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春秋战国 > 韩非子寓言,韩非子的寓言

韩非子寓言,韩非子的寓言

日期:2017-09-20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一、郑袖不妒

【原文】

魏王遗荆王美人①,荆王甚悦之。夫人郑袖知王悦爱之也②,亦悦爱之,甚于王。衣服玩好,择其所欲为之。王曰:“夫人知我爱新人也,其悦爱之甚于寡人,此孝子所以养亲,忠臣之所以事君也。”夫人知王之不以己为妒也,因为新人曰:“王甚悦爱子,然恶子之鼻,子见王,常掩鼻,则王长幸子矣。”于是新人从之,每见王,常掩鼻。王谓夫人曰:“新人见寡人常掩鼻,何也?”对曰:“不已知也。”王强问之,对曰:“顷尝言恶闻王臭③。”王怒曰:“劓之④!”夫人先诫御者曰:“王适有言必可从命。”⑤御者因揄刀而劓美人⑥。(韩非子的寓言)

【注释】

①遗:赠送。荆王:即楚王。诗赋中常指楚襄王,传说中有襄王与巫山神女恋爱的故事,见宋玉《高唐赋序》、《神女赋序》。唐沉佺期 《巫山高》诗之二:“神女向高唐,巫山下夕阳;裴回作行雨,婉娈逐荆王。”②夫人:古代诸侯的妻子称夫人,后来尊称一般人的妻子,以及下人对主人妻子的称呼。现在多用于正式场合。③顷:刚才,不久以前。尝:《广韵》曾也。④劓(yi):原意为古代割鼻之刑。《玉篇·刀部》:“劓,割也。”⑤适:如果,假如,假定。可:应当,应该。⑥揄(yú):挥动,拿出。

【译文】

魏王又送给楚王一个绝色的美人,楚王的心很快就被魏美人迷住了。楚王的夫人郑袖,内心非常嫉妒,对外却表现出比楚王还要喜欢她,珠光宝气的衣服珍玩,一切都让魏女挑选,然后送给她。郑袖的这些假象,完全蒙蔽了楚王,楚王对郑袖说:“夫人知道我喜欢新来的美人,你能顺承王意、爱王之所爱,喜爱她却甚于我了,这是孝子赡养父母,忠臣侍奉君王的行为啊!”

郑袖确信楚王不再怀疑自己嫉妒魏美人了,便暗地里加快了设计加害魏美人的步伐。因此,对魏美人说:“楚王非常宠爱你,但不喜欢你的鼻子,小女子去见大王的时候,要掩住自己的鼻子,这样就会经常受到楚王的宠幸了。”(韩非子的寓言)

于是,魏美人毫不戒惕地听从郑袖的话,每次见楚王时,都掩住鼻子。楚王对郑袖说:“新美人来见我,经常掩住鼻子,这是为什么呢?”郑袖故意遮遮掩掩,假装糊涂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其中的缘故。”楚王丝毫没有意识到郑袖的构陷,不知不觉地落入了郑袖精心设计的圈套,硬要追问个水落石出。郑袖窃喜时机终于等到了,便加油添醋地回答说:“不久前曾经听她说过,不喜欢闻到王的臭味。”楚王一听怒不可遏,大声喝道:“把她的鼻子割下来!”

由于郑袖事先曾经告诫侍卫说:“楚王如果有什么命令,必当立即执行。”所以,未等楚王息怒,侍卫顺势挥刀,便把美人的鼻子割掉了。

【说明】

《韩非子》全书共10余万言,是先秦法家的代表作。全书有寓言故事三四百则。作者善于巧妙地运用寓言故事来说理,而取材于社会现实、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或民间故事的寓言,则是韩非子对社会现象深入仔细观察后提炼出的,这些生动的故事,虽然出自特定的环境,但蕴含着深刻的哲理,其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结合,给人以智慧和启迪。因此,书中许多寓言故事早已深入人心,有的成为脍炙人口的成语典故,如<自相矛盾>、<讳疾忌医>、<守株待兔>、<郑人买履>、<老马识途>等,更是耐人寻味、警策世人,所以流传数千年仍被广泛引用而不衰。

张松如先生(笔名公木)说:“韩非子寓言故事集的一个最明显特征,就是比较全面而系统的反映了韩非子的历史观、社会观、文艺观以及方法论和认识论,可以说,读韩非子寓言故事,几乎等于读了一部法家思想辑要。”

