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血战鄱阳湖

血战鄱阳湖

日期:2018-01-05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公元1363 年7 月,朱元璋率水军战舰由江 西松门(今江 西新建北130公里)赶到湖口,发现他的老对头陈友谅已将全部水军撤到鄱陽湖里,湖口空无一人。他不觉暗暗高兴,对身边的军师刘基说:“这呆头鹅又失算了,湖口是鄱陽湖流入长江 唯一出口,我扼住了湖口,等于扼住了他的咽喉,这一仗,他输定了。”

血战鄱阳湖

 

“呆头鹅”是朱元璋讥讽陈友谅的口头禅。他们原来都是元末农民起义军的领袖,在和元军作战中,曾是同一战壕里的战友。元朝政府被打垮后,他俩为争夺天下成了冤家对头。3 年前,陈友谅率水军战舰从江 州(今九江 ) 沿江 东下,逼近朱元璋占据的应天(今南京),企图一举消灭朱元璋。朱元璋令部将康茂才用诈降计,诱使陈友谅进入他的埋伏圈,把陈友谅打得落花流水。陈友谅坐了小船,拼死突围,才逃了条命。他的指挥船也被朱元璋夺了。陈友谅逃得仓惶,将康茂才写给他的诈降信遗于船上。朱元璋拿着这封信笑了起来:“陈友谅真是呆头鹅,愚蠢到如此地步,哪有不败之理!”但陈友谅这呆头鹅并不服输。他养精蓄锐,决心要报这个仇。不久前,他接到探子奏报,张士诚围攻红中军首领小明王,朱元璋亲自领兵去安丰(今安徽寿县)救援去了。真是天赐良机,陈友谅集中兵力60 万人,决定乘虚东下, 先攻朱元璋军据守的洪都(今南昌),再从九江 顺流而下直捣应天,洪都统帅是朱元璋的亲侄子朱文正,他率领土卒,据城死战,陈友谅攻城三个月都没攻破。这三个月给朱元璋赢得了时间,他迅速击退了张士诚,把小明王迎到滁州居住,随即将所有能够调动的部队全部集中到应天,总计兵力20 万人,由他率领开赴江 西援救洪都。陈友谋久攻洪都不下,听到朱元璋来了的消息,便撤围东下,进入水面空阔的鄱陽湖迎战。

再说军师刘基听朱元璋骂陈友谅是呆头鹅,流露出轻敌情绪,觉得有必要提醒他,就说:“陈友谅违逆天意,必败无疑。但是,他有60 万兵力,我们仅20 万,斗败他还得一场血战。他从洪都退入鄱陽湖,并不是胆怯,而是自恃水军比我们强大,妄图以已之长攻我之短。他造了几百艘战船,大船可客3000 人,小的也能容2000 人。新招募的甲士也都进行了训练,勇敢善战。

咱们尽是一些小船,论实力比陈友谅差得多,万万不能轻敌呀!”

朱元璋望着茫茫无边的鄱陽湖,但见远处水面上。陈友谅的大战舰,黑压压一片犹如湖中突出的岛屿一样,船上的灯火,映得湖水通红,隐隐约约,还传来鼓号声。朱元璋不禁皱起了眉头,他问刘基:“那么,依你之见,如何才能击败陈友谅这呆头鹅呢?”刘基说:“打胜仗的诀窍无非是勇谋二字,主公智勇双全,陈友谅有勇无谋,怎能跟你匹敌呢?”

朱元璋仔细品味刘基的话,忽然大悟,拍了个巴掌,说:“对了,我们船虽小,但胆儿勇气不小,只要将士个个不伯死,又肯用计谋,就不伯陈友谅船儿大!”他转身吩咐亲兵:“弄几尾湖鱼煮煮,再开几坛好酒,把徐达、常遇春、廖永忠一干将领统统叫来,我要和他们饮个痛快!”

