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年表 > 公元1556年历史年表 公元1556年历史大事 公元1556年大事记

公元1556年历史年表 公元1556年历史大事 公元1556年大事记

日期:2019-03-07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1556年是丙辰年(龙年);明嘉靖三十五年;越南莫朝光宝三年,后黎朝顺平八年;日本弘治二年。
中文名
1556年
又名
丙辰年(龙年)
历史事件1
西班牙人侵入菲律宾
历史事件2
陕西省华县附近发生地震

1556年大事记

陕西省华县附近,北纬34.5度,东经109.7度,发生8.0级以上地震。造成83万人死亡。

西班牙人侵入菲律宾。

圣萨瓦特教堂,建于1556年,是当时捷克第一座耶稣会教堂。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卡尔五世退位,将西班牙和北方七省分给他的儿子腓力二世,将奥地利等其他地区以及哈布斯堡王朝正统分给他的弟弟斐迪南一世。

4月-长良川之战,斋藤义龙攻击父亲斋藤道三。

8月-忍原崩,尼子晴久与毛利元就为争夺石见银山所发起的其中一场战事,最终尼子军获胜。

9月27日-稻生之战。

伊凡四世攻灭阿斯特拉罕汗国。

  • 1556年出生

    公元1556年历史年表 公元1556年历史大事 公元1556年大事记 片桐且元

    片桐且元(1556年-1615年6月24日),日本战国时代、江户时代武将及大名。父亲是浅井氏家臣片桐直贞,母亲名字不明。其弟贞隆是江户时代小泉藩藩主。

    上杉景胜(1556年1月8日-1623年4月19日)是日本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时代和江户时代的大名。

    十时连贞(弘治3年(1556年)-1644年),日本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时代的武将。

    柴田胜丰(1556年-1583年6月6日)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最为人所知是柴田胜家的养子。

    蒲生氏乡 1556年-1595年3月17日是安土桃山时代的武将,蒲生贤秀的嫡男。藤堂高虎(1556年1月6日-1630年11月9日)是日本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时代及江户时代的武将和大名。

    黄文照,明朝理学家(逝世于1651年)

    1556年逝世

    公元1556年历史年表 公元1556年历史大事 公元1556年大事记 多玛斯克蓝玛大主教

    多玛斯克蓝玛(Thomas Cranmer,1489年-1556年)是坎特伯里大主教。英格兰诺定咸人。1533年为坎特伯里大主教。

    梁有誉(1521年-1556年)字公实,号兰汀居士,干滘(今北滘镇广教村)人。

    斋藤道三(约1494年—1556年5月28日),日本战国时期美浓的大名,与北条早云、松永久秀被后人合称为“战国的三枭雄”。

    万表(1498年-1556年),明朝政治军事人物

    圣依纳爵·罗耀拉(受洗前名为:Íñigo López de Loyola,又称为伊格那丢,1491年12月4日-1556年7月31日)西班牙人,是罗马天主教耶稣会的创始人,也是圣人之一。

    胡马雍(Humayun,1508年—1556年)印度莫卧儿帝国皇帝。大莫卧儿帝国创始人巴卑尔大帝之子。

    1556年历史记载

    1556年陈儒勘核宣大二镇侵没屯田

    明中叶以后,屯田多被将官侵吞。嘉靖三十四年(1555)正月十三日,刑部左侍郎陈儒奉命勘核宣府、大同二镇屯田,查出宣府额外侵没之数四千零五十余余顷,大同五百八十余顷。于是奏言:请将被侵屯田一概定则起科;将官侵盗边饷以及私役人夫等俱应抵罪。诏可其奏。

    1556年周琉请免苏松诸府税粮

    嘉靖三十四年(1555)正月二十八日,巡抚应天都御史周琉奏:苏松二府连年遭受倭祸,请将去年税粮尽数减免。华亭、上海、嘉定、崇明四县,受害尤为严重,请发银赈济。后经户部议定:苏、松嘉靖三十三年民粮存留者俱如数减免不纳;起运者,除派内府及王府粮米和所议改折外,俱暂时停止征收。华亭、上海、嘉定三县各扣京库米四万石,崇明给银一万两,救济被兵火所害的贫民。世宗允准。

