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大海战-萨拉米斯海战

大海战-萨拉米斯海战

日期:2017-12-19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温泉关陷落,波斯陆军长驱直入。希腊人现在唯一的希望寄托在海上。

在希腊,很久以来就流传着太陽神的一个预言:希腊的命运要靠木墙才能挽救!马拉松之战发生后的10 年内,雅典人一直没有放松对波斯的戒备。

大海战-萨拉米斯海战

 

他们建造了保卫雅典外港比里犹斯港和雅典城的“长墙”。不过,雅典执政官提米斯托克利斯对古老的预言有自己的解释。他对大家说:希腊的未来在大海上,太陽神所说的木墙就是大船。他因此力排众者,执意扩充雅典海军。

他用罗马尼亚银矿的收入建造了150 艘三层桨座的军舰,并征集水手,日夜操练。这一支强大舰队的建立,雅典一跃而成为爱琴海上第一流海权强国。

就在斯巴达人与波斯人在温 泉关展开激战的时刻,以雅典海军为主体的希腊联合舰队,也正在优卑亚岛北端的阿尔特米西恩湾与波斯舰队交 锋。

希腊人把战舰摆成一个月牙形,第一回合就成功地阻止了波斯海军的进攻,击沉敌舰30 艘。但是,尚未开始下一步行动,从内海突然驶来一条快船。

船来停稳,一个军士就跳过船舷,闯进海军将领们正开会的统帅部船舱,带给海军一个坏消息:温 泉关陷落,斯巴这王阵亡,波斯军正向雅典开进。于是,希腊联合舰队无心再战,不得不在沉沉夜幕的掩护下立即拔锚转舵,退向南方的萨拉米斯海峡

雅典的妇女和儿童部被紧急疏散到亚哥斯的特洛辛和本国的萨拉米斯岛;青壮年男子都被动员起来,拿起武器登上了战舰。等到一心要找雅典人洗雪马拉松之耻的薛西斯疯狂扑来时,雅典已经人去城空。

薛西斯气急败坏,放起一把大火,顿时把一座全希腊最富庶的城市化为一片瓦砾。同时,尾随而至的波斯海军也绕过优卑亚岛,掠过阿提卡,来到雅典的外港比里犹斯。他们水陆呼应,大有气吞山河,踏平希腊之势。

由于萨拉米斯湾就在雅典城西埃莱夫西斯湾的南面,气势汹汹的波斯军吓坏了一些希腊人。当时全体希腊联合舰队都集结在萨拉米斯海峡的东端,共有366 艘三层桨座战舰和7 艘50 支桨的老式战舰。大家对光凭这么一点兵力,能否打败波斯大军毫无信心。谣言四起,军心浮动,失败的情绪像瘟疫一样在海军官兵中蔓延开来。是战是逃?就连联合舰队的司令、斯巴达的将军欧里拜德斯也拿不定主张,他听任一些水手把家小和粮食搬上战舰,随时扯起风帆远逃它方。

希腊舰队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这时,有一个人挺身而出,他,就是统率着雅典海军的提米斯托克利斯。要不是当初斯巴达一些盟友的反对,他也许会当上整个希腊联合舰队的司令官。提米斯托克利斯这个人,坚毅、勇敢、机智,刚刚30 岁,就当选为雅典的执政官了。这次希腊海军从优卑亚撤退时, 他让人在海岸的石头上到处刻下文告,劝说波斯军队里希腊人不要进攻他们祖辈的国家,最好反戈一击,弃暗投明;而且告诉他们,如果因条件限制而一时做不到,那就不要参战或在战斗中消极对待。提米斯托克利斯这样做,目的显然在于分化瓦解敌人,或者使波斯营垒里的希腊人中途起义,或者使薛西斯不信任他们,不让他们参战。

那天,提米斯托克利斯来到欧里拜德斯的舰上,建议立即召开军事会议,商讨战略。会上发言时,他先将欧里拜德斯恭雏了一番,鼓动起欧里拜德斯这种作为斯巴达军人的荣誉感;接着他又慷慨陈词,反复强调狭窄的萨拉米斯海峡对希腊联合舰队的有利之处。他认为,波斯战舰虽多,萨拉米斯海峡能充分限制其优势,而且波斯战舰船体笨重,缺少灵活性,水手们也不熟悉海峡特点和航路;希腊人正好相反,在最难航行的地方都能进退自如。提米斯托克利斯面色严峻地说:“我们的舰队在窄海中作战,可以以少胜多。如果撤出萨拉米斯,只好在开阔的水面上决战,很可能全希腊都同归于尽。”

