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www.GuGong.net)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传说 > 画狐

画狐

日期:2018-04-02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阿名 阅读:

  民国时期,军阀混战那年头,在长白山脚下的一座县城里,有家陈记药材行,店面不大名气却不小,据说陈家祖上曾是宫里的太医,不知道为什么辞了差事,举家搬到了这里。现在的掌柜叫陈子福,他平时只做药材生意,很少给人看病,可真遇到别人治不了的病,偶尔才出诊。真正让陈掌柜远近闻名的,不是他的医术,而是画技。他有个雅好——画狐。

  画狐古往今来,画飞禽走兽,山水花鸟的人不少,专门画狐的却不多见,陈子福就是其中一个。他的画中无论主体还是背景,都少不了狐,无论红狐、白狐、灰狐、蓝狐,或坐、或立、或媚、或嬉,在他的笔下神形俱似,栩栩如生。

  为了画狐,陈子福经常去山林中窥觑狐的身影,探访它们的行踪。他有一间画室,叫“墨香草舍”,据说是效仿纪昀的“阅微草堂”而得名。陈子福专心创作他的狐画,许多人都不理解他的举动,三十多岁了仍光棍一根,有几家提亲的都被他婉言拒绝了。别人问他为什么不张罗娶个媳妇,画狐狸难道能画出老婆来?陈子福总是呵呵一笑说:“缘分还没到呢,说不定哪天会来个狐仙给我做媳妇呢!”

  日子久了大家便笑他痴狂,也在窃窃私语:“陈家药材行到他这三代单传也许就传到头了!”

  那年春天,陈子福给皮货庄的葛掌柜看病,看到一只刚买来的红狐。那是只幼狐,受了枪伤,却还活着。看到它楚楚可怜的眼神,陈子福不落忍,就花高价把它买了下来。带回去给它治好了伤,还养得油光闪亮的,每次逗小狐玩耍的时候,都会给他带来灵感,他笔下的狐更加传神,而狂生的名号也更加响亮了。

  在把小狐放回山上的那天,看着它跑出笼门不远突然又扭头朝自己跑来的一刹那,陈子福的心酸溜溜的,不知为什么竟多了种不舍,他轻抚着小狐的头:“去吧,别想我了,等将来你做了狐仙,就变个美女来看我吧……”

  或许真是和狐结了缘,连陈子福自己都没想到,不久还真有个狐仙让他给遇上了!

  转眼间到了冬季。那天店里不忙,陈子福便早早关了铺子,琢磨起新画来。掌灯时分,街上突然传来一阵枪声,由远而近,紧接着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原来是县保安队长李胖子正带人挨户搜查呢,不知道在找什么人。到了陈子福这里,李胖子倒还客气,只用那双三角眼在院子各处扫了一圈便离开了。毕竟人家陈子福治好了他娘的病,多少得给几分面子。

  送走李胖子,陈子福又回到了画室,发现桌上的画稿被翻过,茶点也被动过。“难道有人来了?”陈子福寻思着,正在迟疑间,却听见屋中有人开了口:“你是在找我吗?”语出人到,屏风后面一位红衣女子走了出来。陈子福一愣:这屋子他出去后就锁上了,连李胖子都没进来,她是怎么进来的?

  陈子福不敢正视女子的脸,只是偷偷地溜了她一眼,发现她长得很标致,和她目光相接的刹那,他的脸马上红了,忙把头低下。

  看着他的窘相,女子笑了起来:“陈掌柜,你不认识我了?我叫红玉,就是你救过的那只红狐啊!”

  她是红狐?就是真有狐仙一说,它也不会变得这么快啊!而且狐仙是不会吃茶点的,所以陈子福没有相信她的话,也没有马上点破她。看着她一袭红色嫁衣却头发散乱,肩上挂彩的样子,肯定是个有来头的人物,说不定李胖子就是冲着她来的。陈子福心突然一酸,他又想起那只红狐了,这个世道,谁活着都不容易,碰上了就是缘分,能救下一个是一个吧!

  “唉,你先在这里歇着吧,我去拿点药来!”他叹了口气,便不再深问。

  女子忙道谢:“陈掌柜,你是个好人,红玉会报答你的!”