    1556年周琉疏言御倭十难三策

    嘉靖三十四年(1555)二月初八日,巡抚应天都御史周琉疏言御倭十难、三策。十难为:一、倭寇来去飘忽不定,难以测知。二、海岸线长而曲折,难以守御。三、水陆交错,难战。四、倭寇奸诈多端,其计难知。五、倭寇盘据坚久,难备。六、居民脆弱,难使。七、土地泻卤,难以筑城。八、主客兵力有限,难以长久维持。九粮草缺乏,难以筹集。十、将领骄横而懦弱,难以信任。御倭三策为:一、增建战船,占据要害,来则击之,去则捣之。二、集沙船五百艘迭哨于苏州海口,选士兵万余人守戍于松江护塘,倭寇登岸即掩击于其中。三、集苏、松轻便战船五、六百艘游哨于黄浦、吴淞、太湖等处,使倭寇步不敢深入,舟不敢横行。同时,请尽快征调狼兵、土兵、漳兵,并留淮、浙余盐银十万两或借南赣军饷八、九万两为粮、赏之需。世宗俱予照准。

    1556年增定律例九事

    嘉靖三十四年(1555)二月十六日,刑部尚书何鳌进律例九事:一,凡强奸缌麻以上亲之妻,如奸前夫女律,奸夫发卫充军,妇女归宗,听夫嫁卖。二,凡用财货冒袭军职者,一律不得袭,其保勘官罢职,若受贿有赃,依枉法论处。三,宗室悖违祖训,出城或赴京者,降为庶人,如有别项情罪,禁锢高墙。四,沿边军职有科敛入己,赃私至二百两上,永戍边卫;四百两上,斩首枭示。五,各沿边沿海及内地府州县卫所,遇寇不能固守以致城陷,被贼杀掳三十人以上、烧毁官民房屋,均按将帅失陷城塞律斩首。六,凡抢夺三次,俱按窃盗三犯律绞。七,军职倚势役占,或受财卖放余丁至三十名以上者,俱比照军职卖放正军包纳月钱至二十名以上律,罢职戍边。八、宗室互相讦奏,或行勘未结而诬奏勘官,或以不干己事捏奏抚按官者,不论事情轻重,均寝不听。宗室奏事应行勘者,俱由巡按官查勘。九,军职犯有人命、失机、强盗死罪及减死充军者,不论典刑监故,其子孙俱不许袭沿边总兵、副总兵、参将、游击、守备、都司卫所武职。世宗诏准施行。

    1556年赵文华察视江南军情

    工部右侍郎赵文华,曾于嘉靖三十四年(1555)二月十五日疏言防倭七事:一,遣官至江南祭海神。二,令有司收埋尸骨、减轻徭役。三,增募江淮壮男为水军,大修战船,以固海防。四,增收江南田赋,苏、松、常、镇四府民田一夫过百亩者,重科其赋,同时预征官田税粮三年。五,令富人输财力自效,平息倭患之后论功,或予免罪。六,派重臣督视江南军情。七,招抚通番旧党、盐徒打入倭寇内部,侦察敌情。赵文华之疏呈上,兵部以为一、二、三、五、七五项可用,四、六两项不可行。世宗不同意兵部的意见,下诏严厉谴责,并罢免兵部尚书聂豹。礼部遂复议,从赵文华所言。世宗问首辅严崇派何人祭海神和督师江南,严嵩说:倭贼侵扰苏、松诸府为时已经二年,调兵无见实效,奏报或多失实。宜如礼部所言遣大臣往祭,并宣布朝廷德意,即令察视江南倭情。请派赵文华担任此职。世宗用严嵩言,于同年二月二十一日命严嵩的亲信赵文华祭告海神兼督视江南防倭事。时人就此事评论说:国家遭受倭患,军费开支浩大,应当省事省官,减少地方负担。今反“颠倒是非”,遣官祭告海神,劳民伤财,重扰地方。赵文华到任以后,公私财贿俱入其室,江南为之困敝。他又恃宠牵制兵权,“颠倒功罪,以致纪律大乱,战士解体,虽征兵半天下,而贼势愈盛。此皆严嵩任用非人之罪。”