提米斯托克利斯这时候是孤立的。舰队里几乎所有的海军将领都主张退保科林斯海湾,以保全伯罗奔尼撒半岛。所以提米斯托克利斯话音未落,科林斯人阿德曼塔斯站起来反唇相讥说:“一个没有祖国的人是不应当多说话的。”

阿德曼塔斯的话一下子激怒了提米斯托克利斯。他厉声回答:“只要雅典有现在手中的200 艘战舰,我们就有比任何希腊城邦都大的城邦。因为在希腊,没有哪一个城邦能同它匹敌。如果你们不听我的劝告,那么我将带着我们的人民到意大利去。你们失掉了我们这个同盟者,将会后悔莫及!”

这最后一句话,震动了所有在座的将领。现在他们才深深地意识到,不只是雅典需要他们,他们更需要雅典。威胁生效了,联合舰队司令欧里拜德斯决心一拼。

9 月22 日,希腊海军将领又开会讨论作战方案。除了欧里拜德斯,众将领再次发生动摇,并且准备了贝壳想以投票的方式否决提米斯托克利斯的计划。会议开了很久,有个人竟然愤怒地站起来,举起手杖要打他。提米斯托克利斯平静地说:“我让你打,只要你肯听我的话。”可是,无论他怎样费尽口舌地劝说,众人都不为所动。

战机眼看就要失去,提米斯托克利斯悄悄退出会议。他随后叫来自己的一个贴身卫士,悄悄地叮嘱了几句话,又交 给他一封密信,神色非常庄重。

再看波斯方面:薛西斯现在是以胜利者的姿态暂歇在雅典外港。22 日下午,送信的那个希腊人来到波斯舰队的驻地求见薛西斯。他对薛西斯说:雅典舰队的统帅提米斯托克利斯派他送信来,是背着其他将领干的;又说提米斯托克利斯是多么仰慕波斯大帝的莫名。薛西斯拆开希腊人带来的那封信,信上说:现在希腊人已成惊弓之鸟,正准备从萨拉米斯向外逃跑。他们内部意见分歧。即将发生内讧。如果你现在把希腊人堵在海峡中,一定会取得空前的胜利。

薛西斯斥退送信人后,他陷入了沉思:难道雅典人真不想打仗了?会不会是给自己设下的陷阱?他踱来踱去,分析这是真还是假?他觉得希腊全境除了伯罗奔尼撒半岛外,大部分都被他荡平;斯巴达陆军在温 泉关遭到重创,雅典陆军随同他们的都城一块儿灰飞烟灭,阿尔特米西恩海战也一定给希腊舰队留下了难忘的教训。他们玩弄诡计只能是自掘坟墓。薛西斯这么想着。

不一会儿,又有两个波斯间谍跪见。他们的报告和提米斯托克利斯信上所述的情况完全一致。薛西斯得意地笑了,他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根据间谍情报,萨拉米斯海峡西口没有设防,足以证明希腊人不想决战。

薛西斯立即给埃及分舰队下了一道秘密命令:从南方绕过萨拉米斯岛,全速前进,封锁海峡西口。

第二道命令:让所有战舰集结抛锚,解除战斗戒备,让士兵们纵情 玩乐。

入夜,薛西斯突然又下达了第三道命令:让波斯联合舰队所有的舰只起锚出航,前往萨拉米斯海峡东口。

9 月23 日凌晨,波斯舰队对希腊联合舰队的合围顺利完成。海峡西端, 200 艘埃及战舰已经按时到达指定位置,堵死了希腊联合舰队的退路;海峡东端,800 多艘波斯战舰排列成三列,将海面遮盖的严严实实,一条小鱼也别想漏过去。薛西斯意在必得,把指挥权交 给皇后兼海军司令阿提米西亚,自己则在皮劳斯河口旁的一个山丘上搭起帐篷,安下宝座,悠悠然准备隔岸观战。

希腊人还在为是战是跑的问题争论不休的时候,一位反对过提米斯托克利斯的将领突然从门外冲进来,他气喘吁吁地喊道:“停止你们的辩论,准备战斗吧!波斯舰队已经堵死了海峡全部出口,我们被包围了。”所有将领们听到这个消息都大惊失色。提米斯托克利斯会心一笑,昂然站了起来。他详尽地陈述了自己拟定好的作战方案,最后对大家说:“这一仗要么打胜,要么就是舰队和希腊的彻底毁灭。”