<郑袖不妒>这则寓言故事,出自《韩非子·内储说下》。韩非子借以说明‘人主失诛,大臣成私’的道理。

二、夫妻祈祷

【原文】

卫人有夫妻祷者,而祝曰:“使我无故,得百来束布。①”其夫曰:“何少也?”对曰:“益是②,子将以买妾。”(韩非子的寓言)

【注释】

①束:《易·贲》:束帛戋戋(jiān)。子夏传:“五匹为束。”(匹,四丈也。—《说文》)。②益:多,富,富裕。是:很,非常。

【译文】

卫国有一对夫妻向神灵祈祷,并且恭恭敬敬地跪在神前三叩九拜,虔诚地向神提出真诚的期望,妻子念念有词地祷告:“仁慈的神啊!但愿保佑我们平安无事,并赏赐我能得到一百来束布。” 她的丈夫在旁边埋怨道:“为什么求这么少一点点呢?”妻子回答说:“唉!太多了,你就会拿去买个小老婆。”

【说明】

<夫妻祈祷>这则寓言故事,出自《韩非子·内储说下》。韩非子认为:人与人之间利害关系不同——即“利异”,不仅君臣之间的利益不同甚至相悖,而且在金钱的驱使下,夫妻之间亦各怀异心。

三、子罕辞玉

【原文】

宋人或得玉①,献诸子罕②,子罕弗受。献玉者曰:“以示玉人③,玉人以为宝也,故敢献之”。子罕曰:“我以不贪为宝,尔以玉为宝。若以与我,皆丧宝也。不若人有其宝。”稽首而告曰:“小人怀璧,不可以越乡,纳此以请死也④。”

子罕置诸其里,使玉人为之攻之⑤,富而后使复其所。

(本故事出自《春秋左传·襄公十五年》)

【注释】

①或:或,有也。—《小尔雅·广言》。无定指,与“某”相近。有一天。②诸:是古汉语中使用广泛的兼词,即“之于”或“之乎”的合音。子罕:春秋时期宋国的司城(掌管工程建筑的官),又名乐喜。③玉人:雕琢玉器的工匠。稽首:古时的一种跪拜礼,是‘九拜’中最恭敬的。《周礼·春官·大祝》有所谓“九拜”的说法,排在第一的,也是最恭敬的叩拜礼就是稽首。稽,稽留。叩头至地停留多时,则为稽首。④纳:收藏,保存。请:愿意。⑤为之攻之:治理,加工。

【译文】

春秋时期有个宋国人,一天偶然挖到了一块美玉,连忙跑去献给掌管工程建筑的新任‘司城’子罕。没想到却碰了一鼻子灰,子罕执意不收。献玉的人笑着说:“这块宝玉,我悄悄拿给雕琢玉器的工匠鉴定过,他认为绝对是块难得一见的珍宝,我才敢拿来敬献给您这样德高望重的人,大人您还是收下吧!”

子罕义正严辞地回答道:“我把洁身自爱、不贪图财物的操守视之为宝,你则把这块玉看作是宝。假如你把美玉给了我,我又贪婪地收下你献的美玉,我们两人岂不是都丧失了自己拥有的‘宝’吗?不如各自珍视自己认为最宝贵的东西吧!”

子罕的这一番话,说得献宝人满脸愧色,叩头至地多时,然后缓缓对子罕说道:“大人啊!小民献玉,并不是要攀附权贵。您可知如今恶贼猖狂,而我在南山偶得此宝,远近皆知。小人若怀藏着宝玉,走不出乡里就会遇到危险,保留着它就等于自己找死。我还是把它送给大人您吧!这样我就可以在回家的路上免遭杀身之祸了!”

