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焦点 > 探秘两千年前来中国的罗马军团

探秘两千年前来中国的罗马军团

日期:2019-03-08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探秘两千年前来中国的罗马军团

成龙最新超级巨制《天将雄师》自今年春节档在中国大陆上映以来引发极大关注,拿下超6亿票房的同时,影片品质也获得观众一致认可,被认为是中国第一部可以媲美好莱坞大片的商业巨制。《天将雄师》的故事灵感来源正是来自于这样一个未解之谜——2000年前“消逝的罗马军团”的去向。

对历史十分感兴趣的导演李仁港介绍说,自己花了7年时间酝酿剧本,“罗马到中国,基本历史上能有的素材我们都看过了。”他在创作时也融入了很多真实的东西,“克拉苏带着军队在东方不见了,我把克拉苏变成了故事中的一个人物,带出一个家庭间的阴谋,最后中国帮他解决了他家里的事情。”

但故事终归是故事,那么关于这支鼎盛时期的“消失的军团”的历史真实是怎么样?要探寻这个疑问,或许只能回到史书中。

一、消逝的罗马军团

公元前53年4月,即西汉甘露元年,古罗马帝国执政官克拉苏率7个军团步兵,4000骑兵,4000弓箭手共计4万大军攻打波斯帕提亚王国(安息帝国),在这里和帕提亚将领苏雷纳率领的3万名波斯骑兵精锐展开血战。战争结果,罗马军团大败,克拉苏及其手下2万人被杀,1万人被俘,同时,克拉苏长子普布利乌斯率精锐的第一军团6000余人,从这场战争中突围东逃,随后神秘失踪。公元前20年,罗马帝国皇帝奥古斯塔和波斯签订了和约,但是只有区区几百名战俘获释回来。而还有多达几千人的罗马士兵,从此湮没在了时光的长河中,而他们最后的踪影,被怀疑是驻扎了在今天的中国甘肃省境内繁衍生息。

二、罗马军团如何来到中土的?

历史要从卡莱开始追溯。卡莱,美索不达米亚古城,位于今天土耳其东南与叙利亚交界处的桑互尔法。传说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后被上帝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伊甸园赶出来,第一个落脚的地方就是卡莱,而关于克拉苏的罗马军团最后的记载正是落在此处。

如果将视线在地图上东北方向移动,会发现位于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交界的坦塔拉兹市,在西汉时叫致支城。就在克拉苏兵败卡莱17年后,中国的西汉王朝与匈奴的战争已接近尾声。汉朝设立了西域都护府号令西域各小国,但丝绸之路仍不时受到匈奴残部致支单于的骚扰。

公元前36年,致支单于被康居国收留,但反过来又想侵占康居,康居向汉朝求救。西域都护府副校尉陈汤采取假传圣旨的非常规方式,调集汉军4万人,与正校尉甘延寿一起,向西奔袭500公里,拔掉了致支城,消灭了致支单于。这场战役,结束了西汉与匈奴的百年战争,丝绸之路从此畅通。

《汉书·陈汤传》记载:公元前36年,汉西域都护甘延寿、付校尉陈汤,率4万将士西征匈奴郅支单于于郅支城,并“生虏百四十五,降虏千余人”。陈汤在战争中发现一支奇特的军队,以步兵百余人组成夹门鱼鳞阵、盾牌方阵,土城外设有重木城。这一战法只有罗马军队采用。

电影《天将雄师》正是基于这个传说进行了大胆的想象和创作。约翰·库萨克饰演的卢魁斯和阿德里安·布洛迪饰演的提比斯都可以追溯到历史上的人物原型,而这也让故事的东西方交汇融合显得合情合理了起来。

三、汉朝西域都护府都护什么官?

公元前60年,为了管理统一后的西域,西汉在乌垒城(今轮台县境内)建立西域都护府,正式在西域设官、驻军、推行政令,开始行使国家主权,这就是《汉书·郑吉传》中所称的“汉之号令班西域矣!”西域都护是汉王朝中央政府派遣管理西域的最高军政长官。其主要职责在于守境安土,协调西域各国间的矛盾和纠纷,制止外来势力的侵扰,维护西域地方的社会秩序,确保丝绸之路的畅通。“都护”统管着大宛以东、乌孙以南的五十多个国家,各国“自译长、域长、君、监、吏、大禄、百长、千长、都尉、且渠、当户、将、相至侯王,皆佩汉印绶”,确认是汉的官员(《汉书·西域传》)。

