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年表 > 公元709年历史年表 公元709年历史大事 公元709年大事记

公元709年历史年表 公元709年历史大事 公元709年大事记

日期:2019-03-07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709年,唐中宗大和大圣大昭孝皇帝景龙三年。
中文名
709年
中国纪年
景龙三年
朝代
大事件
公主纵奴掠良民为奴

709年历史大事

公主纵奴掠良民为奴

长宁、安乐诸公主多纵僮奴抢掠百姓子女为奴婢,景龙三年(七0九)正月侍御史袁从之收僮奴下狱治之。公主诉之中宗,中宗手诏释之。从之奏称:“陛下纵奴掠良民,何以治天下!”中宗终释之。

和事天子

景龙三年(七0九)二月九日监察御史崔琬对仗弹劾宰相宗楚客、纪处讷潜通戎狄,受其货赂,致生边患。(此指去年宗楚客等受阿史那阙啜忠节赂,致启娑葛之叛)按照朝廷惯例,大臣被弹,应该弯腰退出,立于朝堂待罪。但楚客却不然,反而愤愤不平,自述自己如何忠心,如何被崔琬诬陷等等。中宗并不详细追问,却命琬与楚客结为兄弟,言归于好。当时人都称中宗为“和事天子”。

三无坐处

景龙三年(七0九)三月,先后以宗楚客为中书令,萧至忠为侍中,太府卿韦嗣立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中书侍郎崔湜、赵彦昭并同平章事,以礼部尚书韦温为太子少保同中书门下三品,太常卿郑愔为吏部尚书同平章事。此辈与见任韦巨源、杨再思等并为宰相。同时宰相之多,得未曾有。时滥官充溢,政出多门,人谓朝廷“三无坐处”,盖讽宰相、御史及员外官之多也。

选法大坏

景龙三年(七0九)崔湜、郑愔以宰相掌选举,受贿卖官,额外用人。由于官缺不足,不得不预支未来三年名额,因而选法太坏。崔湜父挹为国子司业,受选人贿而湜未之知,竟将其人从长名榜(犹候补名单)上除名。其人投诉曰:“公的亲戚已受我的贿金,为何不授官?”湜怒曰:“我的亲戚是谁?如果真有此事,我一定捉来乱棍打死!”其人说:“打死不得!打死了,你要丁忧。”(丁忧即服父母之丧,要罢官)湜这才明白,大为惭愧。于是,侍御史靳恒与监察御史李尚隐对仗弹愔、湜,中宗下二人于狱,命监察御史裴凗按问。安乐公主使人嘱裴湜从宽处理,湜再次对仗弹二相。五月十一日,湜贬江州司马;愔流吉州。上官昭容密与安乐公主、武延秀再为之说情,次日,湜改襄州刺史,愔贬江州司马。

突骑施娑葛请降

景龙二年(七0九)冬,既册立娑葛为十四姓可汗,三年七月,婆葛遂遣使请降。二十六日,拜娑葛为“归化”可汗,赐名守忠。

天子嫁女,皇后娶妇

景龙三年(七0九)八月,以萧至忠为中书令,至忠女适皇后舅之子崔无披,成婚日,中宗为女方主婚,皇后为男方主婚,时人谓“天子嫁女”(天子女乃公主),“皇后娶妇”(皇后子乃太子),意思是嘲笑帝后逾礼。

中宗幸定昆池

定昆池乃安乐公主夺民田所造,取名“定昆”谓胜过昆明池。景龙三年(七0九)八月,安乐公主奏请中宗幸定昆池,中宗许之。命从官赋诗,黄门侍郎李日知诗曰:“所愿暂思居者逸,勿使时称作者劳。”有讽刺劳民之意。及睿宗即位,谓日知曰:“当其时,朕亦不敢言之。”

