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旧照 > 稀见老照片:「意大利远征军」在中国

稀见老照片:「意大利远征军」在中国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历史君 时间:2020-03-18 阅读: 支持键盘方向键←和→翻页

本文摘选自《西洋镜:意大利彩色画报记录的中国1899-1938》,赵省伟/主编、林碧珺/译,广东人民出版社2020年出版,已获授权。

编者按:1900年,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攻陷北京城,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仓皇西逃,乃是清廷存亡极为关键的转折点。此役参战的八国联军部队,日军2万余人,俄军1.3万余人,英军1.2万余人,法军3400余人,美军3400余人,德军900人,奥军300人,最少的是意大利军,只有80人(一说直接参与进攻北京城的意军只有45人)——那支约2000人左右的“意大利远征军”没有能够赶上这场战斗,他们于1900年7月19日离开意大利本土,8月29日抵达天津大沽口,随之前往北京——在此之前的8月16日,北京城已被攻陷。

下面这组照片,出自1900~1901年的意大利媒体,主要取材于《周日邮报》《周日论坛画报》等意大利彩色画报——这些目前唯一可以与法国彩色画报相媲美的中国题材画报,时间跨度长、历史事件丰富,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本组照片完整再现了“意大利远征军”组建、出发、进入中国、离开中国的全过程。与照片对应的文字,译自相应媒体当年的报道

1. 招募前往清朝的远征军

近日,一些义和团运动的相关报道中存在多处矛盾的地方。虽说我们和清朝存在很大差异,但这并不足以解释矛盾出现的原因。事实上,大体原因不外乎以下两点:一、义和团运动发展速度之快令人始料不及;二、记者们对清朝怀有猎奇心态,使报道夸大许多。因此,我们时不时会读到一些与事实不符、被夸大的消息。例如:目前清朝部分地区处于无政府状态,年轻的皇帝和其姨母慈禧太后互相下毒,但实际上二人不仅相安无事,还在共同处理朝政。又有报道称,所有的驻华使馆均被烧毁,工作人员惨遭屠戮。然而没过几天又有报道称,公使馆得以幸免于难了

也许当分歧不再,人们对清朝的关注热度下降的那天,真相也就离我们不远了。

目前欧洲一些国家已向远东派遣军舰和士兵,还有一些正在积极筹备。这是一次针对一个故步自封的国家的武装行动。我们意大利不想也不能错过。总理在上次会议上说:“一个国家不应该只为温饱而奋斗,还要为荣誉、尊严而战。”没有人能够质疑我们为死去将士报仇的决心和为国争光的雄心。

除了即将远赴清朝的舰队,我们还将派出一支由狙击手、步兵、炮兵、工兵、医疗人员和后勤部队组成的不到两千人的队伍,由特雷维索人文森佐·加廖尼上校负责指挥。

招募各兵种人才更有利于组建一支合格的远征军,因此我们必须在各兵团中抽签招募士兵,之后再选派军官和志愿兵加入其中。我们的军队斗志昂扬,热血沸腾。没有人质疑用这种方法选出来的勇士们。抽中的人欢欣鼓舞,没有被抽中的人争相申请加入远征军。从都灵到巴勒莫,士兵们无不热情高涨,主动请缨。

我们试着用下页的插画重现当时的场景。国家问其血气方刚的子民:谁愿随我为惨死在清朝人手中的同胞报仇雪恨?士兵们喊声震天:我们都愿意!我们都愿意!