成龙在《天将雄师》中饰演的西域都护府大都护正是这样一个具有强大影响力的人物。虽然在故事伊始他遭人陷害,但身份上他和兵败流亡而来的罗马将军和王子而言显然是平等的。而两个民族间重要人物的友谊也为最后的和平做了铺垫。

四、牛津大学教授德效骞的考证与质疑

“中国骊靬村村民是古罗马人后裔”这个说法,最早是牛津大学教授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有媒体译作“戴柏诚”)提出的。德效骞认为,克拉苏军中有145名古罗马士兵在周围地区停留多年。其中一些人加入了匈奴军队,后来被中国人俘虏。他们在公元前36年参与建立了骊靬城。当时有记载称,中国军队曾碰到一支会摆“鱼鳞阵”的部队。德效骞指出,所谓“鱼鳞阵”就是古罗马的“龟甲阵”。 德效骞提出的这个观点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引起过一轮激烈的讨论,当时就被认为是“有趣但不严谨”,证据并不充分。

1940年,他发表了《公元前36年中国人与罗马人的一次军事接触》的论文。在翻译《汉书·陈汤传》时,他发现当时郅支城外有用双层木栅栏做成的“重木城”,而守城军以100人为一组把盾牌搭起来摆出“鱼鳞阵”。战役后,汉军生俘了145名守军,另有千余人归降。

德效骞认为,“重木城”与罗马军团防御体系相当。而“鱼鳞阵”就是罗马军团100人一队结成的密集方阵“龟甲阵”。他进一步认为,卡莱战役中失踪的罗马军团,很可能有一部分来到了郅支城,作为守城的雇佣军和陈汤交战。战役结束后,汉军把归降的罗马军团安置在甘肃永昌一个名叫“骊靬县”的地方。

《后汉书》中记载:”汉初设骊靬县。同时,《后汉书·西域传》中记载,“大秦国,一名犁鞬”。 德孝骞据此考证说,“骊靬”就是大秦,而大秦就是古罗马。同时,清代王筠《说文句读》和王先谦的《汉书补注》都提到“骊靬”是“汉降人置县”,这说明骊靬县收容了降兵,并有可能有罗马降兵。

为什么古人要把古罗马称为骊靬,人们众说纷纭。兰州大学历史系教授陈正义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长期从事骊靬文化研究。发表过多部有关“罗马军团”的学术著作和论文。他认为,罗马军团英文的翻译是Legion,这个词是来自于古希腊语。因为当时罗马军团名噪一时,中国人也听到这个信息,就把它记下了。

但复旦大学葛剑雄教授提出了异议,他根据《汉书·匈奴传》,认为“骊”的得名和匈奴“犁王”有关,而不是罗马人。根据出土的汉代竹简记载,早在公元前60年、也就是汉宣帝申爵二年,在永昌县的番和县就有一个骊靬苑,因此,骊靬城应该是早于公元前53年的卡莱战役以及公元前35年的致支战役之前就建立了。与克拉苏的罗马军团无关。

但是陈正义认为,汉简中所说的骊靬苑并不能和骊靬县划上等号。从先后顺序来看,先有骊靬苑,后有骊靬县,骊靬苑是早年有罗马人和西方人在此工作的军方养马场,而骊靬县则是致支战役之后,专门为安置罗马军团士兵而设立的。

五、甘肃骊靬“罗马城”成因

在“骊靬遗迹”所在的者来寨村,还能见到烽火台。经专家考证以后,这座烽火台是汉朝的。有学者认为这是西汉政府修的,是为了安置罗马人。这座汉朝的烽火台,有可能是整个防御体系的组成部分。令人费解的是,与匈奴军人通常被斩首的下场不同,汉朝为什么要以如此优厚的条件安置曾和他们交战的罗马士兵呢?

教授陈正义认为:“我认为罗马军团一方面是帮助做内应帮助汉军,一方面是他在城市的外围,也帮助一批汉军,给汉军出谋划策,甚至可能也参与战争。因为致支单于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丝绸之路杀人越货,很残忍……现在看起来,骊靬城的建立,不仅仅是为了致支战役俘虏的战俘而建立;还有一个因素,就是西汉政府奖励他们的功劳,给他们修了这么一个城。”

在《中国的克拉苏士兵和蒙古、印度与锡兰的坎帕尼亚商人》一文中提到的1993年5月由部分国际考古学家针对甘肃永昌县者来寨的考古发掘报告。其中提到的发掘遗迹和实物主要包括如下4点:

其一,“骊靬遗迹”。当地人称之为“骊靬遗迹”的古城墙,该墙长10米,高1—2米,最宽处约3米,墙呈S形走势。而在20世纪70年代初,据当地人回忆,该墙尚有100米长。

其二,当地村民的外在体貌特征与罗马人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如红栗色头发、隆鼻、深目等。

其三,考古学家所发掘的古代骊靬人骨骼颇为高大。

其四,考古学家还发现了一系列古代器物,如铁头盔等。

如果史实如同电影,那么或许可以轻易的解释这个历史疑问。基于西域人民和罗马军团流亡士兵们的友谊,又或者出自西域当政者——西域都护府大都护的授意。

六、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通常是指欧亚大陆北部的商路,与南方的茶马古道形成对比,西汉汉武帝时张骞首次开拓丝路和东汉时的班超经营西域并再次打通延伸了丝路,以及罗马人征服叙利亚的塞琉西帝国和埃及的托勒密王朝后,罗马人通过安息帝国、贵霜帝国和阿克苏姆帝国取得中国的丝绸。西汉时期由张骞首次打通的的丝路,被称为“凿空之旅”,其中汉武帝派遣的使节最远到达了骊靬(今天埃及亚历山大港,附属罗马)。这是汉朝的正式官方使节达到的最远国家,直达欧非大陆;首次将这条路线延伸到了欧洲和非洲。直接联通了西方和汉朝之间的联系。

自从张骞通西域以后,中国和中亚及欧洲的商业往来迅速增加。通过这条贯穿亚欧的大道,中国的丝、绸、绫、缎、绢等丝制品,源源不断地运向中亚和欧洲,因此,希腊、罗马人称中国为赛里斯国,称中国人为赛里斯人。所谓“赛里斯”即“丝绸”之意。

丝绸之路简略路线之一:长安和洛阳经河西走廊(今甘肃地区境内)、通往中亚(安息古波斯)、西亚,直到欧洲(大秦古罗马)。

七、东西超级帝国的交流

罗马帝国在古时又被称为“大秦”。《后汉书》说,汉和帝永元九年(公元97),西域都护班超遣甘英西使大秦。甘英到了波斯湾口的条支, 误信安息西界船人言,说 “ 海水广大”,航路难行,故未向西进。安帝永宁元年 (120)掸国王遣使来献幻人(魔术师),自言海西人,“海西即大秦也,掸国西南通大秦”。桓帝延熹九年(166)大秦王安敦( 即罗马皇帝安东尼·庇乌斯Anthonius Pius)遣使自日南徼外来贡献。古大秦相当于何地,学界大致有三种说法:一谓指罗马帝国东部,一谓指罗马帝国, 一谓指黎轩即亚历山大城 。大秦与中国海陆直接间接交往,在汉代亘300余年。公元166年,大秦(罗马)使臣来到洛阳,这是欧洲国家同中国的首次直接交往。两个在同一时期雄霸东西方并且拥有超越时代的文明的帝国终于在这个时候交汇了。而发生在丝绸之路上那些许许多多未解的谜团,就此成为了传说或者流传的故事,又或者,成为一部电影中的假设。

附:【古罗马失踪军团来甘肃的真相】

历史与现实的相互佐证

史料的记载:《汉书?陈汤传》,为史学家研究骊靬人的来源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资料。公元前33年,陈汤收降骊靬人带回中国,汉元帝下诏”初设骊靬县,取国名为县”,安置在番和县南(今永昌县)的照面山下,四年后,骊靬城堡出现在西汉版图上。三国史专家在一幅公元前9年绘制的布帛地图上,发现有清晰可辨的”骊靬”标注。《晋书?张祚传》记述了公元31年”前凉张祚遣将伐骊靬或于南山(即照面山),大败而返”的史实。《隋书》改”骊靬”为”力乾”,”开皇中,并力乾入番和(县)”。唐代骊靬人的三次起义均见诸史册。清代《后汉书补注》称,骊靬县”本以骊靬降人置”。