谯王重福乞归

景龙三年(七0九)十一月十三日中宗祀南郊,赦天下,流人并放还,独均州刺史谯王重福不得归。乃上书自陈曰:“陛下焚香献礼,祭告上天。黎民罪皆赦除,赤子偏加摈弃(重福乃中宗长子,韦后谓其陷害己子重润,流放均州已五),皇天公平之道,必不如此。天下之人皆为臣流涕,况陛下仁慈,岂不怜臣孤苦!”书上,不答。此事为明年重福潜入洛阳张本。

中宗时食封之重

依靠收取封地租税为生谓之“食封”。神龙元年(七0五)十一月敕封相王、太平公主食实封各一万户;十二月敕封安乐公主四千户,长宁公主三千五百户,所封户数超过唐初十倍至数十倍。景龙三年(七0九)三月太府卿韦嗣立入相后,上疏谓“食封之家,其数甚众。昨问户部,云用六十余万丁,一丁纳绢两匹,共百二十余万匹。臣前在太府,知国家每岁收庸绢,多不过百万匹,少则仅六、七十万匹,比之封家,所入还少。原来规定,只有开国之功,才能分封土地,国初功臣食封不过三、二十家,现在因恩赏食封已超过一百家。国家租税,大半进了私门,私门有余,公家不足。治国之道,岂可谓当!”同年十一月,河南道巡察使、监察御史宋务光谓“今日食实封者凡一百四十余家,供应封户者凡五十四州,每州上供者皆肥腴之田,有的大封家还跨食几个州。而太平、安乐公主等又专要丁多税重之户,刻剥之苦,甚于征役。如滑州地出绫缣,封家争相趋附,民受其逼,大多流亡。请稍分封家,散配他州。又征封使者借势烦扰,请改将封家应得租税,归入当地租庸,有司代收,每年送纳。”

逐粮天子

景龙三年(七0九),关中饥,斗米百钱。由山东、江淮运谷至长安,牛死十之八九。群臣多请皇上再往洛阳。按:唐朝京师本在长安,武后喜居洛阳,改称东都或神都。韦后家本杜陵(在长安),不乐东迁,乃使巫者彭君卿等劝说中宗:“今岁不利东行。”中宗信妖妄,后复有言幸东都者,帝怒曰:“岂有逐粮天子邪?”

大食入侵西域

神龙元年(七0五),伊拉克总督哈嘉智遣其副将屈底波率兵渡阿克苏河,入侵昭武九姓诸国,至景龙三年(七0九)已征服安国(布哈拉)及康国(撒马尔汗)。西域诸国陆续向中国乞援。

朱敬则卒

敬则字少连,永城人。博学重气节,武后初,以谏议大夫兼修国史,韦安石阅其草,赞曰:“真董狐笔也。”进同凤阁鸾台平章事。为相以用人为先,张易之构陷魏元忠,敬则力救,得不死,世皆洁其为人。出为郑州刺史,贬涪州,代还卒,时景龙三年(七0八)五月。

杨再思卒

再思,原武人,明经出身。延载初(六九四)即以鸾台侍郎同平章事。居相位十余年,阿谀取容,未尝与人忤。其谄事二张尤为无耻。二张诛,又依附韦、武,迭居相位。景龙三年(七0九)六月,以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死于官。

豆卢钦望卒

钦望出鲜卑慕容氏,祖籍徒河(辽宁锦县西北),自魏至周、隋、唐,世皆显仕。钦望自武周时至二张、武、韦乱政之际,为相十余年,不敢对抗权势,力求自全而已。景龙三年(七0九)十一月二十二日卒。

709年通鉴记载

中宗大和大圣大昭孝皇帝下景龙三年(己酉,公元七零九年)

春,正月,丁卯,制广东都圣善寺,居民失业者数十家。

长宁、安乐诸公主多纵僮奴掠百姓子女为奴婢,侍御史袁从之收系狱,治之。公主诉于上,上手制释之。从之奏称:“陛下纵奴掠良人,何以理天下!”上竟释之。

二月,己丑,上幸玄武门,与近臣观宫女拔河。又命宫女为市肆,公卿为商旅,与之交易,因为忿争,言辞亵慢,上与后临观为乐。丙申,监察御史崔琬对仗弹宗楚客、纪处讷潜通戎狄,受其货赂,致生边患。故事,大臣被弹,俯偻趋出,立于朝堂待罪。至是,楚客更愤怒作色,自陈忠鲠,为琬所诬。上竟不穷问,命琬与楚客结为兄弟以和解之,时人谓之“和事天子”。