在我们奋笔疾书时,远征军即将踏上前往清朝的战舰。他们此行所需时间较长,约为两个月。舰队会经过塞得港、亚丁湾、科伦坡、新加坡,以及中国香港、上海和大沽,全程约9187海里。

图片 | 招募前往清朝的远征军。贝尔特拉梅绘制。《周日邮报》1900年7月22日。

2. 向清朝进发的远征军

欧洲军队的行动要符合我们强国的身份,另一方面,我们希望这场战争不要拖得太久,军队可以及时完成他们的任务:镇压义和团,平息已蔓延全清朝的暴乱,以及索要相应赔偿。对于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各国工厂和贸易,军队也要保证它们的安全和发展。

我国骁勇的士兵同其他国家的军人并肩作战,高举三色旗,再一次为国争光,意大利怀着诚挚的热情祝福他们。

文中彩色插画描绘的“民众送别远征军出征”的场景发生在罗马。类似的盛大送别场景不止出现在罗马,而是蔓延到整个意大利半岛,从贵族到平民皆自发鼓掌欢送远征军。人们对这支军队充满信心,视他们为国家的守护者和荣耀。当然也有一些人发出质疑的声音,他们利用国内充满理想主义的环境,口无遮拦,肆无忌惮,其言论充分诠释了拉丁民族爱中伤他人的天性。

作为新闻从业者,我们的任务就是忠于时事。本期一如往常地选取并刊登了远征军中几位重要军官和官员的照片。

我们感谢路易吉·努科里尼(Luigi Nuccorini)中尉向我们提供远征远东的官兵的个人信息、肖像以及相关照片。路易吉的这一爱国举动,使得这些英勇子民的样貌为众人所知。

和我们一样,其他国家的军队也意识到意大利士兵是最出色的。他们将我国士兵视为自己忠实的伙伴,也会帮助我国士兵。

 

图片 | 左起:卡波阿尼(G.Capoani)中尉、阿里亚尔迪(L. Agliardi)少校、西比拉(G. Sibilla)中尉

图片 | 左起:考勒第诺维斯(S. Cordinovis)中尉、塞尔维奇(G. B. Servici)上尉、安吉奥利尼(A. Angiolini)中尉、托诺勒(E. Tonolo)中尉。

 

图片 | 安吉奥利尼中尉负责指挥的第一排。

 

图片 | 托诺勒中尉负责指挥的第二排。

 

图片 | 阿道夫·吉利奥(Adolfo Gillio)中尉负责指挥的第三排。

 

图片 | 考勒第诺维斯中尉负责指挥的第四排。

 

3. 意大利驻华远征军司令

军港中人潮汹涌,远征军即将出征,送别场面如此盛大的原因之一便是国王到了那不勒斯。作为军队的最高统帅,国王想亲自给予远征军最诚挚的祝福,跟随国王到来的还有一些为自己牟利的投机分子。我们敢打赌,在那些闻讯赶来的人当中,没有一位是即将登舰出发的远征军人。在拥挤的围观人群里,还有部分士兵家属,他们真诚祝愿自己的父亲或儿子此去一帆风顺,从国王到工人无不被这种气氛感染。另一部分家属则热情高涨,不过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私下擦掉因思念亲人而流的泪水呢?远征军乘坐三艘战舰前往清朝,它们分别是“加瓦”号(Giava)、“新加坡”号(Singapore)和“马尔科·明格蒂”号(Marco Minghetti)。

远征军司令是“新加坡”号上的文森佐·加廖尼上校。文森佐·加廖尼是特雷维索人,刚过44 岁生日,下图是他的肖像。


图片 | 意大利驻华远征军司令文森佐·加廖尼。参见《周日邮报》,1900年7月29日。

我们之前提到过英国的西摩尔爵士参与过的几次惨烈的战役。上个月西摩尔作为指挥官带领联军前去解救各国驻京使馆。这是一次英勇的行动,但不幸的是,在廊坊的一场战斗中,5 名意大利海军士兵身亡。联军在天津与义和团以及清军血战数天,西摩尔终于一雪前耻,但同时不幸负伤。如果西摩尔麾下全是精兵,那么他也许就可以带领军队攻入北京,从而保护英国使馆。

西摩尔是一名出色的指挥官,如今担任英国驻华海军司令。

图片 | 英国驻华海军司令西摩尔将军。参见《周日邮报》,1900年7月29日。

 

