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年表 > 公元695年历史年表 公元695年历史大事 公元695年大事记

公元695年历史年表 公元695年历史大事 公元695年大事记

日期:2019-03-07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695年,则天顺圣皇后天册万岁元年。史称证圣元年
中文名
695年
皇帝
武则天
纪元
证圣元年
事件
武则天改元证圣

695年历史大事

改元证圣

延载二年(六九五)正月一日,则天太后加尊号“慈氏越古金轮圣神皇帝”,赦招天下,改元证圣。二月十六日,令去“慈氏越古”之号。

明堂、天堂、大像被焚毁

证圣元年(六九五)正月十六日,僧怀义烧毁明堂、天堂及大像。初,明堂建成后,则天令怀义造夹宁大像,并于明堂之北建天堂置之。天堂构建之始,被风摧折,再造之,其广袤仅亚于明堂,而大像小指犹容数十人。怀义督造,用材如粪土,则天听任不问。日役劳工二万人,采伐江岭之木,数年间花费万亿,府藏为之耗竭。证圣元年正月十五日,又于明堂作无遮会,凿地为坑,深五丈,结彩为宫殿,佛像皆于坑中引出,云自地涌出。又杀牛取血,画大像,云怀义刺膝血为之。十六日,置大像于天津桥南,设斋。每次作无遮会,费用皆以万亿计。时御医沈南璆得幸于则天,怀义宠衰不满,夜乃烧天堂,延及明堂,大火熊熊,光照城中如昼,至天明,明堂、天堂皆为灰烬,大像亦裂为数百段。则天讳言之,推说工徒误烧麻主而致火灾。是年,又命怀义充使重建明堂、天堂,铸九州鼎及十二(生肖)神。

韦什方等妖妄败露

韦什方与河内老尼等以妖妄惑众,老尼自号净光如来,能知未然;什方自言生于孙吴赤乌年间(二三八至二五一),能制长年药。则天甚信重,赐什方武姓,延载元年(六九四)七月一日,又授什方正谏大夫,同平章事。八月,什方乞还山,从之。及证圣元年(六九五)明堂起火,老尼入唁,则天怒曰:“既知未然,何以不言明堂之火?”斥还河内,弟子百余人并逃散。或告老尼等烹宰宴乐,淫秽奸情,则天乃召尼及弟子还麟趾寺,令全部掩捕之,没为官婢。什方知事败露,自绞而死。

刘知几上疏

证圣元年(六九五),则天以明堂火灾,下制求直言。获嘉主簿刘知几上疏言四事:一,近年赦令不息,甚或一年数赦,为善者不预恩光,作恶者独承徼幸,以至违法不仁者有恃无恐,编户寇攘为业,当官赃贿是求,皆指期天泽,释罪获免。愿而今而后,节于赦免,使黎氓知禁,奸宄肃清。二,海内具僚九品以上,每岁逢赦,必赐阶勋,绯服者众于青衣,象板多于木笏,荣非因德举,位非以才升,以至人不知何者为妍蚩,何者为美德。望自今以后,稍息私恩,使有善者逾效忠勤,无才者咸知勉励。三,今取士太广,六品以下职事清官,犹土芥、沙砾,不加沙汰,将秽皇风。四,今牧伯迁代太速,既怀苟且之谋,何暇循良之政。望自今刺史非三岁以上不可迁官,明察功过,尤甄赏罚。疏奏,则天颇嘉之。

诛薛怀义

证圣元年(六九五)二月四日,薛怀义被诛。怀义以形神伟壮得幸于则天太后,任白马寺主,修明堂、天堂,率兵讨伐东突厥,造《大云经》,为武周革命功臣,势倾一时,多行不法。后厌入宫,多居白马寺,选有臂力白丁千人度为僧人。侍御史周矩疑其有异,请劾之,又言怀义不轨之状,则天以此道人疯病,不可苦问,仅流所度僧人于远州。及证圣元年怀义毁明堂、天堂,则天犹不罪,仍令督工重建,怀义益骄恣,言多不顺,则天乃恶之,令选宫人有力者百余人防之,持怀义于瑶光殿前树下,武攸宁率壮士殴杀之,送尸于白马寺,焚之以造塔。

周允元卒

证圣元年(六九五)三月九日,凤阁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周允元卒。允元宇汝良,豫州安城(今河南原武县东南)人。则天宴请宰相,令各述书传中善语良言,允元曰:“耻其君不如尧、舜”,武三思劾其语有所指斥,则天日:“闻其言足以为诫,安得有过!”及死,则天作七言诗以志哀悼,并亲缮写之。