子罕明白了献玉人的苦衷,就把他安置在城里住下来,而且把美玉收下,放在安全的地方,然后让玉工精雕细琢,再卖出去,把钱全部给了献玉的人,让他成了一个富翁。最后安安全全地送他回家,还派人加强缉盗,保证百姓安宁。献宝人千恩万谢,欢天喜地返回家里,四乡百姓都敬佩子罕不占不贪的高尚品质。“子罕辞玉”的佳话从此流传开来。

四、狗猛酒酸

【原文】

宋人有酤酒者①,升概甚平,遇客甚谨,为酒甚美,悬帜甚高②,然不售,酒酸怪其故③。问其所知闾长者杨倩④,倩曰:“汝狗猛耶?”曰:“狗猛,则酒何故不售?”曰:“人畏焉。或令孺子怀钱,挈壶瓮而往酤⑤,而狗迓而龁之,⑥此酒所以酸而不售也。”

夫国亦有狗,有道之士,怀其术而欲以明万乘之主⑦,大臣为猛狗,迎而龁之。此人主之所以蔽胁⑧,而有道之士,所以不用也。(韩非子的寓言)

(本故事节选自《韩非子·外储说上》)

【注释】

①酤(gū)酒:卖酒。②升:量酒的器具。为:酿造。③怪其故:对这种料想不到的事情感到奇怪。④问其所知:向有学问的人请教。闾(lǘ):邻里。⑤挈(qiè):用手提着。瓮:盛酒浆的坛。⑥迓(yà):《尔雅》:迓,迎也。即冲着。龁(hé):咬。⑦明:帮助开导。⑧蔽胁:蒙蔽控制。

【译文】

宋国有个酿酒的生意人,他开的酒家,量器精准公平,对客人服务周到恭谨,而且酒香味美,店外悬挂的酒旗高扬醒目。

按理说,这个酒家一定会生意兴隆,可恰恰相反,他家的酒常常发酸变质却卖不出去。

店主也对这种情况感到奇怪,冥思苦想找不出原因,只好去向邻里中有学问的杨倩老人请教。杨倩老人问他:“您家店铺里的看门狗很凶吗?”店老板迷惑不解地说:“狗的确很凶,但如此好酒为什么卖不掉呢?”杨倩老人笑道:“人家怕你的恶狗呀!有的人叫自己的小孩怀里揣着钱,提着酒壶、抱起酒坛,上你家去打酒,而你的恶狗却冲着顾客龇牙咧嘴咬人,多可怕呀!你的酒再好,还有多少人敢来买呢? 所以,直到发酸也卖不出去。

一个国家也有恶狗,有道德有才干的人,身怀绝佳的治国方略与理想,想去帮助、开导大国君王,而那些大臣就像恶狗一样,龇牙咧嘴挡道咬人。这就是君王受蒙蔽受控制,而有道德有才干的人,不能得到重用的原因啊!

五、鲁相嗜鱼

【原文】

公孙仪相鲁而嗜鱼①,一国尽争买鱼而献之,公孙子不受。其弟子谏曰②:“夫子嗜鱼而不受者,何也?”对曰:“夫唯嗜鱼③,故不受也。夫即受鱼,必有下人之色④;有下人之色,将枉于法;枉于法,则免于相。虽嗜鱼,此不必致我鱼⑤,我又不能自给鱼。即无受鱼而不免于相,虽嗜鱼,我能长自给鱼。”此明夫恃人不如自恃也,明于人之为己者不如己之自为也⑥。

(本故事节选自《韩非子·外储说下》)

【注释】

①公孙仪:复姓公孙,名仪。战国鲁穆公时的丞相。②弟子:门徒(亲受业的高第生称弟子,转相传授不直接受业的普通学生称门生,统称为门徒或诸生)。谏:规劝。③唯:因为。④即:假如。下人之色:指仰承别人的脸色。⑤此:这样。不必:未必,不一定。致:送给,给予。⑥为:帮助,治理。(韩非子的寓言)

【译文】

战国鲁穆公时,公孙仪做了鲁国丞相。他特别喜欢吃鱼,一国上下能够接近他的人,都争相买来一筐筐活蹦乱跳的应时鲜鱼进献给他。但是,公孙先生一概拒收。他的门徒有些不解,规劝他说:“先生特别喜欢吃鱼,又不肯接受别人的馈赠,这是为什么呢?”