  陈子福送了药过去还没等从画室里出来,便听见又是一阵敲门声,前院的伙计扯破了嗓子喊:“掌柜的,快出来看看吧,黄督军的人闯进来了!”

  陈子福一惊,这伙人肯定又是找她来的。他忙把墙上的一幅画掀起来,后面竟露出个小门来,这是他家存放名贵药材和积蓄的暗室,躲在这里应该安全。

  安置好了女子,他忙锁好了门快步走了出去,可是来人已经到了门口,带队的是督军府的副官,后面跟着好多当兵的还有李胖子和他的手下!

  那副官神气得很,连理都没理陈子福,而是冲着李胖子喊:“老李啊,我怎么听兄弟们说你没搜这家啊?”

  李胖子忙点头哈腰:“搜了,搜了,就是这个画画的屋子没去,我寻思这么小的地方也藏不了人啊……”

  副官吼了起来:“放你娘个屁!就是耗子窟窿也得给我掏了!那娘儿们要是跑了,老子先毙了你!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一个大活人还能飞到天上去?”李胖子吓得汗都出来了,忙拉过陈子福去开门。画室被翻了个底朝上,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搜查的人一拨接着一拨,整个县城一宿都没安生,陈子福一夜没睡,不知不觉天已渐亮,搜人的风声渐渐过去了,也不知道屋里的女子怎么样了?

  陈子福忙回到画室,轻轻敲了几下门,小声说:“姑娘,出来吧,外面的人都走了!”连叫了几声也无人答应,他推开小门一看,暗室里珠宝钱财什么都没动,那女子不见了。

  几天后,陈子福向李胖子打听后得知,原来黄督军的表弟在娶七姨太那天被调包的新娘子给打死了,那人出手很利索,一枪正中眉心,打完就跑了,还有一伙人马趁乱砸了他们家的响窑,到现在还没抓着人呢。

  二

  一切恢复了平静,陈子福又同往常一样,边打理生意边画狐,只是不知怎么了,他一拿起笔就想起那个红衣女子来,不知不觉中竟勾勒出一幅她的小像:她一袭红装,立于芭蕉之下,脚下伏着一只红狐点缀。

  已经进了腊月门,马上就过年了。一天下午,陈记药材行里来了一胖一瘦两个男人,这两个人看着眼生得很,像从远道来的。他们牵着马,腰里鼓鼓的,一进屋,就点名要见陈掌柜的,陈子福一看就知道他们来头肯定不简单。不过来的都是客,不能失了礼数,忙把他们让进客厅让伙计上茶。几句寒暄过后,陈子福便问起两个人的来意:“不知两位兄弟是来抓药还是进货?”

  瘦子开了口:“都不是,听说陈掌柜妙笔生花,我们哥俩是受人之托,专程买画来的。”说着把背着的小包袱拿下来,打开后往桌上一放,里面全是现大洋,至少有七八十块。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这些钱足够买上几亩好地,娶房媳妇过日子了。陈子福吃了一惊,忙把钱给他们推了回去:“兄弟,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不是什么书画名家,只喜欢画几只狐狸而已,我的画从来不卖,当然也值不了这么多钱。”

  矮胖子一听发起火来,“你小子别不识抬举,我们当家的看上的东西还没人敢不卖呢!”说着把腰里的家伙掏出来往桌子上一拍,“掌柜的,这回肯卖了吧!”

  看着桌上的大洋和盒子炮,陈子福微微一笑,说:“我不是见钱眼开的人,狐在民间被喻为不祥的象征,谁愿意把不吉利的东西挂在家里呢?可不能坑了你们!就是拿枪毙了我也不能卖!”瘦子一见,忙出来打圆场:“陈掌柜,我们当家的和狐有渊源,又被您救过,您卖不卖画都行,只要把钱收下,让俺哥俩回去好交差!”说完,转过脸呵斥胖子:“墩子,怎么和陈掌柜说话呢?他可是当家的救命恩人!长点出息好不好,别动不动就把家伙掏出来。”

  被他救过命的除了红狐便是那个自称红玉的女子,看他们的打扮,陈子福已猜出了八九分,于是问胖子:“红玉姑娘还好吗?”

