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焦点 > 史学家竟然在教科书中为秦桧喊冤

史学家竟然在教科书中为秦桧喊冤

日期:2018-11-01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据宋史专家邓广铭考证,岳飞最著名的战绩“朱仙镇大捷”确非史实据宋史专家邓广铭考证,岳飞最著名的战绩“朱仙镇大捷”确非史实

史学家吕思勉撰写教科书,认为岳飞被夸大,秦桧“冤枉极了”

在今天,如果有一本中学历史教科书,这样描述岳飞和秦桧——“岳飞只郾城打了一个胜战,郾城以外的(抗金)战绩,都是莫须有的,最可笑的,宗弼渡江的时候,岳飞始终躲在江苏,眼看着高宗受金人的追逐”、“我说秦桧一定要跑回来,正是他爱国之处;始终坚持和议,是他有识力,肯负责任之处;能看得出挞赖这个人,可用手段对付,是他眼力过人之处;能解除韩、岳的兵柄,是他手段过人之处。后世的人,却把他唾骂到如此,中国的学术界,真堪浩叹了。” ①——会引发怎样的舆论争议呢?

其实,在1923年,商务印书馆真的出版了这样一本中学历史教科书。书名叫做《白话中国史》。书的作者,是非常著名的历史学家吕思勉。前引这两段对岳飞、秦桧的描述,正是来自这本书。

吕书中,就岳飞和秦桧的问题,有5点结论:1、南宋初年,军事实力没有办法跟金国抗衡。大将如岳飞、韩世忠等人,其部队都是群盗纠合,“既未训练,又无纪律,全靠不住”,平定盗寇尚可,遇到金兵,则非败即遁。偶有小胜,也无补大局。2、大将们把持军区内的财政大权和人事大权,乃是架空中央的军阀。金宋如果交战,中央只能继续容忍大将割据;金宋如果议和,中央必然会谋求收回兵权。3、各种史料对照分析,岳飞战功长期被夸大,最著名的“郾城大捷”也严重注水。4、秦桧不是金人奸细,主持议和也不是卖国贼,“和议在当时,本是件不能避免的事。然而主持的秦桧,却因此而大负恶名,真冤枉极了。”5、岳飞被杀,其他大将的兵权被收归中央后,“宋朝才可以勉强立国了”。②

1941年除夕,光华大学同仁合影,前排左二为吕思勉1941年除夕,光华大学同仁合影,前排左二为吕思勉

这本教科书流行十二年之后,因日军侵华而引爆舆论,被勒令修改

吕思勉这本书,是作为中学历史选修教材出版的,在当时评价很高,书中关于岳飞和秦桧的描述,引发的争议也很大。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舆论开始指责吕,说他贬低岳飞、为秦桧喊冤,是在替主张对日和谈的“民族败类”辩解。批评的声音出来后,商务印书馆考虑到商业方面的因素,邀请吕思勉对内容做了一些删改,在1933年出了修订本。③

到1935年,该书终于酿成了一个大事件。3月5日,南京市市长石瑛签发训令说:岳飞忠,秦桧奸,是“千秋定论”,不容置疑;该书居然诋毁岳飞,推崇秦桧,可谓居心叵测。故严禁在南京销售,严禁学生阅读。④训令引起南京《朝报》的不满,刊文为吕思勉喊冤。《朝报》的竞争对手《救国日报》的总编辑龚德柏,看准商机,随即用最大号的字体,在自家报纸上大骂吕思勉是汉奸,攻击《朝报》替汉奸讲话。整个三月份,两份报纸天天对骂,将此事一举炒成了全国热点,民间舆论也被炒得怒气腾腾。

4月份,国民党党部介入,吕思勉只得遵照训令,对书进行了删改。龚德柏尝到了被民意热烈拥戴的甜头,一意要将事情闹大。5月份,一纸诉状将吕思勉和商务印书馆告上了法庭,指控他们犯了“外患罪”——贬低岳飞,是削弱国人的抗日意志,是向日本侵略者献媚;为秦桧喊冤,是替“主和派”汉奸们开脱。舆论虽然汹汹,法院的判决却出人意料地冷静。法院认为:吕这本书,写于东北沦陷之前,不可能有向侵略者献媚、为汉奸开脱的用意,只是“个人研究历史之评论与见解”,不构成犯罪。⑤

