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红楼梦》里她完美得让旁人不敢亲近

《红楼梦》里她完美得让旁人不敢亲近

日期:2017-11-13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有趣的人,必是真实的人,是和自己的灵魂同步的人;

有趣的人,往往不惧他人的眼光,不忧他人的想法;

有趣的人,内心是极丰盈的,外在的真性情无一不是丰盈内心的流淌;

有趣的人,一身诗意,潇洒脱俗;

有趣的人一生都在做一件事:努力成为自己,或者,成为了自己。


《红楼梦》里她完美得让旁人不敢亲近


黛玉活的是真自我。

闲来无事,黛玉或俯身呆看一会儿修竹抽芽;或远目闲瞅一阵儿鸟禽沐水;或将鹦哥架挂在月洞窗外,依着生凉的几簟,隔着竹影参差的纱窗,教鹦哥素日所喜的诗词;或等燕子回巢与之呢喃。此时薛宝钗在干什么?省候贾母王夫人,承色陪坐;或探看园中姐妹;或做女红。

闲来无事,黛玉或围绕着篱笆倚着石头,独自低吟;或斜目倚栏自凭;或泪眼观花;或荷锄葬花;或残荷听雨;或在风雨秋夜挥洒一篇风雨词;或什么也不做,就对着窗前千竿竹闲抛泪珠。此时宝钗在干什么?省候贾母王夫人,承色陪坐;或者探看园中姐妹;或者做女红。

闲来无事,黛玉或同宝玉在落满桃花的石凳上共品西厢;或在潇湘馆里发春困幽情,细细长叹一声“每日家情思睡昏昏”;或高兴时精心地给宝玉做玉穗子;生气时把玉穗子绞的粉碎。此时宝钗在干什么?还是省候贾母王夫人,承色陪坐;或者探看园中姐妹;或者做女红。

“宝钗日间至贾母王夫人处省候两次,不免又承色陪坐闲话半日,园中姐妹处也要度时闲话一回,故日间不大得闲,每夜灯下女工必至三更方寝。”(第四十五回)这么一个容貌丰美、学识渊博、才情横溢的花季女子,竟然从没见她随性任情,耍耍小性,开怀大笑,肆意泪流过。她“完美”的让人不敢亲近,完美的让人心惊,甚至完美的让人有些可怜。她已“完美”至无趣。

曹公也让宝钗几近有趣了一次。那是个近夏之日,宝钗被一双玉色蝴蝶吸引,一时间少女情怀大发,玩了把杨妃戏蝶,结果却演变成“金蝉脱壳”“嫁祸于人”的一段公案。宝钗心思缜密,处变不惊,转嫁危机的手段真是让人心惊。

黛玉“尖酸刻薄”的小性儿之下,是对爱情的执着和坚守,她要的是纯粹的精神爱恋;和宝玉在一起,黛玉一任情感的自然流淌,嬉笑怒骂皆出天然。恼了,轻轻嗔怪一声“放屁”;喜了,抿着嘴儿只管笑;伤心了,默语双泪流。

相比之下,宝钗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脏话,总是那么端方;从来没有耍过小性子,总是那么行为豁达。宝钗好像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但离“有趣”却那么遥远。

黛玉所居的潇湘馆,凤尾森森,龙吟细细,连古板的贾政都感慨赞叹道:“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宝钗居住的蘅芜苑,到处是奇石异草,无一株花木。贾政初见蘅芜苑,便道:“此处这所房子,无味的很”。

黛玉的闺房中摆满笔砚和书籍,文艺女青年的气息扑面而来。宝钗的闺房则如“雪洞一般”,真不知通经史子集,善诗词歌赋,懂绘画画论、医学药理、佛道精妙,知西厢、琵琶、元人百种,博学杂收、无所不知的宝钗把书藏着放哪儿了。

宝钗满腹的学识,却配以浓浓的女夫子之气。连槁木死灰般的李纨都有诗意浪漫的时刻。面对结诗社,李纨自荐掌坛主持,邀起一社,建议咏白海棠。史湘云邀社,提议咏菊花。林黛玉起社,主张咏桃花。咱们的宝姐姐也邀一社,咏什么呢?咏《太极图》!急得宝琴赶紧说:“不过颠来倒去弄些《易经》上的话生填,究竟有何趣味。”

从贾母、王夫人到底层小丫鬟、粗使婆子,无论上下尊卑、亲疏远近,宝钗企图围住每个人。且不说风雨无阻,每日对贾母王夫人晨省昏定(反倒不见她对自己的母亲晨省昏定),就连万人嫌的赵姨娘和贾环母子,她也从不施以白眼。将探春首创的承包责任制借用来,巧化作笼络大观园里最下层粗使婆子的手段。

宝钗自谓守拙藏愚,可惜她却走到了守拙藏愚的反面。“守拙”本意为,君子与其处世圆滑,不如保持朴实的个性;与其事事小心谨慎、委曲求全,不如豁达自然。这样才不会丧失纯真的本性。克己求全、处世无缺、安分随时的宝姐姐最终还是得罪了贾府的最高权威者贾母。

