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南明实力明明远胜东晋、南宋,为何没能长期偏安南方?

南明实力明明远胜东晋、南宋,为何没能长期偏安南方?

日期:2020-09-06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编辑:国家人文历史 阅读:

公元1644年4月,崇祯自缢殉国。两个月后,福王朱由崧在留都南京称帝,国号续之曰“大明”,史称“南明”。然而,自朱由崧政权草创伊始至永历帝被戮于云南,历经“四帝一监国”仅18年,算上此后盘踞于中国台湾岛的明郑政权,南明纵向跨度也仅有39年。

同样是偏安政权,西晋为前赵所灭后,司马睿即逃往建康,以偏安方式再续晋朝大统一百余年;北宋为金所灭后,赵构逃往临安,也以偏安的方式再续宋朝大统一百余年。那为什么南明如此短命?是因为实力不够吗?

清朝学者戴名世曾感慨:呜呼,自古南渡灭亡之速,未有如明之弘光者也。地大于宋端,亲近于晋元,统正于李昪,而其亡忽焉。

这句话道出了南明比起前朝几个偏安政权的优势。首先,尽管中原地区和陕西、四川、湖北等地遭受了多年战争和灾害的创伤,但富甲天下的江南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这里仍然是明帝国物产最丰富、人口最密集、赋税最主要的地区;其次,南京原本就有一套留守的政府班底,在南京延续大明国祚的把握,要远远胜过仓惶奔赴南方的司马睿和赵构。最后,南京有开国皇帝朱元璋的陵墓,这是一种正统的象征,对明朝政府治下的臣民,是一个心理上的鼓舞。

1644年4月明朝灭亡后的南明形势图

总而言之,南明的政权基础、物质积累和军队保有量,比起东晋南宋,都更为优越。但遗憾的是,它在历史上只是昙花一现,个中缘由,值得思考。

统治者昏庸

崇祯皇帝在死之前并没有对身后的抗清大业有一个安排,因此,南明的皇帝福王朱由崧在没有经过任何考核的情况下匆匆上位。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完全不称职的统治者。当他的新宫殿兴宁宫落成之际,他令大学士王铎书写了一幅对联,这幅对联由弘光亲拟——万事不如杯在手,一年几见月当头。

朱由崧

由此可见,这位皇帝的的志向并非重整河山,北伐中原,而是醉生梦死,给自己营造奢华的生活。

他登基后,一是大选秀女入宫,让自己尽情的享受美女;当时民间就有人创作《拉郎配》这个戏剧,讽刺了弘光帝不顾国情、为了个人私欲而滥用国家资源进行全国范围的选妃活动。二是以原来的宫殿漏水为名,大事营造。由于他只当了一年皇帝就作了清军俘虏,许多宫殿在他下台时还在建设之中。他举行大婚时,其铺张更是登峰造极,单是一顶镶有猫眼石和祖母绿的礼冠,价值就高达白银十万两,这相当于五千名士兵一年的费用。另外,当时宫中辖下负责制作金银器的银作局,就有工匠多达千名,单是每个月的伙食费,就多达三千六百两,这还不算这千名工匠每天制作金银器具的花费。

由于皇帝的开销太大,政府财政变得十分拮据。为了解决财政困境,主持中央政府工作的马士英开动脑筋,公开出售官职和生员身份。他先是从广大士子开始,规定各府州县童生只要交一定的银子,就可以免试取得秀才资格,直接参加科举考试。此后,又明码实价地卖官,如武英殿中书九百两,文华殿中书一千五百两,拔贡一千两,内阁中书二千两。

一时间,江南的有钱人都纷纷花钱买官,哪怕是大字不识一个,也可以成为秀才。他们当官后,自己要想方设法的以权谋私,压榨百姓,加紧收回买官的投资。这些官员迅速败坏了南明政权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当时南京的一首民谣一针见血地讽刺道:

中书随地有,都督满街走。

监纪多如羊,职方贱如狗。

荫起千年尘,拔贡一呈首。

扫尽江南钱,填塞马家口。

统治者胸无大志,整个南明政权无法制定出一个抗清的具体战略规划,只能在被动中应付清军的不断攻击。相比之下,东晋建国之初,就积极派兵北上收复失地;南宋建国伊始,就派高级官员到河南河北联络收编抗金起义军,骚扰金朝腹地,不让金朝建立起稳固的统治。同时又派岳飞率军收复鄂北重镇襄阳,从侧翼威胁南下金军,从而有力地拱卫了东南之地。而反观南明,可以说毫无作为。