其实呢,岳飞究竟是不是军阀,秦桧究竟冤不冤,只是这场冲突的表象。冲突的实质,是历史教科书的编写,究竟该以什么为第一原则。当局认为,应该以传播爱国主义为先;吕思勉却主张将“求真”放在第一位,他甚至公开讲,当“激发学生爱国精神”和“讲述历史真相”这两者发生冲突时,他将明确选择后者。当然了,在1935年,吕最终没有能承受住压力,还是违心修改了自己的著作。其实,当时的学术界,关于岳飞和秦桧,与吕意见相近者很多。如清华历史系教授、宋史专家张荫麟,即“对岳飞评价不高,同意吕思勉在《白话本国史》中说岳飞是‘军阀’的观点”,考试时还曾出题“论岳飞”,引导学生参考各种不同史料来评价岳飞其人。⑥1925年,胡适也在《现代评论》上公开刊文,分析了岳飞等大将割据一方,朝廷无力供养,地方财源被断等状况,认为“宋高宗与秦桧主张和议,确有不得已的苦衷。……秦桧有大功而世人唾骂他至于今日,真是冤枉。”⑦只不过,吕是唯一一个在教科书中,按自己“求真”所得结论为秦桧喊冤的学者。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一本1923年出版的畅销教科书,卖了12年才酿成全国性事件,“愤怒的民意”滞后这么久,乃是因为: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当局和“民意”所需要的“岳飞”,并不一样。在1900-1910年前后,舆论界流行“民族主义救中国”,故媒体竭力塑造岳飞的“民族英雄”形象。1920年前后,民众深受军阀割据之苦,吕思勉还原岳飞的“军阀”形象,恰好迎合了“民意”所需。1931年后,日寇侵略步步紧逼,岳飞“抗击外敌”的形象复苏,蒋介石不止一次在党内提倡学习岳飞的“精忠报国”精神,薛岳这样的抗日将领,甚至会在戏台上将自己直接扮成岳飞。1949年后,在台湾,岳飞作为“还我河山”的历史标签,长期备受蒋氏父子推崇;在大陆,则因阶级立场,被指镇压农民起义,“民族英雄”的光环也被摘下。⑧故而,1952年,“三反运动”中的吕思勉,在“思想改造汇报”中,仍敢于为自己当年的贬岳尊秦之举辩护。⑨

1957年,吕思勉去世,10年后,岳墓被平毁。图为“文革”结束后重修的杭州西湖岳飞墓1957年,吕思勉去世,10年后,岳墓被平毁。图为“文革”结束后重修的杭州西湖岳飞墓

注释

①②吕思勉,《白话中国史》,第三册,P76-81。③李永圻、张耕华/编撰:《吕思勉先生年谱长编》,上册, 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P458-465。④石瑛,禁止吕思勉著白话本国史于未删正以前在本市销售案,1935年3月5日。《南京市政府公报》1935年第151期,P50-72。⑤胡喜云、胡喜瑞,《谁言良辰轻唤回——民国出版史诉讼案中的吕思勉》,《书屋》2015年第6期。⑥赵捷民,《西南联大的师生们》,《文史精华》总第18期。⑦胡适,《南宋初年的军费》,1925年1月3日,《现代评论》第1卷第4期。⑧孙江、黄东兰,《岳飞叙述、公共记忆与国族认同》,收录于《岳飞研究》第5辑,中华书局,2004。⑨吕在汇报中说道:“其实欲言民族主义,欲言反抗侵略,不当重在崇拜战将,即予表扬战将,亦当详考史实,求其真相,不当禁遏考证也。”见:吕思勉,《自述——三反及思想改造学习总结》,《史学理论研究》1996年第4期。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