贾母是当着众人的面夸过宝钗,甚至说:“从我们家四个女孩算起,全不如宝丫头。”这是客套话,莫当真。这话仔细品来,竟有就你好,别人都没你好,你好到没朋友的味道。

宝钗何事得罪了贾母?宝钗替无财力邀诗社的湘云请螃蟹宴做东道之事。湘云是贾母的嫡亲侄孙女,宝钗这么做其实是打了贾母的脸,贾母不悦。何以见得?宴中,当王夫人回贾母说:若高兴,明儿再来逛逛。现在风大,老太太回屋歇歇吧。向来爱热闹的贾母立刻道:若不是怕扫了你们的兴,我早走了呢。第二天一大早,贾母就决定给湘云(其实是宝钗)还席,而且“两宴大观园”。在此期间,贾母还专门去了宝钗雪洞般的屋子,给了好一顿批评。

在贾母两宴大观园期间,刘姥姥来凑趣。刘姥姥的一句滑稽话惹得众人大笑不已。看看湘云,她笑的撑不住,一口饭喷了出来;瞅瞅黛玉,她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哎呦;再看看探春,她笑的把手里的饭碗全撒到迎春身上。

老一辈的人也笑喷了,从贾母到木讷的王夫人莫不如此。宝钗的母亲薛姨妈更是老成全无,笑的茶喷了探春一裙子。包括服侍的下人,也无一不笑的弯腰曲背。曹公此处唯独没留给宝钗半点笔墨。为什么?宝钗笑不出,暗忖自己诸事小心,上下妥帖,万没想到却得罪了贾母。

倒是黛玉的真性情,为她赢得了一群好闺蜜。

香菱是宝钗哥哥薛蟠的侍妾,却天然与黛玉亲近。他俩第一次同框出镜,便表现的极亲近随意。香菱一番小女儿态,调皮地背后击打偷吓黛玉,然后与黛玉携手同回潇湘馆,下棋看书聊女红。

对自家的姑娘宝钗却是恭敬有礼,从无亲昵的言行举止。内心一片诗意的香菱想学诗,央求宝钗教她。宝钗道:你别得陇望蜀了,赶紧去拜访园外园内各处人等是正事。求到黛玉这儿,真性情的黛玉直言:要学诗,就拜我为师。我虽不才,还是教得起你的。

宝钗的才情堪与黛玉比肩,某些方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你若无趣,我便远之。

邢岫烟,宝钗的堂弟媳妇,一个闲云野鹤般的贫家之女。宝钗暗中每每体贴接济她,倒不见黛玉想得如此周全。可是岫烟偏偏与黛玉交好,常去黛玉处叙家常。正是黛玉的真实,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从来不将自己真实感受完全表达出来的人,无法和任何人建立起真正的亲密关系。宝姐姐说教的再有理,我敬你,却不亲近你。

薛宝琴,薛宝钗的堂妹,是位纯真豪爽、热情活泼、才情横溢的绝色女子。走遍了大半个天下的宝琴,用她的一双慧眼品味出黛玉诗情画意的情怀,透过黛玉柔弱的身躯看到她那一任自然的性灵,于是,初到贾府的宝琴,对黛玉异常敬重和亲近。黛玉从不讨好谁,总是循性而动,却颇能收获他人的心。

湘云倒是多次无遮拦地表达过对黛玉“小性儿”的不满,她眼中的宝钗完美无缺,对宝钗的崇拜钦慕简直到了畸形的程度。湘云曾经直言:“这些姐妹们再没一个比宝姐姐好的。可惜我们不是一个娘养的。我但凡有这么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没妨碍的。”(第三十二回)宝姐姐比父母还重要吗?每次来大观园都住在黛玉处的湘云,搬去了宝姐姐的蘅芜苑,跟宝姐姐掏心掏肺的交心。可最终是怎样的呢?中秋团圆之夜,湘云和黛玉凹晶馆里纵情联诗,同话寂寞,共慰悲凉。湘云更是直言不讳地道出对宝钗的不满。毕竟湘云的一片本色、浪漫洒脱更接近黛玉。曾被宝钗深深折服的湘云,到了儿还是重归黛玉的身边。

有趣的人都是真实的人,他们循性而动,即便是因此而道尽途穷,也不过道一声“罢了,罢了,不过如此罢了!”潇洒地转身而去,依旧做真实的自我。古人说:“君子之所以动天地、应鬼神,正万物而成王治者,必本乎真实而已。”因为真实,所以君子。真实本身有着巨大的力量和魅力。

都在传这样一句话:一个母亲对女儿说,一辈子很长,要跟一个有趣的人在一起。

一辈子也很短,能任情任性的时候,何不疏狂一次?我们不可能永远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我们至少可以真实有趣的活一把!真实中所流淌的缺陷,也是一种美,美在无人能够替代你!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gugong.net 官方QQ交流群: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