    1556年聂豹闲住

    聂豹(1486-1563),字文蔚,号双江,江西永丰县人。正德十二年(1517)进士,授华亭县令,升御史,历官苏州、平阳知府。擢陕西副使。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兵部右侍郎,改左侍郎。嘉靖三十一年任兵部尚书,上疏议防秋事宜,又请筑京师外城,均被采纳,加太子少保。嘉靖三十二年十月,京师外城完工,进太子少保。嘉靖三十四年二月,上疏反对增设巡视福建大臣和开放沿海互市,世宗大怒,于二月二十九日勒其罢官闲住。嘉靖四十二年逝世,年七十七。隆庆初赠少保,谥贞襄。聂豹好王守仁心学,后以弟子自处。有《困辨录》、《双江集》等。

    1556年议处入京民兵

    嘉靖三十四年(1555)四月初四日,兵部尚书杨博奉诏议处民兵:京城民兵之设始于嘉靖二十九年“庚戌之变”之后,其时仓促召募,类多乌合,继而渐次逃去,虚冒粮草。今查在伍之数,强弱相半。请令所司革其老弱,留其精壮。其来自真定、保定等府者,发付各兵备道,充为民兵;在京者,仍由巡捕、参将管摄,与尖哨军人共同巡视城防。凡逃去者,一律不补。世宗下旨:民兵影占杂役,数多徒耗粮草,无补实用。后经巡视京营科道官会议,留其精锐可用者四百九十四人,其余一千多人皆送回原籍。并将占役兵马数多,纵恣乱法的原任兵部职方郎中张重革职闲住。

    1556年赐宁安公主庄田

    嘉靖三十四年(1555)四月十二日,诏驸马都尉李和于后军都督府带俸,岁禄二千石,并赐给宁安公主仁寿、未央二宫庄地一千一百五十四顷八十六亩。

    1556年裁革侍卫官旗将军

    嘉靖三十四年(1555)四月十五日,兵部右侍郎沈良才奉诏裁革侍卫官旗将军二百零三,留一千二百八十六人。

    1556年王鈇抗倭而死

    王鈇(1514-1555),字德成,号苍野,北直隶顺天府人,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士,授常熟县令。倭患起,王鈇积极练兵守土,数灭倭寇,有大功。嘉靖三十四年五月,倭寇犯常熟,屡攻不克,遂移舟泊三里桥。知县王鈇、乡官参政钱泮率民丁家兵追击至上沧港,于同月二十四日为倭寇伏兵所杀,年仅四十二,巡抚御史金浙上奏其事,诏赠王鈇为太仆少卿,钱泮为光禄寺卿,各荫一子锦衣卫世袭百户,并赐祭立祀,岁时祭祀。

    1556年钱錞战死

    钱錞(1524-1555),字鸣叔,号鹤洲,湖广钟祥县(今湖北钟祥)人。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士,知江阴县。钱錞刚果放任,修城池,练士卒,备战抗倭。嘉靖三十四年六月十三日,倭寇三千余进攻江阴县城,钱錞提督狼兵,招募壮士,视死如归,背城决战。狼兵溃败,钱錞提兵再战,中伏身死,年三十一,赠光禄少卿,荫锦衣卫百户,立祠祭祀。

    1556年周琉削籍

    周琉,生卒年不详,字润夫,号石崖,湖广应城县(今湖北应城)人。嘉靖十一年(1532)进士,授户科给事中,上疏谏世宗南巡,被贬为镇远典史。后累官右佥都御史,巡抚苏、松诸府。嘉靖三十四年二月疏陈御倭有十难、三策,五月进兵部右侍郎,兼右副都御史,总督浙直军务。胡宗宪欲夺其位,赵文华即上疏劾周琉,荐胡宗宪。嘉靖三十四年六月十九日,周琉遂被削籍为民。