公孙仪语重心长地告诫弟子说:“正是因为我喜欢吃鱼,才明确拒绝别人送鱼。假如接受别人的鱼,难免就会仰承别人的脸色。仰承别人的脸色办事,将会走上违法的道路,违法就会被罢免相位甚至入狱蹲监,这样一来虽然想吃鱼,未必还会有人无缘无故地送鱼给我,我又失去了俸禄,吃鱼的机会就没有了。如果我不接受别人送的鱼,清清白白做人,堂堂正正为官,就不致于违法而失掉相位,这样我虽然爱吃鱼,还有足够的俸禄,能够长期供给自己吃上多种多样美味可口的鱼。”

公孙仪清醒自律、廉洁守法的思想品格,在这里明白告诉人们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依靠别人,不如依靠自己’;而且明白告诉人们,‘需要别人的帮助,等着别人来监督,不如自己管好自己’。

六、田婴城薛

【原文】

靖郭君将城薛①,客多以谏。靖郭君谓谒者无为客通②。齐人有请者曰:“臣请三言而已矣!益一言,臣请烹。③”靖郭君因见之。客趋而进曰:“海大鱼。”因反走。君曰:“客有于此。”客曰:“鄙臣不敢以死为戏。”君曰:“亡,更言之。④”对曰:“君不闻大鱼乎?网不能止,钩不能牵,荡而失水,则蝼蚁得意焉⑤。今夫齐,亦君之水也。君长有齐阴⑥,奚以薛为?失齐,虽隆薛之城到于天,犹之无益也。⑦”君曰:“善!”乃辍城薛⑧。

(本故事节选自《韩非子?说林下第二十三》)

【注释】

①靖郭君:本名田婴,战国时齐国宗室大臣。田婴是齐威王的小儿子、齐宣王庶母所生的弟弟,田文(孟尝君)之父。齐湣王即位三年时,赐封田婴于薛邑,故称薛公,号靖郭君。城薛:城:动词,筑城。薛:春秋时诸侯国国名。战国时为齐所灭。地在今山东省滕州南。滕州市有“薛国古城”。②谒(yè)者:泛指传达通报的奴仆。③请者:拜访的人。三言:三个字。益:多。有于此:有,等候,等待。④亡:通“毋”。可译为“不”、“不要”。更:连续,接续。⑤荡:平坦。⑥阴:《释名》阴,荫也。荫庇。⑦隆:本义:高。隆,丰大也。—《说文》。⑧辍(chuò):中止,撤销,舍弃。

【译文】

春秋时齐湣王赐封田婴于薛城,号靖郭君。靖郭君到薛城后,准备大筑城墙。一些贵族的门客、策士,大多认为这样做,既劳民伤财又会引起齐王的猜疑。纷纷上门劝阻。靖郭君命令负责传达通报的奴仆,不要为那些前来劝说的人通报放行。

齐国有个非常聪明的访客,想了一出奇招,他首先用极富诱惑力的惊人之语制造悬念,对靖郭君说:“臣下请求说三个字就行了!多一个字,情愿把我投入锅中煮死。”这一招果真引起了靖郭君的好奇心,因而破例接见了他。

齐人赶快上前禀告说:“海大鱼。”然后转身就走。靖郭君对这三个字,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赶忙说:“客人请等一等,留下把话说完吧!”齐人说:“卑微的小臣,不敢把自己的生死当儿戏啊!”靖郭君说:“不要走,继续说吧!”

齐人见进言的时机成熟了,于是有条有理地回答道:“您没听说过海中大鱼的故事吗?鱼网不能拦阻它,鱼钩不能牵绊它。可是,在平坦无水的地方,连小小的蝼蛄和蚂蚁,也可以在它面前得意忘形了(韩非子的寓言)

如今,强大的齐国,就是您的水呀!如果您永远有齐国的荫庇,还筑这小小薛城的城墙干什么呢?假如您失掉了齐国的保护,即使把薛城的城墙筑得与天一样高,又有什么用呢?”

靖郭君听了这番话,觉得很有道理,高兴地说:“对!”于是,放弃了在薛城筑城墙的打算。

七、郢书燕说

【原文】

郢人有遗燕相国书者①,夜书,火不明,因谓持烛者曰:“举烛。”云而过书“举烛”②,举烛,非书意也,燕相受书而说之③,曰:“举烛者 ,尚明也④,尚明也者,举贤而任之。”燕相白王,王大说⑤,国以治,治则治矣,非书意也。今世举学者多似此类。

(本故事节选自《韩非子?外储说上》)