图片 | 7 月 19 日,意大利远征军在那不勒斯军舰修造厂外登船前往清朝。贝尔特拉梅绘制。参见《周日邮报》,1900年7月29日。

4. 意大利驻华公使及其家人在意大利驻华使馆

八天前,有确切消息称,欧洲各国驻华公使及其家人,以及各国驻华公使馆的工作人员均不幸遇难,意大利驻华公使萨尔瓦戈侯爵和他的妻儿也没能幸免,人们佩戴黑纱以表哀悼。然而现在情况似乎有了变化,从清朝前线传回来的消息称:所有外国公使均安然无恙。但愿如此!

萨尔瓦戈年纪轻轻便从事外交工作,因其机敏和出色的能力为人所知,曾驻马德里、圣彼得堡、柏林、君士坦丁堡、开罗。1896 年他任意大利驻北京代办,在任20 个月后由马迪讷接替。后者因处理三门湾事件不力而卸任,于是萨尔瓦戈在去年6 月重回北京,他的妻子卡米拉·帕拉维奇尼、8 岁的儿子帕里斯,以及萨尔瓦戈的堂姐随行。尽管公使的安全已经得到反复确认,但由于公使及其夫人没有发出新消息,罗马政府、公使及公使夫人的亲属仍感到十分焦虑。

不知道报纸什么时候才可以窥见希望之光,不知清朝之谜何时才能破解。

图片 | 意大利驻华公使及其家人在意大利驻华使馆。参见《周日邮报》,1900年8月5日。

5. 我国士兵在清朝

从清朝发回来的电报显示:意大利远征军乘坐“新加坡”号、“马尔科·明格蒂”号和“加瓦”号军舰成功到达大沽口,随后迅速下船登陆。此次登陆行动从29 日到31 日持续了两天,造成了大沽口附近海域局势动荡,在附近贫民窟引发了骚动。我军士兵早前曾暂住大沽口,目前仍有一小队海军士兵驻守在那里。

我们正在搜集此次登陆行动的相关照片,今天我们先刊登一张大沽口的草图。这一场景发生在6 月17 日,我国海军同其他国家的军队炮轰大沽口,随后占领了它。

第一批登陆的是日军,他们甫一登陆便插上了自己国家的国旗。英军随后赶到,在同一根旗杆上升起英国国旗。

我军只有“厄尔巴”号军舰上的不足30 名海军士兵驻守在大沽口,他们没有携带意大利国旗,但也不希望在强大的征服者队伍中缺少意大利的旗帜。我们出色的海军士兵在大沽口找到了一面老旧的清朝旗帜,利用它拼出了一面三色旗,在各国海军士兵的欢呼声中将三色旗升起,使其高高飘扬在其他国旗上方。与此同时,一些顽强的清军则继续反击欧洲军队。

本报刊登了原本驻扎在巴勒莫的陆军特种兵一营三支小队的照片,现在这三支小队隶属于意大利驻华军团。

陆军特种兵一营中有一支85 人的分队,此分队由两名军官指挥,分别是埃尔克莱·德·加斯帕雷(Ercole De Gaspare)和皮埃罗·吉尔伯特(Pietro Gilberti),我们也刊登了他们的照片。这两名军官都是布雷西亚人,准确地说,埃尔克莱·德·加斯帕雷来自韦罗拉诺瓦(Verolanuova)镇,35 岁;皮埃罗·吉尔伯特来自布雷西亚市,29 岁。

从军营里抽调出来派去清朝的是第一小队、第七小队和第九小队。

图片 | 陆军特种兵一营第一小队

 

图片 | 陆军特种兵一营第七小队

图片 | 陆军特种兵一营第九小队

图片 | 加斯帕雷中尉和吉尔伯特中尉

图片 | 大沽口的意大利海军士兵。扎内蒂绘制。参见《周日论坛画报》,1900年9月9日。

6. 我国士兵在清朝(天津休整)