壬寅,以韦巨源为左仆射,杨再思为右仆射,并同中书门下三品。

上数与近臣学士宴集,令各效伎艺以为乐。工部尚书张锡舞《谈容娘》,将作大匠宗晋卿舞《浑脱》,左卫将军张洽舞《黄麞》,左金吾将军杜元谈诵《婆罗门咒》,中书舍人卢藏用效道士上章。国子司业河东郭山恽独曰:“臣无所解,请歌古诗。”上许之。山恽乃歌《鹿鸣》、《蟋蟀》。明日,上赐山恽敕,嘉美其意,赐时服一袭。

上又尝宴侍臣,使各为《回波辞》。众皆为谄语,或自求荣禄。谏议大夫李景伯曰:“回波尔时酒卮。微臣职在箴规。侍宴既过三爵,喧哗窃恐非仪。”上不悦。萧至忠曰:“此真谏官也。”

三月,戊午,以宗楚客为中书令,萧至忠为侍中,大府卿韦嗣立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中书侍郎崔湜、赵彦昭并同平章事。崔湜通于上官昭容,故昭容引以为相。彦昭,张掖人也。

时政出多门,滥官充溢,人以为三无坐处,谓宰相、御史及员外官也。韦嗣立上疏,以为:“比者造寺极多,务取崇丽,大则用钱百数十万,小则三五万,无虑所费千万以上,人力劳弊,怨嗟盈路。佛之为数,要在降伏身心,岂雕画土木,相夸壮丽!万一水旱为灾,戎狄构患,虽龙象如云,将何救哉!又,食封之家,其数甚众,昨问户部,云用六十馀万丁;一丁绢两匹,凡百二十馀万匹。臣顷在太府,每岁庸绢,多不过百万,少则六七十万匹,比之封家,所入殊少。夫有佐命之勋,始可分茅胙土。国初,功臣食封者不过三二十家,今以恩泽食封者乃逾百数;国家租赋,太半私门,私门有馀,徒益奢侈,公家不足,坐致忧危,制国之方,岂谓为得!封户之物,诸家自征,僮仆依势,陵轹州县,多索裹头,转行贸易,烦扰驱迫,不胜其苦。不若悉计丁输之太府,使封家于左藏受之,于事为愈。又,员外置官,数倍正阙,曹署典吏,困于祗承,府库仓储,竭于资奉。又,刺史、县令,近年以来,不存简择,京官有犯及声望下者方遣刺州,吏部选人,衰耄无手笔者方补县令。以此理人,何由率化!望自今应除三省、两台及五品以上清望官,皆先于刺史、县令中选用,则天下理矣。”上弗听。

戊寅,以礼部尚书韦温为太子少保、同中书门下三品,太常卿郑愔为吏部尚书、同平章事。温,皇后之兄也。

太常博士唐绍以武氏昊陵、顺陵置守户五百,与昭陵数同,梁宣王、鲁忠王墓守户多于亲王五倍,韦氏褒德庙卫兵多于太庙,上疏请量裁减;不听。绍,临之孙也。

中书侍郎兼知吏部侍郎、同平章事崔湜、吏部侍郎同平章事郑愔俱掌铨衡,倾附势要,赃贿狼藉,数外留人,授拟不中,逆用三年阙,选法大坏。湜父挹为司业,受选人钱,湜不之知,长名放之。其人诉曰:“公所亲受某赂,奈何不与官?”湜怒曰:“所亲为谁,当擒取杖杀之!”其人曰:“公勿杖杀,将使公遭忧。”湜大惭。侍御史勒恒与监察御史李尚隐对仗弹之,上下湜等狱,命监察御史裴漼按之。安乐公主讽漼宽其狱,漼复对仗弹之。夏,五月,丙寅,愔免死,流吉州,湜贬江州司马。上官昭容密与安乐公主、武延秀曲为申理,明日,以湜为襄州刺史,愔为江州司马。