【注释】

①郢(yǐng):春秋战国时楚国都城。在今湖北省江陵县纪南城。郢人:借指楚国人。遗: 动词。给予,送交。遗书(投书;寄信) ②云:说话。过书:错写。③说:解释。④尚明:尊重贤明之人。⑤白:禀告;报告 虚吏白州,州白大府。―唐·柳宗元《童区寄传》。说:同‘悦’。

【译文】

楚国郢都有一个人,夜里急着给燕国丞相写信,一边思考一边写着。由于烛光昏暗,就命令持烛的下人‘举烛’,意思是使明烛高照,写信才看得清楚。那时,他脑子里想着‘举烛’,嘴里念道‘举烛’,不知不觉地竟把‘举烛’二字,误写在信上了。随后又未经仔细检查,就急急忙忙把信送了出去。

信寄到燕国,丞相读来读去,对‘举烛’二字,百思不得其解。然而堂堂燕国丞相,又没脸面去向别人请教。只好自作聪明胡乱解释一通,说:“楚人之才的确高深莫测,这‘举烛’二字真是用得太妙了。原来是希望我有明亮锐利的眼光,尊重贤明之人,也就是要选拔任用有才德、有见识的人。”

燕国丞相,把他穿凿附会的理解,禀告燕王,燕王非常高兴地采纳了丞相的意见,广纳贤才,一段时间燕国曾治理得很好。

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楚人误书,燕相谬解。误打误撞,竟成了燕国的国策。不过,这只是一种侥幸罢了,不足为训。可是,当今推举那些所谓治学的人,大多近乎于这种类型啊!

八、卫人嫁女

【原文】

卫人嫁其子而教之曰①:“必私积聚。为人妇而出②,常也。其成居,幸也。③”其子因私积聚,其姑④以为多私而出之。其子所以反者⑤,倍其所以嫁⑥。其父不自罪于教子非也,而自知其益富⑦。今人臣之处官者皆是类也。

(本故事节选自《韩非子·说林上》)

【注释】

①子:这里是指女儿。古汉语中,“子”可指“儿子”也可指“女儿”。②出:指“休弃”,被婆家逐回娘家。古代宗法制度之一,女子有“无子、淫逸、不事公婆、口舌、盗窃、妒忌、恶疾”等七种情形之一的,可被夫家休弃,称为“七出”。③成:犹终也。幸:指侥幸。④姑:旧时妻称夫的母亲为姑。如翁姑,即公婆。⑤所以反者:所以,犹可以。反:同“返”,“被赶回来”。 ⑥倍:指加倍,超过。所以:用以,用作。嫁:指嫁妆。女子在出嫁时带到丈夫家里的钱物。⑦罪:这里作动词用,责备。非:过失。⑧自知:知:同“智”,自认为聪明。

【译文】

卫国有个极其贪婪的人,在嫁女的时候,教唆女儿说:“到了夫家,一定要抓住机会悄悄积攒私房钱。因为做人家的媳妇,被婆家休弃逐回娘家,是常有的事;那些能共同生活白头到老的,算是侥幸得见的了。”

卫女在父亲的唆使下,乘便私下积聚钱财。她的婆母毕竟更为老练,很快就掌握了卫女私下聚敛钱财的证据。虽然婆母也知道这类事情是一种普遍现象,只是觉得卫女积的太多了,因而把她赶回娘家。

卫女失去了丈夫也没了脸面,但她返回娘家时带回的钱财,比出嫁时所带去的嫁妆,有了成倍的增加。

父亲以女儿的幸福为代价,不但不责备自己对女儿教育的过失,反而自认为聪明,使自己增如了财富。

现在,那些贪婪无耻的臣子们,居于有权势的地位,他们的为官敛财之道,都是这类情况啊!

九、庸客致力

【原文】

人为婴儿也,父母养之简,子长而怨;子盛壮成人,其供养薄,父母怒而诮之①。子、父,至亲也,而或谯或怨者,皆挟相为而不周于为己也②。

夫贾庸而播耕者③,主人费家而美食,调布而求易钱者④,非爱庸客也⑤。曰:如是,耕者且深,耨者熟耘也⑥。庸客致力而疾耘耕者,尽巧而正畦畤者,非爱主人也,曰:如是,羹且美,钱布且易云也⑦。此其养功力,有父子之泽矣,而心调于用者,皆挟自为心也⑧。故人行事施予,以利之为心,则越人易和⑨;以害之为心,则父子离且怨。