    1556年核查太仓中库积贮之数

    嘉靖三十四年(1555)七月十六日,世宗命查太仓中库积银额数。户部遂奏言:以往财赋入多出少,库藏充盈,续收银两存于两庑,以便支发。中库所积不动,于是有老库之称。嘉靖十八年以后,因边方多故,支出八十八万九千两。今实存银为一百一十三万六千余两。得旨:中库所贮为备缓急之需,务足一百二十万两之数。非有旨钦取,不得妄用。

    1556年赵文华大败陶宅港

    察视江南军情工部右侍郎赵文华与巡抚浙江右佥都御史胡宗宪征调浙江、南直隶两省精兵四千余人。浙兵由他和胡宗宪统领,直隶兵由曹邦辅督阵,于嘉靖三十四年(1555)九月初三日,进攻倭寇据点松江陶宅港(今江苏奉贤县东)。倭寇集中主力,猛攻胡宗宪所率浙兵,诸营皆溃,死亡一千余人,指挥邵升等俱没于阵。曹邦辅所率的直隶兵亦中倭寇埋伏,死伤二百余人。“自是倭势益张”。

    1556年张时彻罢归

    张时彻(1500-1577),字维静,号东沙,浙江鄞县人。嘉靖二年(1523)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嘉靖三十四年九月十二日,以倭寇犯南京,责其失职。勒令致仕。年七十八死于家。张时彻有才名,有《芝园定集》、《善行隶》、《救急良方》等书。

    1556年张经被杀

    张经(?-1555),字廷彝,号半洲,福建候官县(今福建福州)人。正德十二年(1517)进士。授嘉兴知县。嘉靖四年(1525),召为吏科给事中,历户科都给事中、太仆少卿、右副都御史,协理院事。嘉靖十六年年进兵部右侍郎,总督两广军务,以镇压广西大藤峡瑶民起义有功,进兵部左侍郎。未几,与毛伯温定计抚定安南,进右都御史。平息思恩九土司及琼州黎民起义,进兵部尚书。后以忧归,服阕,命为陕西三边总督,被论为罢官。嘉靖三十二年起为南京户部尚书,改兵部。次年五月,以东南倭寇猖獗,命张经总督江南、江北、浙江、山东、福建、湖广诸军,专办讨倭,便宜行事。时倭二万余人占据柘林、川沙,张经选将练兵,并请调狼、土兵。嘉靖三十四年五月初一日,张经获王江泾大捷,杀敌一千九百八十多人,为抗倭以来第一战功。而严嵩亲信、察视江南军情的工部右侍郎赵文华,为攘夺其功,竟在张经报捷之前秘密上疏,说王江泾大捷是他督师出战的结果,同时诬陷张经“縻饷殃民,畏贼失机”,不出兵作战。首辅严嵩即禀报世宗,赵文华所言皆为事实,并诬称苏、松人皆怨恨张经。世宗大怒,于五月十六日下诏逮捕张经。七月二十五日,张经被逮至京,详细奏明进兵经过,请予免罪。世宗不听,将张经下狱论死。同年十月二十九日,与李天宠、杨继盛一起被斩于西市。张经有智勇,能用兵,在江南抗倭期间御将帅,守要害,有功无罪。被严嵩、赵文华陷害而死,天下咸称其冤。隆庆初复官,谥襄敏。有《张半斋稿》。

    1556年李天宠被杀

    李天宠(?-1555),字子承,河南孟津县(今河南孟津)人。由御史迁徐州兵备副使,在通州、如皋一带抗倭。嘉靖三十三年(1554)六月,升右佥都御史,巡抚浙江。时倭寇劫掠绍兴,为天宠所歼。后倭寇犯嘉善,围嘉兴,劫秀水、归安,复陷崇德,赵文华诬谤李天宠嗜酒废事,嘉靖三十四年六月十九日被夺职,而以巡按御史胡宗宪代之。未几,御史叶恩以倭寇北新关,劾李天宠,胡宗宪亦言其纵寇,世宗怒,于嘉靖三十四年七月二十五日下诏逮捕李天宠,嘉靖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九日与张经等并斩于西市。李天宠在浙江巡抚任上,无“失律丧师”之罪,世宗听信赵文华谗言而杀之,时人皆以为冤。