而且,弘光帝骄奢淫逸的做派,马士英卖官鬻爵的疯狂,引起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当时民间就流行这么一首民谣,“老天爷,你年纪大,耳又聋来眼又花。老天爷,你年纪大,你看不见人来听不见话。杀人放火的享受荣华,吃素看经的活活饿杀。杀人放火的享尽荣华,吃素看经的活活饿杀。老天爷,你不会做天,你塌了罢!老天爷,你不会做天,你不会做天,你塌了罢!你塌了罢!你塌了罢!”可见普通民众对弘光政府的刻骨仇恨。

人心不和,自然国势不安,君臣无能的情况下,南明哪里能抵御如狼似虎的清军呢!

高层持续内耗

大敌当前,国事危亡之际,南明政权的高层内部斗争焦灼,在持续的内耗中将整个国家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马士英作为拥立弘光帝上位的功臣,被弘光为兵部尚书兼凤阳总督,主持中央政府工作。而原本主持中央政府工作的史可法,被火速派到前线督战。

马士英取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后,立即让他的死党阮大铖复出。阮大铖罢官多年,此次再回政坛,首要之事就是报复压制了他近二十年的东林党人。东林党人与马士英本没有大过节,但马士英是个讲义气的人,既然东林党人与他的死党有不共戴天之仇,也就等于和他自己过不去,甚至公开说道:“若辈东林,犹借口防江,欲纵左逆入犯耶?北兵至,犹可议款。左逆至,则若辈高官,我君臣独死耳!”

影视剧中的马士英

另一边的东林党人,曾重点攻击朱由崧的父亲老福王。因此朱由崧登基后,东林党人担心他“或追妖书及梃击、移宫等案”,便不顾福王继统的合法性与社会舆论,意图以“立贤”为名拥立潞王朱常涝。

于是,明朝为祸已久的派系之争再次在南明政府里沉渣泛起。

除了政府内部的斗争,前线将领们的斗争也是此起彼伏。史可法设立的江北四镇,是指将高杰、刘良佐、黄得功和刘泽清四位原本活动于今天的山东、河南和江苏一带的总兵及所辖军队,在长江以北划分为四个相对独立的战区。江北四镇每镇定员三万,共计十二万军队。四镇之外,史可法以督师的身份驻扬州,居中调遣,直属三万余人。这总共十五万人,算是南明军队的主力。

江北四镇形势图

但是,这江北四镇的将领之间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爽快。高杰和黄得功向来不和,后来,高杰被调瓜州,他怀疑是仇人黄得功在整他,于是在不经过任何考证的情况下,就趁黄得功不备,发动突然袭击。如果不是黄得功的亲兵死命保护,再加上本人勇猛异常,估计他就死在这场自己人的突袭中了。

黄德功本来脾气就暴躁,要带领自己的属下与高杰决一死战。史可法只得出面当和事佬,自己拿出一笔钱赔付给黄得功。但是这只能将二人之间的仇隙暂时掩盖,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史可法本人披肝沥胆,死不旋踵,但是他的个人能力实在有限,无法将弘光政权从悬崖边拉回来。

四镇将领不和,黄得功和高杰更是势同水火,稍有误会便可能会大打出手。史可法只能和稀泥,却无法让将领们握手言和。当清兵大军压境之时,南明的重要将领却在自相残杀,不顾大局。夏完淳曾总结到:“朝堂与朝外不和,朝堂与朝堂不和,外镇与外镇不和,朋党势成,门户大起,清兵之事,置之蔑闻。”这样的朝廷如何能够不亡?

反观南宋,由于北宋是被金人直接灭掉,并且在靖康之变中,汉人受到了中国正统王朝亘古未有的耻辱。因此南宋政权视金人为不共戴天之仇敌,全国上下莫不奋力抗金。并且在长期的抗金战争中,宋军历练出了宗泽、韩世忠、岳飞等杰出将领,他们所取得的一系列胜利,保障了南宋朝廷的恢复,国家因此迅速在南方站住了脚跟。

清军强烈的进取心

南明政权内部腐败无能,藩王割据,同时,它的外部环境也远比东晋、南宋要复杂。尤其是南明的对手——清,要远比东晋、南宋的对手要强大。

东晋南渡后,中原地区陷入了军阀大混战,匈奴、鲜卑、羯、羌、氐五个胡人大部落相互攻伐,其实卷入的胡人远远不止五族,也不止史书所说的十六国。从西晋灭亡到鲜卑北魏统一北方,长江以北从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强大政权。这些国家之间斗得你死我活,根本就顾不上偏安一隅的东晋。直到前秦苻坚基本上统一北方,才率大军试图攻取江南,结果被已经稳定下来的东晋在淝水击败。