改元天册万岁

证圣元年(六九五)九月九日,则天合祭天地于南郊,加号天册金轮大圣皇帝,改元天册万岁。

突厥默啜请降

天册万岁元年(六九五)正月,则天以王孝杰为朔方道行军总管击突厥。十月,东突厥后汗国可汗默啜遣使请降,则天册授默啜为左卫大将军、归国公,赐物绢五千段。

造莫高窟北大像

天册万岁元年(六九五),灵隐禅师与阴祖等造莫高窟北大像。莫高窟俗称千佛洞,位于沙州敦煌县(今甘肃敦煌县)鸣沙山上。自前秦建元二年(三六六)始建,历北魏、西魏、北周、隋,至武则天,已有窟室千余龛。然最大之佛像,乃是年所造释迦牟尼坐像(现编号为九十六号窟),高一百四十尺。

改元万岁登封

天册万岁二年腊月(六九五)十一日,则天登嵩山,封神岳,大赦天下,改元万岁登封。十六日,制内外官三品以上通前赐爵二等,四品以下加两阶。洛州百姓免租税二年,登封、告成县免三年。

吐蕃进扰,复请和

天册万岁元年(六九五)七月,吐蕃攻临洮(即洮州,今甘肃临潭)。则天遣夏官尚书王孝杰为肃边道行军总管讨击之。万岁通天元年(六九六)一月十一日,又以娄师德为肃边道行军副总管,与孝杰共击吐蕃。三月一日,孝杰、师德与吐蕃论钦陵、赞婆战于素罗汗山,兵败。孝杰免官为庶人,师德贬为原州员外司马。九月,吐蕃遣使请和亲,则天遣右武卫胄曹参军郭元振往察之。吐蕃论钦陵请罢安西四镇戍兵,求分西突厥十姓之地,并遣使随元振入朝面陈。元振上疏,言吐蕃此请,允之,伤四夷之心,于国不利;拒之,吐蕃为边患必深,宜以计缓之。可与之曰:唐遣兵戍四镇,意在镇抚四域,使吐蕃不得并力东侵。若吐蕃无东侵之志,当归吐谷浑诸部及青海故地,唐则以西突厥五俟斤部归吐蕃。如此,既塞吐蕃之口,又不绝其和亲之望。钦陵若有乖违,吐蕃民即知咎在钦陵。吐蕃百姓疲于徭役,早愿和亲,国家宜岁发和亲使往吐蕃,钦陵专制统兵不愿归,民怨之,则生乱,乱兴则难侵大唐。则天以言之有理,如是复吐蕃之请。

695年通鉴记载

则天顺圣皇后中之上天册万岁元年(乙未,公元六九五年)

正月,辛巳朔,太后加号慈氏越古金轮圣神皇帝,赦天下,改元证圣。

周允元与司刑少卿皇甫文备奏内史豆卢钦望、同平章事韦巨源、杜景俭、苏味道、陆元方附会李昭德,不能匡正,钦望贬赵州,巨源贬麟州,景俭贬溱州,味道贬集州,元方贬绥州刺史。

初,明堂既成,太后命僧怀义作夹纟宁大像,其小指中犹容数十人,于明堂北构天堂以贮之。堂始构,为风所摧,更构之,日役万人,采木江岭,数年之间,所费以万亿计,府藏为之耗竭。怀义用财如粪土,太后一听之,无所问。每作无遮会,用钱万缗;士女云集,又散钱十车,使之争拾,相蹈践有死者。所在公私田宅,多为僧有。怀义颇厌入宫,多居白马寺,所度力士为僧者满千人。侍御史周矩疑有奸谋,固请按之。太后曰:“卿姑退,朕即令往。”矩至台,怀义亦至,乘马就阶而下,坦腹于床。矩召吏将按之,遽跃马而去。矩具奏其状,太后曰:“此道人病风,不足诘,所度僧,惟卿所处。”悉流远州。迁矩天官员外郎。

乙未,作无遮会于朝堂,凿地为坑,深五丈,结彩为宫殿,佛像皆于坑中引出之,云自地涌出。又杀牛取血,画大像,首高二百尺,云怀义刺膝血为之。丙申,张像于天津桥南,设斋。时御医沈南?翏亦得幸于太后,怀义心愠,是夕,密烧天堂,延及明堂。火照城中如昼,比明皆尽,暴风裂血像为数百段。太后耻而讳之,但云内作工徒误烧麻主,遂涉明堂。时方酺宴,左拾遗刘承庆请辍朝停酺以答天谴,太后将从之。姚璹曰:“昔成周宣榭,卜代愈隆;汉武建章,盛德弥永。今明堂布政之所,非宗庙也,不应自贬损。”太后乃御端门,观酺如平日。命更造明堂、天堂,仍以怀义充使。又铸铜为九州鼎及十二神,皆高一丈,各置其方。