  “好,用了您的药后她的伤全好了,她还惦念着您呢……”

  瘦子没等胖子说完就捂住了他的嘴,然后拉着胖子向陈子福告辞。“先别走,你们来挑几幅画吧!”陈子福说着把他们带进画室。

  一进屋,瘦子的眼睛就落到了那幅红衣女子的小像上:“陈掌柜,这画在您这儿早晚会惹出事来,还是让我们带走吧!”陈子福摇摇头,说:“拿什么都可以,就这幅不行!我还留个念想呢!”说着忙拿了几幅画把两个人送了出来。送他俩出门的时候,陈子福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红玉姑娘到底是什么人?”

胖子刚要说,瘦子连忙接过话茬儿:“您别问了,就当她是狐仙娘娘吧……”

  送走了他俩,陈子福的心空落落的,一回头却发现那包大洋还躺在铺子的柜台上。自己分明让瘦子把它拿走了,可什么时候放回来的他竟然毫无察觉,他们出手之快简直和那来无踪去无影的红玉没什么区别。红玉是什么人对陈子福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知道她是个好人!

  三

  说来也怪,自从认识红玉以后,陈记药材行的车队竟然没被土匪劫过,大家都说是狐仙娘娘在护着他呢;又因为陈子福为人实在,价格公道,主顾们也都喜欢和他打交道,一来二去的,生意越做越大,另外两家同行眼看着混不下去了,那两个老板急红了眼,整天在一起琢磨要把陈子福整趴下。

  这年夏天,陈子福突然被抓了起来,理由是“通匪”。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挺冤的,整天画狐狸的陈掌柜怎么可能和土匪扯到一块儿呢?原来是两家药材行老板在署长面前使了银子,陈子福偏不肯买账,署长怒了便带人去他家乱搜一气,谁知竟搜出那张“一点红”的画像来。

  警察署的大牢里,警察署长亲自审问:“我问你,那画上的娘儿们是谁?”

  “她是个狐仙,是我救过的红狐……”不管怎么打怎么问,陈子福的嘴里就这一句话。

  天黑了,陈子福醒过来,他被架上一辆马车,车到了一个山梁上,突然他听到对面有人喊了起来:“都给我站住!人带来了吗?”

  “带来了!兄弟,署长说让你们先放了老太爷,我们就放人!”署长交代过,必须把他那被绑票的老爹给换回去,要是出点差错回去可就没命了!

  对方没答话,朝天开了一枪,紧接着四面八方响起了枪声。车上的人马上把陈子福架下了车,上了另一辆马车,在一阵枪声中,马车跑了起来。不知跑了多远,马车在一个僻静的农家院里停了下来。陈子福睁开眼,见红玉正给他擦伤口。没想过自己还能见到红玉,他不敢相信,有一肚子话想和她说,一时竟不知怎么开口,半天才憋出一句:“那年你来我家为什么要说是红狐呢?”

  红玉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你救过红狐的事情全县人都知道啊,我怕说出身份吓着你才说是狐仙的,谁知道你还真信了!”

  “那你又是怎么从我锁着的画室进来出去的?”

  见陈子福将信将疑,红玉便出去了,不一会儿,划着的窗户竟从外面被她用匕首挑开了,然后一个红影“嗖”地飞了进来,然后又把窗户划上了,办得干净利落。“这回不再说我是狐仙了吧!陈掌柜,什么都别想,好好在这养伤吧!”

  红玉帮他擦完药出去了,打那以后陈子福就再没见着她。后来听说他们是土匪,可并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在那个年代,有些当官的还不如他们呢!

  伤好了以后,陈子福要离开,红玉让人给他准备了马车和干粮。在临走的前一天,陈子福不吃不喝地赶出一张画来,就是那张被抢走的“红玉与狐”,他要把它送给红玉,不管她是人是狐,是仙是鬼,相识一场总得留个念想!

  目送着陈子福马车离开的时候,远处的红玉拿着那张画默默出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陈掌柜是个好人,不能再给他带来任何伤害了。和陈子福一起走的还有金凤,就是她救回来的那个“七姨太”,也是个好人家的姑娘,但愿他们能幸福,而自己,就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狐仙吧……

上一篇:如来佛与四大金刚
下一篇:喊鹊桥

相关搜索: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gugong.net  官方QQ交流群: 381755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