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历史 > 亚洲历史 > 朝鲜策略的内容是什么

朝鲜策略的内容是什么

日期:2017-07-04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朝鲜策略》(朝鲜语:조선책략)是1880年中国清朝驻日公使馆参赞黄遵宪所撰写的小册子,将其赠给当时访问日本的朝鲜王朝修信使金宏集(金弘集)。那么朝鲜策略的内容是什么?

  朝鲜策略内容

  《朝鲜策略》的中心思想是朝鲜应“亲中国、结日本、联美国,以图自强”,以此来防范俄国的南下,或者归结为“开放、均势、自强”。首先,黄遵宪在《朝鲜策略》劈头就写道:“地球之上,有莫大之国焉,日俄罗斯。……自先世彼得王以来,新拓疆土既逾十倍,至于今王,更有囊括四海、并吞八荒之心。”接着,又分析沙俄向西扩张受阻,转而将侵略矛头指向东方,朝鲜首当其冲、岌岌可危的状况:“十余年来,得桦太洲于日本,得黑龙江之东于中国,又屯戍图们江口,据高屋建瓴之势。其经之营之、不遗余力者,欲得志于亚细亚耳。朝鲜一土,实居亚细亚要冲,为形胜之所必争。朝鲜危,则中东之势日亟。俄欲略地,必自朝鲜始矣。”然后便引出了亲中、结日、联美的三大外交战略。其中“亲中”则是加强中朝宗藩关系,如建立全面通商关系、派人到中国留学、沿用中国龙旗等。

  “结日”则是巩固与日本的外交关系,与日本同心协力;“联美”则是立刻与美国缔约建交。同时,朝鲜在此基础上,引进西洋文物,图自强之计,以抵御俄国南下。黄遵宪还以设问方式,来对《朝鲜策略》中的观点特别是“结日本”和“联美国”进行解释,来化解预想中朝鲜人的疑惑。黄遵宪认为日本虽然有“征韩”之心,但无“征韩”之力,而且如果日本对朝鲜其动武,中国“势在必争”,因此朝鲜无须担心日本的入侵;日本同样也面临俄国南下的威胁,因此应与日本联手合作;并说明朝鲜的保国之道,不在于闭关绝盟,而在于发展自身实力,并遵守条约,因此他建议朝鲜对日本“自当捐小嫌协而图大计,修旧好而结外援”。对于美国,黄遵宪则极力推崇其“民主立国、共和为政”、“扶助弱小、维持公义”,对美国极尽溢美之词,因此建议朝鲜从速与美国建交通商,“引以为友邦之国”,借以保护自己不受俄国侵害,同时又对“联美国”中的宗教、通商等问题一一解释,力图说明“联美国”之有益无害。其后又提出了朝鲜自强的五种方案,包括采西学、缔条约、通商富国、殖产兴业、训练新军,以此来发展朝鲜国力,防范俄国侵略。

 

朝鲜策略的内容是什么

 

  虽然《朝鲜策略》不是清朝官方文件,而是以“广东黄遵宪私拟”的形式撰写的,但也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清朝的外交政策,尤其是劝导朝鲜对外开放的方面。《朝鲜策略》既是黄遵宪关于东亚局势的分析报告,也是朝鲜对外政策的建议书,“以夷制夷”的战略贯穿其中(或者叫“均势”战略),观点新颖独到。《朝鲜策略》虽然篇幅不长,但内容紧凑,环环相扣,旁征博引,逻辑严密,具有很强的说服力,是黄遵宪在外交上的一篇非常周到的“杰出之作”。全文没有采用宗主国对属国居高临下的口气,而是完全出自友情而对金宏集及朝鲜提出的恳切的建议,从中不难看出黄遵宪对朝鲜的真诚与热情。

  不过,黄遵宪所提出的建议也有许多不当之处及与清朝官方意见不符之处,比如“结日本”就只能说是黄遵宪个人的观点,事实上清朝因为琉球问题而对日本颇有警惕,而黄遵宪则是中国最早的“知日派”,他还与日本人宫岛诚一郎等组织了“兴亚会”,对日本人所提出的“兴亚主义”深信不疑,在金宏集来访时还带金宏集一行人一起参加兴亚会的活动,这或许就是他在《朝鲜策略》中对日本如此乐观的原因所在,而后来日本侵略和吞并朝鲜的事实也与黄遵宪的分析完全相左。另外他极力吹捧美国,缺乏对资本主义国家侵略野心的认识,也是他个人天真的幻想,后来美国不但没有“扶助”朝鲜,反而在日本吞并朝鲜时站在日本一方,也与黄遵宪的想法背道而驰。他对俄国威胁的渲染,也不免有危言耸听之嫌。尽管如此,《朝鲜策略》对于当时朝鲜对外开放的促进作用和在朝鲜近代史上所占的重要地位,却是不容忽视的。