先是,河内老尼昼食一麻一米,夜则烹宰宴乐,畜弟子百馀人,淫秽靡所不为。武什方自言能合长年药,太后遣乘驿于岭南采药。及明堂火,尼入唁太后,太后怒叱之,曰:“汝常言能前知,何以不言明堂火?”因斥还河内,弟子及老胡等皆逃散。又有发其奸者,太后乃复召尼还麟趾寺,弟子毕集,敕给使掩捕,尽获之,皆没为官婢。什方还,至偃师,闻事露,自绞死。

庚子,以明堂火告庙,下制求直言。刘承庆上疏,以为:“火发既从麻主,后及总章,所营佛舍,恐劳无益,请罢之。又,明堂所以统和天人,一旦焚毁,臣下何心犹为酺宴!忧喜相争,伤于情性。又,陛下垂制博访,许陈至理,而左史张鼎以为今既火流王屋,弥显大周之祥,通事舍人逄敏奏称,弥勒成道时有天魔烧宫,七宝台须臾散坏,斯实谄妄之邪言,非君臣之正论。伏愿陛下乾乾翼翼,无戾天人之心而兴不急之役,则兆人蒙赖,福禄无穷。”

获嘉主簿彭城刘知几表陈四事。其一以为:“皇业权舆,天地开辟,嗣君即位,黎元更始,则时藉非常之庆,以申再造之恩。今六合清晏而赦令不息,近则一年再降,远则每岁无遗,至于违法悖礼之徒,无赖不仁之辈,编户则寇攘为业,当官则赃贿是求。而元日之朝,指期天泽,重阳之节,伫降皇恩,如其忖度,咸果释免。或有名垂结正,罪将断决,窃行货贿,方便规求,故致稽延,毕沾宽宥。用使俗多顽悖,时罕廉隅,为善者不预恩光,作恶者独承徼幸。古语曰:‘小人之幸,君子之不幸。”斯之谓也。望陛下而今而后,颇节于赦,使黎氓知禁,奸宄肃清。”其二以为:“海内具僚九品以上,每岁逢赦,必赐阶勋,至于朝野宴集,公私聚会,绯服众于青衣,象板多于木笏;皆荣非德举,位罕才升,不知何者为妍蚩,何者为美恶。臣望自今以后,稍息私恩,使有善者逾效忠勤,无才者咸知勉励。”其三以为:“陛下临朝践极,取士太广,六品以下职事清官,遂乃方之土芥,比之沙砾,若遂不加沙汰,臣恐有秽皇风。”其四以为:“今之牧伯迁代太速,倏来忽往,蓬转萍流,既怀苟县之谋,何暇循良之政!望自今刺史非三岁以上不可迁官,仍明察功过,尤甄赏罚。”疏奏,太后颇嘉之。是时官爵易得而法网严峻,故人竞为趋进而多陷刑戮,知几乃著《思慎赋》以刺时见志焉。丙午,以王孝杰为朔方道行军总管,击突厥。

春,二月,己酉朔,日有食之。

僧怀义益骄恣,太后恶之。既焚明堂,心不自安,言多不顺;太后密选宫人有力者百馀人以防之。壬子,执之于瑶光殿前树下,使建昌王武攸宁师壮士殴杀之,送尸白马寺,焚之以造塔。

甲子,太后去“慈氏越古”之号。

三月,丙辰,凤阁侍郎、同平章事周允王薨。

夏,四月,天枢成,高一百五尺,径十二尺,八面,各径五尺。下为铁山,周百七十尺,以铜为蟠龙麒麟萦绕之;上为腾云承露盘,径三丈,四龙人立捧火珠,高一丈。工人毛婆罗造模,武三思为文,刻百官及四夷酋长名,太后自书其榜曰“大周万国颂德天枢”。

秋,七月,辛酉,吐蕃寇临洮,以王孝杰为肃边道行军大总管以讨之。

九月,甲寅,太后合祭天地于南郊,加号天册金轮大圣皇帝,赦天下,改元。

冬,十月,突厥默啜遣使请降,太后喜,册授左卫大将军、归国公。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mingre.com 官方QQ交流群: 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