(本故事节选自《韩非子?外储说左上》)

【注释】

①简:粗糙马虎,简单粗暴。诮(qiào):通“诮”。责备。②谯:《广雅》呵也。怒责,呵斥。挟:怀着。相为:相助;相护。③贾庸:贾,这里指出卖。庸:古同“佣”,受雇用。④调布(diào bù):赋税款。《隋书·刘昉传》:“劫调布以为牟甲,募盗贼而为战士。” 求易:求,选择。又通“逑”。聚合,集中。《说文》“逑,敛聚也。” 易:变成。⑤庸客:受雇而为人耕作的人。⑥曰:为,是。如是:如此,这么,像这样。耨:刺地除草。熟耘:熟,认真细致地。耘:培土。在植物的根部垒土。⑦正畦畤:正,整治。畦畤(qí zhì):田块田界。钱布:钱币。布,古代一种铲形的货币。云:文言虚词,无实在意义。⑧功力:指雇工。心调于用:调(diào),动词,计算,耍弄花招。用:行事;行动。自为心:就是自然而成的“自利”之心。⑨越人易和:越:远也。《书·泰誓》予曷敢有越厥志。越人,即疏远的人。

【译文】

人在生长发育阶段,父母养育孩子简单粗暴,孩子长大了就会埋怨父母;儿子长大成人,对父母的供养数量太少,父母就会发怒责备儿子。父子之间有血缘之亲,然而有时也会责备埋怨。这是因为怀着依赖别人相助的心理, 认为对方尽义务不周到,就会责怪、埋怨对方。

出卖劳力受人雇用,与出钱雇用别人播种耕耘,就不一样了。佣工与雇主之间,只是劳力与金钱的交换关系。

雇主耗费家财置办美食,让雇工们吃上丰盛的饭菜;把交赋税的钱款都集中起来,按时发给他们工钱。这并不是因为主人喜爱敬重雇工,而是由于这样,耕地的人才会深耕达到表土下层,以利于农作物生长;刺地除草的人才会认真细致地在庄稼的根部垒土,以利于消灭杂草和虫害。

雇工全力快速地犁地除草,能用功尽巧整治田块田界,也并不是喜爱敬重主人,而是由于这样,吃的羹汤饭菜才会丰盛味美,还容易得到工钱。主人这样来供养雇工,有如父子之间的关怀照顾了。这是因为人的心理,都有一种首先算计私利而后行事的倾向,也就是怀着一种自然形成的“自利”之心。

所以,办事或给人好处,如果从利人可同时利己着想,那么即使关系疏远的人也容易和好;如果因为自己受了伤害,就老是想着伤害别人,即便亲如父子,也会离心离德而互相抱怨

十、中饱私囊

【原文】

赵简主出税者,吏请轻重①,简主曰:“勿轻勿重。重则利入于上,若轻则利归于民,吏无私利而正矣。”薄疑谓赵简主曰:“君之国中饱。②”简主欣然而喜曰:“何如焉?”对曰:“府库空虚于上,百姓贫饿于下,然而奸吏富矣。”

(本故事节选自《韩非子·外储说右下》)

【注释】

①请:请示。询问。②中饱:从中得利。指侵吞经手的钱财使自己得利。

【译文】

晋国的执政大臣赵简子派税官出去征税,负责税务的官吏向他请示征收标准。赵简主说:“不轻不重为好。税收重了,从事生产的收获或交易所得,过多上交官府,国家富足了,老百姓就会生活贫苦;税收轻了,从事生产的收获或交易所得,过多归于老百姓,就会民富而国穷。这件事,只要国家官员不从中图谋私利,就可以做到不斜不偏、不轻不重了。”

当时,有个叫薄疑的卫国贤人,对赵简子说:“依我看来,您的国家中饱。”

赵简子听得飘飘然,还以为簿疑夸奖自己的国家,达到了中等富裕水平呢!因此显出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故意问簿疑:“怎么个‘中饱’呢?”薄疑毫不隐晦地指出:“您的国家上面国库空虚;下面百姓饥寒交迫;而中间那些经手钱物和有权有势的贪官污吏,却利用工作之便,从中得利,将自己的腰包装得满满的啊!”

赵简子听了这番话,对自己的国家如此糟糕,感到非常吃惊!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mingre.com 官方QQ交流群: 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