考古的发现:西汉所筑骊靬古城位于永昌县焦家庄乡楼庄子村六队的者来寨,距县城10余公里。70年代时,这里有一条宽约千米,高近10米的四方城池,后因村民造房取土,多数被毁。现仅存残垣,长不过30余米,高不足3米,被县政府围栏保护。此地原为匈奴折兰王府,汉赶走匈奴后,大批居民移驻于此,取折兰府谐音,名”者来寨”。70年代,村民因城墙坚固,遂以炸药炸墙取土,发现了近一小土车铜钱,可惜当成废品外卖,现已无存查证。90年代,考古工作者了发掘得到了数十件文物,并在走访中发现了1979年当地村民挖出的西汉时带有粗绳纹的灰陶片,及一处前后两室的汉代墓葬,前室仍有4件完整的灰陶、陶灶和陶仓;后室遗体关骨旁有一撮毛发,呈棕红色。村民在邻近的杏花村曾挖出一根丈余长的粗大圆木,周体嵌有几根一尺多长的木杆,专家认为,这可能就是古罗马军队构筑”重木城”的器物。河滩村还出土一写有”招安”二字的椭圆形器物,可能是罗马降人军帽上的顶盖。当地在开山采矿时又发现了汉五铢钱,证实骊靬古城建于汉代无疑。

当地欧民的特征:在骊靬城周围的者来寨、杏花村、河滩村、焦家庄等几个村落,至今还有一二十户人具有典型的地中海人的外貌特征:高鼻梁、深眼窝,蓝眼珠,头发自然卷曲,胡须、头发、汗毛均呈金黄色,身材魁伟粗壮,皮肤白皙。虽讲汉语,但语音与当地汉人差异较大,卷舌音多,鼻音重等。村民们讲,祖先们传说这里曾住过”黄毛番子”,罗马人的后代曾有家谱,可惜在后来破”四旧”时被付之一炬。目前新闻界已披露的最具罗马人特性的村有:河滩村的宋国荣、宋十有、张永涛四兄弟及子女,水磨关村的曹泽元,六坝乡星海二队的蔡文华、蔡文兰兄妹,永昌工贸大厦的李姓两姐妹等。

关于罗马的风俗:永昌骊靬人仍保持着与众不同的习俗,如安葬死者时,不论地形如何,一律头朝西方。对牛十分崇尚,且十分喜好斗牛。老住户在春节都爱用发酵的面粉,做成牛头形馍馍,俗称”牛鼻子”,以作祭祀之用。习惯在村社和主要路口修牛公庙,以立牛公为主要特征。每年立春时节,在牛公庙里塑”春牛”,立春一到,却将”春牛”抬到庙外打碎,以祈平安吉祥,粮畜丰产。放牧时,极好把公牛赶到一起,想法令其角斗,比如将牛群赶到屠宰过牛的地方,牛群嗅到血腥后发狂突奔吼叫,或拼死抵斗,俗称”疯牛扎杠杠”。专家认为这可能是古罗马人斗牛的遗风。
据此,史学家大多认为,西汉安抚古罗马军团于骊靬古城,初步揭开了这一千古之谜

【罗马第一军团失踪之谜】

古罗马第一军团到底去了哪里,一直是东西史学界争论不休的话题。

公元前53年,古罗马“三巨头”之一克拉苏率领大军东征安息(今伊朗东北),在卡尔莱(今叙利亚的帕提亚)遭到安息军队的围歼,统帅克拉苏被俘斩首,一度所向无敌的罗马军团几乎全军覆没,只有克拉苏的长子普布利乌斯所率的第一军团约6000余人拼死突围。33年后,罗马帝国与安息在经历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争之后,终于化干戈为玉帛,签订了和约,双方开始相互遣返战争俘虏。当罗马帝国要求遣返在卡尔莱战争中被俘的官兵时,安息国当局否认其事。罗马人惊奇地发现,当年突围的古罗马第一军团6000余人神秘地失踪了。第一军团的消失成了罗马史上的一桩悬案,而这桩悬案千百年来一直困扰着中西方史学界。

甘肃省永昌县焦家庄乡楼庄子村六队的者来寨本是个不为人知的小村落,近年来却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热切关注,这是为什么呢?原来,澳大利亚学者戴维.哈里斯提出,者来寨是古骊靬城遗址,而骊靬城则是西汉安置古罗马战俘之城。一石激起千层浪,国内学者纷纷发表文章,参与这一问题的讨论。在众多学者中,西北民族学院历史系教授关意权是一个不能不提的人。

单于手下一支很奇特的雇佣军引起了西汉将士的注意。

关意权在阅读中国史籍《汉书.陈汤传》时发现:公元前36年,西汉王朝的西域都护甘延寿和副校尉陈汤,率4万将士西征匈奴于郅支城(前苏联的江布尔城)……

征战途中,西汉将士注意到单于手下一支很奇特的雇佣军,他们以步兵百余人组成“夹门鱼鳞阵”,土城外设置“重木城”。而这种用圆形盾牌组成鱼鳞阵的进攻阵式,和在土城外修重木城的防御手段,正是当年罗马军队所独有的作战手段。

当年陈汤等人看到的这支奇特的队伍是不是就是17年前失踪的古罗马第一军团的残部?