皓月当空,朱元璋和诸将坐在小船上,饮酒食鱼聊天闲叙。晚风习 习 ,湖水拍岸,小船在波浪里颠簸着。朱元璋指指被夜幕染得灰蒙蒙的湖水,长叹一声,说:“这回跟陈友谅这呆头鹅开战,打胜了,我们还可以继续吃鱼喝酒,输了,可要葬身鱼腹罗!”

常遇春说:“主公何必叹息,陈友谅是我们手下败将,葬身鱼腹的是他!”

徐达说:“主公,当今天下形势。要么主公统一天下坐龙廷,要么陈友谅独霸天下,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就在鄱陽湖这一仗。陈友谅无德无才,那配登九五之尊。为了主公得天下,为了黎民百姓免受战火之苦,从此安居乐业,我等愿随主公和陈友谅决一死战,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徐达的话,代表了众人的心思,诸将纷纷附和。有一个叫韩成的偏将,话说得急,不慎将鱼刺鲠在喉咙里,憋得红头胀脸的,朱元璋忙给他捶背,帮他把鱼刺咳出来。韩成感动得热泪盈眶,说:“主公,我愿替你去死!”朱元璋笑着说:

“韩成,别人都说你相貌长得像我,你怎能轻易说死呢?等打下江 山,你要随我一起享受荣华富贵呢!”朱元璋端起酒怀,说:“诸位兄弟,我朱某不才,没给你们带来大富大贵,这回我发誓,消灭陈友谅,一统天下后,我要在应天府大兴土木造功臣楼,让你们过神仙日子!”

众将领高兴得笑了起来,情绪空前高涨。这顿舟上酒宴,可以说是战前的小型誓师会。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鄱陽湖中的康郎山响起了阵阵战鼓。康郎山是陈友谅的临时指挥所,他三更就命令各船煮饭,将士们饱餐之后,他就指挥战舰向湖口移动。开始挑战了。陈友谅联结巨型战船为降,楼橹高十余丈,舰队一字儿排开,用铁链连在一起,竟有十几里长,像一座水上长城。而朱元璋的水军,却尽是些小船,一些将士被陈友谅的气势吓得脸色都变白了。朱元璋坐在指挥船里,镇定自如,他望望左右将士,忽然哈哈大笑,对刘基说:

“我看陈友谅真是呆头鹅,他将这么多大船首尾相接,这样不利于进退,要击破它是很容易的。”

刘基知道朱元璋故意这样说,是为了鼓舞士气,也就笑着说:“我还当陈友谅有多大本事呢,兵刃来交 ,就联舟自保了。这时若有勇士,披坚执锐,乘小船限他周旋,他的阵势立刻就大乱,大船上的人一个个会跌下湖里去喂鱼的!”两人一唱一和,把一些将士的惧怕打消了。

朱元璋见诸将都有了勇气,便命令徐达、常遇春、廖永忠等人分率20队船舰,向陈友谅出击。陈友谅哪里把这些小船放在眼里,命令联结在一起的大船齐头并进,其势如排山倒海,撞翻了一百多只小船。战斗第一天,朱元璋吃了败仗。第二天,朱元璋的指挥船冲在前面,组织各船队向大船放箭。

陈友谅发现了朱元璋的指挥船,便令骁将张定边围攻朱元璋,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活捉。正在和敌人酣战的徐达见情况不妙,连忙调转船队去保卫朱元璋。

朱元璋毫不畏惧,驾船灵活地指挥战斗。正当两军厮杀得白热化状态时,朱元璋的指挥船突然在一片沙滩上搁浅,船底像被胶住一样动弹不得。张定边大喜,高声叫道:“朱元璋跑不掉了,弟兄们,活捉朱元璋赏黄金千两”!

士兵们齐声呐喊,摇舻云集,把朱元璋团 团 围住。朱元璋指挥船上的将领宋贵、陈兆先等人,舍命抵抗,身中数十槍,先后倒毙在船头。眼看全船要当俘虏,朱元璋不由得害伯起来,背脊里冒出一阵阵冷汗。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相貌和朱元璋酷似的偏将韩成对朱元璋说:“宋贵、陈兆先都死了,为保主公脱险,我愿代死,请你快将战袍脱下,让我穿上。”朱元璋沉吟不答。这时,只听得敌军要朱元璋投降的呐喊一阵紧似一阵,流矢在船头乱飞,韩成焦急地说:“公主快听我的话脱下战袍,否则,全船将士都要同归于尽,大家都死去有什么益处呢?”

