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趣闻 > 薛宝钗和林黛玉“和解”的心理秘密

薛宝钗和林黛玉“和解”的心理秘密

日期:2019-03-04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红楼梦》研究者中,一向有“左黛右钗”或者“左钗右黛“,以及“钗黛对立”和“钗黛合一”等等的争论。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不妨认为由于钗黛个人都有对爱情与婚姻的想往,而大观园中合适的男性只有贾宝玉一人,所以彼此之间难免有所猜忌,有所芥蒂,甚至一定程度的争夺。此前宝黛之间的种种争吵怄气,钗黛之间的种种心结,大都因此而生。但黛玉经过诉肺腑的爱的洗礼,内心的矛盾已获致解决。宝钗由于元春表礼于前、贾母夸赞于后,地位稳如泰山,自然无须再和黛玉争雄。正是在这样的作品情节和人物性格逻辑发展的情境下,钗黛和解了。

 第四十二回,贾母和刘姥姥的闹戏唱完了,闹得贾母也病了,经王太医诊治无妨,大家才放下心来。刘姥姥也满载而走了。喧闹的大观园又平静下来。不料宝钗把黛玉招到蘅芜院,说:“你跪下,我要审你。”原来贾母设宴大观园、鸳鸯宣读牙牌酒令的时候,黛玉两次接令,用的都是《牡丹亭》和《西厢记》的唱词,一句是“良辰美景奈何天”,另一句是“纱窗也没有红娘报”。宝钗于是对黛玉大大教诲了一番,告诉她女子应以针黹的事为主,不可看这类杂书,以免移了性情。

到四十五回,因系秋令,黛玉的病愈加严重,每日咳嗽不停,就不再出门了。书中说及至宝钗等来望候她,说不得三五句话又厌烦了。但有一次是个例外,宝钗从医理的角度分析黛玉的病情,认为应该多吃冰糖燕窝粥。这让黛玉大为感动,说道:“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心地纯洁的黛玉完全被薛宝钗俘虏了,当面自我检讨,当面认错。而且由燕窝的话题,黛玉第一次意外地罕见地毫无遮拦地讲起了贾府的复杂的人际关系。

黛玉说道:“你方才说叫我吃燕窝粥的话,虽说燕窝易得,但只我因身上不好了,每年犯这个病,也没什么要紧的去处。请大夫,熬药,人参肉桂,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这会子我又兴出新文来熬什么燕窝粥,老太太、太太、风姐姐这三个人便没话说,那些底下的婆子丫头们,未免不嫌我太多事了。你看这里这些人,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他们尚虎视眈眈,背地里言三语四的,何况于我?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如今我还不知进退,何苦叫他们咒我?”

黛玉讲的入情入理,句句都是实情。但她忘记了,老太太多疼的人里面,除宝玉和凤丫头之外,相当时间黛玉也是一个,这从宝黛大吵贾母为之揪心就可以看出来。况且搬入大观园之前,宝黛都睡在贾母身边的小暖阁里,这个待遇,宝钗就比不上了。其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那次的大发作,就和看到贾母过分关心宝黛有一定关系。可是黛玉竟当着宝钗的面,如此直言无讳、毫无忌惮的诉说,未免太不考虑听者的心理感受了。

黛玉如此坦诚的向宝钗全抛自己的一片心,宝钗又如何呢?

第一,黛玉当面认错,宝钗未置一词,没有任何反应。第二,黛玉剖析自己在贾府的艰难处境之后,宝钗只回应了一句话:“这样说,我也是和你一样。”这是一句不很真诚的话。所以黛玉说:“你如何比我?你又有母亲,又有哥哥,这里又有买卖地土,家里又仍旧有房有地。你不过是亲戚的情分,白住了这里,一应大小事情,又不沾他们一文半个,要走就走了。 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起小人岂有不嫌的。”宝钗对黛玉的反驳并没有表示不同意见。第三,宝钗对黛玉的剖析虽未加可否,却话头一转说:“将来也不过多费得一副嫁妆罢了,如今也愁不到这里。”试想这是什么话?仿佛黛玉和宝玉没任何关系似的,将来黛玉的结局是要嫁到贾府外面去。第四,宝钗表示以后她可以送给黛玉燕窝,黛玉高兴得“忙笑道”地说:“东西事小,难得你多情如此。”

两个人的谈话,我们直觉得黛玉简单,情真意真,心地透明。宝钗的表现,如果尚不能叫做虚情假意的话,大半也是虚情浮语。黛玉的内心世界完全为宝钗所掌控。方法是,先以理压人,晓以厉害,然后馈赠燕窝,收买其心。黛玉抛出交出的心,正是宝钗要收买的心。钗黛和解了,但不是公平的和解,而是昧明实理真相的一种模糊,只是暂时的和解。

宝玉感到了钗黛之间的微妙变化,一次他专就这个问题到潇湘馆请教林黛玉。不过他问的很含蓄,说:“我虽看了《西厢》,也曾有明白的几句,说了取笑,你曾恼过。如今想来,竟有一句不解,我念出来你讲讲我听。”黛玉觉得宝玉的关子卖的有文章,就说“你念出来我听”。宝玉说:“那《闹简》上有一句说的好,‘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这句最妙。‘孟光接了梁鸿案’这五个字,不过是现成的典,难为他这‘是几时’三个虚字问的有趣。是几时接了?你说说我听。”

黛玉听了禁不住笑起来,说他问的好,你也问的好。于是便将说错了酒令、送燕窝等过节向宝玉说了一遍。宝玉听后,一则说:“先时你只疑我,如今你也没的说,我反落了单。”二则说:“原来是从‘小孩儿口没遮拦’就接了案了。”其实宝玉的话大有意味。他是说黛玉说给宝钗的那一番话,其实是毫无避忌的小孩儿话。是黛玉一个人说的,宝钗如何态度,仍是个未知。宝玉并没因钗黛关系的变化而高兴。他开始察觉到时,甚至“心中闷闷不乐”。听黛玉说了,直接反应是“我倒落了单”。在这个问题上,宝玉显然比黛玉老练。

钗黛“兰言解疑癖”之后,大观园里有了一番新的热闹。薛宝钗的堂弟薛蝌和堂妹薛宝琴来了,实际上更壮大了宝钗的亲友团的阵容。相比之下,黛玉更见孤单。益发证明黛玉说给宝钗的话是真情实理,宝钗的回应是虚泛不实。同时宝钗懂医理,她恐怕已经知道黛玉的病已无医可治,他自然可以姿态更高一些,乐得坐享未来。黛玉呢,其实也预感到自己的病大半无望,但既得到了宝玉的心,也就没有什么可与人争夺的期待了。

钗黛和解其实与黛玉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亦不无一定关系。一个人身体不作美,精神心气自然就弱下去了。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我来说点什么吧!
  • 评论总数: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mingre.com 官方QQ交流群: 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