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当代历史 > 贺炳炎:唯一敢跟彭德怀对骂的开国上将

贺炳炎:唯一敢跟彭德怀对骂的开国上将

日期:2018-09-11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贺炳炎:唯一敢跟彭德怀对骂的开国上将

开国将帅中,以“刀”闻名的名将不少,前有许世友,后有秦基伟,但还有一位上将,比他们俩更有名,即“独臂刀王”贺炳炎。贺炳炎是湖北松滋人,幼年曾在武当门下学习凌霄剑法,但因感觉剑太阴柔,跟自己的性格不符,便改学刀法。这一改,改出了一位震惊天下的“独臂刀王”。

贺炳炎不光对剑不感兴趣,连枪也不感兴趣,曾不在乎地说:“敌人的子弹没劲,打到身上软塌塌的,没什么了不起。”“大刀是最便当、最令敌胆寒的兵器,三国时期的关云长能过五关斩六将,就是靠那把青龙偃月刀!”

因此,贺炳炎从参军开始就拿着一把大刀,从小兵当到班长、连长、团长、师长,换了多少武器,但大刀却从不离身。

有一次,战斗结束后,贺龙派他去传令撤退。传完令后,贺炳炎一人一马往回走,却突然碰上了几十个溃散的敌军。贺炳炎毫不畏惧,高声叫道:“缴枪不杀!红军优待俘虏!”

这几十个敌军刚打败仗,手里的子弹都打完了,但见贺炳炎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孩子,就想过来活捉他。贺炳炎见状,举起大刀就冲了过来,手起刀落,将领头的军官一刀斩于马下。又回来一个冲锋,又有两个敌人命丧当场。其余的敌军见状,都吓得跪在地上求饶。

就这样,贺炳炎单枪匹马俘虏了几十个敌军,被贺龙通报全军表扬。

还有一次,贺炳炎率领骑兵大队趁敌方大军外出,闯入城中,缴获了不少物资。等回来后,却发现不见了司务长。此时,敌方大军已返回城中,如果回去找,肯定将陷入重围。贺炳炎让骑兵大队都原地不动,自己单枪匹马又闯入城中,找到司务长后,将他一把提上马,挥舞着大刀杀出一条血路,无人敢挡。

1933年时,贺炳炎被肃反派打成“改组派”成员,开除党籍。一天,“肃反”队员将贺炳炎五花大绑,准备交到行刑处。这时,前方传来消息:敌人来势汹汹,我军抵挡不住,师长要求先借贺炳炎一用,等敌人打退之后再送还!

贺炳炎被松绑后,要回自己的大刀,率领敢死队员冲上前线,几个回合下来,敌军溃退。

贺龙得知后,将主持肃反的夏曦叫来,大声问:“贺炳炎要是反革命,他打仗能这么拼命吗?”夏曦无言以对,只得将贺炳炎放回。

1935年11月,在攻打瓦屋塘的战斗中,贺炳炎的右臂被炮弹弹片击中,血肉模糊。回到阵地后,军医一检查,发现右臂的骨头全都打碎了,只能截肢。但当时医疗条件太差,没有麻药,没有消毒水,甚至连截肢的手术锯都没有,怎么办?

贺龙看着昏迷不醒的爱将,咬了咬牙,说:“用锯木头的锯子!”于是,军医找来一把已经生锈的锯子,用煮沸的盐水消了消毒,又叫来好几个力气大的警卫,将贺炳炎紧紧地按住。

刚割了几下,贺炳炎就疼醒了,看了看大家,立刻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大家正想安慰他,却听他对几个警卫说:“都靠边!”又对军医说:“大胆锯,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说完,要来一条毛巾,塞在嘴里。

手术整整用了2小时16分钟!贺炳炎浑身早已被冷汗湿透,但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当手术结束后,嘴里的毛巾已经变成了碎片。

当贺炳炎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时,激动地举起左手向毛主席敬礼,毛主席连忙把他的手放下来,说:“贺炳炎同志,你是独臂将军嘛!今后你就免掉这份礼吧!”从此,贺炳炎成为我军唯一一位特批不用敬礼的将军。

如此硬汉、铁汉,自然性格也极为暴烈。据廖汉生将军回忆,1947年黄龙战役中,贺炳炎负责攻打耙子山阵地,因敌人火力太猛,打了好久也没打下来。这时,彭德怀打来电话,质问贺炳炎:“为什么还没有打下来?”

众所周知,彭老总性格暴躁,尤其在战场上,骂人都是家常便饭,没有人敢顶半个不字,但贺炳炎敢。

当时贺炳炎正在气头上,一听彭老总的电话,也火了,大声说:“部队伤亡大,有困难!”

就这样,两个性格火爆的人在电话里对骂起来,最后贺炳炎气得把电话都摔了。好在彭老总虽然脾气火爆,但从不背地整人,贺炳炎也没有受到处分。

1960年7月1日,贺将军在成都因病不治,与世长辞,年仅47岁,是开国上将中去世最早的。追悼会时,二十万军民自发来为贺将军送行,追悼会开到一半时,突然天降大雨,但没有一个人离开。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我来说点什么吧!
  • 评论总数: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mingre.com 官方QQ交流群: 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