朱元璋不得已,只好脱下战袍,让韩成换上。韩成把朱元璋的幅子戴在头上,深情地对朱元璋看了一眼,说道:“主公自重,韩成去了!”

朱元璋很不忍心韩成去代死,但事在燃眉,不得不由他去。

韩成冲出船舱,站在船头,高声叫道:“陈友谅听着!我朱元璋今日败在你手里,只有一死。不要再为了你我俩人,劳师动众,让天下生灵无辜被杀戳了?我今日且让你威风,我认输了,你看你看..”说到看字,扑通一声,竟投入水中去了。

张定边以为真是朱元璋兵败自杀,连忙下令打捞尸体,好向陈友谅表功,攻势稍稍缓了下来。这时,徐达、常遇春等人听说朱元璋投水,拼命杀过来报仇,张定边只顾注意士兵打捞尸体,没防备常遇春拉弓搭箭,嗖地一箭正好射中他的额头。张定边一声惨叫,倒了下去,士兵们见主将受伤,顿时慌了手脚,无心再战,保护着张定边后退而去,徐达等人乘机向朱元璋靠扰,见朱元璋没有死,喜出望外,朱元璋命令士兵下水挖沙,推船脱离了浅滩,总算幸免于难,这时,时已日暮,朱元璋下令鸣锣收兵。

康郎山水战后,朱元璋冷静地考虑了全面情况,为了防止割据苏州的张士诚乘虚袭击基地应天府,他命令大将徐达回守应天府,及时作了正确、妥善的战略处置。后方安顿好后,他和军师刘基及诸将商议怎样才能挽回败局,夺取胜利。部将郭兴献计说:“三国时,诸葛亮破曹操的连环船,用的是火攻,我们何不用火攻破陈友谅的铁索连环船?”

朱元璋说:“这办法好。不过,火攻全仗风势,顺风正好,万一是逆风,岂不烧了我们自己的船!”

刘基在一旁笑着说:“主公放心,我观察天象好久了,今日黄昏便有东北风起!”

朱元璋大喜,说:“军师真是诸葛亮转世,借来东风!”他决定用火攻破敌。

黄昏,夕陽在水天之际慢慢西沉,晚霞洒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像铺了一湖金灿灿的绸缎。水鸟贴着水面在觅食,欢乐地叫着。湖面上吹起了东北风。朱元璋命令水军将领廖永忠、俞通海率水兵驾驶七条渔船出发。船上装满芦苇柴薪,中放火药,上置草人,伪装成水军将士,而真正的水兵则躲在草人下的挡板后面。再在各条船的船梢上系一只轻快小船,准备点火之后乘小船撤走。

七条渔船顺风顺水,向陈友谅的大船划去。陈友谅的哨兵站在高大的船头上,先是紧张了一阵子,后来见渔船上只有几个士兵持戈而立,也就松了口气,根本没把小渔船放在眼里,他们耐心地等待渔船靠近,以便活捉生擒。

有人把此事报告陈友谅,陈友谊赶到船头观察,发现渔船越驶越近,觉得可疑,忙命兵士射箭。谁知那渔船上的士兵直挺挺地站着,一个也射不到。等陈友谅发现那些士兵都是穿了盔甲的草人时,渔船已贴近大船。渔船上嗖嗖地抛过来数十只铁钩,牢牢地搭住大船。躲在挡板后的廖永忠、俞通海命令士兵将船中浸透了油渍的芦苇和火药硫磺点燃,然后,纷纷跳进船稍后的轻便小船,一溜烟似地撤走了。渔船里的芦苇火药烧起巨大的火焰,很快也把大船烧着了。陈友谅忙命士兵扑灭火焰,怎奈风急火烈,四面燃烧,几乎扑不胜扑。他们的大船都用铁链锁在一起,仓促间难分开,大火蔓延开来,全军乱作一团 。此时,常遇春率领的战船又从两边包抄过来,那船桅上用竹竿挑着一个怪物,形如百姓盛粮的大笆斗,用芦苇和布包扎,里面贮着火药和火蒺藜,名曰“没奈何”。等靠近陈友谅船只,点燃火线,烧断悬索,“没奈何”就落入敌船中爆炸,将船炸毁。陈友谅的战船四面燃烧,变成一条火龙。天色已黑,熊熊大火把鄱陽湖映得通红,胜似那夕陽晚霞。朱元璋不失时机地率战舰主力全面出击,大败陈友谅,烧毁对方巨型战舰数百艘,斩首二千余人。陈友谅的两个兄弟和大将陈普略均被烧死,他本人也被吓得惊慌失措,丧魂落魄。