关教授从史书上查到,郅支城之战,汉军大获全胜,斩首1518人,活捉145人,受降1000余人。甘延寿、陈汤等将这些战俘带回中国。

与此同时,西汉河西地区的版图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名为“骊靬”的县,同时还修建了骊靬城堡。这两大事件之间似乎有着某种关联。

通过研究史籍,关教授注意到《后汉书》的一条记载:“汉初设骊靬县,取国名为县。”“骊靬”正是当时中国人对罗马的称谓。既然是“取国名为县”,那么,这个新出现的县肯定是为了安置罗马人而设置的。

那么,骊靬古城具体坐落在哪里呢?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只有找到这座古城的遗址,才能更有说服力地向世人证明“古罗马失踪军团最终定居中国”这一论点。

经过多年潜心研究和实地考察,关教授和他的合作者将追寻的目光停留在了甘肃永昌的者来寨。

关教授发现这座古城时,这座古城已经只剩断壁残垣了。残存的城垣长不过30余米,高不足3米。

据当地人讲,者来寨的这个古城墙在20世纪70年代还有近1公里长,它的高度相当于三层楼,城墙上面很宽,就像长城一样可以走汽车。80年代以后,人们纷纷将城墙上的土取下来当做农肥或筑房用,结果城墙很快就被削去了一大半,到了90年代,它已所剩无几了。当地人在炸墙取土时还曾发现过近一小土车铜钱,可惜当成废品外卖了(也有人说是被小孩玩丢了)

古城遗址发现汉代墓葬,墓主为汉代的欧洲人。

在这座古城遗址还发掘出了一处前后两室的汉代墓葬,前室有4件完整的灰陶、陶灶和陶仓,后室遗体的头骨旁有一撮毛发,呈棕红色,遗体下面有一枚红色纽扣。

经考古论证,墓主为汉代的欧洲人。

在与者来寨邻近的杏树村,村民们曾挖出一根丈余长的粗大圆木,周体嵌有几根一尺多长的木杆,专家认为,这可能就是古罗马军队构筑“重木城”的器物。邻近的河滩村则出土了写有“招安”二字的椭圆形器物,专家认为,这可能是罗马降人军帽上的顶盖。

根据一件件出土文物,关教授及其合作者认定,甘肃永昌县的者来寨正是骊靬古城遗址,也正是罗马战俘的聚居地。

村民中很多人都有欧洲人的相貌特征。

在考察者来寨的过程中,关教授发现,尽管这里的村民们讲汉语,族系也为汉族,但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有欧洲人的相貌特征:个子高大,蓝眼睛,眼窝深陷,头发呈棕色,汗毛较长,皮肤为深红色。

他对此进行了专门统计,结果发现,者来寨共有400多口人,其中有欧洲相貌特征的有200多人。他发现,这些被外人称为“黄毛”的村民很少出外做事,他们总有一种自卑感。因此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出外做事总要把头发染成黑色。

关教授及其合作者还对这里的民俗进行了细致的研究,他们发现,当地民俗具有古罗马遗风。

当地人的葬俗与众不同,他们在安葬死者时,不论地形如何,一律头朝西方。

关教授等认为,这正是面向古罗马的方向。

他们还发现,当地人对牛十分崇尚,且十分喜好斗牛。

村民们在春节时都爱用发酵的面粉,做成牛头形馍馍,俗称“牛鼻子”,以作祭祀之用。

他们还习惯在村社和主要路口修牛公庙。

放牧时,村民们特别喜欢把公牛赶到一起,想方设法让它们角斗,比如将牛群赶到屠宰过牛的地方,牛群嗅到血腥后会发狂地突奔吼叫,或拼死抵斗,俗称“疯牛扎杠杠”。研究者认为,这正是古罗马人斗牛的遗风。

关意权教授等人找到的种种证据无疑支持了他们的推论,即,在公元前53年的卡莱尔战争中神秘失踪的古罗马第一军团,在东移的过程中曾被匈奴收留,在后来的汉匈郅支城之战时又被汉军俘虏,最后由西汉政府安置在骊靬城定居了下来。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