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一木支队结局如何?发起卢沟桥事变的日军是怎样覆灭的?

一木支队结局如何?发起卢沟桥事变的日军是怎样覆灭的?

日期:2017-08-27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1942年8月21日凌晨2点,瓜达卡纳尔岛。只能听见雨声的寂静午夜,被划过天际的一颗绿色信号弹打破。一条叫做鳄鱼溪的小河两侧同时响起枪声,瓜岛战役的第一次陆上战斗,同时也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和日本陆军在太平洋战争中第一次地面交锋就这样打响了。

一木清直大佐率领八百余名士兵向美国人的防御阵地发起决死冲锋,试图在夜色掩护下,以勇猛的气势一举击溃敌人。

作为因在卢沟桥事变打响第一枪而获得嘉奖的一木,新的荣耀似乎正在眼前发出召唤。他所要做的,就是指挥部队把最拿手的夜战本领使用出来,将美国人赶到海里去。

就在几天前,联合舰队刚刚在萨沃岛海战中大获全胜,证明了这里的美国军队和东南亚那些手下败将没有什么区别。夜战加冲锋,这是日军一路所向披靡的法宝。战争开始以来,苦于没有机会一展身手的一木支队,这一次要在帝国版图的最前缘留下光荣的记号。

在鳄鱼溪的对面,美国海军陆战1师正严阵以待。过去几天里,种种迹象表明日军的进攻即将到来,但谁也不知道这支日本部队的实力。

在瓜岛战役开始阶段,运送补给的舰队在失去航母保护的情况下,没有将物资全部运送到岸就离开了战场,陆战队员们手头可用的资源实在是捉襟见肘,他们甚至拆掉了附近种植园围栏的铁丝网以加固防线。

陆战1师的小伙子们大多是刚刚入伍的新兵,他们在珍珠港事件后加入军队。这一天,是他们的第一次考验。

双方都缺乏兵力食物装备,但日本人太傲慢轻敌

1942年8月,刚刚在中途岛取胜的美国人在太平洋上终于有了主动出击的能力。日军在所罗门群岛修建机场极大地威胁美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的运输线,美军发动了旨在占领瓜岛、图拉吉岛和佛罗里达岛的“瞭望台行动”。

8月7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登陆瓜达卡纳尔岛时,岛上只有负责修建机场的少量日军,日本人在这一天前从没接到美军即将发起进攻的情报,完全没有做好战斗准备,未发一枪便躲到了深山之中。

占领机场后,美军迅速修建了防御阵地,并派出侦察部队在机场周边进行巡逻。8月12日,陆战队修好了日本人的机场,为了纪念中途岛战役里英勇牺牲的洛夫顿•亨德森少校,他们把这座机场命名为亨德森机场。

8月20日,陆战队223战斗机中队(即仙人掌中队)抵达亨德森机场,开始与日军战机不断周旋。

日本指挥官们相信瓜岛并不是美国人的战略重点,因为8月7日之后再没有后续大规模的登陆行动。他们派出了日本陆军第7师团第28联队,在联队长一木清直的指挥下进攻瓜岛,试图夺回机场和岛屿的控制权。

第28联队共1250人,是刚刚结束的中途岛战役中原定的登陆作战部队之一。在中途岛战役失败后,第28联队返回日本短暂休整,随即被派往特鲁克岛驻扎。

8月19日凌晨,一木支队的第一梯队分别乘坐6艘驱逐舰在瓜达卡纳尔岛的泰武角登陆,此地位于美军最近的防御阵地以东30公里。

此时,陆战1师的11,000名美军已经建立了一个围绕亨德森机场的环形防御阵地,陆战5团3营防御滩头阵地的最西端;陆战5团1营防守隆加岬和隆加河河口;陆战1团3营防守滩头阵地中段防线;陆战1团2营驻守滩头阵地的最东端和鳄鱼溪(当时地图标注错把鳄鱼溪标注为泰纳鲁河)沿线3公里长度的防线。