    1556年孙浚疏劾赵文华

    嘉靖三十四年(1555)十一月,督师江南、工部右侍郎赵文华以其松江陶宅镇败绩诬诋巡抚应天右佥都御史曹邦辅。给事中孙浚上疏力驳赵文华。说:赵文华称邦辅后至,贻误战机,但曹邦辅督俞大猷进剿时在九月十一日,而胡宗宪的浙兵至次日方进,所以罪不在曹邦辅的直隶兵,而在浙兵,况且苏松士民交口咸称曹邦辅“实心任事”,并力劾赵文华欺诳。世宗因疑赵文华欺妄。后来由于严嵩竭力为赵文华辩解,世宗竟不罪赵文华,而命逮捕曹邦辅。

    1556年赵文华奏请还京

    赵文华江南视师数月,怙宠恣横,牵制兵机,颠倒功罪,公私财赂,填满其室,致使损兵折将,倭寇气焰益张。嘉靖三十四年(1555)九月松江陶宅镇一战大败,他以为倭寇难平,欲推脱责任,遂乘川兵和俞大猷在周浦和海洋破倭之机,于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五日上疏谎称:明军水陆成功,江南清靖,请回北京。世宗竟从其请。然而,是时江南倭寇分兵流劫,殆无虚日。及赵文华离开江南,明军败报仍然络绎不绝。

    1556年华县特大地震

    1556年1月23日晚23时至凌晨1时之间,陕西华县发生了8级以上的强烈地震。此次地震在我国历史记载中是灾害极端严重的一次,死亡人口之多,为古今中外罕见。101个县遭受了地震的破坏,分布于陕、甘、宁、晋、豫5省约28万平方公里。地震有感范围为5省227个县。震中区为西安市以东的渭南、华县、华阴、潼关、朝邑至山西省永济县等,约2700平方公里。震灾损失极其严重。民房、官署、庙宇、书院荡为废墟;较坚固的高大建筑物城楼、宝塔、宫殿全部倒塌。地震造成华阴县城西驻马桥断裂,城北大员村地裂数丈,水涌数尺。大荔县南的紫微观和朝邑西南的太白池在震后干涸。黄河南岸的大庆关和蒲州河堤尽数崩塌。华县凤谷山石泉废为干泉。根据各县州府志记载,地震造成的有姓名记载的死亡人数约为83万人,是目前世界已知死亡最多的地震。人数前据史料记载,死亡人口上万的县,西起径阳,东至安邑;死亡人口上千的县,西起平凉,北至庆阳,东至降县。震时正值隆冬,灾民冻死、饿死和次年的瘟疫大流行及震后其它次生灾害造成的死者无数可计。地表出现大规模形变,如山崩、滑坡、地裂缝、地陷、地隆、喷水、冒砂等。历史文献记载“起者卧者皆失措,而垣屋无声皆倒塌矣,忽又见西南天裂,闪闪有光,忽又合之,而地皆在陷裂,裂之大者,水出火出,怪不可状。人有坠入水穴而复出者,有坠于水穴之下地复合,他日掘一丈余得之者。原阜旋移,地面下尽(改)故迹。后计压伤者数万人”。 华县地震之所以造成巨大损失,还与震中区位于河谷盆地和冲积平原,松散沉积物厚,地下水位高,地基失效,黄土窑洞极易倒塌;且地震发生在午夜时分,人们没有丝毫准备有关;加之地震前两年关中地区大旱,岁荒粮歉,地震后完全丧失了抗御灾害的能力。
      曾亲身经历过华县地震的明代官吏秦可大在《地震记》中写道:“受祸人数,潼、蒲之死者什七,同、华之死者什六,渭南之死者什五,临潼之死者什四,省城之死者什三,而其它州县。则以地之所剥剔近远分深浅矣”。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