南宋能够苟且偷生,与金朝的南进政策有很大关系。金朝军事实力虽然强悍,但内部的政治制度还很原始,权力结构十分混乱。金朝实行的是一种贵族集体领导的勃极烈制度,这种制度在决策上总是互相掣肘,效率低下。金朝占领中原后,最高统治者完颜亶是跟弘光帝不相上下的昏君,嗜酒如命,滥杀无辜,最终为完颜亮所杀,而完颜亮却是另外一位昏君,吃喝嫖赌抽样样在行,最终被部下所杀。金朝高层混乱的政治局面,很长时间都没有稳定下来,这导致立国之初的血性早已消磨殆尽。宫斗中上台的官僚,不由自主的把重心放在内部斗争上,唯恐征战过多,引发武人独大,威胁自身权力,南征计划从此束之高阁。加上金朝还被北方崛起的蒙古所威胁,更是无心也无力跟南宋一较高下。

多尔衮画像

到南明时期,形势又发生了变化。以金人后裔自居的满人,早已深受中原政治文化的影响,建立起稳定的治国理念和政治方向。大权在握的多尔衮高瞻远瞩,他不仅采纳了汉族官僚范文程等人的建议,快速将首都从盛京迁移到北京,抢占政治上的制高点,还快速定下武力统一全国的方针。此后,清军居高临下,用一年时间扫平了北方的大顺军和明朝残余势力后,于1645年跃马跨过长江,攻取江南,一边随地设置官员,推行“以汉制汉”的统治,一边对南明势力穷追猛打,使惊魂未定的弘光朝廷都没有喘息的机会。

南明气数已尽

弘光政权灭亡之后,长江以南又先后出现了几个小朝廷领导抗清,分别是隆武政权、永历政权以及潞王监国政权、鲁王监国政权,在这几个先后出现的南明政权里面,领导人的表现大相径庭,其中只有隆武帝的表现可圈可点。隆武政权虽然在南明的历史上仅仅只存在一年,但据史书记载,隆武帝和贪图享乐、畏惧清军的其他几位南明皇帝、监国等不同,他以收复失地、重建明朝为己任,立志北伐。

然而隆武帝在军政大权上受制于郑芝龙。为了拉拢郑芝龙,隆武帝专门赐郑芝龙之子郑森为国姓,并为他改名成功,这也是郑成功后来誓死不降清的原因之一。但是郑芝龙是个机会主义者,他对抗清大业没有兴趣。尽管隆武帝广开言路、虚心纳谏、赏罚分明、爱民如子,但是郑氏家族却卖官鬻爵,大肆搜刮百姓,横毒凶暴甚至超过弘光朝的马士英,以至于"受害者延颈待清兵,谣曰'清兵如蟹,曷迟其来!"将隆武政权的民心丧失的一干二净。

郑芝龙画像

岌岌可危的情况下,政府内部还在争斗不休。文官集团东林党瞧不起武官集团郑氏家族。而且,东林党本身就是政商结合体,在商业上和郑芝龙有很深的矛盾。郑芝龙出身海盗,归顺明朝后更是一直把持着南方海商的命脉,所有海商出海贸易都要给他交税,在海贸上占取了最多的利益。东林党对郑芝龙的敌视,根据史书记载:芝龙初以海寇受抚,虽晋五等爵,与地方有司不相统属,闽士大夫辄呼之为'贼',绝不与通。明明郑芝龙已经一方大员、朝廷重臣,但东林党人还是称他为贼。

1646年,清朝贝勒博洛率清军攻打福建,本因统军御敌的郑芝龙却选择按兵不动,隆武帝只好命令东林党首领黄道周外出募集军队,但黄道周仓皇募集的流民百姓,没有经过像样的军事训练,战斗力非常弱。加上郑芝龙早已暗中与清兵约降,福建各关隘均无人把守。只一战,黄道周的“扁担军”就被清军击溃,全军覆没,隆武帝只能仓皇出逃。最后,隆武帝被清军俘虏,在福州的监牢内绝食而死。

隆武帝有雄心壮志,但是他无法整合抗清力量,只能坐视朝廷高层继续内耗。隆武帝这样颇有抱负与血性的皇帝尚且不能扭转乾坤,南明的灭亡似乎是命中注定。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