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被逼到绝境的希腊联合舰队在提米斯托克利斯的指挥下迅速展开了阵形:科林斯分舰队开往海峡西端顶住埃及分舰队的冲击;主要力量集中在海峡东端,180 艘雅典战舰在左翼,16 艘斯巴达战舰在右翼,其他城邦的战舰在中央。

波斯舰队排成一字长蛇阵逼压过来。步步推进的过程中只有一个小意队:海峡的中间横着一个叫普西塔利亚的海马状小岛,把海峡口一分为二,宽的一侧有1200 米,窄的一侧只有800 米。波斯陆战队占领这个仅宽1800米的讨厌的小岛没费吹灰之力,但波斯大舰队不得不分成两股从小岛旁边绕过,排列整齐的队形一下子被打乱了。舰多道窄,不能展开作战的队形,只能前后连成长线。其时又刮起了大风,波涛翻滚,使得这些战舰像醉汉一样摇晃不定几乎要失去控制。这时,严阵队待的希腊联合舰队划起长桨,呐喊着从海峡中杀了出来。

决定性的战斗是在左翼展开的。一般接一艘的雅典战舰飞快地穿过腓尼基分舰队和海岸之间的水面,就在薛西斯眼皮底下向海峡口驶去。当时,波斯大帝薛西斯正坐在帐中饮酒作乐,盘算着在隆重仪式上如何接受希腊舰队的投降呢。他的身旁已经站着一个手执纸笔的史官,开始记录下波斯人打败希腊人的经过了。腓尼基的战舰以为希腊人要夺路而逃,立即上前阻截,哪知雅典海军舰首突然齐转,以决死的姿态朝笨拙地挤成一团 的腓尼基舰队冲来。

古希腊著名的悲剧家埃斯库罗斯曾亲自参加了这次海战。他后来在悲剧《波斯人》中用波斯人的口吻十分精彩地描述道:

“当白日的光明骏马飞跃到大地上,

从敌方响起阵阵吼声。

像是高唱凯歌,

那岛上的崖石,也清脆地传出回声。

我们知道中计了,

大家害怕起来。

因为敌人并不是唱着悲壮的战歌去突围,

而是奋勇地出来迎战。

这时候我们听见震天动地的呼声——

希腊的子孙们,前进吧!

解救你们的祖国,解救你们的妻儿们吧,

解救你们祖国神灵的祭坛,

解救你们祖先的神殿和坟墓,

现在这一切都在危急之中!”

那时木质划桨战舰的战斗,主要靠船头的冲角撞击对方。雅典的新式三层桨座战舰长40~45 米,170 名划桨手分别固定在上中下三层甲板上,速度快,机动灵活性强。舰首的水下部分包着铜套,形成一个锐利的金属冲角;舰首还有一根约5 米长的包铜横木,在对敌船作斜线冲击的时候,可以破坏敌舰的挠桨。而波斯舰队仍然是一些慢速度、灵活性差的老式战舰。

波斯人也缺乏海战经验。在阿尔特米西恩湾和希腊舰队对峙之前,波斯人由于舰只太多无法全部靠岸。就把它们分为8 排,船头向海船尾朝岸。谁知一天夜里狂风大作,这场大风一直刮了三天三夜,大海沸腾起来,那些靠岸的舰只被推到岸上:具它舰只只好随风浪摆布,有的被打入海底,有的则互相碰撞,成为碎片。希腊人未动一刀一槍,波斯人就白白损失400 条战舰和无数附属船只。后来为了包抄希腊联合舰队,波斯海军统帅派了200 艘战舰迂回南下,结果又遭遇飓风,全军覆灭,一事无成。两次风暴摧毁了波斯舰队的一半,现在临时补充上的战舰,都是从当地掠夺来的。

波斯的海军和陆军一样,都是地道的杂牌军,不仅没有统一的装备,没有统一的训练,而且离心离德,士气消沉。全部的千艘战舰中,只有300 艘是较为忠诚的腓尼基人的战舰。然而波斯人依靠的腓尼基人,航海经商是内行,海上作战的本领却是差劲得很。提米斯托克利斯机智地指挥雅典战舰从敌方舰船一侧紧紧擦过,把它们的划桨从一边齐齐折断。许多腓尼基战舰就成了在海上团 团 转的陀螺,只能被动挨打。雅典战舰然后就调过船头,用冲角狠狠刺入腓尼基舰的腹部,这一艘艘敌舰被一截两段,很快沉入海底。