我国驻清朝远征军在天津休整,他们占领了数栋欧式建筑和中式建筑,在7 月份的大轰炸中没有人员伤亡。我们的画家描绘了我军士兵与清朝百姓打交道的场景。清朝百姓的着装、习惯和风俗皆与我们不同,因此我军士兵对清朝人抱有强烈的好奇心。

图片 | 我国士兵在天津。瓜斯塔拉绘制,罗马尼奥利制版。参见《周日论坛画报》,1900年9月30日。

7. 我国步兵在清朝(占领山海关)

我们的读者肯定知道,占领山海关是一步非常重要的战略部署,清朝军队撤出山海关后,留下几门大炮和少量弹药。联军占领山海关后,我军360 名步兵从阿里亚尔迪少校那里接到攻陷长城数处要塞的命令,并迅速完成了任务,歼灭和俘虏了要塞中的清军。

插画师绘制出了上述场景,我们将其刊登在下页。

图片 | 我军击败山海关守敌。瓜斯塔拉绘制,罗马尼奥利制版。参见《周日论坛画报》,1900年10月14日。

 

8. 我国士兵在清朝(港口登陆)

 

清朝的战争进程瞬息万变,且与远东地区紧密相连,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本期我们刊登了两张图片,展现了我们出色的士兵为了意大利的荣耀,在十分遥远的港口登陆的场景。

 

图片 | 携物资登陆的意大利军队。参见《周日论坛画报》,1900年10月21日。

9. 我国精锐部队主动发起攻击

可以这样说,目前在清朝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论。欧洲各国为出兵清朝给出了各种拙劣的借口,或者说是形势所逼不得已而为之,或者说出于承担“不可推卸之责任”。隐匿在借口背后的则是各国彼此之间的妒忌。事实上,正是清朝政府对义和团镇压不力、慈禧太后摇摆不定,导致了如今人心松散、局势不定、上下离心离德的局面。之前我们为了向大家解释为什么一定要解决“东方问题”,不知道写干了多少瓶墨水,然而这一切全是白费功夫。

当时没有一个国家会容许别国率先提出解决方案,如今同样的情景再次在清朝上演。但欧洲诸国相信了慈禧太后,决定暂缓对清朝的进攻。法国先同清朝政府谈判,其他欧洲国家对法国提出的条件表示满意。德国、英国、俄国也相继加入谈判。然而,战争的罪魁祸首现在却平安无事。她在广袤的帝国内四下奔逃,目前已到达西安府,似乎不准备返回北京和入侵者签署协定。

再说意大利,我国派往清朝的士兵近3000 人,他们在与长城上的清朝守军作战时,表现得十分顽强英勇。欧洲各国报纸对我国军队最近发起的突袭纷纷进行了评论。《晚邮报》第二期报道了突袭事件。军队收到命令,要求他们攻占长城起点处的数个要塞。士兵们发起攻击,干脆利落地杀死或俘虏了抵抗的清军。阿里亚尔迪少校带领360 名精锐士兵率先发动袭击。下页的彩色插画尝试重现阿里亚尔迪少校领导的这一行动。

图片 | 我国精锐部队主动发起攻击,部分勇猛的清朝士兵坚持抵抗。贝尔特拉梅绘制。参见《周日邮报》,1900年10月21日。

10. 枪决天津的义和团拳民

据目前的情形我们可以看到:表面上各国之间外交往来频繁,但事实上,针对清朝问题的谈判进展缓慢。诸位无需惊讶,因为在天朝,造反、动乱持续不断,义和团也丝毫没有投降的迹象。最近,欧洲军队的一支小分队在天津成功抓获了一伙狂热的义和团拳民。这伙人被抓后,立即被执行枪决。我们的艺术家用彩图重现了当时的场景。

图片 | 枪决义和团拳民。瓜斯塔拉绘制,罗马尼奥利制版。参见《周日论坛画报》,1900年10月28日。

11. 意大利军队在清朝(与义和团作战)