  历史背景

  朝鲜王朝长期实行闭关锁国政策。1876年,日本以武力打开朝鲜国门,强迫朝鲜签订《江华条约》。然而朝鲜国内保守势力仍非常强大,并无意愿进一步打开国门,与欧美列强建交通商。另一方面,朝鲜的宗主国——清朝在日本吞并琉球和俄国南侵的压力下,希望朝鲜能与欧美列强尤其是美国建交通商,以此来牵制日本,同时抵御俄国的南下,这是清政府“以夷制夷”战略的体现。1879年是清朝外交的多事之年,西北面在伊犁问题为俄国所困扰,东南则是日本正式吞并清朝前属国——琉球,在这种状况下,清朝更加感到守护朝鲜之迫切性。这年四月,福建巡抚丁日昌条陈海防事宜,建议朝廷劝告朝鲜全面打开国门,以牵制日本;同时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也受清廷之命,通过私人书信的形式与朝鲜前领议政李裕元联系,极力劝诱朝鲜对欧美列强开放,“先与英德法美交通,不但牵制日本,并可杜俄人之窥伺”,结果被李裕元回信拒绝,并对所谓“以夷制夷”的战略进行驳斥。李鸿章无奈,只好打消了劝朝鲜开放通商的想法,并向总理衙门报告说:“朝鲜既坚不欲与西人通商,中国自难勉劝,敝处似不必再行渎奏”。

  然而,事情很快就发生了转机,这个转机就是清朝驻日公使馆参赞黄遵宪撰写并转交朝鲜修信使金宏集《朝鲜策略》的事件。1880年,朝鲜政府派遣礼曹参议金宏集(后改名金弘集)为修信使出使日本,与日方交涉外交悬案。而当时清朝驻日使馆对朝鲜修信使一行非常关注,清朝驻日公使何如璋在金宏集一行来到前就下了“高丽之患不在日本,而在俄罗斯”的论断,主张朝鲜对西方列强开放通商。他的这一论断受日本和西方的影响很深,如英国驻日公使巴夏礼(Sir Harry Smith Parkes)向何如璋表示,希望中国“劝高丽与各国通商”,“否则将为俄人所吞噬”;日本外务卿寺岛宗则亦对何如璋说:“俄近在图们江口屯兵,垦辟日拓而南,朝鲜流民归之者约有二三万人,其用心殊不可测。”又曰:“去岁英、法欲与俄立约,在图们江口通商,俄人拒之,其意可知。”并表白日本“与朝鲜结约通商,亦愿藉此为自保之计,非别有所图也”。

  这些说辞给何如璋留下极深印象,因谓“其言殊足动听”。所以“金使(金宏集)之将来,如璋欲劝令其外交”。1881年8月11日,金宏集抵达日本东京。8月20日(阴历七月十五日)何如璋派公使馆参赞黄遵宪前赴金宏集寓所拜访,并与之进行笔谈,气氛融洽,黄遵宪向其建议“今日之急务,在力图自强而已。”金宏集当即表示:“自强二字,至矣尽矣,敢不敬服!”第二天,金宏集回访清朝驻日使馆,受到何如璋和黄遵宪的接待,其后到9月7日,金宏集和清朝使馆方面先后进行了7次接触,每次都以笔谈形式进行。

  其间金宏集向何如璋和黄遵宪咨询关税、开港等相关外交事宜,何如璋和黄遵宪则详细解答,并力劝朝鲜与欧美列强建交通商,以抵制俄国的南侵。但金宏集对此提议相当慎重,称“我国家典章似成周,士夫趋向似赵宋,民俗俭啬有唐风遗意,今日时变虽如此,实无以与各国来往,势则然耳”“敝国事势,未可遽议交涉”。何如璋为了详细阐述自己的意见,因此命令参赞黄遵宪撰写了一本名为《朝鲜策略》的小册子,于9月6日(阴历八月二日)交给即将归国的金宏集。于是在朝鲜半岛历史上产生重大影响的《朝鲜策略》便问世了。

相关搜索: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gugong.net 官方QQ交流群: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