遇到大型敌舰,雅典人便打接舷战。每艘雅典战舰上都配有18 名陆战士兵,其中14 名是装备有或长或短的铁标槍和重剑的重步兵,4 名为弓箭手, 都是久经沙场、格斗勇敢的精兵。他们跳上敌舰奋力砍杀,直杀得对方尸横甲板,血流满船。

一番激战,腓尼基舰队抵挡不住,前锋后撤。而刚从小岛绕过来的波斯增援战舰并不知道战况,它们笛鼓齐鸣,军官们激励水手拼命划桨,猛往前冲,这样好在国王面前炫耀他们的忠诚和勇敢。正值顺风,鼓成满帆的后援战舰冲入海峡,正好同败阵的前锋舰只撞个正着,这下非但不能相救,几百艘波斯战舰在狭窄的海峡里反而乱成一堆,给雅典人增加了乱中取胜的机会。

现在的问题是雅典舰队进展大快,对中央舰队和斯巴达舰队都失去照应。虽然斯巴达人擅长单兵格斗,毕竟他们的舰只寡不敌众。提米斯托克利斯果断命令他的舰队甩下混乱的腓尼基战舰,横越海峡,直取波斯舰队左翼的背后。

波斯左翼舰队发现势头不妙,抛弃中央落荒而逃。这样,波斯舰队的中央就完全陷于希腊联合舰队全部战舰的前后夹击之中,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波斯皇后兼海军统帅阿提米西亚站在旗规的甲板上,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指挥的中央舰队被切割得七零八落,残存的波斯战舰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左冲右突;极目所视,四周是欢声雷动的希腊战舰。她见败局已定,就吩咐旗舰撤退,但哪里还能杀出重围呢?她自己也被一艘雅典战舰盯上了。日暮途穷,阿提米西亚只得命令旗舰攻击挡在自己前面的另一艘波斯战舰,用尖角船头把它撞翻。混战的形势下,希腊战舰上的士兵误以为波斯中央舰队的旗舰是自己一方或者是倒戈的波斯同盟军的战舰,还齐声为它喝彩。当那艘雅典战舰调转船舵离去时,阿提米西亚才狼狈地逃出缺口,拾回了一条命。

“我手下的男子都变成了妇女,而妇女却变成了男子。”波斯大帝后来这样扼腕感叹。

薛西斯在山头上从头到尾目睹这场海战的经过,眼睁睁地看到波斯舰沉没的沉没,被擒的被擒;落水的波斯士兵大多数因不会泅水而葬身鱼腹。侥幸游到岸上的也都当了希腊人的俘自。八个小时的激战,波斯舰队有200 艘战舰被击沉,50 艘被俘虏;许多高级将领,包括薛西斯的一个兄弟,都在这场海战中丧命。残陽西下,萨拉米斯海峡中漂瞒了死尸、破船板、断桨残舵,满天的血霞和满海的血水映成一片凄惨的红色。薛西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庞大舰队失败得如此之惨,不由得捶胸顿足,失声恸哭,把自己华丽的皇袍扯得七零八落。

面对现实,薛西斯不得不开始考虑整支远征军的前途。一来失去可靠的海上补给,一支庞大的陆军最简单的生存必需品都难以维持;二来害怕希腊海军会乘胜直捣赫勒斯滂海峡,断了他的归路。于是,他仰天长叹,下令残存的战舰迅速撤到赫勒斯滂海峡,保证陆军安全返回。几天后,薛西斯除留下三分之一的兵力驻守爱琴海北岸的马其顿和色雷斯待机而动外,其余兵力全部缩回了小亚细亚。

萨拉米斯海战扭转了整个战局;第二年,以斯巴达军团 为核心的希腊联军又在普拉太亚彻底击败波斯陆军;从此战争的主动权完全被希腊人所操纵,最后不仅将波斯人彻底驱逐出欧洲,而且还解放了长久被波斯占领的小亚细亚沿岸各希腊城邦。公元前449 年,战争双方签订《卡里阿斯和约》, 持续约半个世纪的希波战争至此正式结束。

上一篇:亚历山大远征
下一篇:马拉松之战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gugong.net 官方QQ交流群: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