我们很高兴能把身在远东的英勇战士们的出色行动制成彩色插图刊登在本报上。文后的彩图描绘了一场发生在本月月初的小插曲。米尼西尼(Minisini)中尉率领一支队伍护送运输军需品的船队逆海河而上。突然,一伙早已埋伏在岸边高地上的清朝炮兵向我军发起猛烈的攻击。但他们的攻击徒劳无功,我军士兵立即予以反击,冲向他们的藏身之处,将他们的大炮扔到河里。清军士兵四散奔逃,我军没有任何伤亡。

下图是贾科莫·阿莫鲁索(Giacomo Amoroso)中尉的肖像。贾科莫·阿莫鲁索出生于1863 年,18 岁自愿参军,在对非战争中担任少尉,曾参与创建摩德纳(Modena) 专科学校,现在隶属于第18 步兵队。贾科莫在骑兵连任职时,曾参与了一场对抗义和团的战斗,仅带领16 名士兵就挡住了1500 名义和团拳民的进攻。

图片 | 贾科莫·阿莫鲁索中尉

图片 | 在海河岸边作战的意军。扎内蒂绘制,罗马尼奥利制版。参见《周日论坛画报》,1900年11月18日。

12. 意大利驻华公使萨尔瓦戈侯爵在紫禁城内

在北京紫禁城的意大利占领区内,一批战利品——大石狮即将被掠夺回国。我国驻华公使萨尔瓦戈侯爵站在其中一尊石狮子旁边。站在公使旁边的是《晚邮报》《周日邮报》驻北京的记者。

图片 | 意大利驻华公使萨尔瓦戈侯爵在紫禁城内。贝尔特拉梅根据巴津尼(L. Barzini)的照片绘制。参见《周日邮画报》,1900年11月25日。

13. 洗劫北京

这副彩图带领我们观看了一场在远东地区的清朝上演的战争戏剧,这幅彩图给人身临其境的感觉。当然,联军的这种抢劫行为并不值得提倡。英军中的印度士兵和哥萨克士兵尤其热爱这项活动……来自米兰一家报社的一名记者充满感触地写道:“哥萨克士兵狂热地劫掠他们知道的奇珍异宝,每个人的背包里都有一座小型博物馆和一张记录被劫物品数量和名目的清单,这些珍稀的物品按照类别放置在背包里。他们极其迷恋各种珍宝,为了得到一个银花瓶,他们可以平静地杀掉所有妨碍他们的清朝平民。”

 

图片 | 洗劫北京。参见《周日邮报》,1900年11月25日。

14. 在清朝的抢劫

为了追踪报道最近发生在清朝的几场战斗,各国记者纷纷奔赴清朝。新旧时代的巨大差别给记者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媒体人以此为灵感写下了众多新闻报道。在此之前,任何一支部队占领已放弃抵抗的城市后,都会禁止部下抢劫城中财物。如今,抢劫却成为合法的权利、自然的结果,甚至是战争必备的过程。我们意大利人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外国人曾霸占我国的疆土,第一次独立战争失败后,意大利同样惨遭各方强取豪夺。如今这股强盗思想尤甚,越来越多的人愈加渴望得到财富。读到“士兵们击败义和团后,挨家挨户搜刮值钱的东西,甚至还抢走了那些放在废弃的庙里的物品”这类消息时,我们不难想象清朝经历的苦痛之深。现在整座北京城几乎变成了“无主之地”,欧洲人和美国人在比谁抢的东西更多更好。宫殿和寺庙内原本存放着大量东方的传统艺术品。这些世代流传的珍贵艺术品——花瓶、青铜器、陶瓷、精致的橱柜、布、漆器、武器、兽皮,不是被抢走,便是被就地贱卖。

 

