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焦点 > 吉尔吉斯斯坦“白宫”出事了,咋回事?

吉尔吉斯斯坦“白宫”出事了,咋回事?

日期:2020-10-09 来源:地球知识局 编辑:深眸 阅读:

当地时间10月6日凌晨,中亚内陆国家吉尔吉斯斯坦政局大乱。

该国前总统的儿子卡迪尔,带领大批反对派政党支持者,冲入并占领首都比什凯克的政府大楼“白宫”,释放了在押的父亲阿坦巴耶夫和其他前政府官员,还打砸抢烧一堆现政府的重要物品,导致600多人受伤,成为了当前新的局部热点。

吉国首都比什凯克,出事了▼

 

这件事背后,又有着怎么样的来龙去脉呢?

小党众多的选举环境

此次吉国政局突变的突出特点是众多小党的异常活跃。前总统儿子卡迪尔就带领大批规模小而数量多的反对派政党(大约10个)的支持者,冲入作为国家运作中心的“白宫”。

小党派的活跃是吉国政治的一大特色,也是此次政变的大背景。事实上,此次政变的导火索,就是众多小党派对选举结果的不满。

比什凯克白宫(总统府和议会所在)

(图片:Daniele Aloisi / Shutterstock)▼

10月4日,吉国举行的议会选举初步计票结果公布,其国内的团结党、我的祖国党等四党获得超过7%的选票,可进入议会,包括爱国者党和共和国党在内的11个反对党均因未超线而无缘议会。

2020年议会选举结果公布

前四大党加起来也只占65%

(图片:wikipedia-2020 Kyrgyz parliamentary election)▼

这迅速引发反对派支持者对选举公正性的质疑和不满。一天后,大批小党支持者集中于首都比什凯克市中心进行抗议,要求撤销选举结果并重新选举,事态有进一步扩大的风险。

为安抚民众,吉国中央选举委员会5日晚宣布此前的选举结果有误,原因是未收到45个海外投票站和国内巴特肯州的自动计票结果。如果将它们计入,则爱国者党和共和国党可进入议会。

虽然巴特肯州是吉国内最偏远的地区

不过未收到记票结果这样的失误借口

实在是令人感到无语▼

此言一出,更加引发民众的愤怒和不满。谁都能看得出来,这只不过是一个甩锅的借口,已经把选举当成儿戏了。而且,就算按照5日晚更正的选举结果,基本盘还是无法改变。于是,抗议活动随着人群的怒火增加和有威望人的带领,转变为一场骚乱。

当天午夜时分,抗议者开始向警察投掷石块和燃烧瓶,焚烧警车,抗议暴力化的演变方式最终成为卡迪尔救出父亲、占领白宫的绝佳机会。

卡迪尔的父亲阿坦巴耶夫

三年前与普京肩并肩

(图片:wikipedia@Kremlin.ru)▼

实际上,小党之所以具有如此能量,与吉国长期的政局不稳和幼稚的政党政治密不可分。1991年,吉国在苏联解体的大背景下独立出来。但由于受到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影响,大量政治团体不断涌现,以至于政府颁布《社会团体法》来承认并严格控制这些小而多的党派。

比如这次选举的前两名

团结党(上图)为2005年成立

我的祖国党(下图)为2005年成立,都没有很久▼

而在政治上,吉国盲目照搬三权分立的西方政治模式,忽视本国的部落文化和南北差异问题,决意实行总统制。这导致的结果便是在2010年之前,吉国政治局势跌宕起伏,经历了两次政府倒台和多次骚乱。

2010年4月,比什凯克发生颇为严重的变故

总统下台,变故持续升级并推动之后的政治改革

(图片:wikipedia@Brokev03)▼

2010年6月,吉国终于颁布新宪法,宣布政体由总统制过渡到多党制议会制。但此时的吉国政党政治发展得还是不成熟,因为该国取消了地方代表制,完全采用党代表制,政府实际上是由若干个大小不一的政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可想而知吉国政府的权威和内部结构的脆弱。

当前,该国不超过500人的小党就有近200个,而这些党派大多缺乏明确的纲领,内部成员只认同本部族和本地区利益,一旦国家的某些政策威胁族群利益,立刻就会引发抗议运动,骨子里是缺乏大局意识和国家认同的。

很多人一生都生活在自己的部落中

而吉国破碎的地形又使其经济交往不依赖于中央政府

在认同上,国家和中央自然就非常遥远了

(图片:Omri Eliyahu / Shutterstock)▼

再加上国家精英人物的争权夺利(卡迪尔的父亲就是在政治争斗中落败而入狱的),以及不顾国家稳定的不择手段行为,最终便导致如今这样的事件发生。作为公众人物的卡迪尔,如今带头攻占政府所在地,必然会引发其他政治争斗者的效仿......

阿坦巴耶夫与隔壁哈萨克斯坦同行向相比

真的是风雨飘摇,纳扎尔巴耶夫则稳坐泰山

(图片:wikipedia@Пресс-службаПрезидентаРоссии)▼

脆弱经济与突出的社会矛盾

政治争斗的频繁和小党林立的脆弱选举生态,只是此次民众抗议加“夺权救父”运动的外部表象或导火索,事件发生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内部脆弱的经济和长期存在的社会矛盾。

历史上来看,吉国基本上就没有独立国家的经历,民众对国家的认同本身就很弱。而从地图上来看,吉国处于中亚东北部,境内大多处于高山地区,生存环境恶劣,地区交往较为困难,这导致人们对本部族十分依赖,而不是依靠和服从国家。大量小型政党的背后,其实都有着众多部族的利益。