六月,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杨再思薨。

秋,七月,突骑施娑葛遣使请降;庚辰,拜钦化可汗,赐名守忠。

八月,己酉,以李峤同中书门下三品,韦安石为侍中,萧至忠为中书令。

至忠女适皇后舅子崔无谙,成昏日,上主萧氏,后主崔氏,时人谓之“天子嫁女,皇后娶妇”。

上将祀南郊,丁酉,国子祭酒祝钦明、国子司业郭山恽建言:“古者大祭祀,后裸献以瑶爵。皇后当助祭天地。”太常博士唐绍、蒋钦绪驳之,以为:“郑玄注《周礼·内司服》,惟有助祭先王先公,无助祭天地之文。皇后不当助祭南郊。”国子司业盐官褚无量议。以为:“祭天惟以始祖为主,不配以祖妣,故皇后不应预祭。”韦巨源定仪注,请依钦明议。上从之,以皇后为亚献,仍以宰相女为斋娘,助执豆笾。钦明又欲以安乐公主为终献,绍、钦绪固争,乃止;以巨源摄太尉为终献。钦绪,胶水人也。

己巳,上幸定昆池,命从官赋诗。黄门侍郎李日知诗曰:“所愿暂思居者逸,勿使时称作者劳。”及睿宗即位,谓日知曰:“当是时,朕亦不敢言之。”

九月,戊辰,以苏瑰为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

太平、安乐公主各树朋党,更相谮毁,上患之。冬,十一月,癸亥,上谓修文馆直学士武平一曰:“比闻内外亲贵多不辑睦,以何法和之?”平一以为:“此由谗谄之人阴为离间,宜深加诲谕,斥逐奸险。若犹未已,伏愿舍近图远,抑慈存严,示以知禁,无令积恶。”上赐平一帛,而不能用其言。

上召前修文馆学士崔湜、郑愔入陪大礼。乙丑,上祀南郊,赦天下,并十恶咸赦除之;流人并放还;斋娘有婿者,皆改官。

甲戌,开府仪同三司、平章军国重事豆卢钦望薨。

乙亥,吐蕃赞普遣其大臣尚赞咄等千馀人逆金城公主。河南道巡察使、监察御史宋务光,以“于时食实封者凡一百四十馀家,应出封户者凡五十四州,皆割上腴之田,或一封分食数州;而太平、安乐公主又取高资多丁者,刻剥过苦,应充封户者甚于征役;滑州地出绫缣,人多趋射,尤受其弊,人多流亡;请稍分封户散配馀州。又,征封使者烦扰公私,请附租庸,每年送纳。”上弗听。

时流人皆放还,均州刺史谯王重福独不得归,乃上表自陈曰:“陛下焚柴展礼,郊祀上玄,苍生并得赦除,赤子偏加摈弃,皇天平分之道,固若此乎!天下之人闻者为臣流涕。况陛下慈念,岂不愍臣栖遑!”表奏,不报。

前右仆射致仕唐休璟,年八十馀,进取弥锐,娶贺娄尚宫养女为其子妇。十二月,壬辰,以休璟为太子少师、同中书门下三品。

甲午,上幸骊山温汤;庚子,幸韦嗣立庄舍。以嗣立与周高士韦夐同族,赐爵逍遥公。嗣立,皇后之疏属也。由是顾赏尤重。乙巳,还宫。

是岁,关中饥,米斗百钱。运山东、江、淮谷输京师,牛死什八九。群臣多请车驾复幸东都,韦后家本杜陵,不乐东迁,乃使巫觋彭君卿等说上云:“今岁不利东行。”后复有言者,上怒曰:“岂有逐粮天子邪!”乃止。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mingre.com 官方QQ交流群: 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