不过,有一点我们必须相信,意大利士兵绝对没有参与这一类抢劫。因为在我们看来,这种行为本身无疑是错误的。意大利可不想再次赋予战胜者趁火打劫的权利。下页彩图根据照片绘制而成,准确描绘了北京一座宫殿遭到洗劫的场景。其中,印度和俄国士兵的“贡献”最大,事实上,他们平素便以善于抢劫而闻名于世。两国士兵都会将刚抢来的东西转手卖出去。一名驻北京的记者写道:北京变得像一个商场。

 

图片| 洗劫紫禁城中的一座宫殿。贝尔特拉梅根据照片绘制。参见《周日邮报》,1900年12月16日。

15. 我国步兵在清朝(士兵吃饭)

对华战争持续了太长时间,人们慢慢地对这场战争见怪不怪了。各国军队皆延长了驻华时间,而且已经用光了御寒的物资。我国的一名驻华记者写道:“我们优秀的士兵还像往常一样精力旺盛,保持着乐观的心态。他们在野地中扎营,有些士兵争相围在炊事员身边,等待开饭。有些士兵紧裹着大衣,围坐在火堆四周取暖。小眼睛的清朝人脸上挂着愚蠢的微笑,在田野间神出鬼没。”下页的彩色插图描述的正是上述场景。

图片 | 正在吃饭的意大利部队。扎内蒂绘制,罗马尼奥利制版。参见《周日论坛画报》,1900年12月23日。

16. 在清朝过圣诞节和元旦的意大利士兵

欧洲国家的士兵正在清朝烧杀劫掠,其中俄军的行为最为残暴。我们的士兵远离祖国亲人,迫不得已才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国家的凶残行径更是大大刺激到了我们的士兵。俗语说:圣诞节要和家人一起过。但被派往清朝参战的士兵此刻已与温暖的半岛(亚平宁半岛)相隔千山万水。圣诞节期间他们也要驻守在国外,这一点令民众更加敬佩他们。去年9 月,红十字会宣布为在华意军捐赠355 个物资箱,内阁则为士兵们准备了500 个小篮子,篮子里面装的是红酒、甜点、面包、巧克力和水果干等等。我们希望士兵们拿到这些礼物后,可以在圣诞节和元旦时分感到几分安慰。女王玛格丽特(Margherita)和海伦娜(Helena)心怀慈悲,为每个在清朝的士兵送上一双羊毛袜和一双薄手套。此时那里的气温已降至零下10 摄氏度,大雪覆盖了一切,士兵们急需衣物抵御严寒。

我们的彩图描绘的是:补给物资刚运到驻清朝的意军营地,便在凉亭间被士兵分走。一年以前,这些士兵肯定想不到他们现在会身处一个如此奇妙的国度。

图片 | 在华意军分发从意大利运来的物资。贝尔特拉梅绘制。参见《周日邮报》,1901年1月6日。

17. 杀害德国公使克林德的凶手被斩首

1900 年12 月31 日,神机营章京恩海在东单牌楼的闹市被处斩,这正是德国公使克林德被杀的地方。后来,清朝政府还被要求在东单北大街上为克林德修建了一座汉白玉牌楼,表达惋惜之情。

图片 | 杀害德国公使克林德的凶手被斩首。比昂基尼(Bianchini)绘制,罗马尼奥利制版。参见《周日论坛画报》,1901年1月13日。

18. 北京第一例判决

去年6 月20 日,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前往清朝政府的办事处,连同其他欧洲国家的公使一起向清朝政府施压,督促后者尽快同意各国派兵协助镇压叛乱。据所谓的可靠消息称:克林德和他的家人一起在办事处被杀。幸好这条消息是假的,但克林德公使的确被一伙狂热的士兵杀死了。凶手逍遥法外,因为他们是受人教唆同欧洲人作对。8 月18 日,克林德被安葬在德国驻华公使馆的花园内。