由于战线长,兵力不足,各陆战团只保留了一个连作为预备兵力。

除了兵力不足,装备和食物的缺乏也令海军陆战队的防御捉襟见肘。8月8日晚间弗莱彻撤走航母的命令,让负责两栖登陆的里士满•特纳少将不得不中断了运送补给品的计划。

只有5天的食物被运到岛上,即使加上日本人留在机场的大米和鱼罐头,海军陆战队也只有14天的粮食。为了节约物资,他们每天只吃两顿饭。

陆战1团2营没有得到足够的铁丝网来加固防线,他们在鳄鱼溪东侧只安置了一条象征性的单股铁丝网象进行防御,而这还是从附近种植园的畜栏上拆下来的。

一木支队的补给情况更差,第一梯队每个人携带250发子弹和7天口粮,重武器只有2门70毫米口径步兵炮。

不过他们有着日本军人的骄傲,作为打响了中日战争第一枪的一木清直,在太平洋战争开始以来并没有获得战斗的机会,而是在作为关东军的成员驻扎在满洲。太平洋战争初期日军的不断胜利肯定让他羡慕不已,战事发展的顺利也让一木产生了轻敌的情绪。

一木支队第二梯队的1411人和日本陆军第36旅团预计将于4天和10天后抵达瓜岛。为了抢夺头功,一木清直决定不等后续,只用第一梯队的力量发起进攻。他留下116人留守泰武角的日军基地,带领其余800人向东进发。

他预计前方有规模七千人左右的美军陆战队,这是对美军实力的低估。但即便如此,以八百人进攻七千人,这在任何军事教材中都会得到“愚蠢”和“不自量力”的评价。

一木清直何以有信心取胜?这是一位擅长夜战的军官,曾在日本陆军步兵学校做过关于夜战的专题讲座。他的计划就是在深夜发动强攻,穿透美军防线。

日军以卵击石

海军陆战队通过当地土著得知日军在瓜岛登陆。8月19日,陆战1团1营A连派出一支60人的巡逻队向东进发。同一天清晨,一木清直也派出了一支34人小分队,向西侦察美军的防御阵地。

两支部队在午后相遇,经过1个小时的战斗,美军以3死3伤的代价打死了31名日军,缴获了重要情报——他们确信这是一支新近登陆的日本陆军部队,并且即将对亨德森机场发起进攻。

日军小分队的3个幸存者回到大部队后,一木知道己方已经暴露,为抢占先机,他决定立即以全部兵力发起进攻。他命令部队连夜行军,在8月20日晚间抵达了鳄鱼溪东侧。

美军的听哨很快便监听到了日军的行动,陆战1团2营所有人员立即进入了临战状态。同时,预备队陆战1团1营进入2营南侧阵地,协助进行防御。美军重火力包括5门37毫米口径反坦克炮,24门75毫米口径榴弹炮,12门105毫米榴弹炮以及8门81毫米口径、12门60毫米口径迫击炮。

日军那两门可怜兮兮的步兵炮的威力,大概只和美军81毫米迫击炮相当,而且射速更慢。

8月20日夜,瓜岛上空阴云密布,热带的雨水时断时续地下着,整个岛屿陷入了黑暗和寂静之中。鳄鱼溪的两岸都是平坦的草地,溪水较深不易通过,但在入海口处形成泻湖,有一个环状的沙堤可供人通行。

一木支队的大部分兵力集中于东岸的一个半岛式沙岬上,周围散布的棕榈树为他们提供了掩护。美军的散兵坑则在西岸沿着河流流向分布呈“S”型展开,防御阵线全长约1.8公里。

凌晨2点,日军的一枚绿色信号弹发射升空,战斗打响。

一木支队的第2中队率先发起进攻,他们喊着“万岁”冲向沙堤,随即被迎面而来的陆战队火力所压制。美军将机枪和37毫米反坦克炮部署在了正对沙堤纵向的方向上,反坦克炮不断发射榴散弹,造成了日军先头部队的重大伤亡。

沙堤最西端的通道是日军攻击的重点目标,此战之后,3名机枪手因顶着日军火力坚守阵地而被授予“海军十字勋章”。

美军依靠强大的火力抵挡住了日军的第一波进攻,战斗暂时陷入了沉寂。

趁着这个时机,陆战1团2营指挥官埃德温•A.波洛克中校将预备队G连派上战场,消灭了个别突入美军阵地占据散兵坑的日本士兵。波洛克穿行在阵地中,对每一个士兵说:“尽量趴低点,要瞄准,不要放空枪。”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gugong.net 官方QQ交流群: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