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个山地国家

全国人口只有600多万

而几条高大的山脉将国家分为条条块块

南北方之间的差异和离心力都是很大的

(底图:AridOcean / Shutterstock)▼

而且,这些部落属性的政党还继承了草原上强者政治的传统。一个政党的支持者,往往只崇尚有号召力的领袖人物,内部分权制衡设计十分脆弱。一个强者,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影响力,并许诺支持者们以利益分配,就能很快成为领袖。

这也是卡迪尔能够团结众多反对派支持者的重要原因。

推崇领袖人物的绝非吉国一家

吉国的问题反而是没有真正的国家级强权

一个不足的制度能够顺畅运行

也比一个完美的制度无法实现要强

(图片:wikipedia@Пресс-службаПрезидентаРоссии)▼

此外,吉国的南北差异巨大。其南方处于费尔干纳盆地,地势平坦而有利于发展农业。但在北方却山多林密,有利于发展畜牧业。2015年南部地区人均月收入达到8200索姆,北部却能达到11000。

经济结构和经济收入的差异导致南北派别之间围绕经济利益而斗争不断,都想将国家政策引向有利于自身的方向。反映在政治上,便是吉国的总统和总理人选,都按照南北方代表来分配。

吉尔吉斯斯坦人口与经济活动大致分布

与上面的地形图高度吻合

南部地区其实是费尔干纳盆地的外围部分

与费尔干纳(属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联系更紧密▼

部族利益和南北矛盾的叠加,最终引发了严重的社会矛盾。吉国的两次政变都与部族矛盾有着深刻联系。吉首任总统阿卡耶夫代表北方利益,不仅在经济上注重北方地区的发展,还选北方部族出身的官员担任政府要职,这引发南方利益集团的强烈不满。2005年3月,就发生了以巴基耶夫为代表的南方政府反对派发推翻阿卡耶夫统治的革命。

普京与阿卡耶夫

(图片:wikipedia@Kremlin.ru)▼

梅德韦杰夫与巴基耶夫

(图片:wikipedia@Kremlin.ru)▼

而巴基耶夫又重蹈覆辙,排挤北方官员,扶持南方代表,再加上裙带关系和贪污腐败的盛行,2010 年又被北方部族以同样手段结束统治.....

俄国的两位强人能做到高度配合、亦步亦趋

中亚强人则是真的一个打趴另一个

(图片:ID1974 / Shutterstock)▼

吉国的经济更是脆弱——自然资源匮乏,经济结构单一,以农牧业、金属采矿业为主,制造业及轻工业发展都很落后。其自身地理位置又处于连接欧亚大陆和中东的要冲,受地区局势的影响巨大。

吉尔吉斯斯坦2018年出口结构

基本还是靠矿产资源和原材料

主要目的地国家包括:英国、俄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耳其

(图片:OEC)▼

长期以来,俄罗斯一直是吉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依靠,但受美国对俄经济制裁的影响,吉国受到拖累,经济形势在中亚五国中最差。2019年,吉国1/3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长期的脆弱经济以及不断滋生的腐败,导致人们对政府的期待更高,要求也更多。

其实塔吉克斯坦的经济和吉国一样糟糕

两国争夺中亚垫底

(图片:google.com)▼

政府却受制于多党制而难以真正出手治理经济,再加上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的爆发,以及周边局势的不稳定,使依赖于此的吉国缺少俄罗斯的强力输血。2020年9月,据该国经济部门的数据,新增失业人数20万,这对于总人口只有600万的国家实在是噩耗。

目前已经累计确诊47000+

鉴于吉国人口只有630W,这个比例可不低

(图片:Azamat Imanaliev / Shutterstock)▼

街头政治与政府应对

从吉国几次的抗议运动来看,都是反对派较为轻易地就组织起人数众多的“民意大军”,来影响局势的发展。

反对派政党到底有什么魔力呢?最显而易见的当然是该国部族社会的性质。许多反对派的领导人就是本部族的杰出人士,有一呼百应的力量。而该国民众也因长期接触西方民主思想,对街头抗议的形式早已司空见惯,认为这是最有效争取权利的途径,甚至形成一种产业链。

每次抗议运动的发生,背后都有专业的动员公司、事态监测公司、网络服务公司去运作,一旦目标达成,这些抗议都能迅速消失,这成为吉国鲜明的特色。而这又与境外力量的支持难以脱离联系。

吉国与西方国家的频繁合作表现在多个方面,也使国外力量能够迅速资助反对派人士。在此次抗议运动过程中,许多在美国接受过教育的吉国年轻人就受到驻吉大使馆的资助,而参与和组织过不少起抗议示威。

反观吉国政府的应对措施。为迅速稳定局势,吉国政府宣布不采取任何暴力手段。10月6日下午,吉选举委员会便宣布4日举行的议会选举投票结果无效,新投票将于两周内举行。并且,7日报道的最新消息称吉国总理博罗诺夫和议长茹马别科夫已经宣布辞职,议会召开的特别会议选出了代理总理和议长。

从中可见妥协文化在吉国的深远影响。实际上,在过去十年间,各方政党在选举斗争与妥协中早已转变思维,不再钟情于暴力政治文化。

并且,随着外界关注的增多,以及俄罗斯的强力影响,吉国决策者的克制和妥协意愿会更加强烈。

俄罗斯长期难以发展,又忙于处理正在进行的纳卡冲突,以及周边白俄罗斯等国的政治困局,更希望吉国能平稳度过此事,重新进行选举。但不确定的因素就在美国,即将进行的美国大选因特朗普确诊新冠而愈发扑朔迷离,那么未来美国会不会在吉国出手煽动局势发展来为大选助力呢?

这值得人们拭目以待.....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