目前清朝的问题比较复杂,很难解决。和约已经送至清朝,然而他们一再找各种借口拖延时间,迟迟不在条约上签字,妄图使其国内的混乱持续下去。和约中的一条内容是:欧洲国家要求清朝政府严惩引领此次动乱的主要人物。庆亲王是此次动乱的罪魁祸首,正是他教唆义和团和其他军队屠杀外国人。诚然,清朝政府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庆亲王是清朝皇室的成员,和现任皇帝有血缘关系。

最近几个月,清朝频发重大事件。去年12 月31 日,杀害男爵克林德的凶手恩海在北京被斩首。这是清朝政府第一次对与外国有关的重大事件做出判决。

斩首恩海的行刑地点选在克林德当时遇害的那条路上,即克林德被刺杀后倒下的地方。行刑时,陈兵清朝的欧洲诸国都派自己的军官和士兵前去观看,包括两名德国将军。在行刑官宣读判决时,恩海不为所动,也不害怕,拒不承认受他人指使而行凶。他甚至要求在场的群众来检测他的脉搏频率是否正常,以此来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最后,恩海不得不跪在地上,露出脖子。刽子手只用了一刀就使恩海身首异处。然而这场从去年夏天就爆发的战争的真正的罪魁祸首——慈禧太后却还安然无恙!

图片 | 北京第一例判决:杀害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的凶手被斩首。贝尔特拉梅绘制。参见《周日画报》,1901年1月20日。

19. 清朝掠影:犯人和行刑

本报驻华记者发回一组快照,我们的插画师据此创作了几幅彩图。彩图中可以看到清朝常见的刑罚之一:枷号。犯下偷窃之类的轻罪无需判决就会被施以枷号之类的刑罚, 这一点从图中可以看出来。欧洲人在清朝组织的军事法庭也采用了这种高效而残酷的方式处理司法事务,下达了很多不严谨的判决。

另外两幅图描绘了清朝的酷刑。意大利第三炮兵队的士兵鲁杰里(Ruggeri)不慎掉队,被一伙清军士兵抓住,这群人缴了鲁杰里的械,脱光他的衣服,对他进行一番折辱后杀了他。其中一个凶手常超(Cian-ciu)被捕后接受审判,按照清朝律例,处以极刑斩首。

图片 | 被判枷刑的小偷,处决杀害意大利士兵鲁杰里的凶手常超。扎内蒂根据照片绘制,罗马尼奥利制版。参见《周日论坛画报》,1901年5月12日。

20. 即将离开北京回国的意大利远征军

图片 | 即将离开北京回国的意大利远征军。参见《周日论坛画报》,1901年7月7日。

21. 从清朝归来

9 月12 日星期四,“新加坡”号和“华盛顿”号两艘汽船载着从清朝归来的士兵到达那不勒斯港口。去年7 月19 日,国防部派了约2000 名士兵登上“新加坡”号、“马尔科·明格蒂”号和“加瓦”号前往清朝。然而只有三分之二的士兵从清朝平安归来。和士兵一起回国的还有最高指挥官加廖尼上校。几天前,少数士兵仍驻守在北京,直到萨尔萨中尉监督和约签订后,他们才开始登上回国的舰船。

人们意识到,士兵回国这件事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一个让他们充分表达对归国士兵钦慕之情的绝佳机会。热情的人们纷纷涌到这座迷人城市的海岸旁,当士兵们上岸拥抱家人、执手相泣时,围观的人们激动地挥舞着手帕和衣服。于是这难忘的一幕便出现了。

本报的彩图描绘的是:下了船的士兵正走向格拉尼利(Granili)军营。

图片 | 从清朝归来的意军到达那不勒斯:士兵在人们的热烈欢迎下走向军营。贝尔特拉梅绘制。参见《周日邮报》,1901年9月22日。

 

作者简介:赵省伟:“西洋镜”“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系列丛书主编。厦门大学历史系毕业,自2011 年起专注于中国历史影像的收藏和出版,藏有海量中国主题的法国、德国报纸和书籍。林碧珺:浙江外国语学院意大利语系毕业,译有《这就是我》《七彩猫家族》

相关图库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