂治国,同时又只顾考虑个人安危,把个破朝廷弄得愈发稀烂如泥。于此同时,司马越与羊献容也在各自打着小算盘,二人为立豫章王为皇太弟还是立清河王为皇太孙的事明争暗斗貌合神离,使困守一城的西晋王朝更加危如累卵。

《西晋王朝》第五十七集

傻皇帝在东海王和皇后的立嗣之争中不明不白地被毒死,豫章王继位,史称晋怀帝。皇嫂羊献再无理由呆在宫里,她愤然与东海王决裂,第三次住进金墉城。不久,河间王司马庸遇赦回京,在途中被一伙’强盗’所劫,死于非命。

四年后,汉主刘渊病死,刘聪在刘曜的帮助下杀死兄长刘和继了皇帝之位。经过一年的厉兵秣马,汉帝刘聪命刘曜、石勒和王弥率十万铁骑分三路会攻洛阳,年迈的东海王闻信后当即惊死,朝中一片混乱,宰相王衍不思抵抗,抛弃了天子,率文武百官抬着司马越的尸体南逃,在苦县被石勒追上,十万晋军全部惨遭屠杀。

石勒让晋朝百官跪在面前陈述亡国的原因,王衍百般为自己推卸责任,并给石勒献并吞天下之计,甚至不惜为石勒舔靴。石勒大怒,命人将这班不知羞耻的亡国之臣统统活埋。

王戎将被推进土坑,正自唉命苦,忽得汉主刘聪赦命,再也顾不上那不要脸的兄弟,独自匆匆逃入山岭。走投无路之际,遇见了出家为尼的太妃胡芳,便声称自己也看破红尘,要求做其弟子。胡芳冷笑一声,弃之而去。

刘曜攻陷洛阳,捉住倒霉的晋怀帝,下令放火焚城。他慕名到金墉城去见羊献容,立刻被她的美貌所折服。献容也是相中了这位匈奴始安王一身的英雄气,便同意做他的妻子。唯有老奴李秀不愿随入匈奴,刘曜也不强迫,赐予车马让他和女儿贾兰南去,特命一路放行。

在南归的路上,李秀父女遇见奄奄一息的王戎,王戎哀求救命,李秀愤然痛斥国贼,扬鞭驱车离开。于是,这位顶顶大名的’竹林七贤’中仅存的两代四朝遗老便活活饿死在山野中。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gugong.net  官方QQ交流群: 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