陈友谅气得咬牙切齿,当夜与部下计议说:“朱元璋太狡猾,用火攻折我大军无数,此仇一定要报。我见他的座船,樯是白色的,明日出战,望见白樯,大伙全力围攻,杀了他方解我心头之恨。”部众领命。次日清晨,又一次水战爆发,双方酣战三、四个小时不分胜负。陈友谅指挥水军向有白樯的船进攻,谁知,朱元璋冲在前面的战船的船樯,统统是白色的,辨不出那条船是朱元璋乘坐的指挥船。这是刘基的计谋,目的是为了混淆敌人视线,保护指挥船。不过,既然是指挥船,总会露出蛛丝马迹,陈友谅还是找到了它,命令士兵瞅准指挥船放火炮。这一切被警惕地注视着敌方一举一动的刘基发现了,他跃起大声呼叫:“不好,主公快换座船!”朱元璋来不及细问,急忙跳上另一条船,但闻一声巨响,原先那船已被击碎。为了挽救危局,廖永忠、俞海通两位水军将领率领6 条战舰直插敌阵,他们攀登敌船,逢人便杀,见物就烧,一会儿就绕出了陈友谅军的舰队,竟然丝毫未受损伤。他们的骁勇,鼓舞了朱元璋所有将士,使他们勇气倍增,拼命围攻大船。陈友谅的战船高大,行动迟缓,经不住朱元璋将士杀一阵,烧一阵,很诀就垮掉了,士兵们不是被烧死,就是落水淹死。陈友谅至此,狼狈已极,亏得张定边拼命救护,才冲出重围。他只好收拾残余战舰撤退,不敢再战。

此后,两军开始对峙,谁也不轻易发动进攻。不久,陈友凉的两员大将又投降了朱元璋,内部不稳,力量更加削弱。陈友谅又气又恼,下令把战争中抓来的俘虏统统杀掉。朱元璋闻讯,却反其道而行之,将俘虏全部送还,受伤的还给敷上好药,从而大得人心。陈友谅军内部分崩离析。

两军对峙这一月之久,陈友谅舰队被困湖中,军粮殆尽,计穷力竭,危在旦夕。陈友谅妄图孤注一掷,从湖口突围,转入长江 ,再奔武汉大本营。

朱元璋早已严阵以待,陈友谅左冲右突打不开生路。朱元璋唯恐陈友谅逃走,亲自指挥追击。陈友谅边退边向朱元璋指挥船密集射箭,有一箭射中朱元璋的座椅,朱元璋下意识地惊叫一声。陈友谅以为射中了朱元璋,将头伸出船舱张望,被朱元璋部将郭英一箭射死。当朱元璋听到陈友谅中箭身亡时,高兴地说:“呆头鹅已死,天下安定矣!”

庆功时,朱元璋感慨万千地对军师刘基说:“这次大战,我们以20 万人马击败陈友谅60 万将士,何等艰险哟。如今虽是胜利了,我们却也损兵折将了十余万人,许多猛将壮士是为我而死的呀!要不是他们舍命搭救,我早已葬与鱼腹了。”说着,泪如泉涌。

上一篇:戚继光平倭寇
下一篇:血战贝鲁特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gugong.net 官方QQ交流群: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